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章 威胁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缓缓走过来的萧炎,戈剌阴声一笑,这种刺头新生他见得很多,不过最后大多都没什么好下场,在招生的时候挫挫新生锐气,几乎是迦南学院一种不成文的规矩,毕竟能够达到录取界限的人,一般都算是天赋不错,这种人,平日在自家的那块小地方,应该说是养尊处优,很少受到什么奚落嘲讽,而抱着这种心态进入那几乎是优秀者层出不穷的迦南学院,很容易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最后搞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招生之时,让得新生清楚的明白自己的等级,并且将他们那股初生牛犊的锐气磨去,是一件颇为现实的重要问题。

而对于这种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连迦南学院的一些导师,也并未抱反对姿态,因此,这种规定,也一直一直的沿袭了下来。

拳头紧了紧,淡淡的斗气覆盖其上,戈剌阴声笑着,当初他在初入迦南学院之时,也仗着自己的天赋反抗过,不过当时那名实力在二星斗者的学长,只是一拳,便是让得他极为识相的跑出去晒了半个小时的大太阳,而有了这种亲身经历过的另类耻辱,每次看见新生,戈剌心中便是有一种将其那股锐气撕裂的快感。

缓步行来的少年,终于是在附近众人的注视下,停在了戈剌面前。

“玉儿,你怎么不拦一下他啊?出去晒晒总比受顿皮肉苦要强吧?”望着那阴笑地戈剌。萧玉身旁的众女,有些不忍的出声责怪道。

站在萧玉身边,雪妮回想起先前萧玉对萧炎的评价,明眸眨了眨,好奇的盯着那始终保持着淡然微笑的少年,她很想知道。这名叫做萧炎地少年,是否真的如何萧玉所说,拥有那种几乎能与某个妖女相抗衡的恐怖天赋。

抿了抿红润的嘴唇,雪妮双手环在胸前,一对**被压缩出一道深陷的沟痕,眸子中闪过一抹期待。

俏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褪去,看上去极为的诱人。萧玉慵懒地舒展了一下手臂,胸前那对并算不上太过雄伟的**却是挺起傲人的轮廓,玉手锊开额前的青丝,她瞥着少年的背影,随意的轻声道:“谁受苦还不一定呢。”

望着帐篷内即将开打的两人,外面烈日下的二十几位新生,也是将好奇的目光投了过来,在选择晒太阳之前,他们不是没有反抗过,不过这些反抗。都无一例外的被实力远胜于他们地学长用武力压制了下来,现在瞧得又有人想要挑战这些学长的权威,他们也乐得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观看一回别人是如何出丑。

“小子,准备好了?”

十分享受这种被瞩目地感觉,戈剌脸庞的笑容越加浓郁,细眯的小眼睛在萧炎身上扫过,笑道。

“开始吧。”萧炎扬了扬下巴。平淡地声音。让得众人一愣。

“嘿嘿。小子心态很不错啊。”对于萧炎这态度。戈剌略微有些诧异。旋即心头涌上怒意。这能算是对自己地歧视吗?

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萧炎懒得再开口废话。目光懒散地盯着对方那张噙着许些怒意地脸庞。

“很好!”

对方地平静。无疑让得戈剌自尊心有些受伤。冷笑了一声。身体猛地朝前一倾。右拳紧握。其上斗气凝聚。旋即带起一股劲气。狠狠地对着萧炎脑袋轰击而去。

周围地众人。见到戈剌对付一名新生。竟然动用如此巨大地气力。都不由得眉头一皱。

轻抬了抬眼皮,望着那在眼瞳中急放大的拳头,萧炎微微摇了摇头,在拳头即将临体之前,手掌豁然前探,硬生生的将戈剌地拳头拦截而下。

手掌拦住拳头之后,几乎是纹丝不动,那蕴含着巨大气力地拳头,宛如将劲气送进了深渊一般,没有带起丝毫的回应。

“度,慢!力量,小!你真是迦南学院地学员?”抬起脸庞,萧炎摇了摇头,轻声道。

少年略微噙着嘲讽的轻声,让得周围众人,顿时哑然,一道道惊愕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拳掌相接处,很难想像,一名新生,竟然如此轻易的便将一位一星斗者的攻击接了下来。

