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可怕的体质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小胜一筹,虽然药老说得很是简约,不过萧炎却依然能够感觉到这其中的份量,要知道,那位女人,可是在斗皇级别时,便敢与斗宗相抗衡的牛逼人物啊,而且在与当初的药老交战时,其本身实力更是达到了斗宗级别,可结果,她却依然略逊药老一筹,看来,当年的药老,说他是站在了斗气大陆强者的巅峰,也并不为过。

望着萧炎那满脸震撼的模样,药老不由得笑骂道:“有什么好震惊的?等你日后,也能有此成就的!”

“或许吧。”

耸了耸肩,萧炎倒是有些不置可否,那种等级,已经并不是光靠天赋便能到达,机缘与运气,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环,现在的他,仅仅是只想快点将紫火养大,然后吞噬它进化功法,也好好让自己快点成为一名斗师而已,至于那些什么斗皇啊,斗宗啊…这些光光是凭名字就能将萧炎压得喘不过气来级级别,他实在是不敢太好高骛远。

“照老师的意思…小医仙,她难道也是那什么厄难毒体?”目光再次扫向躺在床榻上,俏脸显出七彩颜色的小医仙,萧炎试探的问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药老脸庞上的笑意缓缓收敛,盯着小医仙良久,方才轻叹道:“我曾经与那女人战斗过,所以对这种厄难毒体印象颇深。”“这种毒体的修炼方式很有些古怪,她们并不需要长年的修炼斗气,她们想要变强,只需要…”说到此处,药老眼睛转向小医仙嘴角残留的药粉,面色略微有些古怪。

“吃…毒药?”望着药老的视线,萧炎先是一愣,紧接着脸庞猛的一变,惊骇的道。

“嗯,没错…就是吃毒药。只要吃下毒药,她们的厄难毒体,就将会将毒药中所蕴含的毒力,以一种诡异的方法,转化成极为特殊地毒斗气。”药老惊叹的咂了咂嘴,继续道:“毒性越剧烈的毒药。对她们实力的提升便越有好处,所以,她们不需要苦修,只需要不间断的吃毒药,便能快的提升实力。”

“真是…变态地体质啊。”轻叹了一口气,萧炎苦笑道。

“当然,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这厄难毒体虽然能够靠吃毒药来快提升实力,不过。毒药始终都是毒药,虽然依靠着厄难毒体,她们可以止住毒力噬体。不过当日后她们服下的毒药越来越多时,多到甚至厄难毒体已经压抑不住体内毒斗气的地步,那时候…万毒噬身之痛,便将会让她们在最痛苦的折磨中,缓缓死亡。”药老摇了摇头,叹息道。

想起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萧炎身体便是轻轻的打了个冷颤,有些同情的望着床榻上犹如睡美人般的小医仙,黯然道:“难道没有解决地办法?”

“得到了快增加地力量。自然是要付出一些。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地东西。”药老淡淡地道。

“那如果让她放弃靠服用毒药来获得力量地话。是不是可以避免这种结局?”眼珠转了转。萧炎问道。

“理论上来说。地确可以。”

点了点头。望着萧炎那略喜地脸色。药老叹道:“可惜。你要知道。对拥有厄难毒体地人来说。越是剧烈地毒药。对她们地吸引力便越大。甚至为了得到剧毒。而不惜杀人抢夺。在她们眼中。剧毒。就犹如“异火”对炼药师地吸引力一般。千方百计。就算最后是飞蛾扑火。那也要毫不犹豫地扑上去…你想让她放弃服用毒药。你认为可能?”

“如果她从没吃过毒药。那么这厄难毒体便不会开启。可一旦服用了毒药。就算是误服。那么。厄难毒体。便会真正地开启。开启之后。便会出现我先前所说地状况。再没有任何机会可以挽回。总地说来。是我们现得晚了。不然…”药老惋惜地叹道。

嘴巴微微张着。萧炎脸色一阵变幻。半晌后。颓丧地软了下来。按照药老这么说。那些剧毒。就如同是毒品对瘾君子地吸引力一般。想要她放弃。恐怕还真没多少可能。

“现在她的这厄难毒体还只是最初级阶段,所以在她清醒的时候,你与她有身体接触倒没什么,可一旦陷入昏迷,或者日后毒体越来越成熟后,那可真的是…碰什么,死什么。”

嘴角微微抽搐,萧炎终于明白,前段时间,为什么小医仙会说那种奇怪地话语了,看来,她应该也是知道了自己具有这种诡异的厄难毒体了吧?

