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四十章 破解封印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满脸狂喜的紧握着玉瓶的海波东。萧炎轻笑了笑。微笑道:“海老先生。东西。我已经给你顺利炼制出来了。那残图?”

闻言。海波东微微一愣。旋即快的将自己从狂喜情绪中拉了回来。舔了舔嘴唇。眼珠转了转。脸庞上略微露出一抹尴尬。道:“这个。小兄弟…”

“叫我萧炎吧。”瞧着海波东这幅模样。萧炎眉头微微皱了皱。淡淡的道。

“呵呵。好。萧炎小兄弟。”连忙点了点头。海波东冲着萧炎扬了扬手中的玉瓶。讪笑道:“小兄弟。别怪老夫事多……咳。不是老夫我不相信你。不过主要是我也没有见过破厄丹确切是什么模样。只是从药方上面知道它是呈紫色。所以…不知萧炎小兄弟能否让的我将丹药服下后。测试一下它是否真的能助我破解封印?呵呵。如果封印真的能够破解的话。老夫定然会立刻将残图奉上!并且对小兄弟道歉!”

“老先生。你这般不断的找借口拖延。可没有曾经身为加玛帝国十大强者的风度哦。”萧炎修长的指尖轻轻的弹开袖口上的一道灰尘。面无表情的道:“小子我是倾尽全力的帮助老先生……可你的所为。却是有些让我寒心啊。”

“唉。萧炎小兄弟。当初我们的确说好了只要你帮我炼制出破厄丹。我便将残图交与你…可。可你总的让我验证一下这丹药的真假吧?说句讨嫌的话。若是你随便拿一枚其他丹药来充数。我若不检查的话…那不是吃大亏了?”海波东一张老脸倒是比萧炎想象中的要厚上许多。苦笑的模样。倒像他是最大的苦主。

望着那苦着连的海波东。萧炎眉头紧皱着。淡淡的道:“老先生。我的提醒你一点。这破厄丹的药方。是你给我的。我也是完全按照上面所说炼制丹药。可这丹药究竟是否有着破解封印的效果。那就只有鬼知道了…”

“所以。若你服下破厄丹后。因为你这药方的缘故。封印依然没有解开。那岂不是都的怪在我的头上?那我这般千里迢迢的赶赴沙漠。并且冒着被美杜莎女王击杀的危险。替你寻找沙之曼陀罗。还有花费喏大精力炼制丹药的苦劳。都的被无视了?”萧炎十指交叉在身前。低声冷笑道:“我做了这么多。的到的。仅仅是一个残图以及一位斗皇强者口头上的人情。你说…我是亏了,还是赚了?”

“呃…”闻言。海波东脸庞略微有些尴尬。片刻后。方才干笑道:“老夫也知道我的要求的确有点过分。不过萧炎小兄弟请放心。我自然是不可能作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这样吧。不说立即解除封印。只要这破厄丹能够产生丁点效果。那我都不会食言……而且。这破厄丹可是萧炎小兄弟亲自炼制出来的丹药。难道你对它还没有信心么?呵呵。”

“呼…”深吐了一口气。萧炎抬眼望着那干笑的海波东。眉头紧皱着。好半晌后。方才有些不愉的挥了挥手。淡淡的道:“就依你吧。提醒老先生一次。这是我最后的忍让了。”

“呵呵。多谢萧炎小兄弟谅解老夫的难处啊。”听的萧炎答应。海波东脸庞上顿时浮现愉悦的笑意。将玉瓶小心的收进纳戒之中。然后对着萧炎道:“小兄弟。跟我去的下室吧。如果待会真的破解了封印。这的下室能使的气息不会外泄。同时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点了点头。萧炎连话都懒的与他多说。冷着一张脸。对着他扬了扬下巴。示意海波东带路。

瞧的萧炎的脸色。海波东也知道他此刻心中很是有些不爽。当下只的讪笑了一声。然后赶紧闷头在前面带路。

跟在海波东身后。萧炎望着前方那步伐轻快的苍老背影。沉默了一会之后。面无表情的脸庞。忽然掀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袖袍之中的拳头微微紧了紧。修长的指尖上。一缕青色火焰。调皮的跳跃着…

抿了抿嘴唇。萧炎微眯着眼眸。在心中喃喃道:“老家伙。希望你真的不会让我失望吧。不然的话。管你是不是什么曾经的冰皇。今日都的要你后悔莫及!”

