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四十二章 石漠城的变故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由于并不想继续留在漠城做那出售地图的商贩,所以在商讨完毕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海波东便是跟着萧炎离开了这座城市。

那曾经呆了几十年的小商铺之内的东西,海波东并没有带走任何一样,按照他所说,或许以后的某一天,疲倦了纷争的他,或许会再度回到这里,彻彻底底的安心度过余下的日子。

站在一处高耸的沙丘之上,海波东最后一次眺望了一眼那坐落在沙漠与陆地交接边缘处的巨大城市,轻叹了一口气,神情略微有些落寞,几十年的隐居生活,也让得性子淡漠的他,对这个地方,生出了许些感情。

缓缓转过身来,海波东望向一旁的黑衫少年,问道:“接下来去哪?”

“我想先去一趟石漠城,我的两位兄长在那便。”萧炎将目光投向西北方向,那里是石漠城的所在,微笑道:“上次走得匆忙,有些事情未曾办好,现在还有两个多月的空闲时间,想过去把事情弄妥当,你呢?”

“随你吧,我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便先跟着你转悠一下吧。”海波东皱眉沉吟了一会,旋即笑道。

“呵呵,那自然好。”闻言,萧炎笑着点了点头,有着一个免费的斗皇级别打手在身边,他当然不会拒绝。

“那走吧,以我们的度,想必一天时间,应该便能赶到石漠城。”海波东笑了笑,淡淡的寒雾从体内散而出,最后在背后凝结成一对晶莹剔透的寒冰双翼。

“嗯。”萧炎微微点头,背间轻抖,那贴在背上犹如一团漆黑纹身的紫云翼。缓缓的舒展开来,片刻后,便是化为了一对面积比海波东的寒冰双翼还要大上几分地翅膀。

目光泛着许些奇异的扫过萧炎背后的紫云翼,即使海波东以前已经见识过了一次,可当下依然是有些忍不住的啧啧赞道:“飞行斗技,这种东西,老夫也不过只是听说过。却从未见识过,你这家伙还真是好运,竟然能把它弄到手。”

“呵呵,这比起老先生的寒冰双翼,度可是要差上一筹,有何好羡慕的?”萧炎笑着摇了摇头,手掌轻拍了拍背后的巨大玄重尺,双翼猛地一振,身形顿时拔升半空。

“走吧。动身了!”轻喝了一声。萧炎双翼急地振动着。借助着这股浮力。脚掌在虚空一踏。身形化为一道流光。对着远处天际暴射而去。

望着前方那飞掠地萧炎。海波东笑了笑。也是振动着斗气之翼。快地追赶了上去。

萧炎两人飞行地度。自然远非走路或者其他骑乘可以相比。当初在修行时。萧炎曾经走了将近十来天地路程。在两人近乎毫不停滞地赶路之下。却是仅仅一天时间。便是逐渐地到达了目地地。

当天空之上地炽日逐渐西落之时。一座比起漠城要小上几号地城市轮廓。终于是缓缓地出现在了视线地尽头。

远远地望着那矗立在风沙中地黄土城市。萧炎微微松了一口气。对着身后地海波东打了个手势。两人地度。猛地暴涨。

两道流光。犹如暗空中地两颗流星。直接从那石漠城地上空飞掠了进去。

石漠城之内,一处高耸的建筑物上,两道人影突兀的闪现而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座富有沙漠韵味的城市。

站在一处墙墩之上,萧炎轻拍了拍衣衫上的黄尘,虽然一路风尘仆仆。可他的脸庞上。却是略微噙着一抹淡淡的欣喜,经过这般长时间地赶路。萧炎终于是确切的感受到了功法进化后所带来的好处,这若是放在以前。他想要从漠城飞掠到石漠城,途中不仅要经常歇息,而且还必须偶尔服下回气丹,方才有可能顺利到达石漠城…

然而现在,焚决进化之后,他这一路飞掠而来,除了呼吸急促之外,体内的斗气,却依然没有出现匮乏的感觉,这种充盈有余的状态,实在是让得萧炎心中窃喜不已。

“玄阶功法与黄阶功法,果然是两个阶别的东西啊…”萧炎在心中感叹着这两种功法间的差距,同时心中对那更高阶的功法,再度升起了许些期盼之心,玄阶功法便是这般强横,那地阶呢?天阶呢?到时候,恐怕真是具有毁天灭地之能吧?

“呵呵,走吧,海老先生。”在心中感叹了一番后,萧炎对着身后的海波东笑了笑,背负着巨大地玄重尺,径直跳跃下了这处高耸地建筑物。领着海波东穿过几道街道,然后对着那位于城角位置地漠铁佣兵团缓缓行去。

行走在城市之中,萧炎目光在这道本来应该是佣兵汇聚的街道中扫了扫,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如今地街道,似乎变得冷清了许多…

原本那些来来往往的佣兵不仅少了许多,而且很多佣兵的胸口上,竟然都是佩戴的同一种徽章,曾经在石漠城呆了一段时间的萧炎自然是知道,这徽章,是属于沙之佣兵团特有的。

“有点不对劲啊…这沙之佣兵团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了?”轻轻喃喃了一声,萧炎微眯着眼眸,缓缓的穿过这条街道,下巴微抬,凝视着那在街道尽头处的一座庞大院落,这里,便是漠铁佣兵团的总部,以前,此处人声鼎沸,极为热闹,而现在,街道之上,一片凌乱,周围的商铺似乎也是早早的关了门,一阵微风吹来,带着点点荒凉的感觉。

“出事了?”

