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生死逃亡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漆黑的石门处,十几道影子,缓缓从门外的黑暗中行出,最后将石门堵得死死的。

一道人影从后面走出,最后在月光石的照耀下,露出了其面目,正是那狼头佣兵团的少团长,穆力!

目光先是在石室内部的几堆金光闪闪的金币上扫过,穆力眼中掠过一抹贪婪,舔了舔嘴,视线瞟了瞟那已经被萧炎两人打开的石盒,不由微笑道:“抱歉,打扰两位了。”

缓缓的握紧手中的钥匙,萧炎脸色有些阴沉,瞥了一眼身旁柳眉倒竖的小医仙,对着穆力冷冷的道:“你跟踪我们?”

“算不上跟踪吧,早在几日前,我便得到了小医仙寻找到宝洞的情报,不过因为不知道确切位置,所以…”耸了耸肩,穆力含笑道。

“你是如何得知的情报?这件事我只与我的助手莉菲提过,你…你收买了她?”小医仙俏脸上先是闪过一抹疑惑,紧接着迅愤怒了起来。

“呵呵,那女人挺傻,不过是随便一点花言巧语,便是乖乖的把什么东西都说了出来。”穆力微微一笑,却并未否认小医仙的猜测。

“你这个混蛋!”柳眉倒竖,小医仙叱骂道。

“抱歉,这些东西对我们狼头佣兵团太过重要,只要拥有了它们,我们便能轻易吞并青山镇的所有势力,到时候,才能有资格与实力向外展,我的目光,可不想仅仅局限在这小小的镇子之中。”穆力淡淡的道。

“把东西交给我吧,小医仙,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很清楚,只要你跟着我,日后等我掌管了狼头佣兵团,绝对不会亏待你!”目光泛着深情的盯着小医仙。穆力声音缓缓的变柔了下来。

“跟着你?我现在和你说话,都觉得恶心!”红润的小嘴挑起嘲讽,小医仙的声音,颇为刻薄,看来,穆力收买她身边人的举动。实在是让得她极为地愤怒。

笑了笑。穆力眼中掠过丝丝阴冷。轻声道:“没关系。我会把你强行留在身边地。”说完。穆力将目光转移向了一旁沉默地萧炎。含笑道:早说了让你加入狼头佣兵团。可你却偏偏不听。现在。就算你想加入。那也是晚了。”

“一个连大斗师都没有地佣兵团。也能如此嚣张?”摸了摸鼻子。萧炎讥讽着摇了摇头。

“至少杀你。非常简单。”微微一笑。穆力地笑容中。杀意凛然。

“把东西交出来吧。留你个全尸。”双臂抱着胸口。穆力阴冷地瞥向萧炎。

萧炎阴沉地扯了扯嘴。目光在那将石门完全堵死地十多名佣兵胸口处地等级徽章上扫过。这十多名佣兵。实力都在斗者四星以及五星左右。而且穆力地实力。更是在六星级别。

心中盘算了一下对方地阵容。萧炎地心微微沉了沉。他自己现在最多仅能对付一名四星斗者。不过若是取下背上黑色重剑后。他应该能够与六星斗者相抗衡一段时间。

可此这时的石门处,足足有十多名实力不俗的佣兵,以萧炎此时的实力,若被他们围攻地话,正常情况下。十有**会被斩杀当场。

“老师?”心中呼喊了一声药老,不过却未有半点回应,萧炎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想要让药老出手解围,是有些不可能了。

穆力抱着膀子站在石门中央处,满脸戏谑的望着场中脸色急变化的萧炎,心头忽然有种猫戏老鼠地快感。

“虽然你天赋不错,不过翅膀却还未长硬,嗯。说真的。我很怕你日后的报复,所以。为了杜绝这种会让我寝食难安的情况生,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

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手臂,穆力微笑道,他从小便被他的父亲告诫,不管日后招惹到什么人,若是有机会,一定要赶尽杀绝,绝对不能给对方留下任何一丝死灰复燃的报复机会!

