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三十七章 谈话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几卷地图,在即将达到海波东身体之时,却是被一股骤然涌现的寒气冻成了冰寒的冰块,旋即无力的掉落在了老人身旁。

望着那骤然化为结冰的几卷地图,红裙女子美眸微微放光,这是她又一次看见老人展露出其峥嵘的实力。

“这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敢对冰大师如此无礼,当真是鼠目寸光之辈。”目光略微泛着许些戏谑的盯着萧炎,显然,红裙女子并不认为,老人会轻易放过这个敢冒犯他的莽撞家伙。

当然,这一切的想法,自然只是女子的一厢情愿,老人虽然的确是如她所想的将心神从地图上移了起来,不过那犹如寒冰般的干枯脸庞,在扫向面前的黑衫少年时,却是流露出了许些极为罕见的笑意,这抹笑意,是在这里恭敬得当了许久下人的红裙女子从未见过的。

“呵呵,小兄弟,你终于回来了,真是让我好等啊。”将手中的墨笔轻轻放下,海波东目光在萧炎身上扫了扫,眼眸中飞的闪掠过一抹奇异,这才几个月不见,面前的少年,竟然便是变得强横了许多,甚至,在他的身上,海东波似乎还隐隐的察觉到一股让得他略微有些恐惧的东西。

“难道是异火?天啊,他真的寻找到异火了?”心中飞的闪过一道念头,让得海波东脸庞上浮现一抹震惊,再度望向萧炎的目光,透着一抹难以言明的情绪。*/

“没办法,老先生手中有着我所需要的东西,自然是要赶紧回来,而且这一次的路程,若非是老先生的地图相助,即使我是在沙漠中转上一年时间。恐怕也难以达到目的。”萧炎笑吟吟地道。

“呵呵,各持所需罢了。”笑着摆了摆手,海东波鼻子微微抽了抽,旋即干枯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愕然的望着萧炎,震惊的道:“你…你和美杜莎女王接触过?”

店铺之中。望着那不仅没有对萧炎出手,反而与他相谈甚欢的海波东,一旁的红裙女子顿时满脸错愕。片刻后,柳眉微微皱了皱,眼角偷偷地扫过那似乎年纪比她还要小上一些的黑衫少年,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嫉妒,她在这里帮了海波东这么久地忙,却从未被他如此和善的对待……

“这家伙…”心中愤愤不平的想着,红裙女子正打算准备回去让人查探一下萧炎的来历之时,那忽然从海东波口中说出来的话语。///*/却是让得她当场如遭雷击的僵硬了下来。

当然,不仅是她。店铺之内,那三位年轻人以及几名壮硕的大汉,在海波东口中的美杜莎女王脱口而出之后,都是全身猛地僵硬了下来,在沙漠附近,美杜莎女王的凶名,足以让得任何一名人类感到恐惧,当年地大战,这位女王陛下,曾经单枪匹马的血洗了好几座城池。其凶名。几乎达到让婴儿止哭的地步。

“这…这家伙,竟然和美杜莎女王接触过?而且还没死?”店铺之内。一道道目光泛着震惊以及不可置信的盯着那背负巨大黑尺的少年,脑袋略微有些回不过神来。在沙漠附近的城市中,虽然有也着少数一些在与美杜莎女王接触过并且活下来的强者,不过那些人,哪个不是名震一方的强者,可面前的这位似乎不足二十的少年……可能么?

“呵呵,是挺倒霉地和她接触了一下,不过还好,侥幸保住了小命,不然地话,老先生也是见不到我了。”萧炎耸了耸肩,玩笑道。

“啧啧,了不起,竟然能从那女人手中活着回来,并且似乎毫无损,当真是英雄多出少年辈啊,我想,这加玛帝国年轻一辈的巅峰人物,恐怕非小兄弟莫属了啊。*”闻言,海波东顿时咂了咂嘴,惊叹不已地道。

萧炎淡淡的笑了笑,对于那所谓地巅峰人物,却是表现得不置可否。

“哦,呵呵,对了…小兄弟,不知道,我托你的事?”搓了搓干枯的手掌,海波东忽然涎着脸笑问道。

“喏,这便是你需要的沙之曼陀罗,这东西可不好找,我也是在蛇人族的圣城之内,方才侥幸寻见的。”屈指轻弹着纳戒,一株淡黄色的植物,出现在了萧炎掌心中,这株植物外形颇为古怪,缠缠绕绕的就犹如是一条盘起来的黄色长蛇一般,在植物的顶部位置,便是那高高昂起的蛇头,在蛇头之上,略微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瘤子,这瘤子,便是整株植物中精华最浓郁的所在。

“呵呵,真是劳烦小兄弟了。”惊喜的接过这株植物,海东波咧嘴感谢的笑道。

“各持所需罢了。”萧炎摊了摊手,学着先前海东波的语气笑道。

店铺之内,望着那正旁若无人般的交谈着的萧炎与海东波,红裙女子俏脸上的娇蛮也是逐渐的收敛了下去,她虽然蛮横,可也不是傻瓜,看那神秘老人对待萧炎的这般态度,以及他们两人间的谈话内容,她心中便是清楚,面前这看似比她还要年轻的少年,绝对拥有着与年龄不成正比的恐怖的实力…

