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炼丹!功法进化!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盘坐在山洞之中,萧炎将药鼎从纳戒之中取出,轻放在面前,然后将炼制护脉丹与冰心丹所需要的材料,也全部的摆放在身旁,细细的检查了一番之后,方才轻松了一口气。

见到萧炎即将开炉炼丹,药老也是摇摇晃晃的从戒指中飘荡而出,落在一处巨石之上,抱着双臂,笑眯眯的望着萧炎的动作。

目光瞟了一下药老,萧炎缓缓闭目,在脑海中再次将药老传送过来的两种丹药的药方以及炼药时所需要的份量与火候温习了一遍之后,缓缓的睁开眼来,轻轻搓了搓手,手掌贴着药鼎的火口处,心神缓缓沉入体内,将那气旋中央的紫色火焰,小心的抽调而出。

紫色火焰在斗气的包裹之下,飞的穿过经脉,然后透过掌心,穿梭进了药鼎之中。

紫火冲进药鼎,“嘭”的一声轻响,紫色的火焰,便是在药鼎之内升腾着燃烧了起来。

眼睛透过药鼎表面的镜面,萧炎望着里面那些胡乱窜动的紫色火焰,待得冰凉的药鼎温度逐渐高起来之后,这才偏过头,对着药老笑了笑,旋即脸色再次变得凝重,灵魂感知力透体而出,顺着手臂钻进药鼎之中,将那些桀骜的紫火,顺利的控制了下来。

“可以开始了。”

望着药鼎内逐渐平静的紫火,药老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小家伙对灵魂力地使用,越来越熟练了,竟然能够这般快的压缩着火焰的温度。”

微微点头,萧炎手掌熟练的从身旁抓起一株通体碧绿地植物。此物名为常青花,其枝叶中所蕴含的温润能量,用来保护经脉,是最合适不过的药草。

眼角瞟了瞟手中的常青花。萧炎手掌略微停滞了片刻,将之弹射进了药鼎之内。

常青花刚刚进入药鼎,汹涌地紫火便是扑涌而上,转瞬间,碧绿的枝叶,便是迅变得焦黄。到了这一步,萧炎灵魂力努力的将紫火温度缓缓压低,淡淡的火焰苗子,带起一阵不热不冷的温度,逐渐的熏烤着悬浮在火焰上方地常青花。

随着这般烘烤的持续,常青花的枝叶表面,竟然开始渗透出一滴滴绿色的液体,随着液体越来越多的渗透而出,其枝叶,也在迅的萎缩着。待得常青花体内最后一滴绿色液体被压榨而出之后,其本体化为了漆黑的灰烬,沉落在了药鼎之底。(

“嗯…不错,以你这般出色的灵魂感知力,即使一些二品炼药师,也有所不及。”望着萧炎第一步便是顺利成功,药老忍不住的赞叹笑道。

微微一笑,萧炎手掌一招。药鼎之内的绿色液体便是被吸掠而出,最后被他小心翼翼地撞进一个玉瓶之内,等待着待会融合之用。

在取得常青花的能量汁液之后,萧炎又再次分别的炼化出了三种颜色各不相同的液体以及一种用名为昙灵果烘烤而出的淡青粉末。

在炼制这几种药粉之时,由于是第一次配这种丹药材料所需要的火候与份量,所以即使是以萧炎出色的灵魂感知力,那也足足毁坏了十二株珍稀的药草,若不是山谷中药材丰富,恐怕他还得面临药材枯竭地尴尬局面了。

坐在石头上,药老一直安静的望着萧炎炼药。直到后者将所有所需的材料都提炼出来之后。这才微微点头,虽然说萧炎在期间也毁坏了好些药材。不过这点失败率对于第一次炼制这种丹药的他来说,已经算是颇为不错了。

在将所有的材料提炼出来之后,萧炎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从纳戒中掏出一枚回气丹,然后丢进嘴中,盘腿回复着体内斗气。