森然的瞥了一眼笑容满面的穆力,萧炎眼眸微眯,这么多年来,可一直都是他在欺负人,可还真没遇见过这种被人即将围杀地状况。

“你说得很对,若是有机会出去,我会把狼头佣兵团搞得鸡犬不宁。”嘴角泛起阴冷,萧炎阴声道。

“很佩服你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向我露出敌意的勇气,不过,这也同时更加深了我要永久把你留在这里的决定。”穆力笑道,眼瞳中,充斥着杀意。

萧炎抬了抬眼皮,漆黑的眼眸中,同样是杀气凛然。

就在萧炎心中思量着如何突困时,那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掌忽然一动,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被悄悄的塞了进来。

眼眸微眯,萧炎不着痕迹的握了握手掌,眼角随意的瞥向紧贴着身旁的小医仙。

“这是先前地催眠药粉。”小医仙红唇微微蠕动,细微的声音,传进了萧炎耳中。

轻点了点头,萧炎目光迅在石室内部的墙壁上扫过,望着那三枚散着淡淡光芒的月光石,心头微微一动。

“待会紧跟着我!”萧炎脸色凝重的低声吩咐了一句。

“嗯。”乖巧的点了点头,这时候,小医仙也只得把所有的脱困希望,放在萧炎身上了。

“动手,杀了那小子,注意别给我伤着小医仙了,那可是我内定的女人!”望着两人,穆力森然的一挥手,冷喝道“是!”听得穆力地命令,其身后地十多名佣兵,顿时分出五名,然后满脸凶光的对着萧炎两人扑来。

瞧着那虽然过来了五名,可依然被堵得严实地石门,萧炎眉头一皱,这些佣兵的谨慎,让得他颇为头疼。

“嘭!”

目光扫了扫疾扑而来的五名佣兵,萧炎手掌一扬,强猛的劲气,将手中的小袋药粉送上了半空,然后骤然爆炸开来。洒落的药粉,顿时弥漫了整个石室。

“屏住呼吸,门边的人,不准移动,把门堵死,马四。攻击他们!”望着弥漫石室的药粉,穆力脸色微变,急喝道。

穆力地命令,让得骚乱的佣兵们迅平静了下来,室内的五名佣兵,抽出腰间的武器,眼中凶光毕露的对着不远处的萧炎两人冲去。

一手拉着小医仙,萧炎身形急退间,手掌猛然曲卷。然后对着那被悬挂在墙壁上月光石一吸,顿时,月光石便是脱离束缚。被萧炎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手掌一转,月光石便被装进了纳戒之中,而失去了一枚照明所用的月光石,石室内的光芒,顿时黯淡了几分。

收了一枚月光石,萧炎脸色凝重的急移动,右掌吸扯间,另外两枚也是被准确的收进了戒指之中。

当最后一枚月光石装进戒指之中后,石室内。骤然变得黑暗了下来。

在黑暗降临的霎那,萧炎拉着小医仙,身形一转,径直对着记忆中的石门位置处,暴冲而去。

“不要慌!拿出火折子,门口的人不准乱动,室内的人也不准过来,记住,谁敢来到门边。不管是谁,杀!”

突如其来地黑暗,让得穆力脸色阴沉,不过他毕竟心机不错,当下急忙暴喝道。

有了指挥人,狼头佣兵团员们也是平缓下了慌乱,一些带有火折子的佣兵,赶忙从怀中掏出,然而当他们刚欲举起之时。面前急风掠过。蕴含着凶猛劲气的手掌,便是重重地轰在了胸口之上。顿时,几名措手不及的佣兵,便是一声闷哼,重重的坐到在了地面上。

“他过来了!他来石门处了!拦住他!”被攻击的佣兵,忍着剧痛,大喊道。

听得手下的大喊声,穆力脸色再次一沉,脚步向后急退了几步,刚好落在石门最外边,同时,也把石门的空间,完全的堵了下去。

“嘭!”

强猛的劲气从前方猛然暴射而来,石门处的几名实力在五星斗者级别地佣兵,若不是反映及时,差点被这股劲气吹飞了去,不过饶是如此,几人的身形,也是被推得踉跄了起来。

在几人身形不稳时,两道急风,犹如泥鳅一般,从他们的缝隙中悄悄的溜了出去,而当他们回过神时,却已经是阻拦不及,当下只得对着最后一名的穆力急喝道:“少团长,他们冲你来了!”