手掌轻轻的磨挲着侧脸,萧炎忽然低声笑了笑,笑声之中所蕴含的冰冷杀意,让得身后地海波东略微有些侧目。这是他在认识萧炎以来,头一次瞧着这位当初即使是被自己耍了几把依然能够保持淡然的少年露出这般态势,看来,他那所谓的兄长,在他心中的地位有些不低啊。

手掌轻轻抚摸着背后的重尺,萧炎面无表情的缓缓对着街道尽头走去,半晌之后。来到那漠铁佣兵团大门之外,微微偏头,在那大门外,以前那杆高高飘扬的佣兵旗帜,已经无力地跌倒在地,在那旗帜之上,无数显然的脚印,刺得萧炎眼睛略微有些疼。

深吸了一口气,萧炎忽然偏过头来,快步走向大门。手掌将大门缓缓推开,随着喀嚓声响逐渐响起,门缝也是扩大了起来,而当大门开启到将近一半之时,一杆沾染着许些鲜血的长枪,忽然猛的自门后暴射而出,狠狠的刺向萧炎的喉咙。

突如其来的攻击,并没有让得萧炎脸色又任何变化。目光冰冷的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放大的枪尖,身体动也不动。

锋利长枪,在到达萧炎身体仅仅半尺之时,却是从那枪尖部位,诡异的开始了融化,眨眼时间,那长枪,便是变成了一堆炽热地铁浆。

阴沉着脸色,萧炎右拳之上。青色火焰瞬间涌现而出,狠狠的对着厚实的大门之上砸去,顿时,随着一道轻微的闷响,一个人头大小的空洞,便是迅扩散而出,而萧炎的拳头,则是从中探了进去,拳头摊开,闪电般的一抓。顿时。一条人影,被狠狠的扯了过来。那张沾满着鲜血地脑袋,刚好装满着先前萧炎所制造出来的空洞中。

“萧炎少爷?”被抓出来的人影。满脸的怨毒凶光,不过当他的目光扫过萧炎那淡漠的脸色后,却是骤然一愣,旋即失声狂喜的叫道。

人影的叫声,让得萧炎那刚想将他脑袋蹦碎着碎片的举动阻拦了下来,眼瞳中地寒光逐渐消退,低头望着这满脸被鲜血布满的人,皱眉道:“你是漠铁佣兵团的人?”

“咳,咳,萧炎少爷,我是漠铁佣兵团八分队的队长非利,上次团长还吩咐我们替您查探沙漠的地下洞穴呢…”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鲜血从男子嘴中流淌而出,他咧开嘴,露出那沾染着鲜血的白色牙齿,憨笑道。

眼光逐渐的柔和,萧炎将男子小心翼翼的从孔洞中取了出来,快的塞进一枚疗伤丹药在其嘴中,眼睛扫了扫他那满身地伤痕,刚欲替他上药,却被他拦了下来。

“萧炎少爷,您赶紧去训练场吧,我怕团长他们快要支撑不住了,沙之佣兵团这次来地人,实在是太多了。”服下了疗伤药,非利脸色略微好了许多,他指着团内训练场的方向,声音嘶哑地道。

“沙之佣兵团?罗布那杂种好胆啊!”闻言,手中握着的疗伤药玉瓶,猛然被愤怒地萧炎捏成一片粉末,森然的声音中,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杀意。

“前段时间不知为何,沙之佣兵团忽然开始清理石漠城的其他佣兵团,罗布仗着他大斗师的实力,很快便是将一些小型佣兵团收拢了去,本来以我们漠铁佣兵团的实力也并不会惧他们,毕竟我们虽然没有大斗师,可斗师的数量,却是比沙之佣兵团多了许多…”非利似是担心时间不够,所以语调快而急促:“可在前几天,沙之佣兵团之中的斗师,忽然多了将近七八位,而且,还又多出了一名大斗师!实力暴涨到这个地步,石漠城中的其他中型佣兵团,几乎是在短短几天时间内,便是被清理了干净,而今天,则正好是他们给予我们漠铁佣兵团最后通牒的时候。”

“多了七八位斗师,一名大斗师?”闻言,萧炎略感愕然,皱眉道:“沙之佣兵团不可能拥有这般强大的实力啊!”

