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离去之前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站在水幕下,然而衣衫却毫无一点水渍的萧炎,若琳导师脸颊上的震惊缓缓收敛,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笑吟吟的少年,柔声道:“小家伙果然有些本事,我倒是有些走眼了。

“嘿嘿,侥幸而已,若是导师肯使用全力,我肯定走不出三回合。”捎了捎头,萧炎笑道。

“若是对付一名四星斗者的新生,还要动用全力,你还想不想让我在学院混呢?”闻言,若琳导师白了萧炎一眼,嗔道。

“既然你达到了我所要求的条件,那一年的假期,便给你吧,唉…”轻叹着摇了摇头,若琳导师有些无奈的道,显然,萧炎虽然达到了条件,可让她批准一年的假期,她依然有些不情愿。

“嘿嘿,多谢若琳导师成全了。”闻言,萧炎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面容上,充斥着欣喜。

“唉,别人巴不得在学院多待点时间,可你这小怪胎却要请这么久的长假,真是让人头疼,回学院后,关于你这假期的问题,我还得忙活好一阵呢。”瞧着萧炎那兴奋的模样,若琳导师苦笑道。

萧炎尴尬的笑了笑,却是保持了沉默,那种事,他并不想多说。

“好了,今天的招生便到此结束吧,剩下的七天时间,我们会一直在城中持续招生。”望着萧炎没有解释的意思,若琳导师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收起长鞭,柔声道。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到得现在,心头的大石终于完全地放了下去,现在乌坦城的事情差不多都已经解决,只要再准备两三日,他便能放心的随药老外出修行历练了。

“导师,在乌坦城的这段时间,去我们萧家居住吧?”望着那打算转身回走的若琳导师,萧玉急忙跑上前来,拉着她的手臂。娇笑道。

“去萧家?”

微微一愣。若琳导师黛眉轻蹙。迟疑道:“迦南学院在乌坦城有特定地接待处。而且去萧家。会不会有些打扰了啊?”

“呵呵。没关系。能请到迦南学院地导师。是我们萧家地福气。我想。若是知道若琳导师愿意去萧家做客。萧家上下。会很高兴地。”缓缓走上前来。萧炎微笑道。

作为斗气大陆闻名地学院。迦南学院在加玛帝国地影响力极为巨大。论起实力来。就算是米特尔拍卖场。与之也是相差甚远。

作为一种然地强大势力。迦南学院看待乌坦城地这些地方势力。无疑将会是一种俯视地心态。而在这种心态地趋势下。历年地招生队伍。很少与乌坦城中地势力打交道。更别提接受哪方势力地邀请。直接入住到地方家族之中了。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城中地各方势力也非常有自知自明。他们知道两者间地差距。弱者。难道还想奢望强者对其客气有礼么?

有了这种思想。乌坦城地各方势力。也并没有脑子热地去用热脸贴冷屁股。所以。对于迦南学院地招生队伍。他们也都是保持着敬而远之地态度。既不敢招惹。也不敢厚脸皮去粘关系。免得到头来反而被人嘲笑。

在乌坦城生活了十多年。萧炎自然非常清楚迦南学院的招生队伍属于何种然的势力,如果能让得若琳导师入住萧家。那么萧家在乌坦城中的影响力,则将会借此再次稳步上升,甚至,不会弱过米特尔拍卖场。

以若琳导师的特殊身份,别说是入住萧家,只要是随便与哪个小势力表现出几分好感地话,恐怕第二天,那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就将会感受到门**若市的滋味。

虽然这般说有些夸张,不过毕竟若琳导师手中,掌握着是否能够进入迦南学院的命脉,这对于那些急着想要把子女送进来的人来说,只要有任何一点机会,都不会轻易放弃。

所以,只要若琳导师接受了萧炎的邀请,入住萧家,那么乌坦城地许多势力,都将会因此对萧家多出几分讨好之意,前段时间萧家疗伤药的暴利太过雄厚,现在若是能够让得若琳导师表现出对萧家的好感,那么萧家前段时间过度展的一些弊端,则将会被完美解决。只是暂时居住几天时间,便能给萧家带来这般多的好处,所以,难怪萧炎也会不有余力的竭力推荐。