眼瞳微缩,穆力双脚缓缓摊开,将狭窄的通道堵死,双掌紧握,其上淡绿的斗气逐渐涌动,而在绿色斗气的渲染之下,那双肉拳,竟然开始逐渐变成犹如木头一般的颜色。

“我倒要看看,你这二星斗者,如何在正面碰撞中将我击退!”冷笑了一声,穆力从怀中掏出一枚夜明珠,向前一丢,微弱地光芒,虽然只能照亮附近两三尺的地带,不过这对于狭窄的通道来说,却已经是足够。

夜明珠刚刚丢出,两道影子便是从上急跨过,借助着夜明珠的毫光,穆力能够模糊的看见,少年脸庞上的杀意。

“给我滚回去!”望着犹如飞蛾扑火般的萧炎,穆力冷笑了一声,那如同一对木头制作的拳头,泛着绿色光芒,带起一股凶悍的劲气,狠狠地对着萧炎怒砸而去。

“玄阶低级斗技:木之硬化!”

迎面而来地劲气,将萧炎的脸庞刺得微微疼,抬了抬眼,他能清楚地看见穆力眼瞳中所隐藏的狰狞,

“妈的。”

心中骂了一声,萧炎深吸了一口气,双掌骤然反握住背上巨大黑剑,一声暴喝,巨剑顿时离开背面,手掌一转,巨剑便被收进了纳戒之中。

巨剑一消失,萧炎的度,几乎是在眨眼间暴涨了起来,体内略微流动得有些迟缓的斗气,在此刻,也是犹如潮水奔腾一般,疯狂的涌动在经脉之中。

经过压抑之后,萧炎终于是第一次爆,拳头紧握,一条条青筋不断的鼓动着。令人惊恐的力量,正在急凝聚。

感受到体内那奔腾流动的斗气,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涌上了疯狂的战意,眼瞳有些阴冷的瞥着那已经近在咫尺地穆力,体内的斗气,开始顺着斗技的脉络。狂猛运转。

“八极崩!”

响起在心头的喝声,几乎是让得萧炎的衣袖口,骤然间紧绷了起来,本来柔软的布料,此刻,却是堪比钢铁。

袖口鼓动中,蕴含着强横地劲气,萧炎的拳头,先是猛然一缩。瞬间之后,暴射而出。

“砰!”

两只拳头,在狭窄的山洞中轰然相遇。闷雷般的声音,在通道中久久不息。

瞧着那竟然与自己不相上下的萧炎,穆力脸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这不过是眨眼时间,这家伙的实力,居然便是连跳了好几级。

“我拖住他了,快点杀了他!不惜代价!”一声阴冷的咆哮,从穆力的喉咙中吼出。萧炎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得这位心机颇深地少团长有些惊慌了起来,小小年纪,竟然便能与身为六星斗者的自己相抗衡,若是再等个一两年,那还了得?如果让他逃出了此地,日后的狼头佣兵团,绝对会遭受到毁灭般地打击。

只要一想到日后那铺天盖地的报复,穆力心头便是杀意狂涌。

听得穆力的喝声。萧炎嘴角挑起一抹嘲讽与森然,嘴唇微动:“爆!”

“嘭!”

又是一声闷响乍然响起,不过这记闷响,竟然是从穆力的身体之内传出。

“噗嗤!”

忽然在体内爆炸的劲气,让得穆力脸色瞬间惨白,身体一阵摇晃,终于是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

“走!”击倒穆力,萧炎强行忍住了当场击杀他的诱惑,当机立断的一把拉住身后的小医仙。然后头也不回的对着山洞之外急窜而出。

而在萧炎前脚刚走。十多名佣兵,便是从石室内冲了出来。望着地面上脸色惨白地穆力,都不由得满脸骇然,实力在六星斗者的少团长,竟然会被那名少年打败?这摆在面前的残酷现实,让得所有人有着片刻的呆滞。

“白痴,还愣着做什么?去追啊,一定要杀了那小子,出去之后放信号,让埋伏在上面的人截杀!”望着这些呆头呆脑的树下,穆力再次一口鲜血喷出,暴怒的吼道。

“是!”穆力的吼声,让得这些佣兵回复了清醒,急忙应了一声,然后身形掠过,疯狂的对着萧炎两人追击而去。

艰难地撑起身子,穆力斜靠在石壁之上,重重的出了一口气,眼瞳中,闪过一抹狰狞,拳头重重的砸在石面上,森然道:“小杂种,别让我逮着你,不然定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萧炎面无表情的拉着小医仙不断的对外冲掠着,缩在袖口中的拳头,滴着殷红的鲜血,自从学会了八极崩的暗劲爆之后,这是萧炎第一次用来对敌,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不过,与穆力地正面对冲,也让得他受了一些伤。

