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地阶斗技:焰分噬浪尺!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气氛有些沉重的大厅,几道人影坐于其中,那位与萧炎有着不小瓜葛的穆力,也正好在场。

大厅的位之上,坐着一名面目略微有些阴沉的中年男子,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敲,他率先开口打破了屋内的沉默。

“刚才接到消息,今天派出去的搜寻队伍,有一支两人小队,在魔兽山脉中部的位置,失去了踪迹。”中年男子有些嘶哑的声音,在屋内缓缓的响起。

“父亲,他们或许是应该遇见了魔兽的袭击吧?”随意的笑了笑,穆力接口道,遇见魔兽身亡的这种事,在魔兽山脉很正常。

听穆力的称呼,这位中年男子,原来正是狼头佣兵团的团长,穆蛇。

“若是遇见魔兽袭击,那应该会残留一些痕迹,不过…前去接应的佣兵,在搜索了那两人所负责的区域之后,却并没有现半点战斗痕迹,如果排除掉失脚掉落悬崖这种佣兵菜鸟才会犯的错误,我想,他们应该是受到了别人的袭击,那些消失的战斗痕迹,恐怕也是那人所为。”摇了摇头,穆蛇淡淡的道。

“你不会怀疑是萧炎下的手吧?”闻言,穆力微微一愣,旋即摇头道:“我与那家伙交过手,凭他的实力,想要在他们反射信号弹之前,杀掉两名五星斗者的佣兵…还有些不可能。“不管是不是他,明天再派一些人去那个区域谨慎的搜索一番。”穆蛇沉声道,天性犹如毒蛇般谨慎的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小小的漏洞。

“嗯,也好。”摊了摊手,穆力倒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你从山洞中搬运回来的石盒,现在打开了没?”目光在大厅扫视了一圈,穆蛇话音一转,忽然询问道。

“石盒钥匙在萧炎手中,虽然我已经请了青山镇最好的锁匠来。不过,看情况,似乎希望不大。”穆力皱眉道。

“若实在不行,那便试试强行打开吧,能够在山洞内随意的摆放七十多万金币以及一些珍稀的药草,那位前人的实力。应该不会低,他遗留而下地东西,也应该不会是普通东西。”穆蛇拳头紧了紧,目光中掠过一抹贪婪。

“嗯。”点了点头。穆力舔了舔嘴。低声询问道:“父亲。关于小医仙。你打算如何?”

“你能知道她在山洞中得到了什么东西么?”

见到穆力无奈摇头。穆蛇眼眸微眯。摆了摆手。沉吟道:“暂时先别动她。那女人在青山镇名声太响。若是贸然行动。恐怕会惹起那些独行佣兵地反感。”

“难道就这样让她安稳地待在万药斋?”

“嘿嘿。想要过安稳日子。自然是不可能。明天让人散播谣言。就说小医仙在得到了某位强者地遗物。而遗物地很大可能性。便是玄阶地斗气功法。”阴声笑了笑。穆蛇冷笑道:“那小医仙虽然有一身好医术。不过自身实力太差。而且这世界上地人。可不全都是善人。总有些贪婪地家伙。会想办法从小医仙手中取得那所谓地遗物…而如何应付这些人。便让她自己头疼去吧。”

“这招不错。如果最后连万药斋也被这“遗物”给打动了心地话。那小医仙地保护伞。也就荡然无存了。哈哈。到时候。要抓住她。易如反掌而已。”穆力嘴角泛起一抹得意。大笑道。

微微点了点头,穆蛇手掌轻轻摸着耳朵下方的一处伤疤,淡淡的道:“小医仙没有什么威胁,我最担心的,还是你口中那位叫做萧炎的小子。”

笑脸滞了滞。穆力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小小年龄。便能到达斗者二星之上地级别,他的潜力。很强…最让我注重的,还是那年龄不过二十地小子,不仅没有半点少年该有的张狂,而且竟然还能把自身真实实力隐藏得那么深,若不是在最后的生死时刻,恐怕任谁都猜不到,他竟然能一掌将你轰退。”随着穆蛇声音的缓缓所叙,一抹阴冷的杀意,涌上了他的脸庞。

“这种潜在敌人,一定要在他未成长起来将他毁灭,否则,日后他的报复,我们承受不起!”手指紧紧的点在耳下的伤疤处,穆蛇寒声道。

回想起山洞中萧炎在绝地地险境中,竟然还能冷静的选择最完美的突围方式,穆力手指便是微微一颤,拥有这种敌人,真的很让人寝食难安。

“明天我会把搜寻的队伍扩充一倍,而且悬赏的报酬,也会提升两倍,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那家伙给寻出来!”紧紧的握着拳头,穆力森然道。