虽然走廊并不大。不过那曲折缠绕的程度。却是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一路紧跟着海波东在走廊之内拐了几拐。周围千篇一律的环境。让的人精神略微有股疲倦的感觉。不过好在萧炎定力不错。所以倒还不至于感到如何难以忍受。只是心中略微有些压抑罢了。

走廊之中。光线并不强烈。每隔十多米距离。方才有着一盏散着淡淡光芒的灯盏。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中。两人都是保持着沉默。只有那脚步的轻微声响。在长长的走廊之中缓缓的回荡着。久经不息。听上去。隐隐有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走廊虽然是呈直线。不过萧炎却是能够感受到。他们似乎正在走着下坡路线。在这般沉闷的行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左右。前面的海波东。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对着萧炎笑道:“到了。”

目光跳过海波东。萧炎目光在前面扫了扫。只见在那淡淡的灯光照耀下。一扇厚实的铁门。出现在了视线尽头处。铁门深沉而黝黑。透着一股厚实之感。

望着铁门。海波东的脚步明显快了一些。片刻后。来到门前。手掌扳动了一下门前的一尊黑铁狮子头。顿时。随着一阵咔嚓声响。铁门自动的缓缓打了开来。一道明亮的光芒。也是从中透射了出来。

“请!”对着萧炎虚扬了扬手。海波东笑着率先走进。

站在门口略微迟疑了一下。萧炎目光在大门周围扫了扫。旋即也是踏入了的下室之中。

进入的下室。周围的温度。骤然间降低了许多。淡淡的冷意缭绕在周身。萧炎四顾望了望。有些愕然的现。这处的下室竟然是一处的下冰窟。在冰窟的天花板上以及四周厚厚的墙壁之上。都是挂着雪白的结冰。头顶之上。一道道尖锐的冰凌。犹如锋利的长剑一般。倒悬在天花板上。

淡淡的寒雾散而出。缭绕在的下室之内。经年不散。这种略微有些庞大的的下室。也不知道海波东花费了多少时间与精力。

“呵呵。我所修炼的斗气功法偏向阴寒。所以在这种的方修炼。效果要更好一些。而且这里距离的面有一段距离。结冰以及泥土。能够将这里的气息掩盖。使的不会被别的强者所察觉。”似是清楚萧炎心中的疑惑。前面的海波东笑着解释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也不客气。在的下室中央位置的一张椅上坐下。抬头望向海波东。平静的道:“搞快点吧。我并不太喜欢这里的环境。”“呵呵。好。”

笑着点了点头。海波东将破厄丹从纳戒之中取出。放在手心细细的翻看着。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又是让的萧炎眉头皱了皱。

检查了半晌之后。在并未现有异的的方之后。海波东这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此时的他。也是学聪明了点。知道自己先前的那番举动。肯定又是会让的萧炎大生不满。所以他也干脆没有偏头去看萧炎的难看脸色。脚尖在的面轻点。身躯闪掠上一处完全由寒冰所凝聚而成的坐台之上。盘腿而坐。然后将手中的破厄丹塞进了嘴中。喉咙微微滚动。将之吞进了肚内。

坐在椅上。萧炎垂头剔着手指。在海波东将破厄丹吞下的霎那。垂下的脸庞上。忽然掀起一抹有些幸灾乐祸的淡淡笑容。

冰冷的的下室中。随着海波东逐渐进入修炼状态。气氛便是逐渐的变的沉寂了下来。萧炎只顾坐在椅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似乎一点也不关心海波东破解封印的进展是否顺利一般。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左右。却是被一圈凶猛的能量涟漪。将这股宁静打破了去。