“以穆力地心机,在悬崖之上,肯定还有狼头佣兵团的佣兵!”急促地喘着气,小医仙提醒道。

“只有爬上悬崖,我们才能混入森林中逃脱!不然,只有死路一条!”萧炎沉声道。

“出去之后,不要攀上去,如果被他们砍断了绳子,我们就得葬身在悬崖之底了。”

“不上去,难道你还想跳崖?或者等着他们出来围杀我们?”脚步步伐不停,萧炎皱眉道。

咬了咬红唇,小医仙似是决定了什么,开口道:“我能带你离开。”

心头微微一动,萧炎沉默。

“别磨磨蹭蹭了,你帮了我,我不会害你的!”望着萧炎犹豫的模样,小医仙怎能不知道这小心谨慎的家伙在想什么,当下无奈的催促道。

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萧炎微微点头。

见到萧炎点头,小医仙从怀中掏出一支短短的竹笛,将之放在小嘴中,轻轻一吹,一道有些奇异的声波。从笛中迅传出,然后通过通道,最后盘旋在悬崖之外的夜空。

“你在干什么?”望着那隐隐散着月光的细小洞口,萧炎忍不住地好奇问道。

“召唤我的伙伴。”扬了扬手中的竹笛,小医仙俏皮的笑道:“一只一阶的蓝鹰。”

“飞行魔兽?”闻言,萧炎略感诧异。见到小医仙点头后,欣喜顿时浮现脸庞,这下有救了。

“可惜,还有最后一个石盒没被打开。”脚步紧跟着萧炎,小医仙有些惋惜的道。

“算了,别贪多了,以后又机会,找他拿回来就是!”萧炎脸庞浮现许些阴冷:“嘿嘿,本来还在为以后地苦修褥子的枯燥而苦恼。没想到,这家伙却自己送些乐子过来,好吧。狼头佣兵团,小爷在魔兽山脉的这些日子,就和你们耗上了!”再次顺着黑暗的通道急跑了一阵,那洞口的月光,越来越明亮,瞬间之后,两人眼前骤然一亮,漫天繁星以及那硕大的银月,便是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出现在洞口。萧炎眼疾手快的拉着小医仙贴着石壁,目光悄悄的向悬崖上瞟了瞟,果然是现,在悬崖之上,不少人影,正拿着火把四处巡逻着。

“果然还留了一手。”骂了一声,萧炎耳朵贴在地面,旋即沉声道:“追兵快来了,你那头飞行魔兽呢?”

小医仙美眸在夜空中扫了扫。再次将竹笛放进小嘴中,奇异的声波,悄无声息地在夜空回荡着。

“戾!”

随着声波传出不久,一声尖锐的叫声,便是在夜空响彻而起。

借助着月光的照耀,萧炎能够模糊地看见,在那大山深处,一头通体蔚蓝的巨大老鹰,正在急的掠过。仅仅是片刻时间。便是在悬崖之下盘旋了起来。

“走吧。”望着蓝鹰的到达,小医仙顿时松了一口气。对着萧炎招了招手。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回过头,望着那已经能够看见一些人影的山洞,冷冷一笑,手臂揽过小医仙的纤腰,身形一跃,径直跳上了那头巨大的蓝鹰。

“小岚,快走!”跃上了鹰身,小医仙急忙催促道。

听得小医仙的声音,蓝鹰顿时双翅一振,巨大的劲风扑扇而过,然后载着背上地两人,冲天而起。

“射下它!”望着两人竟然登上了蓝鹰,那出现在山洞口处的十多名佣兵急忙对着悬崖上喝道。

“咻,咻,咻!”

听得下方的喝声,悬崖之上略微骚乱了一阵,旋即一阵箭雨猛然破空而出,对着空中的蓝鹰急射而去。

望着那射来的箭雨,萧炎心头微微一惊,刚欲出手将之震退,脚下的蓝鹰,却是双翅猛的一震,淡青色的狂风吹拂而出,顿时便将一波箭雨扇落下了悬崖之中。

蹲下身子,狂风将小医仙的长吹得有些凌乱,玉手温柔地摸着蓝鹰的身子,回过头对着萧炎笑道:“现在安全了。”

“呼…”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萧炎身体软软的坐在蓝鹰身体之上,低下头望着那急倒退的树林,心头略微有些粟,他可是第一次飞这么高。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萧炎全身软,先前的那般高强度战斗,实在是让得他极为的疲惫。

坐在蓝鹰之上,萧炎俯视着那处山洞,森然的视线,紧紧地盯着那被一名佣兵扶着站在洞口处地穆力。

两双目光在夜空中对视,彼此都是狰狞一笑,毫不收敛的释放着对对方地杀意。

蓝鹰逐渐远去,萧炎也是收回了目光,偏过头,望着小医仙,问道:“你打算去哪?”