本来还是笑容满布的罗布,望着这一幕,脸色也是缓缓的阴沉了下来,目光泛着寒意死死的盯着淡笑的少年,看来,这次他似乎是走眼了,早知道,就该让一位实力高点的人上场。

“混蛋!找死!”

被一名新生当众羞辱,戈剌脸庞涨红,怒吼了一声,右脚对准萧炎小腹处,猛的狠踢而起。

脸庞淡漠,萧炎闲置的左手,犹如拍蚊子一般,随意的甩下,最后啪一声,击打在了戈剌脚裸之上,顿时,一片淤青浮现。

“嘶。”

脚裸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得戈剌吸了一口凉气,脸庞上的怒意更加疯狂,急退一步,挣脱萧炎的手掌,右脚在地面一弹,身形借力冲上半空,猛的一旋,右腿之上,淡淡的青色斗气涌现而出,一道类似风刃模样的虚幻光芒,覆在其腿上,最后狠狠的对着萧炎头顶切割而下。

“无耻,竟然把“风光刃”都用了出来,这可是黄阶高级斗技,这家伙也太无耻了!”望着戈剌腿部上的模糊光刃,一众女生顿时满脸怒容的叱喝道。

望着戈剌的举动,萧玉柳眉也是微微一皱,不过旋即便是舒展开来,当初加列奥即使是用出玄阶斗技,不也一样被萧炎打断手臂么。她可不相信,以这家伙区区地一星实力,能对萧炎造成多大的伤害。

抬起脸庞,略微有些尖锐的劲风,让得萧炎脸庞有些疼,缓缓的抬起手掌。对准着那急落而下的戈剌。

“滚!”嘴唇微动,淡淡的声音,轻喝而出。

随着喝声地落下,一股凶猛的无形劲气,猛的自萧炎手掌中暴冲而出,最后狠狠的击打在那即将落下的戈剌胸膛之上。

“噗嗤!”

胸口处遭到莫名重击,满脸阴冷的戈剌。顿时脸色一白,瞬间之后,身形猛的倒射而出,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

“嘭。”

身形在射出十多米后,便是重重地砸在了被炎热靠得滚烫的石头地面上,戈剌身体略微抽搐,满脸惊恐的望着远处那保持着伸出手掌姿势的少年,胸口一闷,眼前一黑。终于是一头晕了过去。

由戈剌的强势攻击,到忽然莫名其妙的倒射而出,这之间不过短短十多秒的时间。

而望着这电光火石间。便胜负已分的局面,帐篷内外,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保持着一片寂静。

炎日之下,那些新生傻傻的望着晕倒在身边不远处地戈剌,片刻之后,火热的目光顿时转移到那站在阴影中的少年身上。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看见有新生能够将学长打败,而且,这名新生地年龄看起来,似乎比他们还要小上一点。

新生中的几名模样俏丽的少女,目光炽热的盯着那一身黑衫,满脸平淡的少年,眸子中几乎有着崇拜的星星在跳动,若不是此时不合适宜,恐怕她们会忍不住地尖叫两声来泄心中的崇拜情绪。

“果然…好恐怖的天赋。”眸子紧盯着萧炎。雪妮惊叹的摇了摇头。后者用事实,象她证明了先前萧玉所说之话的真实性。

“玉…玉儿。你家这人,实力究竟是什么级别啊?看这模样,好像早就成为斗者了吧?”愣愣的望着那黑衫少年,萧玉身旁的女生,顿时有些结结巴巴的询问道。

笑话,能把一名一星斗者轻易打成这模样,其实力简直已经比这里大多数人都要强悍了。

萧玉甜甜一笑,紧紧的盯着场中地少年,眸子中闪过一抹莫名地异彩,片刻后,她学着萧炎的模样摊了摊手,笑吟吟地道:“交起来手来,连我都打不过他,你说他是不是斗者?”

