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品炼药师的考核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大门之处,一位身材修长,眉眼清澈得如雪山上的冰冷清泉一般,精致的脸蛋,细长的秀眉,修长玲珑的身子之外,穿着一套紧身的银色裙袍,银色的衣物与那如温玉般的肌肤互相印衬,更是让得女子多出一分难以掩饰的特殊金属般的冰冷风情,最让得人诧异的,还是这位银袍女子,竟然拥有一头长长的垂腰银色丝。

这种银色,并非那种因为什么病症而变异出来的苍白银色,轻柔如银丝,飘飘荡荡,反而让得银袍女有种奇异的吸引力。

目光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萧炎心中惊叹不已,难怪此女能让得大厅内部的大多人眼光火热,这般风情与气质,倒还真的算是上佳。

与她相比较起来,那位叫做琳菲的女子,却是少了一分这般空灵的气质,特别是那头纯银却又不失光泽的柔软三千银丝,更是让得一些女子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嫉妒。

目光扫了扫,萧炎便是缓缓的收回了目光,微微侧过身子,非常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来。

银袍女子缓缓走上,目不斜视的从萧炎身旁走过,径直走向弗兰克。

站在一旁,萧炎轻嗅了嗅她走过之处所遗留而下的一股淡淡体香,心中笑着赞叹了一声:“极品。”

“老师!”来到弗兰克面前,银袍女子精致的脸颊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霎那间的笑容,就犹如那冰山上盛开的雪莲一般,让得人大生惊艳之感。

“呵呵,你可终于来了,奥托这老家伙可早就等不及了。”目光泛着柔和的盯着面前的得意学生,弗兰克欣慰的笑道。

“奥托大师!”银袍女子微偏过头,对着一旁翻着白眼的奥托微微行了一礼。

“雪魅丫头还是这么懂礼貌,比我那…咳,好了。好了,来了就快开始吧。”笑着点了点头,奥托回过头,却是望着自家学生那撅起的小嘴,不由得摇了摇头,赶忙改口道。

微微点了点头。雪魅在众人地注视下。也是行进石台之中。她与琳菲之间。刚好只相隔了一个空台子。

两人目光对视。都是隐隐地有些火花闪烁。看来。她们两人之间。似乎也并不是一团和气。

“哼。待会可不要又炸鼎了。你自己失败没关系。别打扰到我了。”玉手轻拍了拍面前地统一型号地药鼎。琳菲俏鼻一挺。轻哼道。

“我想。即使没有干扰。你失败地可能。也应该不小。”雪魅淡淡地笑道。虽然她表面上看似有些冷冰冰地。不过对于这和自己竞争了好几年地对手。她依然难以保持绝对地平静。

“咳。好了…”望着考核还未开始。两人之间火药味便逐渐浓郁起来。弗兰克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对着一旁地萧炎笑道:“小家伙。你去那里吧。我可是很期待你地表现哦。呵呵。不过若是失败了也没关系。你可还有大把地时间呢。”

听他话语中地意思。似乎对萧炎顺利通过考核地期望并不大。

耸了耸肩,萧炎顺着弗兰克的手指指处看去。却是不由得无奈地摇了摇头,因为他现,他的位置,正好是那两位火药味正浓的女人中间。

正在彼此针锋相对地两女,听得弗兰克的安排,都不由拿眼睛瞟了一眼萧炎,虽说萧炎算不上是那种英俊得几乎会让女人看上一眼就会倒贴的绝世美男,不过至少不会让人看着心生厌恶便是,所以两人倒未出口反对。随意的瞟了瞟后。便是收回了目光,开始检查着石台上的炼药器械。

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无视于后面那几位年轻同行射来的嫉妒目光,慢吞吞的走进石台之中,眼角在两边各自扫了扫,二女那各不相同的美丽风情,倒让得他心里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后也是开始检查着石台上地工具。

一品炼药师的基本条件,是必须单独的成功炼制出成形的丹药,而至于是何种丹药,这倒可以随炼药师公会来设定。萧炎拿起石台上的一张羊皮纸,然后看了看,这张药方,是一种名为蓄力丹的丹药药方,这种蓄力丹的效果,能够让得服用之人在短时间内增幅一点力量,这种丹药,在一品丹药中,虽然只能勉强算是排行中游,不过对于第一次来考核的新人来说,却是无疑是有些难度。

手掌拿着蓄力丹药方,萧炎目光向左右瞟了瞟,却是现,似乎每个人所拿到的药方都各不相同,而看旁边两女地神色,似乎对自己所需要炼制的丹药,信心颇足。

“这老头难道是故意刁难我不成?”心头嘀咕了一声,萧炎瞟了一眼那笑容满面的弗兰克,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将目光投向石台。

