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 报复开始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轰隆隆…”

巨大的瀑布声响,在山谷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响彻着,湿润的水气,让得小山谷与外界的炎热几乎完全隔绝。

奔腾如银龙的瀑布之下,**着上半身的少年,正咬紧着牙关,紧握着手中巨大的黑色重尺,不断的劈砍着面前的激流,每一次黑尺的挥劈,都将会溅起漫天水花。

双脚犹如灌木的根茎一般,死死的粘在木桩之上,萧炎的身体表面,淡黄色的斗气,若隐若现,每当水流砸在身体之上时,总会有着淡淡的雾气腾起。

重尺想要劈砍进水流之中,必须花费极为庞大的力气,而已经在木桩上坚持了一段时间的少年,现在每一次重尺的挥动,手臂上的肌肉,都将会传来一阵阵酸麻的剧痛。

咬着牙关,萧炎脚跟逐渐的软,终于,在下一次的劈砍中,凶猛的水流,终于是嘭的一声,将已经接近极限的他,从木桩之上撞进了下面的湖泊之中。

“噗。”从湖面上钻出脑袋,萧炎吐了一口湖水,摇了摇眩晕的脑袋,然后游动着近乎已经麻木的身体,艰难的游向岸边,在到岸之后,全身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冰凉的石面之上,酸麻的肌肉,让得他根本不想动弹分毫。

“喏,吃点吧。”一条被烤得香喷喷的烤鱼,从身后递过来,在萧炎面前扬了扬。

睁开眼来,深嗅了一口香气,萧炎肚子顿时咕咕的叫了出声,艰难的移动着身体,斜靠着巨石,这才接过烤鱼,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望着萧炎的模样,药老笑了笑,目光在瀑布下的十根木桩上扫过。笑道:“还不错,这才五天时间,竟然便能在第三根木桩上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嘴中包满着食物,萧炎只得含糊的嘟囔了几声。

“最近这里地地方。佣兵出现地频率似乎越来越高了。”坐在萧炎身旁。药老似是随意地道。

微微一愣。萧炎眼眸缓缓眯起。用力地咽下嘴中地食物。冷笑道:“看来是狼头佣兵团察觉到了什么吧。”

“按照他们地度。恐怕顶多再有一月时间。应该便能现这处小山谷。看来。得再加快一点进度才行啊。”摸了摸下巴。药老淡淡地笑道。

“怎么加快?”闻言。萧炎疑惑地眨了眨眼。现在他地修炼度已经算是高了。难道还能提升成?

“地确还能加快。不过…使用这东西。却是要吃不少地苦头。”药老坦白道。

“我这段时间吃地苦还少了么?”翻了翻白眼。萧炎撇嘴道。

“呵呵,也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药老拿出萧炎的那枚纳戒,然后慢腾腾的从中取出十多只透明的玉瓶,玉瓶之中,装满着一种红色的液体,看上去竟然犹如鲜血一般粘稠。

“这是什么?”好奇地盯着这陌生的东西,萧炎问道。

“焚血!”药老拿起一支玉瓶。轻轻摇了摇,微笑道:“这是我用二十三种各不相同的火属性药草以及三种二阶火属性魔兽地鲜血配制而成,如果要算品阶的话,这应该能说是四品丹药。”

“四品?”萧炎眉尖挑了挑,这种品阶的丹药,可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

“这东西,有什么效果?”

“这“焚血”,只对修炼火属性斗气的人有效果,而对于修炼水属性斗气的人来说。却无疑相当于毒药,将它敷在身体之上,能够使得体内的斗气加消耗,同时,也能加再生,在不断消耗与再生的僵持中,你的实力,也会逐步增强。”药老笑了笑,目光中透着许些狡诈:“不过别高兴得太早。我说过。想要用它来提升修炼度,你便必须吃很大的苦果。”

“什么苦果?”望着药老地神情。萧炎心头也是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问道。

“把手伸出来。”药老含笑将萧炎的手臂扯了出来,然后玉瓶微微倾斜,一滴红色液体,滴在了萧炎手臂之上。

“嘶……”红色液体刚刚敷上,萧炎先是一愣,紧接着猛的吸了一口凉气,额头之上,冷汗顿时密布,紧咬着牙关,手臂不断的颤抖着。

在萧炎的感知中,那滴滴在手臂上的红色液体,犹如一团火焰一般,不断的释放着灼热的温度,火辣辣地感觉,就如同是将手臂放在了烧得滚烫的火炭之上一般。

似是早就料到萧炎会有这般反应,药老淡淡的笑了笑,再次从戒指中取出一块白玉所制的小玉牌,然后将那滴红色液体缓缓刮开,让得它覆盖的面积,逐渐的扩大了许多。

随着红色液体面积的扩大,萧炎手臂更是颤抖的越加厉害,手臂之上,青筋耸动着,看上去颇为恐怖。

红色液体粘附着萧炎的皮肤表面,一丝丝淡淡地温热气息,不断地散而出,萧炎的手臂,也是变得越加火红。

这种状态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方才缓缓消退。

待得手臂上地火辣感完全褪去之后,萧炎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之上的汗水,再次望向面前那些小玉瓶时,眼瞳中明显多出了几分忌惮。

“这东西…太恐怖了。”心有余悸的拍了拍逐渐回复正常温度的手臂,萧炎目光盯着药老,满嘴苦涩的道:“不会真要用这东西来修炼吧?”