纤指锊开额前的青丝,迎面而来的狂风,将衣衫吹得紧紧的贴在小医仙的身体上,隐隐的露出美妙曲线。

“我回采药队。”小医仙淡淡的笑道。

“你还回去?穆力那家伙说不定也会回去啊。”闻言,萧炎有些惊异的道。

“呵呵,回到了采药队,他便再不敢对我做什么。”小医仙微笑道,以她在青山镇的名声,穆力若是不想惹起众怒的话,便绝对不敢再对她出手。

“而且回到青山镇后。他更不敢动手,万药斋地势力,不会比狼头佣兵团小,而且另外两大佣兵团的领,都曾经欠了我的人情。”

“既然这样,那便随你吧。”微微点了点头。从那些佣兵看待小医仙的目光来看,萧炎便能知道,她在小镇中拥有何种声望,所以也并不太担心她的安全。

“你呢?”偏过头,小医仙微笑着问道。

“我?嘿嘿,我就不回去了,我没有你那种声望,穆力想要杀我,肯定没人会阻拦。而且以我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那家伙一定会想尽办法杀了我,所以。我不能再回青山小镇了。”手掌紧抓着蓝鹰地羽毛,萧炎笑道。

“你要离开?”闻言,小医仙有些迟疑的问道。

“离开?嘿嘿,我萧炎可不会干那种夹着尾巴灰溜溜逃跑的事情,我以后会在魔兽山脉修炼一段时间,然后…再找狼头佣兵团慢慢算账。”萧炎淡笑道。

“狼头佣兵团的团长,是一位两星斗师,你若是想报复,可得小心一些。”沉默了一下。小医仙郑重的提醒道。

“安啦,斗师而已,又不是没见过。”随意的摆了摆手,萧炎无所谓的笑道,当初加列毕还是一位大斗师呢,还不是被他搞得家族败落。

见到萧炎这模样,小医仙也只得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转过头。指挥着蓝鹰,对着大山之中飞掠而去。

鹰背之上,逐渐的陷入了平静,两人都在缓缓回味着先前与死亡搽肩而过的刺激。

“嘿嘿,小家伙,不错,竟然能够以如此微小地代价脱离那种险境,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就在萧炎闭目回气之时,药老满意的笑声。忽然地在心中响了起来。

听着药老终于开口。萧炎撇了撇嘴,心中哼道:“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哈哈。小家伙怨气挺大,不让你亲身经历这种险境,如何才能爆?”药老大笑道:“而且先前脱去束缚的感觉,如何?”

“还不错。”摸了摸鼻子,萧炎淡淡的道。

“嘿嘿,想不想报仇?”药老的笑声,犹如一只奸诈的老狐狸,充满着诱惑。

“你什么时候见我吃了亏没要回来过?既然那王八蛋想要我死,那我又怎能让他好过?”萧炎微笑道,眼瞳中,却是掠过一抹阴冷的森然。

“那小姑娘的话,你也听见了,狼头佣兵团的团长,是一位二星斗师。”药老笑道:“所以,你想到报仇,那便必须把自己迅提升成一名斗师!”

“当然,这段时间,我会在魔兽山脉潜修,不管老师是用何种艰苦的修行方式,我都会坚持下去。”萧炎耸了耸肩。

“哈哈,好,既然你有这决心,那我会用最快地办法,让你毫无后遗症的成为一名斗师!”听得萧炎这话,药老顿时乐了起来,看来仇恨还真是促人上进的最好良药。的盘旋而下,最后收拢翅膀的在一处山顶上降落了下来。

“下面便是采药队的所在了,你既然不回去,那我便把你放在这里吧,等到天明后,你便自行离去,行么?”望着下方的篝火,小医仙转头对着萧炎微笑道。嗯。”笑着点了点头,萧炎对着小医仙抱了抱拳,朗笑道:“那我们便在此分别吧,下次见面,或许便得等很久时间了。”