望着那对付一个仅仅十多岁的少年,都要如此戒备地父子,大厅内的狼头佣兵团高层,心中顿时有些嗤之以鼻,不过在面目上,他们依然是恭声的接下了命令。

奔腾的瀑布,重重的撞击在岩石之上,顿时,携带着轰雷般的闷响,便是回荡在了小小的山谷之中。

站在瀑布之下的湖泊旁,萧炎望着那被插在瀑布冲击流之下的十根巨大木桩,不由得苦起了脸庞,对着身旁地药老苦笑道:“老师,你不会想让我去那下面修炼吧?”

“回答正确。”微微一笑,药老含笑道:“我早就说过,不要以为地阶斗技和玄阶斗技一般,谁都能够学习,想要修炼这种级别地东西,你必须达成某些所必备的条件。”

“把玄重尺给我。”伸出手来,药老从萧炎背上取下了那怪异地黑色重尺。

本来在萧炎背上重如千斤的重尺,到了药老手中,却只不过是让得他的手臂微微下沉了一点,扬了扬巨大的黑尺,药老笑眯眯的问道:“看过真正的地阶斗技么?想看么?”

闻言,萧炎眼睛猛的一亮,脑袋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淡淡一笑,药老手持着漆黑重尺,身体缓缓的升空而起,当身体逐渐到达湖泊中心后。方才缓缓停止。

低头望了望那与湖面有四五米的距离,药老抬起头,看着面前那条犹如银龙般地巨大瀑布匹练。

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药老眼眸微眯,片刻之后,骤然睁开。顿时,一股萧炎从未见识过的恐怖气势,犹如苏醒的巨龙一般,猛然自药老体内翻腾而出。

在这股气势面前,药老脚下的平静湖面,猛然犹如***了一般,不断的翻滚着白色水泡,***地水泡,从药老脚下开始蔓延。最后足足将湖面完全占据之后,方才停止了扩张。

目瞪口呆的望着湖中的异象,萧炎心中一片震惊。现在的药老,和以前那种淡然慵懒的老者模样截然不同,此时的他,犹如那从刀鞘中,隐隐露出的一股森寒刀芒,那股凌厉的气势,让得人几乎不敢直视。

“这,恐怕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吧…”嘴中轻轻地呢喃了一声,片刻之后。萧炎的眼瞳,瞬间变得炽热了起来,他相信,日后的某一天,他也能达到这种级别!

湖面之上,药老淡然地缓缓抬起手中黑尺,尺面之上,那些曾经让得萧炎颇感奇异的特殊纹路,在此刻。却是散出了火红的光芒,尺面划过虚空,周围的空间,竟然变得有些虚幻与模糊了起来。

紧紧的握着变得犹如夕阳般火红的黑尺,药老嘴中,出了一声低沉的轻喝,身形乍然而动。

脚掌在虚空缓缓一踏,一道残影,在夕阳的照耀下。震撼人心的显现而出。

震惊地望着虚空上的残影。萧炎半晌无语,他没想到。药老的度,竟然恐怖如斯。

残影逐渐消散,药老的身形,却是犹如瞬移一般的出现在了那足足有十多丈宽的巨大瀑布之下,与那悬挂的巨大瀑布相比,药老渺小的身体,就犹如是画卷上的蝼蚁一般,极不惹人注目,然而就是这道蝼蚁般地渺小身影,此刻,却是带起了比这瀑布还要恐怖的威势。

瀑布冲击而下所带起的巨大风压,却是未能让那具看似单薄弱小的苍老身体动上分毫。

猛然前冲的身子瞬间顿住,脚尖在虚空一蹬,身体在半空旋转一百八十度,药老手中黑尺光芒越来越盛,到得最后,那股强烈的光芒,竟然让得萧炎不得不虚眯着眼睛。

“地阶斗技:焰分噬浪尺!”

空旷的山谷中,一声犹如闷雷般的暴响,骤然炸起,紧接着,一股汹涌的热浪,几乎扩散到了整个山谷之中。

“轰!”宽阔地湖泊表面之上,轰然间,无数水柱冲天而起,极为壮观。

漫天水柱之间,一道巨大地红芒,突兀闪现,红芒所过之处,水柱利马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弥漫地水雾。

“嘭!”红芒犹如一股惊鸿,闪电般的掠过湖面,荡起足有十米高的水浪,然后重重的轰砸在了那奔腾而下的瀑布之上。

“轰,轰,轰!”