瞧得萧炎这模样,药老也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难怪萧炎想要功法进化都快想疯了,这才炼了这么一会,体内的斗气竟然便是消耗了这般多,现在他所炼制的丹药还只是二品,若是以后炼制三品,乃至四品,恐怕要让这家伙满嘴包着回气丹,才不会中途因为斗气告竭而导致炼药失败吧。盘腿回复了半晌之后,萧炎这才睁开眼眸,望着药老无奈的神色,他也只得苦笑了一声,将先前所提炼出来地各种材料放在身前,最后,手掌一翻,一枚通体雪白,并且不断散着寒气地魔核,出现在了手中。

望着这枚二阶的冰系魔核,萧炎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屈指轻弹,魔核便是被准确的射进了药鼎之中,与此同时,萧炎手掌迅触摸上药鼎火口,灵魂感知力将压制的紫火温度,猛然的全部放开,顿时,药鼎之内,紫火呼呼腾烧,几乎弥漫了整个鼎内。

在紫火的腾烧中,那枚二阶冰系魔核则开始散着冰寒的冷气,努力的挣扎着,想要使得避免被毁灭的结局。

药鼎之中,紫火与冰雾,不断的僵持着,一片片白色的雾气,从药鼎顶端渗透而出,不断的向周围扩散着。(抬眼望着山洞中越来越浓郁的白气,药老袖袍轻挥,凶猛的劲气,便是将白气席卷而出,顿时,山洞内再次回复了清晰,不过此时的萧炎,并没有闲情注意这些,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放在了那与紫火僵持着的冰系魔核之上。

体内的紫火,源源不断不断的涌进药鼎之内,而那冰系魔核也是不甘落后,一股股寒气不断的被释放而出,拼了命的想要逃脱毁灭的命运。

僵持一直持续到萧炎吞下嘴中的一枚回气丹之后,这才逐渐被打破。虽然冰系魔核中蕴含着颇为雄浑地冰系能量,不过毕竟没有后援,所以,在紫火那坚持不懈的烘烤之下。冰系魔核的寒气屏障,终于被攻破。

随着寒气屏障的破裂,紫火出兴奋地翻腾之声,铺天盖地的汹涌而上。将冰系魔核包裹而进,然后开始了煅烧。

随着火焰的持久煅烧,冰系魔核坚硬的表面之上,终于逐渐地出现了丝丝裂缝,再过得半晌,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魔核表面竟然化为灰烬散落而下,待得灰尘落尽,一小团雪白色的糨糊能量团,却是飘飘荡荡的出现在了药鼎之中。

望着那出现的雪白色能量糨糊团,萧炎紧绷的脸庞上终于泛起一抹喜悦,再用紫火慢慢地熏烤了片刻后,这才将之吸掠而出,用玉瓶装好。

提炼好魔核能量后,萧炎手掌快的抓起身前的几种早已经提炼而出的材料,然后全部的丢进了药鼎之中。

紫色火焰将进入鼎内的几种材料全部包裹。然后开始了最猛烈的煅烧。

随着烈火的不断熏烧,那几种颜色各不相同的药材,开始了逐渐的融合,液体与粉末互相融合,然后在火焰中缓缓地翻滚着,随着时间的移动,丹药的雏形,也是逐渐的隐隐的出现在了药鼎之中。

此时的丹药雏形。表面上布满着坑坑洼洼,而且形状上,也全然没有规则,表面上的光泽,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看上去,就犹如一个布满菱角的古怪物体一般,完全不像那些成品丹药那般圆润而富有光泽。

瞧着这枚丹药雏形,萧炎心头压着地重石却是终于完全的落下。到了这一步。炼丹,几乎已经成功了百分之九十。()剩下的,便是最后的凝丹步骤了。

手掌握着那被提炼而出的魔核能量,萧炎偏头望向药老,见到他那微笑点头的神色,这才轻吸了一口气,不再迟疑,将瓶中的魔核能量,倾倒进了药鼎之中。

白色的糨糊能量刚刚进入药鼎,便是被他控制着覆盖在那了那枚丹药的雏形之上,然后由缓缓的旋转了起来,而同时,萧炎地灵魂感知力也急忙压制着紫火地温度,将之压缩在一个不温不火的地步,缓缓地熏烤着那被魔核能量包裹的丹药。