“嗯。”雪白的下巴轻点,小医仙略微迟疑,最后从怀中取出小袋药粉,将之递给萧炎:“这些药粉虽然药力不算大,不过却也能勉强防身。”

接过略微带着体温地药粉,萧炎心头有些感动,说实在的,他与小医仙不过是萍水相逢,而且自己还死皮赖脸的抢了人家一半的宝贝,虽说在逃离的时候救了她一把,可那种时候,只要是个男人。或许都会如此做。

摸着鼻子笑了笑,萧炎微微点头,对着小医仙扬了扬手,转身对着黑暗的森林之中行去:“再见吧,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去把那破佣兵团给端了。算是给我俩出口气。”

“呵呵,我等着。”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小医仙笑吟吟的道。

目送着少年地背影缓缓地消失在黑暗之中,小医仙方才收回视线,将头转向下方的营地,淡淡地轻声道:“穆力,你给我等着吧,女人的记仇程度,可远远要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高。”

冷笑了一声。小医仙再次跃上蓝鹰,然后缓缓地盘旋而下,最后消失在黑暗的夜空之中。缓的消逝,清晨的第一抹晨旭,从天际洒落,照射在了白色帐篷之中。

当小医仙从睡梦中苏醒过来时,听着帐篷之内的骚乱以及那让得她恶心的熟悉声音,红润的小嘴,缓缓挑起一抹冷意,慵懒的从床榻上行下,换好衣衫。然后缓缓地行出帐篷。

帐篷之外,七八名佣兵正严实的守在门口,此时,这些佣兵,正满脸肃然的把一名青年拦在外面,当见到小医仙出来后,都是赶忙对着小医仙行了一礼。

“呵呵,穆力少爷,大清晨。你怎么闯我地帐篷?”对着那几名佣兵微微一笑,小医仙偏过头,冲着那脸色有些不甚好看的穆力含笑道。

“呵呵,没事,只是时间不早了,想过来叫小医仙启程。”目光在小医仙身后扫过,穆力眉头一皱,旋即笑道。

微微点了点头,小医仙挥手将几名佣兵遣开。上前两步。微笑着看着穆力:“穆力少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真是好手段啊。”

“可惜,螳螂太狡猾了。”穆力笑了笑,笑容中泛着阴冷,目光再次扫过小医仙身后的帐篷,淡淡的道:“我也知道你回到了这里,便奈何你不得,不过我的目的也不是你,交出萧炎,我不会再为难你。”

“他走了。”摊了摊手,小医仙笑道。

“走了?”眼瞳一缩,穆力脸色越加难看。

“你不会以为他会傻得还回营地吧?”嘲讽的一笑,小医仙望着周围已经起床的佣兵,这些佣兵是她的凭仗,只要有他们在,穆力便不敢对她出手。

“混蛋!”低声骂了一句,穆力深吸了一口气,诅咒道:“进入了魔兽山脉,他会死得更快!”

没有理会他地谩骂,小医仙红润的小嘴微翘,美眸中,满是讥讽。

“小医仙小姐,药草差不多都已经齐全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一名万药斋的采药员,快步走上来,对着小医仙恭声道。

“嗯,启程吧。”小医仙微笑着点了点头,美眸在营地中扫视了一圈,忽然柔声道:“各位,狼头佣兵团因为出了点事故,所以我想请各位代替一下他们的近身护卫一职,不知可否?”

听着小医仙此话,满场佣兵先是一愣,旋即猛然丢下手中的东西,急忙对着小医仙兴奋的涌过来。

望着那笑吟吟的安排着佣兵队伍的小医仙,穆力嘴角微微抽搐,他知道,这是小医仙在防备着他。

将贴身护卫分配好之后,小医仙回头望着还停留在原地的穆力,微笑道:“穆力少爷,萧炎在离开地时候,让我代送一句话。”

“只要让他交出在山洞中的所得,我可以不计较他打伤我的事。”穆力冷笑道。

“呵呵,穆力少爷,你错了,萧炎让我告诉你…他会回来的…”温柔一笑,小医仙轻声道。

眼瞳紧缩,穆力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眉宇间充斥着杀意,半晌后,方才阴冷的点了点头:“好,只要他能在魔兽山脉中活下来,我等着他来报仇!”

