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春药惹得祸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萧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却是模糊的感觉到,一只温润的玉臂,正环在自己的腰上,而且自己的脑袋,似乎也抵着什么东西,最重要的是,他的后背,正紧紧的压缩着两团柔软…

心中缓缓回复清醒,旋即嘴一凉,大口冰凉的清水,便是被有些粗鲁的灌了进来,由于灌水之人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导致萧炎的鼻孔中,也是被灌了不少。

“咳,咳咳…”眼瞳猛然睁开,萧炎急忙低下头剧烈的咳嗽着,半晌后,方才脸色涨红的抬起来头来,望着身后那正端着一碗清水,表情有些不知所措的兰芝,嘴角微微抽搐,苦笑道:“你成心把我呛死是吧?”

闻言,兰芝俏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尴尬,这可是她第一次照顾人,能有这成效,似乎已经很不错了。

放下手中的碗,兰芝微笑着问道:“没事了吧?”

“没啥大事了。”摇了摇头,萧炎揉了揉依然有些晕眩的脑袋,道:“还好来的只是一头二阶魔兽,若是三阶的话,恐怕我就真的回不来了。”

“抱歉,我也没想到会惹出这些事来。*****”或许是因为实力的暂时封印,这几日时间,兰芝口中的道歉话语竟是多了起来,这现象若是被认识她的人知晓的话,恐怕会惊愕的连舌头都吞下去。

苦笑了一声,萧炎摆了摆手,道:“算了,也怪我事先没和你说清楚。”说到此处,萧炎的肚子却是忽然咕咕的叫了起来,这让得他不由有些尴尬。

听着萧炎肚中的声音,兰芝噗嗤一笑。笑声清脆动听。伸出手来将想要下来准备食物的萧炎按住。笑吟吟的道:“现在你是病人,至于烤鱼,今天还是我来弄吧。”

“你会烤鱼?”闻言,萧炎顿时将惊异的目光投向这位身份明显颇为高贵地美丽女人。

“看了你做了两三天,至少也学会了一点吧。”微微一笑。兰芝转身走向石台,留给萧炎一个曼妙迷人地曲线背影。

望着那蹲在地上生火烤鱼地兰芝,萧炎也是笑了笑,然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双手结出修炼的印结,盘起腿来,半晌后进入了修炼状态。

蹲在火堆旁,兰芝香汗淋漓的控制着烤鱼的翻转。*****偶尔回过头,望着那闭目修炼地萧炎,不由得轻声道:“可还从没有人吃过我烤的鱼呢。你这小家伙竟然还敢瞧不起我…”

再次转动了一下木柄,兰芝目光撒过石台的一些玉瓶,黛眉微蹙,玉手缓缓的移动着,片刻后,忽然抓起最靠近角落的一只小玉瓶:“调料似乎是这个吧?”

抬起透明的玉瓶,兰芝望着其中那些白色的粉末,察觉似乎和以前萧炎所使用的差不多后,方才将之倾洒在烤鱼之上。

一声清脆地笑声。让得萧炎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一睁眼,望着摆在面前那泛着许些焦炭般的烤鱼。嘴角嘴角一扯,抬头望着美眸正盯着自己的兰芝,不由得干笑道:“这就是你烤地鱼么?”

“这可是我第一次烤的食物,就算是不好吃,你也得吃完,不然等我回复了…”望着萧炎的表情,兰芝红唇微翘,扬了扬自己手上的一条烤鱼,淡淡的话语中,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大姐,我可是病人,你不给最好的照料就罢了,还这般毒害我?”闻言,萧炎顿时哀嚎了一声,不过兰芝对此却是不加理会,自顾自的咽下小块鱼肉,旋即黛眉微蹙,显然,她对自己的手艺,也是不太满意。**

瞧得自己被无视,萧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念叨着自己百毒不侵之后,一口咬了上去。

满嘴的焦炭将嘴唇印得有些黑,不过萧炎却是无可奈何,咬着牙把嘴中地食物都吞了下去,不过,当他吃掉大半个烤鱼之时,眉头却是缓缓地皱了起来,身子,也是有些不自在的扭了起来。

“那个…药岩,你…你有没有察觉到一点不对劲啊?”站在萧炎面前地兰芝,忽然俏脸嫣红的轻声问道。

听得她问话,萧炎这才抬起头颅,心头却是不由猛的一跳,只见面前亭亭玉立的兰芝,一张俏脸不知何时布满了诱人的绯红,原本灵动的眸子,此时也是变得迷离了起来,萧炎目光下移,却是现,就连兰芝那修长的玉颈,也是攀上了一层粉红。

