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 厄难毒体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山谷中的与世隔绝的安静修炼,在一日复一日之中,缓缓度过,距离上次萧炎炼化紫火到现在,已经足足半个月时间了。

半个月以来,萧炎几乎完全放弃了斗气的修炼,所有吸收进入体内的能量,全部都被灌注进了那犹如无底洞的紫火之内,而在这般疯狂的催长之下,萧炎所取得的成效,也是极为的显著。

以前那原本只有小指头般大小的紫火,到如今体积已经变大了几十倍,每次内视看着那逐渐长大的紫火,萧炎心中便是升起一股满足的感觉,按照这般进度,顶多再有半月时间,紫火便能够到达供他进化功法所需要的能量界限。

又是一个烈日之下的修炼,盘坐在山岩之上,萧炎的衣衫,已经完全被汗水所打湿,顶着烈日修炼了接近两个小时左右,待得天空上烈日温度缓缓降下来时,萧炎这才从修炼状态中脱离而出,低头望了一下湿哒哒的衣衫,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活动了一下身子,萧炎闭目内视了一下,现紫火又是成长了一点,满意的笑了笑,站起身来,轻轻跳跃了一下身子。

经过半个月的暴晒,萧炎的皮肤变得黝黑了一些,那张清秀的脸庞,也是因为坚持不懈的苦修,而多出了一抹坚毅成熟。

待得有些麻木的双腿完全回复活络之后,萧炎伸出手掌,手指轻轻一弹,随着一声细微的轻响,大团的紫色火焰,猛的自萧炎手掌上涌现而出,瞬间,便将手掌完全包裹在紫焰之内。

经过半月来的修炼,那原本只有从指间冒腾而出的细微紫火,到现在现在。竟然已经能将萧炎的手掌完全覆盖。

望着那包裹在紫焰内的手掌,萧炎咧嘴一笑,手掌缓缓紧握,然后猛然一拳击出,顿时,一股炽热的温度。将面前的空间熏烤得有些扭曲与模糊了起来。

“啧啧,这如果击打在人体身上,恐怕效果很不错吧?”任由手掌上地紫焰缓缓升腾,萧炎笑眯眯的轻声道。

再次在山岩上把玩了一下紫火,萧炎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将之收进体内,身体微微一振,紫云翼顿时从背后弹射而出,偏过头,望着这对泛着紫色的黑翼。萧炎微微一笑,直接跃身对着山谷中跳跃而下。

剧烈地风声在耳边狂刮而过。在离地还有二十几米时。萧炎双翼微振。急落地身体。度顿时降了下来。手掌探出。对准着地面。一股推力暴涌而出。竟然将萧炎地身体。反向着天空冲上了一点距离。借着这股力量。萧炎身体凌空一翻。背后地紫云翼也是“唆”地一声化为纹身贴在了萧炎背上。

双脚稳稳地落地。萧炎身体微颤。将所有地力量全部化解而去。片刻后。这才直起身子。笑眯眯地对着谷中地小茅屋行去。

缓缓走近小茅屋。萧炎眉头却是微微一皱。平日这时候。小医仙应该采药归来了吧?可今天怎么还如此安静?

心中闪过一抹疑惑。萧炎缓缓地来到小茅屋之前。轻敲了敲木门。可里面却未有半点声响。再次重重地敲了几下。却依然是相同地结果。

眉头紧紧皱起。萧炎心中掠过一抹不安。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忽然一咬牙。狠狠一脚踹在木门之上。顿时将之踢飞而去。

粗暴地踢开木门。萧炎赶忙冲进。却是被房间里面漂浮地一些烟雾呛得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右掌急忙探出。凶猛地劲气自掌心中喷薄而出。顿时将屋内地烟雾席卷得排出了草屋。

屋内烟雾逐渐消散,只见在那床榻之上,小医仙正紧闭着眼眸,原本红润的俏脸,此刻也是泛起了诡异的七彩颜色。

瞧着小医仙这犹如是没有呼吸一般的模样,萧炎脸庞一急,刚欲冲过去,一道光影猛的自其手指上的黑色戒指中冲出,暴喝道:“别过去!”

药老的喝声,将萧炎震得骤然顿在原地,好片刻后,方才从这震耳欲聋地喝声中回复下来,疑惑的望向药老,满脸的愕然。

“想死就去碰她吧。”脸色略微有些凝重的盯着小医仙七彩的脸色,药老沉声道。

“怎么了?”

第一次看见药老露出这般神色,萧炎也是被骇了一跳,目光再次扫向小医仙,忐忑的问道。

药老没有回话,漂浮起身子,围绕着昏迷的小医仙转了几圈,片刻后,摇了摇头,低声叹息道:“果然是啊…”

望着药老那微沉的脸色,萧炎不由得心中略微一紧,小心的问道:“她究竟怎么了?”