听得萧炎开口,若琳导师微抿着红润的小嘴,以她的经验,自然能够知道她的身份,在乌坦城有种何种影响力,按常理来说,往年地招生导师,一般不会理会城中地这些势力。

不过现在萧炎亲自开口,却是让得若琳导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对于这位堪称迦南学院最近百年内潜力值最妖地学生,她可不会随意将他的话语无视,不然一旦这小家伙气跑了,她可就难以再找到如此杰出的学生了。

蹙着黛眉沉吟了片刻,若琳导师轻点了点头,笑盈盈的道:“好吧,那便打扰萧家几日吧。”

见到若琳导师点头答应,萧玉顿时扬起了笑脸,笑嘻嘻的抱着前者那柔软的柳腰。

“罗布,你与戈剌他们便先回接待处吧,明日继续来此处,记住,可不要给我惹事!”宠溺的拍了拍萧玉的脑袋,若琳导师偏头对着帐篷处的罗布一堆人吩咐道。

“嗯。”

脸庞干涩的点了点头,望着那娇笑打闹着逐渐远去的一群女子背影,罗布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玉没邀请他们。他们自然也没脸强行跟上去,所以,没有了美人相陪地一众男生,都只得萎靡的收拾好东西,旋即全身无力的对着广场另外一边行出。

当听得迦南学院招生导师来到萧家的消息后,议事厅内正在商议事情的萧战以及三位长老,顿时愣了下来,片刻之后,皆是满脸惊喜的站起身子。对视了一眼,旋即连忙出了大厅,赶至家族大门处,满脸笑容的将门口处的一众俏丽女子引进了家族。

在萧炎的介绍下。双方终于获得初步认识,而在得知若琳导师等人来此处地目的之后,萧战毫不犹豫的满口答应,立刻遣人去后院准备空房,这般干脆利落的举动,也搏得若琳导师等人不少好感。

家族中忽然多出了一批容貌俏丽地迦南学院高材生,族内的气氛顿时热闹了许多。不少年轻族人都是拥了过来,目光不断的在一众俏丽女生身上扫过,并且对那被众女围在中间,不断问这问那的萧炎投去羡嫉的视线。

夜色逐渐降临,作为主人家,萧家自然是拿出了最高格的待遇,而在晚饭过后,见到双方谈话还算热切,累了一整天的萧炎。也是找了个借口,悄悄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全身疲软的一头栽在了柔软的床榻之上,今日与若琳导师的那场战斗,虽说最后有着药老的相助,可却也让得他身心疲惫…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中洒进。将房间照得颇为明亮,床榻上,少年睡眼朦胧的坐起身子,愣了片刻之后,方才连连打着哈欠爬下床,简简单单的洗漱了一番。

“药老,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啊?”将脸上地水迹搽净,萧炎随口询问道。

“待会出去准备一些东西吧,淡水。干粮。帐篷,驱虫散。低级药材以及一些疗伤,回气的丹药,都是修行中必不可少的东西,你得准备完全,毕竟,我们或许会度过一段时间不短的深山生活。”虚幻的药老突兀的出现在桌旁地椅上,淡淡说道。

“嘿嘿,我很期待。”将衣衫飞快的套在身上,萧炎笑道。

望着萧炎那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药老挑了挑眉,轻声道:“从出生到现在,你从没经历过生死战斗,人的潜力,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胁之时,才会犹如火山一般爆,象你以前那般不温不火的修炼,恐怕永远难以成为真正的强者!”“修炼天赋,你并不欠缺,你所欠缺的,是铁与血的历练!”随意的把玩着手中地茶杯,药老瞥了一眼穿衣度缓缓变慢地萧炎,淡淡的道:“只有成功经过血地磨练,你才会真正的进行脱变。”