“青鳞呢?她不是拥有一头斗灵级别的战斗宠物么?”忽然想起那位拥有着碧蛇三花瞳的小女孩,萧炎急忙问道

“前段时间,在沙之佣兵团清理之前,青鳞在一次外出后,便是再没有回来过,团长派人去查探过。从一些痕迹来看,青鳞似乎被人抓走了…”非利苦笑着道。

眼角急的抽搐着,萧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他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两三个月的时间,这里便是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拍了拍非利地肩膀,萧炎轻声道:“好了,接下来。便交给我吧,有我在,漠铁佣兵团不会有事…”

非利重重的点了点头,受两位团长的影响,他对这位一直颇为神秘的少年,也是有着一抹不知从何而来的信心。

缓缓站起身子,萧炎抿了抿嘴,脸庞之上,一抹狰狞,闪掠而过……

宽敞的训练场之上。黑压压的人头分两边簇拥着,彼此对射地目光中,充斥着毫不遮掩的杀意。

在那场中,两道人影正在进行着殊死搏斗,两人的攻势,都是极为凌厉,任何一点疏忽,都会遭受到知名的攻击。

场中。一道人影全身被雷电所包裹着,丝丝银蛇在身上跳闪着,手中长枪抡刺之时,滚滚雷鸣声,不断的响彻着,不过虽然他的攻击极为凶猛,可这对于他的对手来说,似乎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阻碍,每一次在攻击临体时。他都能轻易的躲避开那银色长枪的扫刺。

从这人轻松闪避地模样来看,两人的等级明显不在一个层次之上,可那黄色人影,却并没有选择快的结束战斗,这般戏谑的模样,便是犹如那猫戏老鼠一般。

广场的一旁,大群的漠铁佣兵团团员,双目冒火的望着场中的战斗,他们也清楚那道黄色影子如此举止代表着何种嘲讽与戏弄。

在这些人位,萧鼎面无表情地站立着。只不过那一对眸子之中。正缭绕着一股疯狂的怒意。

“团长,后门也被包围了。我们无路可走了。”一名有些狼狈的佣兵从后面挤了进来,声音低沉的道。

“果然啊…做得真绝!”拳头紧紧的握着。萧鼎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努力让得理智不被怒火所吞噬,淡淡的道:“既然不能逃,那便拼死一战吧,想要将我漠铁佣兵团清除掉,不付出让得他们血一般的代价,那怎么行?”

阴冷的笑了笑,萧鼎忽然偏头道:“对了,我让你暗藏地东西,弄好了么?”

“嗯,好了!”

“那就好,就算我漠铁佣兵团今日会被灭了,可只要日后小炎子来到这里,他自然会找到那些东西,然后,他会为我们展开疯狂的报复的,呵呵…”萧鼎轻轻笑了笑,笑容中,有着一抹经常出现在萧炎脸庞上的阴狠。

“二弟要败了啊,虽然雷属性斗气攻击力强横,可对方毕竟是大斗师啊…”抬头望着场中接近尾声的战斗,萧鼎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心中的愤怒,正在逐渐的侵蚀着他的理智。

“雷弧三段舞!”

场中,银色人影猛的出一声低喝,手中长枪诡异地跳跃起重重电弧,然后疯狂地对着黄色人影暴刺而去。

“哈哈,垃圾就是垃圾,狗屁的三段舞,在绝对实力面前,管你是不是号称攻击力最强悍地雷属性斗气,都给我去死吧!”面对着暴射而来的电弧,黄色人影不屑地狂笑了一声,硕大的拳头猛然紧握,其上黄色斗气疯狂凝聚,瞬间后,竟然是凝化成了一道能量化的拳套。

紧握着拳头,猛然爆轰而出,剧烈的风声夹杂着凶猛的劲气,直直的与那电弧撞击在了一起。

两者相撞,黄色人影的拳头几乎是犹如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毁了三道电弧,在摧毁之后,去势依然不减,重重的砸在了萧厉的胸膛之上。

“噗嗤。”

遭受到重击,萧厉脸色猛的一白,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身体猛的插着地面,划出了十多后,方才重重的撞在训练场边缘的一块巨石之上。

“哈哈,这点狗屁实力,也配与我嚣张?”浑身上下被缭绕着黄色斗气的中年人冷笑了一声,脚掌一踏地面,身体犹如一俩横冲直撞的坦克一般,猛的暴冲向了那失去战斗力的萧厉,拳头之上,凶悍无匹的劲气,再度急凝聚,看他的这幅架势,显然是没有留活口的打算。

“哈哈,死吧!”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萧厉,中年人脸庞之上浮现一抹残忍,拳头狠狠的砸了过去。

“铛!”

就在那双硕大拳头距离萧厉仅仅不足一米距离时,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出现在萧厉身前,手中巨大的黑尺插进地面,而那双暴击而来的拳头,则是重重的轰击在了黑尺之上,顿时,一道清脆的声响,便是在场地中响彻了起来。

脚掌插着地面,巨大的劲气使得中年人脚步急后退了几步,阴沉着脸望着那巨大的黑尺,冷喝道:“谁?”

黑尺微微颤动,旋即被抬了起来,黑衫少年那单薄的身躯,出现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将黑尺抗在肩膀之上,萧炎微微抬头,淡漠的望着对面的中年人,手中黑尺豁然指向他,冰冷彻骨的森然声音,在广场之中,响彻不歇。

“你的命,今天我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