“天啊,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我怎么从未听说过加玛帝国中出现位这种年纪的强者?”心中呻吟了一声,红裙女子俏脸上流露出一抹苦笑。///*/

“冰大师…”被晾在一旁,略微迟疑了下,红裙女子怯怯的道。

被打断了谈话,海波东眉头微微皱了皱,瞥了红裙女子一眼,淡淡的道:“你回去吧,以后,也不必再来了,和你父亲说一声,他的这些伎俩,实在是有些烂。”

听得海波东这般毫不客气的驱逐话语,红裙女子微微一愣,旋即眼眶骤然红了下来,贝齿紧咬着红唇,她的本意是想让得海波东收她作学生,可海波东这番话一出来。明显是断绝了她的希望,当下心中倍感委屈,丝丝雾气,将修长的睫毛侵湿了过去,此时的她,明显再没有了先前对待萧炎地那份蛮横。

瞧得海波东这般淡漠的态度。///*/萧炎也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这老家伙心倒是挺硬,虽说先前这女人的蛮横态度也让得萧炎对她印象不好。不过她毕竟是在替海波东办事,只不过她虽然很是努力的想要讨得海波东的欢心,可似乎这顽固而淡漠地老头对她依然没有任何的感情,看来,这老家伙的性情,也是有些淡薄啊,日后与他合作,可是得小心一点……

“老先生。以你地身份,这样对待一个女子。可是有些掉价了哦…”瞧不惯一个女子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萧炎微微摇着头,把玩着柜台上的一张地图,似是开玩笑的笑道。

闻言,海波东愣了愣,望着萧炎那张笑脸,片刻后,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手指在指尖上的一枚黄色纳戒上轻抚了抚,一卷卷轴闪现而出。手指弹在卷轴之上。将之射向红裙女子,有些无奈的道:“这是一卷玄阶低级的斗技。看你帮了我这么久,便送给你吧。我知道你想让我收你作学生,可我实在是没有那种心思,所以,这便权当是我的补偿吧。”

愣愣地接着卷轴,红裙女子紧紧的抿着嘴唇,片刻后,对着萧炎感激地微微弯腰,然后黯淡着俏脸,轻轻的退出了店铺。

随着红裙女子的离开,店铺内的其他人,也是紧跟而去,一时间,店铺内,便是再度变得空旷了起来。

“呵呵,我这人天生喜欢自由,可不太喜欢教导学生,她跟着我,也没多少前途。”拍了拍萧炎的肩膀,海波东解释的笑道。

微微笑了笑,萧炎对着海波东伸出手掌,笑吟吟的道:“老先生,东西我已经给你带回来了,那一份残图,是否也该给我了?”

“呃…”闻言,海波东干笑了笑,搓了搓手掌,讪笑道:“小兄弟,当初我们可是说好了的,只要你帮我将解除封印的丹药炼制出来,那我便给最后的残图给你,并且,日后,我也算是欠上了你一个人情。”

“也好…”眼睛盯着海波东片刻,直到他略微有些不自在时,萧炎这才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收回手掌,淡笑道:“希望老先生在得到丹药后,不会再扯一些别地借口,我这人…虽然脾气好,可也最受不了被人当猴子耍。”

“呵呵,小兄弟说哪里话,强者之间的承喏,难道还能有假不成?”讪笑着摇了摇头,海波东拍着胸口,打着包票道:“只要小兄弟能将我所需要地丹药炼制出来,老夫一定不会食言!”

“呵呵,那样自然最好。”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萧炎对着海波东扬了扬下巴,微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开工吧?”

“现在?”海波东一愣,旋即急忙点头:“好,好,请!”说着,他便是赶紧推开柜台,然后将萧炎迎进了后屋之内。

进入屋中,萧炎随意地坐在椅上,目光瞟向海波东,嘴角略微挑起一抹笑意,轻声道:“药方,材料……”

“有时候,我现你们这些炼药师,还真的让人羡慕…唉,这张破解封印的药方,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方才得到的,如今被你一看,自然是又得改名换姓……”无奈的从纳戒中将众多炼药材料掏了出来,海波东握着一张泛黄的古朴羊皮纸,脸庞上的肉疼,可并非是佯装出来的,为了这张药方,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苦。

脸庞上保持着和煦的笑意,萧炎心中也是略微有些乐,药老早就和他说过,一些能够破解封印的药方,其价值也是难以估计,虽说残图才是他最想要的东西,不过能够顺便捞一张炼制六品丹药的药方,那自然更是完美……

笑吟吟的接过海波东那万分不舍的递过来的古朴药方,萧炎目光在上面一扫,脸庞上的笑意,顿时变得更加灿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