最后一步的凝丹,足足持续了接近半个小时,那魔核的能量,才被紫火不温不火的熏烤进了丹药之内,而此时,萧炎一直压缩着紫焰的灵魂力猛然一收,顿时,紫火汹涌扑上,转瞬间,便携带着狂暴的温度,将丹药包裹在了其中。

紫焰一放即收,迅的被萧炎再次压制在最低点,而此时,随着紫火的退缩,一枚通体玉白的浑圆丹药,便是光彩夺目的出现在了药鼎之内。

望着这枚玉白丹药,萧炎忍不住的咧嘴一笑,手掌一招,将之从药鼎中吸掠而出,然后飞快的从一旁取出玉瓶,将之装了进去。

手掌抽离药鼎,其内的紫火,也是急消退,片刻后,热闹的药鼎,便是变得安静了下来。

摇了摇瓶中的丹药,萧炎轻嗅了一口瓶口散而出的药香,不由得满脸陶醉,半晌后,方才对着一旁的药老笑道:“护脉丹成功了!”

“嗯,不错,虽然炼丹过程中出了一些小差错,不过你的表现,也极为不错…”赞叹着点了点头,药老看了一眼地面上炼制冰心丹的药材,微笑道:“休息一下吧,接下来,你还需要炼制冰心丹,有了这次的成功,我想,下次你应该能少毁坏一些药材。”

点了点头,萧炎小心的将护脉丹收好,然后再次掏出一枚回气丹咽下,闭上双眼,静待着体内斗气的回复。

半个小时之后,萧炎缓缓的睁开了双眸,此时的他,已经再次回到了巅峰状态,望着面前的药鼎,深吐了一口气,然后双手伸出,炼丹,再次开始…

如同药老所说,有了炼制护脉丹的成功前例,此次炼制冰心丹,更是极为的顺利,除了开始因为药材所需的不同火候的原因,萧炎略微有些生涩之外。后面地一系列步骤,几乎是行云流水一般流畅,此次的炼丹,即使是颇为挑剔的药老。()也是极为满意,由此可知,萧炎这次的表现,有多么出色。

炼丹开始地两个小时之后。

此时的萧炎。脸庞上有些疲惫,不过更多的,还是一股兴奋与喜悦,因为在他的手中,正紧紧地握着两只玉瓶,透明的玉瓶之内。正调皮的滚动着一白一青的两枚圆润丹药,这两枚丹药,便是萧炎吞噬紫火,而必须准备的:护脉丹与冰心丹!

望着萧炎疲惫的脸色,药老瞟了一眼外面已经暗下来地天色,微笑道:“炼丹的时间,和我预算的相差不多,白日因为烈日的缘故,紫火将会有一定的增幅,这将会为你吞噬紫火而增加不少难度。所以,现在的时间,是最合适吞噬紫火,怎样?你还能坚持么?”

萧炎揉了揉太阳穴,笑道:“当然,不过是精神略微有点疲惫而已,继续坚持一晚上,并没什么问题。”

“呵呵。那就好。”药老笑着点了点头,沉吟道:“你身上还有多少回气丹?”

“十八枚。”手指刨了刨纳戒,萧炎回道。

“应该够了,等吞噬开始之后,万一察觉到斗气不支,就立刻服用吧,在那种关头,若忽然来个斗气枯竭,可不是好玩的事。”药老凝重的道。

“嗯。”重重的点了点头,萧炎自然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好了。现在。便看结果吧,说真地。我也很想看看,这紫火,能够让“焚决”进化多少。”呼了一口气,药老也是略微有些期盼的道。