巨大的炸雷声,在山谷中不断的回荡着,无数碎石,纷纷从岩壁之上掉落而下。

双手捂着耳朵,萧炎张大着嘴望着这记攻击所造成的声势,半晌之后,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目光猛然转向瀑布之处,然而此时,弥漫的水汽,却是将视线完全遮住。

一阵狂风从湖面中吹拂而出,谷中的水汽,迅消散,水雾之后的巨大瀑布,也终于是缓缓的露出了真容。

睁大着眼睛望着现身的瀑布,萧炎呆滞片刻,然后缓缓的闭眼深吸了一口凉气,脑袋之中,涌上一股眩晕。

此时的瀑布,庞大的水流,竟然已经生生的被砍断而去,瀑布之后的巨大岩石上,一道十多丈长,三四丈宽的沟壑,刺眼的闪现。

在沟壑的边缘处,无数道细小的裂缝,蔓延着整个石壁,看上去犹如爬山虎一般。

悬崖之上的瀑布水流,在停滞了足足二十多秒后,方才继续缓缓的流淌而下,而那岩石上的巨大伤痕,也是逐渐的被隐蔽了起来。

“这就是地阶斗技的威力?”手掌轻揉了揉胸口,萧炎被堵得有些慌。

半空之上,药老缓缓的降落而下,望着满脸惊骇的萧炎,淡淡一笑,苍老的手指轻轻点向他的额头,顿时,大量的信息,便是灌注而进。

“焰分噬浪尺,地阶低级斗技,炼至大成,劈山断浪,举手投足。”

简简单单的介绍,却是蕴含着莫大的威能与狂气,这让萧炎兴奋得有些头晕。

将手中的玄重尺插进地面,药老拍了拍手,对着瀑布下面的十根巨大木桩扬了扬下巴,微笑道:“从今天开始,你需要顶着瀑布的激流来修炼,只要你什么时候能够在第十根木桩下,坚持劈砍水流三百次,那么,你便能初步的运用“焰分噬浪尺”,不过,切记,以你的实力,顶多只能使用一次焰分噬浪尺,若是强行使用第二次…那你将会受到极为严重的内伤,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影响以后的潜力,所以,不到关键时刻,不要随意动用!”话到最后,药老的声音,隐隐有些严厉。

点了点头,萧炎顺着药老的视线望着瀑布之下,那里的水流砸在巨石上,出的轰隆隆声响,让得他打了一个哆嗦,干笑道:那么强大的冲力,若是没有斗气的防护,恐怕进去就得被砸晕吧?”

“或许吧。”摊了摊手,药老笑眯眯的对着萧炎伸出手:“修炼的时候,必须佩带玄重尺,而日后你要使用焰分噬浪尺,还全得全依靠它,没有这东西,这地阶斗技的威力,恐怕怕仅余三层了。”

“还有,把你身上回气的丹药,全部交出来吧,这种修炼,并不需要那东西,你需要完全依靠自身的斗气回复。”药老将萧炎的纳戒径直取了下来,微笑道。

望着被药老收缴而走的所有储备,萧炎无奈的扯了扯嘴,转头望向那瀑布下的巨大木桩,狠狠的咬了咬牙:“小爷什么苦没吃过,难道还会被你给难住了不成?”

“为了地阶斗技,拼了!”咬着牙怒吼了一声,萧炎脱去衣衫,然后矫健的跃上一块巨石,张牙舞爪的对着第一根木桩跃去。

“轰!”双脚刚刚挨着木桩,还来不及斗气护体,巨大的冲击水流便是狠狠的撞击在身体之上,萧炎只觉得背间一疼,凶猛的冲力,便是将他毫不客气的踢进了湖泊之中。

从湖泊中钻出脑袋,萧炎吐了一口灌进肚内的湖水,怒喝道:“今天和你耗上了!”吼完之后,萧炎爬出湖泊,再次跃上巨石,然后恶狠狠的冲上木桩。

“轰…”

“草你***。”

“轰…”

“妈的。”

“轰…”

盘坐在湖泊边的巨石上,药老望着那凭着一股倔劲,不断与瀑布较劲的少年,淡淡一笑,老眼中掠过一抹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