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旖旎的疗伤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满山魔兽疯狂寻找着那神秘女人之时,萧炎也是在药老的保护下,没有惊动任何魔兽,一路偷偷的对着藏身之地奔回。

“太刺激了,那女人最后一招太强了,若不是那紫晶翼狮王躲得及时,恐怕连它的脑袋都会被洞穿…”回想着先前高空中那幕惊险华丽的战斗,萧炎心头便是有些感到激动,这种强者对撞的一幕,在外界可难以出现一次啊。

小心翼翼的回到瀑布的地方,收拾好摆放在此处的药鼎等等东西,萧炎刚欲打算回山洞,脚掌却是骤然凝固。

萧炎睁大着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那瀑布之下的河流中,那里,一位身着素衣的美丽女人,正悬浮在其上,紧闭的眼眸以及苍白的脸颊,让得人知道,她似乎受伤不轻。

“咕。”咽了一口唾沫,萧炎认出来这位漂浮在水面上的女人,她正是先前与紫晶翼狮王战斗的那位斗皇强者。

看她现在的模样,好像处于昏迷的状态,萧炎心头顿时有些摇摆起来了,救?还是不救?救了她的话,恐怕会因此遭惹上此处的原住民,可如果不救的话,现在的她,恐怕难逃被暴怒的紫晶翼狮王撕碎的厄难。

就在萧炎心中犹豫不决之时,远处的丛林中,却是隐隐的传来几声魔兽的吼声。

“唉,算你好运!”听着兽吼声,萧炎一咬牙,快的冲进水流之中,将那素裙女人抱了起来,由于水流的缘故,这女人全身上下被打得湿透,萧炎的手掌环在她的小腿与后脑之处,顿时感觉到那如温玉般的娇嫩柔滑,触感极为美妙。

咬了咬舌尖,将那股旖念压下。萧炎抱起变成湿身的神秘美人,然后卖命般的对着山洞方向狂奔而去。

一路狂奔,直到进入山洞周围五十米之内时,这才松了一口气,药老曾在这个范围洒下了一种药粉,这种药粉对于魔兽有很大的刺激性。一般很少会有魔兽闯进入这个***,所以,这里也能算做是一个安全范围。

抱着怀中的女人冲进山洞,萧炎将她轻放在石台上,一屁股坐在她地身旁,重重的喘了几口气。

在休息地时候。萧炎这才有时间近距离地观看这位美丽地斗皇强者。细细地打量着她。萧炎心中逐渐地涌上一抹惊艳地感觉。用眉目如画。冰肌玉骨这等象征美丽地词汇来形容她似乎并不为过。而且。最让萧炎惊叹地。还是她身上所蕴含地那股雍容与华贵。

目光在那张吹弹可破地俏脸蛋上扫过。萧炎目光缓缓下移。眉头却是微皱。只见在其玉颈之下地胸部位置。五道恐怖地爪痕。泛着鲜血将衣服侵染得血红。昏迷之中地她。黛眉微微蹙着。一抹痛楚隐隐地噙在脸颊之上。这般模样。虽然有些不符合她地气质。然而却颇为楚楚动人。

“她需要治疗。”

搓了搓手。萧炎从纳戒中取出十多个小玉瓶。略微踌躇了一会。然后伸出双手就欲解开女子地衣衫。不过当他手掌即将要碰触到后者身体之时。紧闭着双眸地神秘女人却是骤然睁开了眼。美眸泛着一抹冰冷与羞恼。紧盯着萧炎。

“呃…你醒了?”忽然睁眼地女人。把萧炎骇了一跳。赶忙退后了几步。举起手中地小玉瓶。解释道:“我只是想帮你疗伤而已。没有恶意。当然…刚才是你昏迷了。我才想自己给你上药。不过既然现在你苏醒了。那你自己来吧。”

说着。萧炎小心翼翼地将玉瓶放在她身边。然后再次退后了几步。见识过这女人地强横。萧炎可是有些害怕她忽然个飙。一巴掌把自己给胡乱拍死了。那不得冤死?

见到萧炎退后,神秘女人这才微松了一口气,望向萧炎的眼眸中,少了一分冷意,不过当她准备自己动手时,却是现,全身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

微微挣扎了一下身子,神秘女人缓缓闭目,片刻后睁开,咬着银牙低声道:“该死的家伙,竟然中了它的封印术。萧炎蹲在山洞地角落,望着那半天动弹不了身子的神秘女人,满脸无辜,可却并没有主动过去帮忙的打算。

再次挣扎了一下,神秘女人只得无奈的停止了无谓的挣扎,偏过头,美眸望着那蹲在地上画圈圈的萧炎,仔细的将后者打量了一番,似乎并没有觉得这看起来颇为清秀的少年有什么危害性之后,这才轻声道:“还是你帮我上药吧。”

她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不过可能是因为她身份地缘故,其声音之中,总是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高贵。

“我来?”抬起脸来,萧炎盯着神秘美人,眨了眨眼,低声嘟囔道:“帮你可以,不过先说好,事后你最好别给我搞什么看了你身子要挖眼赔命的白痴事情。”

听着萧炎这话,女子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心头却是忽然想着,有多少年没人敢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话了?

