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交手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冰寒的白色雾气笼罩了房屋之内时,萧炎心头便是闪过一抹不妙,因为他能察觉到,这雾气竟然让得他失去了方向感,而且,当弥漫的雾气侵蚀到身体之后时,萧炎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度减缓了许多。

这还未正式交锋,便是被对方牵制了度,萧炎心头微感凛然,心神一动,体内小腹处的紫色气旋之中,顿时分化出一缕缕紫火斗气,紫火斗气顺着经脉快的流转着,瞬间之后,萧炎身体轻震,淡淡的紫色斗气纱衣,将他的身体完全的包裹在了其中,斗气纱衣表面上,一缕缕紫火腾烧而起,把那些侵体而来的冰寒雾气烧成一片虚无。

斗气纱衣附体,萧炎明显的感觉到自身的状态提升了许多,当下手掌紧紧的握在背后的玄重尺之上,使劲一扯,随着一声轻响,重尺在地面上插出了一个深深的印记。

手掌紧握着重尺,萧炎目光谨慎的在周围弥漫的寒雾中扫过。

在萧炎冒着紫火的紫色斗气纱衣附体之时,周围的白色雾气之中,明显的传出了一道低低的惊咦声,显然,那位神秘老人也未曾料到萧炎竟然能够召唤出附带着火焰的斗气纱衣。

“老先生,在下并无恶意,也不想打扰老先生的隐居,只是这残图对我来说极为重要,还请老先生通融一下!”目光在周围扫过,萧炎大声喊道。

“哼,当年我费尽心计方才得到这东西,虽然研究了十几年依然不知道它确切有什么用,不过我至少能知道,它其中所蕴含的秘密绝对不小,想要让我平白无故的交给你,做梦!”弥漫的寒雾之中,老人冷笑道。

眉头微皱,萧炎刚欲再次开口。心头却是猛的一凛,手中重尺迅的插在身前,然后身子快的侧着躲在了其后。

“噗…”随着轻微的破风声响,几道白色冰刺自雾气之中暴射而出,最后叮叮当当的射在了萧炎面前的玄重尺之上。

冰刺在击打到玄重尺身之上后,忽然地化为一滩冰水。覆盖在了尺身之上,而此时,萧炎握着尺柄的手掌,却是察觉到一股冰冷的感觉,不断的对着体内涌来。

脸色微微一变,萧炎屈指轻弹,紫色火焰猛的自掌心中浮现,然后飞快的在尺身之上一抹,将其上面地一些冰霜寒气全部消融而去。

“咦?紫色火焰?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还身怀多种奇物。难怪会有这般胆子。”望着萧炎地举动。隐藏在雾气之中地老人。再次惊异地道。

萧炎微眯着眼睛。没有答话。目光紧紧地锁定着周围地白雾。脚步缓缓地按照先前脑子中地记忆路线倒退地行去。“虽然被那该死地东西害得实力大不如前。可要收拾你这毛头小子。却还并不难!”察觉到萧炎地暗地举动。白雾之中。老人冷笑了一声。一道白影猛然暴冲而出。几乎是犹如一抹闪电一般。接近了萧炎。

突然冲来地老人。让得萧炎脸庞微微一惊。手掌紧握着重尺。毫不客气地狠狠对着面前地人影砸了过去。

望着那夹杂着压迫风声而来地巨尺。老人干枯地双手快地结出一个印结。轻喝道:“凝冰镜!”

随着老者手印地结束。其面前地白色雾气忽然急翻动。瞬间之后。一扇约有半米长宽地透明冰镜。突兀地在面前凝结而出。

“嘭!”重尺狠狠劈下。最后重重地砸在了冰镜之上。顿时。萧炎脸色猛地一变。他现。在他地感知之中。当他地重尺劈在冰镜之上时。一股强猛地反弹力量。却是诡异地倒射而出。最后将措手不及地萧炎。震得倒射而出。

望着那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着倒射而出的萧炎。老人再次一声冷笑,手掌一挥,几十枚螺旋状的冰刺,在面前急成形,然后在老人地挥手间,铺天盖地的对着萧炎呜啸着暴射而去。

脚掌在地面上搓了一段距离,萧炎抬头望着那夹杂着冰寒气息而来的大批冰刺攻击,眉头微皱,脚掌猛然一踏地面,随着一声能量炸响,身体暴冲而上。

身处半空躲避开冰刺的攻击,萧炎身体猛然旋转,手中的玄重尺借助着旋转的力量脱手而出,狠狠的对着老人怒射而去。

重尺飞射而出,在几重力量的加持之下,竟然是犹如撕破了空气一般,隐隐有着淡淡的紫色尺弧,在其表面浮现。

望着那暴射而来地玄重尺,老人眉头惊诧地挑了挑,面前的少年,给了他太多地惊讶。

然而惊讶归惊讶,老人下起手来可没有丝毫手软,双掌一开一合,竟然是凝结出了无数的细小冰丝,手掌一抛,冰丝冲天而起,然后铺天盖地的对着重尺缠绕而去,只是片刻时间,便将重尺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白色冰丝。

