朝霞阅读

贺岁篇 | 盲塚 · 004 时间点

南派三叔2017年03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默默的吃饭,西红柿炒蛋,洋葱炒蛋。
没时间去买菜,胖子找隔壁借了点菜,大概只能做出这么点花样来,加上街角买的盐水花生,够是够了。
胖子默默的喝酒,闷油瓶吃的很少。北京很干燥,初来的时候很舒服,现在倒有点怀念福建的湿气。

我转头看他带来的装备,几乎所有的装备都带上了,三个大包,我们在福建山里各种折腾,这些包上都是泥巴和磨损,看上去像装土豆的蛇皮袋。这是要出动的意思,王盟千万百计在折腾身份证的事情,到现在还是没有着落。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到北京的。
不过他总有办法。

我隐隐觉得他忽然出现和黑瞎子有关系,他们两个认识的比我早,黑瞎子对于我和胖子是不是帮他并没有太过急切的要求,也许是因为他已经有了闷油瓶。

吃完饭我随口和聊了聊黑瞎子的事情,如果闷油瓶知道,就能聊开,不知道我也想让他知道一下。

胖子就问我为什么瞎子到底什么算盘,说实话,现在小张哥手里就一个故事,这里是不是一个油斗还不知道呢?一般情况下不应该贸然夹这种喇嘛,瞎子也算是老干部了,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所以小张哥和他应该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向我们透露。

“你 说夹喇嘛,哪一个不说自己要倒的斗里全是黄金,多少代的冥器倒一个出来吃三辈子。他们倒好,说那么久,尽是些困难,虫子啊,进不去啊,看不见啊,这他妈能 夹到喇嘛才怪。”胖子道:“但如果里面只是有冥器,瞎子不至于不告诉我们啊,他这次啥也没说,胖爷我说实话觉得有些受伤,他她娘的向着外人不向着咱们 了。”

一定不光是陪葬品的关系,我心说,这种斗其实原则上是不应该去碰的。

“小哥,你觉得瞎子是什么目的?该不会是为了治眼睛?”胖子问闷油瓶。

闷油瓶摇头,打开自己的装备袋子,把装备挂到墙壁上,说道:“他这次会死。”

我愣了一下,闷油瓶淡淡的说道:“那个斗是倒不了的。看看你爷爷的笔记。”

我吸了口冷气,我确实很久很久没有翻开我爷爷的笔记了,我没有当年的菜鸟心态,这些就不常想起来了。

闷油瓶从包里掏出了一卷纸头,默默的贴到墙壁上,我看到那是之前整理出来的族谱。
“这是什么?”胖子问,他没有回答。

回到房里,我拿出手机,翻出了爷爷笔记的扫描图片,仔细的去看。
闷 油瓶则出门了,不知道是不是去找瞎子了,我翻着笔记,多少年没看,像新看一样竟然看进去了。看着看着,看着图片上发黄的纸——当时扫描下来是因为纸变的太 脆——忽然想到张海客之前和我说的,漫长的生命中总有一个时间点,这个时间点之前,无往不利,任何艰难困苦都能坚持,之后,看似永恒的东西开始腐朽,朋友 开始死去。

想起闷油瓶的话,我忽然意识到,是不是这个时间点到来了,我身边的这些人,包括我,对于闷油瓶来说,都到了开始死去的时候了。

共 2 条评论

  1. YYYYYYYY说道:

    wwwwww~~舍不得啊……

  2. 里啦里啦说道:

    我靠黑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