在石台之上,这种蓄力丹所需要的药材,也是被整整齐齐的备了三份,也就是说,如果谁在炼制中将这三份药材完全使用殆尽,那么考核也就宣告失败。

药材一旁,还摆放着几只色泽颇为不错的玉瓶,想来应该是用来最后的装丹之用。

目光初略的将石台上地大致东西扫过,萧炎心中缓缓地定了几分神,以他现在的炼药术,想要成功炼制出这蓄力丹,并不会花费多大地气力,而且由于有了紫火的相助,如今他炼药,更是如虎添翼,区区一枚刚刚跻身进入一品行列的丹药,还难以让得心生苦恼之意。

由于此时还未有人宣布考核开始,所以萧炎的目光,随意的在两边扫了扫,目光粗略的扫过两女石台上所摆放的药材,萧炎抿了抿嘴,经过药老的熏陶,现在他只是略一扫过这些药材,便能模糊的猜到她们究竟是想要炼何种丹药。

“复伤丹,凝火丹…我靠,为什么就我的药方要困难些?”萧炎心中不满的嘟囔道,他的蓄力丹与雪魅。琳菲地药方比起来,无疑是最为困难的一种。

“妈的,这两个老家伙以权谋私…”无奈之余,萧炎只得在心头狠狠的将弗兰克与奥托两人诽谤了一番。

“检查完毕了吧?如果没问题的话,那么…考核开始!”

目光在石台中扫过,见到无人言后。弗兰克手掌一挥,一股劲气便是透掌而出,最后砸在大厅顶部的古朴铁钟之上,顿时,清脆地钟吟声,便是在大厅内飘荡荡的响了起来。

听得钟声响起,石台内,除了萧炎之外,所有的考生。都是将手掌迅贴在了药鼎的火口之上,体内斗气狂涌而出,顿时。随着噗噗的几声闷响,药鼎之中,都是烧腾起了火焰。

当药鼎内的火焰腾烧起来之后,石台的外部,竟然开始缓缓的升起一圈透明的光幕,光幕成正方形之状,将里面地考生,全部的包裹在其中。

随着光幕护罩的开启,大厅之内地窃窃私语便是完全的寂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是全神贯注的紧盯着石台中考生的动作,偶尔瞧见控制力颇为不错的新人,他们则会暗暗的点头。

站在石台处,萧炎四处的转头望了望,现所有人药鼎之内的火焰,除了雪魅以及琳菲两人地斗气火焰要深沉一些之外,其他的人,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淡黄之色。显然,他们的真实实力,应该都是在斗者四星之下。

在石台之内,所有人都是开始了自己的炼药,唯独那萧炎,还是有些傻傻的望着周围,这种模样,便犹如鹤立鸡群一般,不惹人注意都难。

“那小家伙…在干什么?”皱眉望着萧炎。弗兰克疑惑的道。

“这个…不知道。”摊了摊手。奥托同样是有些迷惑,这小家伙。不会连怎么生火都不知道吧?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也太喜剧了吧?

“咳…他有导师介绍信么?我看看是谁培训出来的学生…”弗兰克挥手叫来一名手下,说道。

“会长,他似乎没有导师介绍信,不过他地记录上,写的是一名叫做药老的炼药师…”那名手下翻了翻萧炎的资料,苦笑道。

“药老?”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弗兰克偏头望着奥托:“你听过这名字没?”

“我在加玛帝国混了几十年…从没听过哪位有资格收学生的炼药师叫做药老。”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奥托同样是满头雾水。

“算了,等时间结束后详细问一下吧,看现在的情况,我觉得我们似乎被那小家伙消遣了。”

将手中的资料忿忿地丢给身旁地手下,弗兰克脸色略微有些不好看,毕竟在他所管辖的分会中,竟然生这种搞笑事件,若是传出去,说不得会被其他城市地炼药师公会取笑。

在外面弗兰克等人对萧炎的举动心生忿忿之时,光幕之内,雪魅与琳菲,也是有些愕然的望了一眼这行止实在是太过与众不同的少年,这家伙以为现在是在玩耍么?

此时的萧炎,自然不知道他的踌躇,惹得这么多人的关注,沉吟了半晌,轻叹了一口气,手掌缓缓的贴在火口之上,心中无奈的道:“算了,火焰独特一点就独特一点吧,反正他们又不可能把我抓去切片研究…”

心中这般自我安慰了之后,萧炎体内斗气开始奔涌,快的穿过经脉,然后顺着手掌,一声轻响,传进了药鼎之中。

“嘭。”随着一声闷响,汹涌的紫色火焰,猛然间,自药鼎之中腾烧了起来。

与此同时,光幕外,弗兰克正有些气愤的从手下手中接过茶杯,刚刚小灌了一口,眼角却是突兀的扫见了萧炎药鼎中升腾而起的紫色火焰,当下眼瞳骤然睁大,“噗”的一声,口中的茶水,全部被他粗鲁的喷了出去…

茶水将衣襟打湿,可弗兰克却管不了这些,只见他手指颤抖的指向光幕中的萧炎,惊骇的失声道:“紫色火焰?异火???”

闻声,满厅瞬间死寂,一道道目光,豁然转向光幕中的萧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