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贺岁篇 | 盲塚 · 001 老中医

南派三叔2017年03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接《段子 | 张家与凡人》

“谁?”我们异口同声的问,黑瞎子说道:“他的外号叫做小沧浪,是个无证老中医。”
小沧浪在北京的古玩界,算是个神医,年纪大概四十多岁,在万寿山附近有一套四合院,他买的早。
政府还没严管的时候,就往上搭出了一层钢结构的二楼,做了个阳光房,院子里的大枣树据说80多年了,从搭出来的二楼地板上穿上来,又从顶上玻璃天花板穿出去,弄的不密封又透光,冬天冷成狗,夏天热成桑拿。

这哥们是做电线杆子上的老中医起家的,卖狗皮膏药,专治皮肤病和男性病。
虽然住的地方现在俨然是个大富之家的气势,自己平时还是穿着那种军绿色的大衣,缩在院子里抽烟逗狗,和普通的胡同大爷没什么两样。

只不过他们家的狗都是那种巨型的大黑背犬,养了十几只,趴着晒太阳,那气势懒懒的,你进院子却绝对不敢和人大声说话,感觉分分钟会被撕成碎片,主人连拦的时间都没有。

这么说着很多人都已经大概能推测出这人的模样,肯定是黝黑黄牙,满是褶子,事实却不是,小沧浪虽然长的不高,但四十多岁和三十岁刚出头差不多,皮肤苍白,眼睛是绿色的,长脸高鼻梁,属于那种丑的不难看还有些味道的那种。
身上虽然不能免俗带着各种串串,挂着战国老金子的吊坠,但能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气息。

所以据说他身边总有各种小姑娘,女徒弟,深居简出,也弄不清真实的关系。

从千禧年之后,大概到了07,08的样子,小沧浪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聘上了一个中医主任医师,瞬间鸟枪换炮火起来的。

之前据胖子说他根本就是个江湖骗子,他后来挂在西城一个中医馆里,每周只有周二下午可以挂号,据说排队排出去好几年。
我是知道这种路数的,北京城名中医大师宗教界偶像各路骗子都有活路,因为有钱人实在太多,这些人在自己的产业成功之后,对于自己的判断力盲目自信,总觉得其他人遇到的都是骗子,自己遇到的自己能判断而且朝阳区那么多神医总有几个是真的,但事实往往更有戏剧性,据我知道,几乎没有一个不是骗子。

这种老骗子骗的自己都相信自己有江湖地位,而且利益关系过于复杂,明星,官员,资本界人士大多互相勾连,导致就算知道他是骗子也要维护的奇怪情况。
我倒是从来不怵这种人,只是对骗子一向没有耐心。如果他不肯在同一个语境说话非要装大师诓我,我真的会直接打到他坦白为止。

我不知道瞎子他们为什么对这个骗子有兴趣,瞎子道:“这人赚了点钱之后就开始玩古玩,专门收一种东西,就是老底子的中医经络图和各种医书,特别是一些偏方的药单子。”

“这些东西又不值钱。”胖子道:“收来做什么?”

“对于我们不值钱,对于一个老中医来说,拿出老底子的古方子,是可以有很多作用的。”黑瞎子道:“这种人命里也奇怪,在他的收藏里,还真给他收到一张奇怪的单子,那是一个特殊的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