“啧啧,这么年轻的斗者,放在迦南学院里,那也能算是顶了尖的天赋了,嘻嘻,玉儿,你眼光还真不错哦,不过他是你表弟吧?要不让给我们吧?”秀丽的女孩娇笑着打趣道。

“滚,淫女!”

俏脸晕红的推开她,萧玉忽然心头莫名的嘟囔了一句:“我已经说了,和他又没血缘关系…”

突然冒出来的心头话,让得萧玉娇嫩的耳尖猛然一烫,心中急忙对着自己呸了几声,然后赶忙平复下心情,不敢再胡思乱想。

与萧玉这边的笑闹相比,对方的罗布,则是脸色越加阴沉,目光阴冷的瞥着萧炎,嘴角微微抽搐。

“现在不用出去了吧?”随意的将衣袖挽下,萧炎瞥了一眼罗布,淡淡的微笑道。

“呵呵,小兄弟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脸庞上的阴沉逐渐收起,罗布再次堆出灿烂的笑容,走上前来,似是亲昵的拍了拍萧炎的肩膀,低声冷笑道:“小子,别太张狂了,虽然你有点天赋,不过迦南学院里,比你更出色不知道还有多少,你这脾气,到了迦南学院,保准会吃亏!”

“多谢提醒。”微笑着点了点头,萧炎笑吟吟的道:“不过我相信,至少你还不具备这资格。”

萧炎不是傻瓜,罗布对自己的敌意,他心中极为的清楚,故此,他也没必要在他面前装傻,毕竟就算真要动起来,萧炎并不会惧怕与他,若再惹恼点…杀人毁尸,又不是第一次干了。

虽然罗布对自己的敌意是因为几分误会,不过萧炎也没那闲心来特地解开,说句不客气的,还是他罗布还没这资格。

而且虽说与萧玉平日有些吵吵闹闹,不过萧炎还真不希望她被这种表里不一的虚伪家伙祸害。

听得萧炎这毫不客气的话语,罗布灿烂的笑容再次化为阴沉,双眼阴冷的死盯着萧炎,脸庞微微抽搐,眼瞳中的森然,犹如要将萧炎千刀万剐一般。

对于这种无谓的眼神攻势,萧炎直接无视,清秀脸庞上的淡然笑意,比起对方那种强行装出的虚伪笑容,明显要更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猖狂的小子,日后到了迦南学院,学长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罗布咬着牙,阴冷的笑道。

摸了摸脸庞,萧炎轻声道:“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不过你再装逼,信不信,我能让你走不出乌坦城?”

眼瞳微微一缩,罗布嘴角抽搐的盯着面前的少年,却是从那漆黑的眼眸中,寻出了一抹森然的淡漠。

身子不着痕迹的颤了颤,对视着那双蕴含着冷漠的漆黑眸子,罗布心头竟然隐隐的有股心寒的感觉,这感觉,就如同上次做任务时,单独遇到的一头凶残魔狼一般。

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罗布到口的威胁话语,却是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很好。”深吐了一口气,罗布似乎是想要将心中那股让得他有些耻辱的寒意驱逐而去,咬着牙对着萧炎点了点头,心头已经打定主意,日后有机会,一定要请人给这位小兄弟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

淡淡的注视着罗布,萧炎心中正在打算是不是真要找个机会让这家伙永远留在乌坦城,以杜绝日后的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之时,一道温柔的让得萧炎心头骤然一软的女子声音,却是轻笑着在帐篷中响了起来。

“呵呵,小家伙天赋还真不错,看来我这次似乎要捡到宝了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