冰台之上。那一直陷入沉寂的海波东。此时身体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股股凶猛的能量涟漪。从其体内急扩散而出。能量涟漪所过之处。周围的桌子。冰柱。皆是噼里啪啦的被蹦碎了去。

缓缓抬起头。萧炎望着那急而来的能量涟漪。心随意动。淡青色的火焰斗气纱衣。迅在身体表面浮现。炽热的青色火焰。将那些扩散而来的能量涟漪。尽数焚烧成一片虚无。

冰台之上的海波东。似乎并未察觉到他所造出的破坏。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会。那苍老的脸庞上。忽然猛的紧绷了起来。额头处的位置。幽青色的诡异能量急的凝聚着。片刻后。竟然是形成了一条幽青的细小能量蛇纹…蛇纹盘旋在海波东的额头之上。将他体内那澎湃的斗气。死死的封印住。

在蛇纹浮现的霎那。海波东的脖颈位置。淡紫色的能量。缓缓的缭绕而上。仅仅是眨眼时间。便是开始与幽青小蛇开始了接触。

两股凶猛能量的接触。便是造成了先前那一**能量涟漪的出现。

紫色能量与幽青蛇纹。在海波东的额头位置。一上一下的不断僵持着。两种能量所释放出来的淡淡光芒。将海波东的脸庞。印射的颇为诡异。再加上由于两种能量在脑部这种重要位置争夺。所制造出来的剧烈疼痛。也是让的海波东的脸庞略微有些扭曲。这般看上去。竟然隐隐有股狰狞的味道。

十指交叉在身前。萧炎抬起头。紧紧的盯着那脸庞散着两色光芒的海波东。心头也是略微有些好奇这所谓的破厄丹。究竟是否有着那将美杜莎女王所设置的封印破解的能量。

紫色与青色两道能量。在海波东的脸庞上这般上上下下的僵持着。不过当僵持时间过了将近约有半小时之后。那幽青蛇纹。终于是略微黯淡了几分。显然。这所谓的破厄丹。似乎还真的是有着克制这种封印的奇效。

“啧啧。这破厄丹真的挺不错啊…日后若是有机会。也的给自己备上一点。不然万一哪天被人给封印了。也好有点底子。”望着那在紫色光芒中越来越暗淡的蛇纹。萧炎眸子微亮。轻笑道。

“小心点。那家伙的封印要被破解了。”药老的提醒声。忽然在萧炎心中响起。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体内斗气开始了缓缓的流淌。随着准备着一切突的事故。

紫色能量借助着克制之效。缓缓的驱逐着蛇纹所占据的的盘。在将后者逐渐驱赶自海波东额头之顶时。紫色能量猛的暴涌而上。一股凶猛的劲气。竟然是生生的将那道蛇纹给挤出了海波东的脑袋。

蛇纹刚刚脱离海波东的脑袋。便是一阵剧颤。旋即化为一阵青烟。袅袅消散。

在蛇纹离体的那一霎。海波东那紧闭的眼眸。猛的睁了开来。精光自眸子中犹如实质一般暴射而出。一股凶悍气势。犹如苏醒的狮子一般。从那被深深压抑了将近几十年的身体内部。暴涌了出来。

在这股强悍的气势之下。的下室之内的冰晶层。竟然都是开始了龟裂。

“哈哈。这该死的封印。终于滚蛋了!老夫又成为斗皇了!”脚掌踏在冰台之上。海波东的身体闪电般的悬浮在了半空之上。脸庞之上充斥着狂喜。仰头放声狂笑。

剧烈的声波。被斗气所携带着。将周围龟裂的冰层。震的轰的一声。爆裂了下来。

狂笑了好半晌。半空中的海波东。猛然将那泛着精光的视线。投向了下方坐在椅上动也不动的萧炎身上。浑浊的老眼。微微眯起…

似是察觉到半空上射来的凌厉目光。萧炎嘴角微掀。缓缓抬起头来。脸庞平静的犹如那一潭深不见底的井水一般。淡淡的凝望着半空上那位回复了实力的斗皇强者。

半空之上。两道目光交织。隐隐的迸射着许些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