在这铺天盖地的冰丝缠绕之下,重尺之上所携带的凶猛劲气正在被急的化解着,而当它在距离老人头顶仅有半米之时,终于是完全的停滞了下来。

随意的瞟了瞟头顶上被冰丝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重尺,老人冷笑了一声,手掌一甩,在冰丝的缠绕之下,重尺在半空中呜啸着旋转了一圈,然后猛然掉头,狠狠的对着处于半空中无处借力的萧炎怒砸而去。

重尺在老人的趋势之下,其上所携带的劲气,不比先前萧炎竭尽全力的一投要弱上多少,若是被砸中,萧炎也难逃重伤的下场。

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重尺,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背间微微一振,紫云翼豁然弹射而出,双翼一振,身形急拔高,最后将那飞射而来的重尺躲避而过。

“咦?斗气化翼?”瞧着萧炎背后弹射而出的双翼,老人眼瞳微缩,惊愕的道,片刻后。摇了摇头,皱眉道:“不像是斗气化翼,难道…是飞行斗技?”

“好家伙,这小子怎么全身都是宝?”缓缓的摇着头,老人愕然道。

没有理会紫云翼带给了老人多大的震撼,萧炎趁其分身之时。身形猛然下扑,手掌之上紫色火焰腾烧而去,屈指一弹,一缕紫火暴射而出,最后将那连接着重尺的冰丝全部焚烧而断。

失去了冰丝的驱使,玄重尺急掉落,萧炎双翼一振,身形迅冲击而下,手掌之上地紫火在十指连弹间。一缕缕细小的火焰,将玄重尺上面的冰丝全部的焚烧殆尽。

将冰丝完全清楚之后,萧炎这才敢再次将玄重尺握在手中。握住重尺,双翼再次急振动,萧炎的身体,猛然冲天而起。

站在下方,老人望着那打算直接破屋而出的萧炎,脸庞上不由得泛起一抹嘲讽与戏谑。

萧炎地身形急拔高,然而就在紫云翼振动了两次之后,他却是忽然感觉到头顶上方不远处,森冷的寒气正不断的散而出。

感受到这股寒气。萧炎心头微紧,手中的重尺猛然对着头顶上方怒刺而去。

“铛!”

上刺的重尺,似乎是碰见了什么东西,响起一阵清脆的声响,而与此同时,几块细小的冰块,缓缓掉落,最后砸在萧炎的脸庞之上,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得他心中微微下沉。他没想到,那老家伙竟然能在这么短地时间里,将整个房间变成一个坚硬的冰窖。

放弃了强行破洞的打算,萧炎双翼缓缓地扇动着,身形下降了许多,冷冷的望着那站在白雾之中的老人。

“啧啧,罕见的飞行斗技,奇异的紫色火焰,诡异的身法斗技。远远过普通斗师的实力。小子,你究竟是云岚宗的宗主传人?还是那几个然大家族中的少爷?或者是皇室中人?”抬起头饶有兴趣地望着半空中扇动着紫黑色翅膀的萧炎。老人问道。

萧炎舔了舔嘴,目光谨慎的注视着老人,并未答话。

“不过就算你真是我所说的那些身份,今天也不可能拿着地图残片离开这里。”手掌摸了摸苍老脸庞上的那道疤痕,老人的声音又是开始逐渐的转冷。

“固然你身怀多种绝技,可你不过一名斗师而已,虽说如今我实力大减,可要收拾你,并不困难。”老人淡淡的道:“把东西交出来吧,我让你离开,我也并不想被人破坏我多年的隐居生活。”

望着这顽固地老人,萧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苦笑道:“老师,看来似乎只有你出手了,我的确不是他的对手,即使他如今实力不复以往,可也正如他所说,收拾我并不难。”

“呵呵,的确不难,毕竟你们足足相差了两个阶别,而且那家伙身怀的斗技,不会比你弱,先前的交锋,不过只是试探而已,若他真是认真了起来,你撑不过五回合。”药老的声音,在萧炎心中响起。

萧炎苦笑着点了点头,与老人短暂了交锋了一阵,他自然是知道他的强悍,若不是现在他无法斗气化翼,恐怕自己早就被擒了。

“嗯…交给我来吧,我暂时控制你地身体。”

对于此,药老倒并未拒绝,他知道,即使是想要用实战来锻炼萧炎,那也是有一个界限,以萧炎这刚刚到达斗师地实力,去挑战一位战斗意识曾经是斗皇级别的强者,无疑只是找虐。

“老先生,我说过,这张地图残片,我势在必得!”先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低头对着老人耸了耸肩,忽然缓缓地闭上了眼眸。

望着萧炎怪异的举动,老人略微有些愕然,眉头微皱,片刻后,脸色却是猛然一变,他现,一股丝毫不比他逊色的凶猛气势,忽然缓缓的从半空中的少年身体之内散而出。

“怎么可能?”感受着那股节节攀升的气势,老人平淡的脸庞上,终于是露出了一抹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