“喏,看她手上。”药老对着小医仙略微敞开地玉手指了指。

闻言,萧炎赶忙将目光投向小医仙的手掌,只见在她的手掌,似乎握着一小袋漆黑的药粉,眼睛疑惑的眨了眨,萧炎凑上身来,在距离小医仙手掌几尺之外,轻嗅了几口那药粉传出来的味道,顿时,脑袋猛然一阵晕眩,胸膛中一阵翻江倒海,一屁股坐在地上干呕了许久,方才脸色苍白的站起身来,惊骇的道:“好毒的药,这东西恐怕就算是一名斗师,一个不慎,也会被毒死吧?”

“嗯,连我也不得不说,这小女娃子对炼毒这东西,地确是天赋非凡啊。”微微点了点头,药老地话语中,蕴含着一抹不知是赞叹还是其他的意味。

萧炎苦笑着点了点头,他也觉得小医仙似乎天生便是操纵毒药地能手,或许,称呼她为小毒仙还要更贴切一些。

“你再看看她嘴边。”漂浮在茅屋半空,药老再次提醒道。

目光从小医仙手上移过,最后停在了小医仙娇艳欲滴的红唇之上,萧炎瞳孔猛的一缩,只见在她红润之边,竟然还残余着点点黑色粉末,看其颜色,闻其气味。分明便是小医仙手中所握的黑色剧毒。

“她…她服毒自杀了?怎么可能?她无缘无故的,自杀干什么?”傻傻的盯着那些残余的黑色,萧炎满脑子糨糊的喃喃道。

“谁说她自杀了?你见过死人还能这么漂亮么?”药老翻了翻白眼,撇嘴道。

“她的本体实力不过才斗者一星啊,怎么可能抵抗住那即使是斗师,也唯有丧命的剧毒啊?”萧炎想要扑上去察看小医仙地气息。可却因为药老先前的暴喝,所以只能急得胡乱走动。

“若是普通人的话,的确是必死,不过…”药老眼睛紧盯着床榻上睡姿优雅的小医仙,轻声道:“不过她却不会。”

“什么意思?”顿住脚步,萧炎愕然的道:“她有什么不同?难道是因为她毒师地身份?可就算是毒师,被直接所炼制的毒药给毒死,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吧?他们又不是万毒不侵。”“没错,再高明的毒师。也有可能被自己的毒药给毒死。”点了点头,药老沉声道:“可凡事都有例外,在斗气大陆上。有一种极其特殊的体质,这种体质,被人称为…“天生毒体”或者”“厄难毒体”,因为这种毒体的出现,基本上就是带来厄难。”

“天生毒体?厄难毒体?”陌生的词汇,让得萧炎满头雾水。

“你常年缩在乌坦城,自然不知道斗气大陆上的一些隐秘,当年我**还在时,斗气大陆曾经出现了一个拥有厄难毒体地女人。这女人,曾经在一次暴怒中,生生的将一个帝国,变成了千里毒土,在那片毒土之上,足足有几十万乃至更多的亡灵在盘旋。”

“嘶…”闻言,萧炎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人也太狠辣了吧?几十万人的性命,便是这般毫不怜悯的全部收割了?这是在杀鸡么?

“你要知道。斗气大陆上,强者有强者的规矩,那女人这般作为,无疑是触犯了这种无形的规矩,毕竟,当时也有很多强者,都是从那个帝国之中走出来的…所以,事情便是这般的爆,一个接一个的强者前去找那女人报复。可却一个接一个的陨落。对了,那些强者。级别最低地,至少是斗灵,高的,甚至有一位即将进入斗宗级别的九星斗皇。”说着,药老摊了摊手,道:“可惜,全部挂在那女人手中了。”

“咕…”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萧炎抹了把冷汗,这女人也太彪悍了吧?当真是杀人如杀鸡狗啊。

“这事闹到最后,终于搞出了那些隐世的老不死,经过一场外人所不知道的惊天大战之后,这名实力仅仅是五星斗皇的女人,重伤远遁,而老不死的一方,一名斗宗级别的级强者,也为此足足排了十年毒素,才完全地康复。”

“牛逼…”

萧炎喉咙滚动了一下,以斗皇级别,竟然敢和斗宗强者叫板,而且看起来似乎还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对于这种人,萧炎只得用这两字来形容。

“在这女人远遁的二十多年后,她又再次出现,不过那时的她,也已经晋入了斗宗级别,而此时,吃过一次暗亏的老不死们,也不敢再出来胡乱审判,所以,只得装聋作哑的当不知道她的消息。”

“二十年…从五星斗皇提升成斗宗,这度,也算是变态了吧。”摇了摇头,萧炎道。

“嗯…这女人的确是那种天资惊艳之人。”点了点头,药老将目光转向床榻上的小医仙,轻声道:“在那之后,我在一株灵草之时,与那女人撞在了一起,并且也生了冲突,最后…打了起来。眼瞳缓缓睁大,萧炎第一次听到药老隐隐地暴露其当年地事迹,当下急忙问道:“结果如何?”

“结果么…”

药老轻笑了笑,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瞳中露出许些感慨地回忆,半晌后,方才淡淡的笑道:“结果,算是我小胜她一筹吧。”

深吸了一口气,萧炎满腔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