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贺岁篇 | 盲塚 · 006 黎簇的执念

南派三叔2017年03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冲突是一件两败俱伤的事,特别是黎簇投靠了小沧浪之后,对于他来说,他需要一个简单可以控制的主子。所以小沧浪最近名声鹊起,各种手段运作,都是黎簇的手笔,小沧浪自己未必知道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

而黎簇也正好需要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外皮,免去他年轻带来的麻烦。这小子和我太相似,早早的陷入了执念里,他坚信他父亲还活着,他想找到他的父亲,问明白当年的事情。我不能帮他的事情,他想靠自己的手段去达到。

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执念迟早是不得不放下的,然而他的年纪看出去,未来无限远,时间无限多,我的放下对于他来说是懦弱的表现。

因为一个错误的理由,而在错误的世界里越陷越深,和我一模一样,所以,他的错,也是我的责任。

总言而止,小张哥他们要拿到那张药签子药方,需要面对的不是小沧浪,而是黎簇。几年下来,他仍旧是一个不懂变通的愣头青,但他的聪明已经让我无法再用任何语言去影响他了。

“没有生意可以做么?”我看着照片,缓缓的问他。

“我手里有你要的东西?”黎簇失笑:“我手里竟然有吴邪搞不到的东西?老天是终于开眼了吧。”

“不是我要的东西,是他要的东西。”我指了指照片:“你们最好还是做个生意,你们两边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冲突是浪费时间。”

“你以前教过我的,有些人的生意可以做,有些人的生意,是不能做的。”他看着我:“你吴邪的生意,不管是你的还是你朋友的,我都不做。”

我叹了口气,想飞起一脚踹死这个逼孩子,想到自己有错在先,只好忍下来。“给我一个你能接受的方案。”

“告诉我,我爸去哪儿?”

古潼京那座石山,只要爬上去,人就无法成像,在那座石山的缝隙内,我们发现了一个石头房间,进入这个房间的人,全部消失了。至今不知道去向。我当时没有勇气跟着进去,选择了放弃,但我也没有告诉黎簇这件事,因为我知道他会怎么做。

而当时,我需要他为我做更重要的事,最终我骗了他。

这种私心如今时刻在拷问我。

我没有回答他。

“你想想吧,要么告诉我,否则,这些人明早如果还在我盘口附近转悠,我就报警了。”他站起来,看了看我桌上的烟:“抽烟早死,你要死也把我的事了了再死。”

共 3 条评论

  1. 吐槽说道:

    只要违抗吴邪并且与他作对的人都让我觉得厌恶啊,邪帝不容违抗好吗!好气哦

    1. 匿名说道:

      然后呢?请开始你的表演。

    2. 风敛阴霾说道:

      那黎簇换成是你的话,经过了那么多磨难以后,你对吴邪会是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