萧炎拳头缓缓紧握,对着药老笑着扬起脸庞:“我相信自己能通过。”

“有信心就好。”药老轻笑着点了点头,他也很满意萧炎的自信。

“嘿嘿,不过,老师…你上次说的地阶斗技…什么时候教给我啊?”萧炎嘿嘿一笑,凑上前来,满脸垂涎的笑问道,他对那地阶斗技,可算是向往很久了。

斜瞥了一眼笑眯眯的萧炎,药老苍老的脸庞上扬起一抹戏谑:“放心吧,既然说了会教给你,那我就不会食言,等离开了乌坦城,嘿嘿…你就等着给我慢慢学吧!”

瞧着药老这幅模样,萧炎心头顿时闪过一抹不妙的感觉,干笑了两声,不再废话,将所有东西揣进怀中,然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此时的若琳导师等人,已经再次赶去了昨天的广场,进行着今天的招生,所以,家族中,再次变得空荡了许多。

随意的拐过几条小路,萧炎大摇大摆的走出家族大门,望着门外的场景,却是忽然一愣。

只见那大门之外的宽敞通道上,此时已是车辆拥挤,在那些外表华丽的马车之上,印有不少徽章,从这些徽章来看,萧炎能够认出,这些大多都是乌坦城一些实力不弱的势力。

“啧啧。这些家伙的消息还真快…”惊叹的摇了摇头,萧炎再次领略到,迦南学院地招生导师,对乌坦城来说,拥有何种强大的影响力了。

目光随意的瞟了瞟,萧炎便是收回了目光,没有再理会这些人,径直扬长而去。

行走在因为迦南学院的招生,而变得热闹之极的街道之上。萧炎慢吞吞的对着城中心的拍卖场行去,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依然是不厌其烦的套上了黑色地大斗篷,然后这才放心的走进人气比平日更火暴的拍卖场中。

雅妃优雅的坐在椅上,右脚搭在左腿之上,长长地旗袍下方露出一截诱人的雪白。

此时的雅妃,玉手正拿着一卷长长的纸张,好片刻后,方才把上面的材料看完,妩媚的脸颊上浮现一抹惊异。抬起头,望着身旁的黑袍人,愕然道:“萧炎弟弟,你怎么弄这么多野外所需地物资?难道打算出远门不成?”

“嗯,我这几天就要离开乌坦城,或许…一两年才会回来。”轻轻抿了一口茶水,萧炎轻笑道。

“一两年?”

闻言,雅妃再次一愣,惊道:“怎要这么久?你打算干什么?”

“呵呵。我现在也成年了,所以想出去历练历练,一直困在这小小的乌坦城,实非我所愿…”萧炎淡淡的笑道。

“唉,以你的修炼天赋,一直留在乌坦城。也的确难以成为真正的强者。”微微点了点头,雅妃轻声道。

“那位神秘炼药师,也会和你一起走吧?”沉默了一会,雅妃问道。

“嗯,他是我的老师。”

“难怪…”恍然的点了点头,雅妃深深的看了一眼萧炎,沉吟道:“那你…也应该能算是一名炼药师吧?”

“萧家地疗伤药,便是我自己炼制的。”萧炎这次并未再有半点隐瞒,笑道。

“呵呵。谷尼叔叔从那凝血散的炼制程度中便看出了一些端倪。只是他并不知道你与那名炼药师的关系,所以并没有猜到你头上来。”对于萧炎这话。雅妃却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惊讶,显然,她事先已经猜出了一些东西。

“麻烦帮我把物资准备好吧,所需要地钱,便从卡中扣去吧,别拒绝,我并不想走前再欠些人情。”从怀中掏出一张淡金色的卡片,萧炎将之递向雅妃,卡中有四十多万金币,全是与萧家销售疗伤药所分成的利润。

“好吧。”

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雅妃只得接过卡片,挥手叫来一名侍女,将卡片与纸张交由她,吩咐其前去办理。