“沉神感受一下,手臂处流转的斗气,有什么变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药老微笑道。

耸了耸肩,萧炎只得依言的闭上双眸,心神迅转移到了手臂处的经脉中,心神略一探测,便是有些惊愕的现,左手臂处经脉中的斗气,不仅比其他经脉中所流淌的斗气要雄厚许多,而且。这里的斗气,所蕴含的能量,似乎也是要比其他地方稍强一些。

带着许些惊异,萧炎缓缓地睁开眼睛,望着一旁笑吟吟的药老,略微沉默后。狠狠的咬了咬牙:“来吧,拼了!”

见到萧炎咬牙点头,药老脸庞上的笑意更是多了一分,他早就料到,这家伙绝对忍受不了“焚血”所带来的快提升实力的诱惑。

“趴下吧,以后每天全身敷一次,你地修炼度,应该会再提升足足三四层。”挥了挥手,药老笑道。

裂了裂嘴。萧炎将衣衫塞进嘴中,然后双掌紧抓着一旁的岩石缝,含糊的声音。从嘴中吐出:“来吧!”

望着萧炎这如临大敌的模样,药老无奈的摇了摇头,玉瓶倾斜,红色液体,顿时流出…

“啊…”凄厉的悲惨嚎叫声,顿时,再次在山谷之中响彻而起。

在萧炎抓紧一切时间修炼之时,狼头佣兵团的搜索也是越来越密集,当他们在付出十多名同伴的性命之后。终于是逐渐的开始接近萧炎所在地小山谷。

一个月之后的某一天,当萧炎已经能够在第八根木桩上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之时,终于有一名狼头佣兵团地佣兵,胡乱的闯进了这所安静的小山谷之中。

站在谷口,这名狼头佣兵愣愣的望着那在瀑布下修炼的少年,片刻之后,方才被冷风吹拂得醒过了神来,当下,一股狂喜涌上心头。二话不说,快的从怀中取出信号弹,刚欲将之扯动,一股尖锐的破风劲气,却是骤然从正面袭来。

劲气所携带的力量,让得这位实力在六星左右的佣兵心头一凛,脚掌在地面一蹬,身形急退。

“轰!”破空而来地黑影,重重的砸在泥土地面之上。顿时。泥屑四射,一把巨大得有些怪异的黑色铁尺。深深的插在了地面之上。

目光望着这把怪异的黑色巨尺,这名狼头佣兵团的团员眼瞳微缩,这把特殊的武器,几乎已经成为了那名被他们悬赏的少年的标志。

在漫天泥屑遮挡住视线地情况下,这位经验老练的佣兵,却并未表现得太过失措,身形不断的急退着,锐利的目光,也不断的在周身扫视着。

就在佣兵即将退出谷口之时,他心头骤然一紧,身体毫无预兆的趴了下来。

“喀嚓!”身体刚刚下趴,凶猛的劲气,便是从头顶上狠狠掠过,最后击打在一旁的大树之上,顿时,树干裂缝蔓延,随着喀嚓的声响,大树拦腰而断。

望着面前被暴力崩断地大树,地面上地佣兵轻吸了一口凉气,要造成这般破坏力,那得需要多大的力量?

心头地震撼一闪而逝,这名佣兵忽然手掌在地面一蹬,身体竟然便是犹如壁虎爬动一般,脚掌一弹,身形诡异的对着丛林中暴冲而去。

逃窜中的佣兵,对自己的这手非常的满意,这黄阶高级的壁虎爬行斗技,曾经让得他多次死里逃生,在他的认知中,斗者之中,几乎很少有人能够在丛林中,把使用出这种身法的他给拦住。

就在佣兵想象着回去通报消息后,领着上万高额悬赏,然后在酒馆中那平日对自己不屑一顾的丰满女人白嫩嫩的身体上耸动之时,前面的路面之上,一对脚掌,却是突兀的在他前行的道路上出现。

急冲的身形骤然停顿,佣兵惊骇的抬起头,却是见到一张笑吟吟的清秀脸庞。

“跑得很快嘛…”少年冲着佣兵微微一笑,漆黑的眼瞳中,冰冷的杀意,让得佣兵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望着失神的佣兵,萧炎嘴角微撇,手中巨大的黑尺,猛然怒劈而下,顿时,一声惨叫,响彻了山林。

淡漠的将玄重尺上面的血迹搽去,萧炎瞟了一眼脚下的尸体,舌头轻舔了舔嘴唇,一抹嗜血浮现脸庞,轻声道:“想要杀我是吧?好吧…从今天开始,所有敢进入魔兽山脉的狼头佣兵团团员,我会全部的赶尽杀绝…既然你们想玩,那便玩大点吧。”

“报复,就从现在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