“的确很不对劲…”苦笑了一声,因为萧炎也是现,自己的身体,忽然的变得火热了起来,而且这股火气,还有主见蔓延的趋势。**

深吸了一口气,萧炎望着俏脸因为这怪异的一幕而出现了一抹惊慌的兰芝,然后再低头望着两人手中的烤鱼,沉吟了片刻,心头猛的一动,有些口干舌燥的问道:“你…刚才在这上面洒了什么?拿过来给我看看。”

听得萧炎的话,兰芝也是察觉到问题似乎就出在两人手中的烤鱼上,当下急忙从石台上将那小玉瓶拿了过来,递给萧炎。

快的接过小玉瓶,萧炎望着那淡白的药粉,眼角顿时一阵抽搐,特别是当他用手指沾了点药粉放进嘴中之后,脸庞上的表情,变得格外精彩了起来。

“怎么了?这调料有问题?”见到萧炎这模样,兰芝疑惑的问道。

“谁告诉你这是烤鱼的调料了?”萧炎欲哭无泪的道。“我看这和你以前使用的似乎都差不多…”此时的兰芝,似乎也明白了自己又在莫名其妙间闯了点祸,声音中不免多了一分尴尬。

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萧炎却是现小腹中升腾而起的邪火越来越烈,当下小腹急忙一缩,借助着斗气,死命的压缩着邪火的扩散。^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面前的兰芝也是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燥热,恨不得有种脱光衣服的冲动,不过其毕竟是一位斗皇强者,即使现在实力被封印,可毕竟以往的定力还在,强行压抑住心中的燥热,急声问道。

“这…是我无意间配制的…**。”脸庞上的涨红隐隐的甚了一分,萧炎道。

“春…**?”闻言,兰芝俏脸一滞,旋即涌上大片羞红,恨恨的跺了跺脚,嗔骂道:“小小年纪不学好,怎么去炼制这些鬼东西,真不知道你那无良老师究竟在教你什么!”

面对兰芝的羞怒,萧炎也是有些委屈:“大姐啊,我那东西放那里,可没叫你把它当做调料啊。”

“现在怎么办?”这时候,兰芝也是有些手脚无措,全然没有了那当日敢与魔兽山脉王者相抗衡的威风。

“用斗气压制吧,这东西只是我随意炼制,应该没多大的药效,压压就好。”说完,萧炎赶忙闭上了眼眸,然后运行着体内的斗气,对升腾的欲火进行着压制。

望着那闭目的萧炎,兰芝也刚想运用斗气压制,不过当她运转斗气之时,这才抓狂的现,自己的斗气已经被紫晶封印完全封住,哪有什么东西让她来压制体内的欲火。

随着心中欲火的缭绕焚烧,兰芝明眸也是越来越迷离,欲火正在驱逐着她的理智。

“你自己慢慢压制吧,我不能留在这里了,我要出去!”一阵凉风在山洞吹过,让得兰芝清醒了一点,当下银牙一咬,竟然是对着山洞外跑去。

原本在压制体内欲火的萧炎,听得兰芝这话,不由得骇得魂飞魄散,让你出去了那还得了?到时候铺天盖地的魔兽会把这里给堵死的。

急忙睁开双眸,萧炎跳下石床,急忙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兰芝。

当萧炎手臂环上那柔软纤腰之时,兰芝的身体骤然僵硬,条件反射般的转身一巴掌对着萧炎脸庞扇去,不过由于此时状态太差,导致那贴着萧炎脸庞的玉手,却是柔软无力,宛如是情人间的按摩一般。

“大姐啊,万一你跑出去后暂时失去了理智,你要知道,有些魔兽对人类女人同样是有兴趣的啊,比如那合猿…”

合猿两个字一入耳,兰芝俏脸顿时苍白了一分,她也听说过这种名声极其恶劣的淫兽,心中一想着自己若是被这肮脏的东西沾过,她便是有种作呕的感觉。

这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被逼得急了,兰芝忽然小嘴一张,一口咬在萧炎的肩膀上,然而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男子气息,她体内的燥热,顿时犹如干柴遇到烈火一般,猛然的腾烧起来,那咬在萧炎肩膀上的小嘴也是缓缓松开,一条丁香小舌竟然悄悄的滑了出来,轻轻的添在那犹如被母猫啃过的伤口之上。

肩膀上传来的湿凉,让得萧炎身体骤然打了一个颤,体内好不容易压下的火焰又是腾烧而起,手臂逐渐用力,紧紧的勒着怀中那柔软的纤腰。

迷糊之间,萧炎脑袋一歪,嘴唇上竟然传来柔软的感觉,嘴巴微张,一条湿润的小舌,忽然莫名其妙的钻了进来。

两条舌头突兀交缠,萧炎眼瞳猛然大睁,此刻他,犹如被那天雷劈中一般,身子骤然的僵硬了起来,此刻,他的脑海中,只是盘旋着一句话。

“老子初吻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