“我走后,希望米特尔拍卖场能多多照料一下萧家,日后若是雅妃姐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萧炎不会推迟。”抬起头,望着面前这堪称尤物的妩媚女人,萧炎微笑道。

“呵呵,既然你都叫了声雅妃姐,我又怎好意思拒绝?而且,一名潜力无限的炼药师,就算是陪上了姐姐自己,我也只得竭力讨好啊。”萧炎一声比往日多了几分诚意的称呼,让得雅妃狭长的美眸弯起迷人地开心弧度,玉手托着香腮,眸子盯着少年那露出黑袍一角地清秀脸庞,修长的睫毛颤抖般地轻眨了眨,淡淡的妩媚诱惑,浮现在那张妖娆的成熟俏脸之上。

泛着诱惑的酥麻声音,让得萧炎心尖颤了颤,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女人,简直就是个专为勾引男人的天生尤物,若是换个无人的地方以及定力稍差的男子,恐怕早已经忍不住心头的欲火,将之强行按在地上给办了…

“呵呵,不逗你玩了。”黑袍下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让得雅妃红润的嘴唇挑起一抹得意的轻笑,她很喜欢让得这位冷静得有些过分的少年,在她面前露出这个年龄本该有的青涩与害羞。

“萧炎弟弟,我很期待,当你再次回到乌坦城时,将会达到何种级别!”玉容上的妩媚笑意忽然一收,雅妃轻声道。

“我也蛮期待的。”

微微一笑,萧炎抬头望着纱帘之外那快步走来的侍女,缓缓坐起身子,摆了摆手,笑道:“我走了,这恐怕是告别之前的最后一次来你这里了。”

盈盈站起身,雅妃俏生生的立在萧炎身前,望着这相处了一两年的少年,虽然两人间的关系大多是以合作计算,不过对于这比自己小了几岁的淡然少年,雅妃心中却总是有几分另类的喜那充满诱惑的水蛇腰肢。

手臂环着这不知被乌坦城多少男人垂涎的完美腰肢,萧炎能够感受到,在他抱着雅妃之时,后者的身体,生硬的僵了起来,好片刻后,方才再度回复柔软。

愣愣的立在原地,雅妃被萧炎这特殊的“告别”动作搞得俏脸微红,不过好在萧炎并未有进一步的举动,不然她还真的会以为,这小家伙是不是忽然间色心大涨了。

“雅妃姐,保重!我知道你的身份应该不止是一个席拍卖师,不过,我还是要非常认真的说一句。”下巴抵在雅妃的香肩上,萧炎深嗅着那股淡淡的体香,嘴角挑起一抹戏谑:“以后千万不要被别的男人这么抱着你,因为除了我之外,其他的男人,在抱你的时候,脑子里肯定想的是如何把你推上床!”

闻言,雅妃一怔,旋即俏脸飞上一抹诱人绯红,嗔道:“小家伙,竟然敢取笑我,我看你恐怕才是这么想的!”

“哈哈。”大笑了两声,萧炎不再贪恋手中的柔软,毫不留恋的收回手掌,对着雅妃扬了扬手,径直转身对外行去。

“雅妃姐,再见了!一年后再见!”

轻笑了一声,萧炎走到门口处那因为他与雅妃先前那亲昵的动作而目瞪口呆的侍女身旁,笑眯眯的从银盘中拿过淡金色卡片与两枚小小的纳戒,轻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头也不回的对着拍卖场之外行去。

望着那逐渐消失在转角之处的背影,雅妃俏脸上的绯红方才逐渐淡去,玉手在先前萧炎手掌握处抚了抚,那里似乎有着淡淡的热温残留,异样的感觉,让得雅妃脚尖泛着酥麻。

“还真是个色胆包天的小家伙,不过,我真的很期待你的归来,这么好的合作伙伴,我可不想失去了,而且我也很好奇,回来之时,你能爬到何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