“我还没那么迂腐,只要你能管好自己的手与嘴,我自然不会做恩将仇报的事。”放缓了声音,女子淡淡的说道。

有了这话,萧炎这才慢腾腾的走上前来,目光再次在那张美丽容颜上扫过,干咳了一声,伸出手来,轻轻的神秘女人胸部上的衣衫小心地撕开一截。

撕开了素白地衣衫,只见其下方竟然还有着一件淡蓝色的金属内甲,看这内甲上犹如水波一般流转地流光,显然并不是普通之物,在内甲之上,有着五道深深的爪印,丝丝鲜血,从爪印中渗出。

“好坚固的内甲,若不是有这东西护身,恐怕紫晶翼狮王的那招攻击,就能直接撕裂她的上半身。”望着这淡蓝色的内甲,萧炎心中惊叹道。

“咳…那个。伤痕在内甲的下面…想要止血敷药…似乎要把内甲…取下来。”望着这将女子娇躯包裹在内的淡蓝内甲,萧炎忽然冲着脸颊略微有些绯红的女子,尴尬地苦笑道。

听着萧炎此话,女子的身体明显的颤了一颤,深吸了一口气,竟然是缓缓的闭上了美眸。修长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声音却是颇为平淡:“解开吧,麻烦了。”

见到对方这般干脆利落,萧炎倒是有些不自在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女子从石床上扶起,然后背对着他,盘坐在石床上。

望着女子背面那迷人的曲线轮廓,萧炎手掌略微有些哆嗦的将其上衣缓缓卸了下来。在移动着衣衫之时,萧炎手指偶尔会碰触到女子的肌肤,此时。他会感觉到对方的身体骤然紧绷了起来,看来,就算这女人是传说中的斗皇强者,在男女接触上的这件事,也并不是真正入她口中所说的那般平淡无波。将衣衫缓缓的卸到女子地纤腰处,萧炎这才模糊着内甲金属扣,将之轻轻的一个个的解开。

把最后一个纽扣解开,萧炎小心翼翼地将内甲脱离了女子的身体,不过绕是他已经够小心。可内甲离身时金属刮到伤口,依然让得她吸了几口凉气。

将内甲解除之后,女子的上半身,几乎便是**的展现在了萧炎的面前,当然,这仅仅只是背面,至于正面…萧炎实在没那胆子去看。

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着上身,这名斗皇级别的女性强者,雪白的肌肤。逐渐的泛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娇躯不断地轻微颤抖着。

“管好你的手与眼睛!”这种时候,女子再次出了一声警告。

苦笑了一声,萧炎从纳戒中取出一套大黑袍,然后从背后套在了女子身体之上,这才缓缓的将她再次转过身来,睡在石床之上。

转过身来,萧炎这才现,原来她的脸颊。也是浮上了一层诱人的羞红。不过那双望向他的眸子,却是并没有多少冷意。显然,先前萧炎给她披衣解去尴尬的举动,博得了不少好感。

“我要清洗伤口了。”提醒了一声,萧炎缓缓的拉下黑袍,直到将伤口完全露出来之后,这才赶忙停止,因为,现在这个高度,他都已经能够看见小半个雪白的娇乳以及一条让得男人为之疯狂地迷人沟壑了…

从纳戒中取出一些干净的布棉,萧炎又从一个玉瓶中倒出一些淡绿的液体,然后缓缓的搽拭着伤口附近的血迹。

随着萧炎的轻轻搽拭,神秘女人的睫毛,不断轻轻的颤抖着,头顶上那尊高贵的凤凰饰,也是悄悄散落了一些,看上去,少了分雍容,多了分女人般地慵懒。

美眸望着面前那低着头,正认真清洗着伤口地少年,女人目光中多了一分感激。

仔细的将伤口清洗后,萧炎再次从一个玉瓶中倾洒多一些白色粉末,受到粉末地刺激,女人黛眉微蹙,俏鼻中出一声蕴含着痛楚的低低呻吟声。

“放心,很快就好了。”微微笑了笑,萧炎将粉末均匀的洒在伤口之上,然后再次取出一些止血用的棉布,小心翼翼的将她的伤口包裹了起来。

当然,在包裹伤口期间,虽然萧炎目不斜视,可却依然看见了一些不该看见的春光,不过好在他掩饰得不错,不然难保这神秘女人不会变脸。

“好了,伤口处理好了,剩下的,便是一些只能靠你自己的内伤了,还有,那封印,也只能靠你自己解开。”拍了拍手,萧炎后退一步,笑道。

“谢谢了。静静的躺在石床之上,女人忽然对着萧炎展颜一笑,那一笑,堪称风华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