“反正不可能直接蹦到玄阶。”对于这,萧炎倒也还是有些自知自明,虽然说紫火威力也是不俗,可与“异火”相比较起来,却无疑是相差巨大。

“我自然是知道不可能到玄阶,每一阶功法的跳跃,那都是天壤之别,紫火或许能够让焚决进化功法等级,不过想要进化阶级,难!”翻了翻白眼,药老笑骂道。

苦笑了一声,萧炎不再说话,盘坐闭目,沉神静坐了片刻之后,眼眸乍然睁开,漆黑的眼眸中,精光掠过,待得眼中精光消逝之后,萧炎偏过头望向药老。

“嗯,开始吧,是时候了。”见到萧炎望过来,药老微微一笑,轻点了点头。(

重重的点了点头,萧炎目光在摆放着面前的两个小玉瓶上扫过,然后再次闭上眼眸,心神缓缓沉入体内。

在心神的控制之下,小腹处的气旋,忽然开始了高地旋转,而随着旋转的加剧,气旋之内的紫火,竟然是被一簇簇的甩了出来。

被甩出来的紫火,似乎还有些愣神,前些天还在一起合作的伙伴,怎么就忽然将自己驱赶出来了?紫火盘旋在气旋之外,将所有被甩掷而出的紫火吸收到一起,最后化成一团剧烈的紫火。

就在紫火毫无意识的准备着冲击气旋之时,气旋之内,汹涌的淡黄斗气猛地铺天盖地地涌出,将紫火包围其中,然后在萧炎心神的控制之下,拉扯着它们,开始顺着焚决地运行经脉流转着。

在斗气包裹着紫火之时,紫火便是察觉到了危机,当下开始愤怒的冲击着周围的斗气能量,每一次它们的冲击,都将会将大片的斗气能量烧成虚无,可气旋之内,源源不断的斗气正被输送而出,无论紫火怎样焚烧,都逃不出斗气的封锁。

在萧炎斗气包围了紫火之时,他便是彻底失去了对紫火的控制力,不过此时他也并不在乎,全神贯注的控制着斗气,将紫火拉扯成极为细长的火焰,然后飞快的钻进了修炼“焚决”的经脉路线之中。

斗气包裹着紫火,刚刚进入这条特定的经脉之内,萧炎浑身便是猛的一颤,额头之上,密密麻麻的冷汗不断的冒出,最后犹如淌水一般,顺着萧炎的脸庞,一路而下,滴滴答答的砸在山石之上。

萧炎咬紧着牙关,体内经脉中传出的一**抽搐般的剧痛,几乎让得他的脸庞有些扭曲了起来。他没想到,即使是有着斗气做初步防护,紫火所造出地疼痛依然这般强烈。

“服下护脉丹!”

在萧炎咬牙承受之时,药老的轻喝声。在其耳边突兀的响了起来。

听着喝声,萧炎手掌毫不迟疑的抓起面前地小玉瓶,然后将那枚玉白的丹药倾倒而出,一把丢进了嘴中。

护脉丹一入口。便是化成一股温润的暖流,从喉咙处飞快的滚进,然后穿过体内,最后在萧炎心神地控制下,迅的将修炼焚决所必须经过的脉络,全部的包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能量膜。

虽然这层白色能量膜极薄。不过它所带来的效果,却是极为地显著,在吞下护脉丹之后不久,萧炎紧绷的肌肉,便是缓缓的舒缓了开来,扭曲的脸庞,也是逐渐的回复了正常,虽然经脉中偶尔还是会传出一些灼热的痛感,不过这已经能够在萧炎的忍受范围之内。

逐渐缓解的剧痛,让得萧炎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护脉丹的相助,他身体内的经脉,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吸收容纳斗气?恐怕等将紫火完全通过经脉后,自己也就会真正地变成废人吧?