说罢,恨恨的一甩袖子,带着几名手下,离开了此处。

望着那离去的穆力,小医仙俏脸上的笑意逐渐熟练,美眸中,同样掠过几缕冷意,纤指锊开额前地青丝。忽然地抬起头,望着身后那处高高的山尖。

晨光地照耀下,山尖上,似乎隐隐有着少年的身形矗立着。

站在山顶,望着那启程离开地佣兵队伍,萧炎扭了扭脑袋。手掌缓缓紧握,冷笑道:“王八蛋,给我等着吧,昨晚的事,小爷会牢牢记着的,下次见面,我要你加倍的尝还!”

深吸了一口清晨的清爽空气,萧炎豁然转身,背着黑色巨剑。再不回头的对着密林之中行去,他知道,真正地苦修。现在开始了!

空气清新的森林之中,萧炎趴在一处草丛之中,身体之上的枯叶,将他伪装得严严实实,呼吸努力的压至最低,气息也是完全收敛,身体犹如磐石一般,动也不动,一双目光。透过草丛,死死的盯着正在对着这边缓缓走过来的一头红色巨狼。

今天已经是萧炎与小医仙分开的第二天时间了,两天时间中,他一直在对着魔兽山脉内部进,按照度,他现在,应该已经算是处身于魔兽山脉的中围位置。

两天时间,萧炎遇见了不下十次魔兽的攻击,其中有两次获得了胜利。其他几次,每次都是以落荒而逃结束,然而虽然逃跑了很多次,不过在与魔兽地亡命战斗中,倒也是让得萧炎身上,多出了几分真正的血腥之味

两天以来,萧炎一直在寻找着药老所要求的修炼场所,不过却都未找到符合其心意地地方,所以。他只得四处奔波。冒着被各种魔兽袭击的危险,小心翼翼的生存着。

萧炎面前的红色巨狼。是一头成熟期的一阶火狼,论起实力来,足以堪比人类的六星斗者实力,在前几次与魔兽的战斗中,萧炎便是遇见过一次,不过因为背上重剑束缚的缘故,最后落得个狼狈逃窜的局面。

手指轻轻地触着地面,萧炎望着那几乎已经近在咫尺的红色巨狼,身体猛然微微弓起,略微停滞瞬间之后,犹如拉开的弓弦一般,闪电般的从草丛中暴射而出,顿时,枯叶洒满了天空,然后缓缓飘落。

身体穿过飘落的枯叶,萧炎身体掠现在巨狼身后,拳头紧握,携带着凶猛的劲气,重重的砸在了巨狼腰部位置。

“八极崩!”

心头的低喝声刚落,巨大的劲气,便是让得巨狼一声呜咽,身体在地面上狠狠地搽出了十多米距离,方才撞在一棵树干之上,四脚抽搐了一番,终于是不甘的软了下去。

脚掌重踏在地面之上,萧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长时间的匍匐,让得他手脚有些麻,扭了扭脑袋,快步上前,取出腰间的小匕,将巨狼头部切开,顿时,一枚小小的红色晶体,现进了眼内。

“呃,魔核?”

望着这枚红色晶体,萧炎一愣,旋即欣喜的将之取出,毫不介意其上的血腥,在身体上搽了搽,这可是两天来他的第一笔魔核收获。

将魔核取出之后,萧炎随意地将狼尸丢在一边,抬头分辩了一下方位之后,然后健步如飞地对着一处隐隐有着水声传来的地方飞奔而去。

身形敏捷地穿过树林间的重重荆刺,萧炎在急行了片刻后,面前视线骤然开阔了起来,轰隆隆的瀑布声音,让得他满脸狂喜。

钻出最后一颗巨树的阻拦,萧炎望着出现在面前的景象,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气。

在萧炎的视线之内,一条巨大的瀑布,宛如银色匹练一般,从高高的山峰之上怒砸而下,水流砸在巨石之上,水气弥漫天空

在瀑布的两旁,是有些陡峭的山壁,山壁上,一个个天然形成的山洞,让得萧炎喜出望外,只要在这些山洞口堆上一些石头,便能将魔兽拒之门外,再也不用担心在修炼醒来后,会现身旁盘踞着一条凶残的毒蛇了。

“终于找到最好的修炼之所了…”张开双臂,萧炎深嗅着那股弥漫水气的空气,喃喃的笑道。

摸了摸鼻子,萧炎手掌一转,两卷卷轴出现在掌心之中,这两个卷轴,便是萧炎在山洞中的所得,前两日因为身处险境,萧炎一直没有时间细细观看,如今有了安身之地,终于是能够开始放心的研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