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盗墓笔记:他们在干什么集

南派三叔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清明刚过,暂时别了北京的事情,一圈扫墓过来,记忆中比去年又多了几座新坟,活的浑浑噩噩的,也记不清老伙计中哪些活着,哪些走了。

奶奶还很矍铄,之前一直说不敢奢望活到二爷的年纪,却也渐渐靠近了,早先忽然心衰以为过不了清明,如今却又能站起来遛弯,家里的长辈都戒了烟,包括我自己也在竭力控制,也只有见奶奶的时候,会接到她递来的香烟,我爸妈不敢发话,我就默默的抽一支。

烟雾缭绕中,又是一年清明雾雨。

——他们在干什么集

 

小满哥的额头饱满,前额叶发育的很好,是我少数见过的自控能力极好的狗,狗舍里装了电视,它是唯一能使用遥控器的,如今也是头老狗了,对于异性的兴趣也从来不见大过,胖子是有意想让它留个十几窝种,介绍了好几拨女朋友了,大狗看都不看。

胖子于是去撅它后腿:该不是母的?小满哥冷冷的转头抬前爪把胖子的手按住,眯眼歪头对胖子摇了摇头,意思别再干第二次。

——他们在干什么集

 

吃饭的时候王盟在隔壁桌相亲,听着那个着急,三个人都默默不说话,听他在那儿胡扯,女生去上厕所的时候,我和胖子翻过沙发卡座开始教训他,小哥看着窗外,等我们坐回去,小哥指了指外面,示意我们,那个女生刚才已经自己走掉了。

——他们在干什么集

 

小满哥对我还是比较亲近的,因为我身上有爷爷的味道,但看的出它最喜欢的是闷油瓶,闷油瓶给他洗澡它表现的像猫一样。

胖子也有从狗舍挑一只土狗,不到20天就胖的和河马一样,家里的习惯到40前我是要准备养矮西藏獚防身,二叔给我准备了一只,完全防不了身,性格和仓鼠一样直往我身上各种最暖和的地方钻,要么就平时四处乱跑,在电视厅里对着电视大叫,后来被小满哥一爪子拍飞,再也不敢靠近电视。

——他们在干什么集

 

去年是狗场最艰难的一年,台风的时候狗场边上哪些大冷杉倒了一棵,压在狗舍上,坎肩拿了七箱啤酒叠起来抬了一下,一直没时间整体翻修,拖到今年漏雨漏风,我去看小满哥的时候,它郑重的蹲在啤酒箱柱子边上,冷漠的看着我。
满脸:你爷爷在的时候不是这么对我的。

——他们在干什么集

广西巴乃,巴哥洞。我又见到了当年给我带上三叔面具的女孩子,她住在这里一年了,说是在找一种染料,“纹身是对自己身体主权的宣示,说明这具肉体谁也不属于,只属于自己。”那个柴火妞和我说,我看到她身上的纹身更多了。她用纱布过滤着乌草的汁液,边上熬着好几罐散发中药味的陶罐,这些液体最终混合,形成了乌青色的染料,慢慢变得透明,犹形成油脂一样的状态,胖子在边上光着膀子,问她道:“你这古法靠不靠谱?用这个纹身,真的体温升高才会显现出来?”女孩子用手指沾上一点,在胖子的心口滑了一道,慢慢的,油脂恢复到了乌青的颜色。“你的心脏很热。”女孩子说道。

——他们在干什么集

共 2 条评论

  1. ‖查无此人‖说道:

    (没有人的话……)沙发!

  2. ‖查无此人‖说道:

    板凳也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