“可她是怎么知道的?她一直待在这偏僻小镇里,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即使是在加玛帝国,也没有多少人都能知道的秘闻?”萧炎疑惑的喃喃道。

药老略微沉吟,然后目光扫到小医仙怀中的七彩卷轴,眼睛微眯,手掌一招,便是将之吸进手中,缓缓的摊开,眼睛从其中各种各样的剧毒配方上移过,然后停留在了最后一卷之上,顿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之递向萧炎。

伸手接过七彩卷轴,萧炎目光一扫,也是满脸苦笑。

“厄难毒体,一种奇异地毒体,能够以吞噬毒药来快提升实力,厄难毒体地辨别方式,小腹处,生有一条细小的七彩隐线,七彩线条,将会随着体内所蕴含地毒力浓度生长,而当七彩线条延伸到心脏位置时,则是厄难毒体的最强时刻,同时,也将会受到万毒噬身之痛。”在这行小字下面,还非常详细的列举了厄难毒体会造成何种破坏,其中便包括了药老先前的所说。

“原来她早就知道,这般继续下去,她迟早会成为剧毒的携带体。”扬了扬七彩卷轴,萧炎苦笑道。

“嗯。”叹息着点了点头,萧炎将卷轴递还给药老,眼睛盯着小医仙,轻声道:“厄难毒体不是万毒不侵么?怎么现在她?”

“毒力太浓,暂时昏迷了而已,应该很快就会苏醒了。”药老随意的道。

“哦。”轻点了点头。萧炎在小屋的桌边坐下,等待着小医仙的苏醒,而药老,在再次提醒了一声后,便是回到了戒指之内。

坐在桌边,萧炎望着昏迷中的小医仙。叹息着摇了摇头,她本来的愿望是成为一名炼药师,可惜,因为天生属性的缘故,她只得退而其次的成为一名医师,可按照她体质地展,日后,恐怕还真的将会成为大陆上众多人恐惧与忌惮的宗师级大毒师。

到了那地步,或许当真会如同那天所言。将再没有人,敢与她接触,更别说。做能与倾心谈话的朋友,原本她是想成为救死扶伤的医师,可似乎老天偏不喜这样,生生的让得一位善良地女人,变成那人见人怕的厄难毒体。

“唉。”再次轻叹了一口气,萧炎再次抬眼,却是现小医仙脸颊上的七彩颜色,正在逐渐的减退。

“要苏醒了么?”

喃喃了一声,萧炎再次静坐了片刻。床榻上紧闭着双眸的小医仙终于缓缓的睁了开来,玉手微微动了动,眼角瞟着那漆黑的毒药,嘴角渐渐泛起一抹苦涩,片刻后,苦涩逐渐的扩大,小医仙忽然拉过被子遮住脸,有些呜咽的断断续续声音,从被窝中传出。

“又没有克制住…我真是该死呢。”

坐在椅子上。听着那微弱地柔柔呜咽声音,萧炎心情也是有些沉重,缓缓的站起身来,坐在床榻边,手掌轻轻的拍了拍小医仙裹在被窝中地身体。

察觉到有人碰触,被窝猛的被掀了开来,望着那坐在床边的少年,小医仙美眸睁大了许多,赶忙抹去眼角的泪珠。轻声道:“你怎么进来了?”

“在你昏迷的时候就进来了。”萧炎柔声笑道。

闻言。小医仙俏脸微变,手中紧握的黑色毒药悄悄的缩进被窝中。片刻后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急忙道:“你没碰我吧?”

“呃…认识这么久,我似乎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吧?”萧炎干笑道。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没接触我的身体吧?”连忙摆了摆手,小医仙辩解道。

“没。”萧炎摇了摇头。

见到萧炎摇头,小医仙这才松了一口气,修长地**去卷起来,雪白的下巴抵在膝盖上,轻声道:“我没事,只是配制药的时候出了点问题。”

萧炎没有说话,眼睛盯着小医仙,许久之后,忽然低声道:“真的…戒不掉那东西么?”

听着此话,小医仙先是一愣,紧接着娇躯骤然绷紧,俏脸难看的盯着萧炎:“你…你知道了什么?”

“我看了七彩毒经,同时也知道,你吃了毒药。”萧炎盯着那对闪躲的水灵眸子,道。

“那…你也知道上面说的厄难毒体了?”见到萧炎点头,小医仙凄然一笑,紧咬着红润的嘴唇,道:“那你也害怕我了吧?”

眼睛紧盯着泪珠划过娇嫩脸颊的小医仙,萧炎心头有些触动,摇了摇头,嘴角噙着温暖地笑意,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柔声道:“怕的话,刚才我就自己跑了,不管如何说,我们可是共过患难的哦。”

闻言,小医仙明眸中的泪珠一顿,张大着嘴望着萧炎:“你真不怕我?那你以后还敢吃我煮给你的东西?”

“随时都可以。”萧炎笑眯眯的道。

望着萧炎那充斥着和煦笑容的脸庞,小医仙心头淌过一抹暖流,抹去俏脸上的泪珠,俏鼻抽了抽,心中轻轻呢喃道:“谢谢你,萧炎,或许,你会是我以后唯一地朋友,不过不管日后如何,只要你还将我当成朋友,即使我真地成为了人人惧怕的大毒师,可在你面前,我依然是青山镇地小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