“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心头庆幸的嘀咕了一声,药老在萧炎心中的地位,此时几乎是无限值的飙升着。

有了护脉丹的相助。萧炎也是轻松了许多,虽然斗气在紫火的焚烧中消耗得极快,不过在萧炎不间断的吞下回气丹的助力下,双方倒是勉强地拉平了下来。

体内的一切,都在紧张的氛围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虽然到目前为止,萧炎并没有现出什么差错的地方,不过他心中依然谨慎,因为药老曾经说过,吞噬之时。除了经脉会被烧毁的危险之外。紫火中所蕴含的狂暴之意,还会逐渐的侵蚀着心灵。使得人失控。

心中牢记着药老的话,所以萧炎谨守着心神,不敢出任何一点差错。

在萧炎用斗气包裹着紫火逐渐运转了接近一半的“焚决”修炼脉络之后,萧炎脸色终于是逐渐凝重了起来,因为他能模糊地感觉到,随着吞噬地加剧,一丝丝隐隐的烦躁,逐渐地攀上了心神。

察觉到自己心神的变化,萧炎顿时心中一凛,不用药老提醒,便是将面前的冰心丹取出,然后丢进嘴中。

冰心丹入体,一股冰凉彻骨的感觉,从喉咙处弥漫而下,心神感受到这股冰凉的感觉,轻轻打了一个哆嗦,那逐渐开始烦躁起来的心,也是犹如残雪遇炽火一般,飞快的被融化消逝。

有了冰心丹护卫心神,萧炎终于不用惧怕心灵的失守,当下全力驱使包裹着紫火的斗气,疯狂的运转在经脉之中。

随着斗气包裹着紫火运转在“焚决”修炼脉络之中,萧炎忽然现,那抢跑在最前面的一缕斗气与紫火,竟然开始了诡异的融合!

不,与其说是在融合,更应该说,紫火正在被“焚决”的斗气逐步的吞噬!

望着这一幕,萧炎心头又惊又喜,看这般状况,他可以真正的肯定一点,这所谓的“焚决”功法,的的确确的具有进化的神效!

在淡黄斗气与紫火即将要通过最后一道“焚决”修炼脉络之时,两者几乎已经完全的融为了一体,原本淡黄色的斗气,此时,竟然完全的转变成了淡紫之色,而且在淡紫斗气的表面之上,还升腾着淡淡的紫焰,不过此时紫焰,已经不会再对经脉造成任何损伤!

望着那完全转变了颜色的斗气,萧炎心中充斥着狂喜,努力的指挥着斗气开始最后的运转。

斗气的运转度越来越快,在某一霎那,已经转变了颜色的斗气终于冲出了最后一道脉络,它们在体内完成了一道完美的循环之后,再度的回到了小腹之处。

冲出经脉之后,紫色斗气直接源源不断的一头冲进了那不断旋转的淡黄气旋之内。

随着越来越多的吞噬了紫焰的斗气从经脉中凯旋冲出,气旋的颜色,也是在开始逐渐的由淡黄色,转变向淡紫色。

当最后一缕紫色斗气从经脉中钻出之后,气旋几乎完全的转化成了淡紫色。

小腹之处,旋转的气旋骤然停止,然后安静的伫立着。

与此同时,山洞之中,双眸紧闭的萧炎,眼瞳骤然睁开,一阵刺眼的紫芒几乎犹如实质一般从眼中暴射出了半寸之余,片刻后,紫芒消逝,萧炎缓缓的偏过头,望着药老,傻傻的咧嘴一笑:“成功了?”

“成功了!”

药老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已经能够感觉到,萧炎体内那比先前几乎雄浑了将近好几倍的雄浑斗气。

见到药老点头确定,萧炎嘴角一裂,刚欲狂笑出声来宣释着心中的狂喜,可其脸色猛的一变,因为他忽然察觉到,天地间的能量,忽然正对着自己拼命的涌来。

“老师?怎么回事??”偏过头,萧炎有些惊恐的问道。

突如其来的变故,同样是让得药老有些惊愕,眉头微皱,然后闪身来到萧炎身前,手掌触着他的身体,瞬间后,苍老的脸庞上涌上笑意。

“当真是好事不来则已,一来则是接二连三,恭喜你,突破斗者,成为斗师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