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四十三章 击杀大斗师!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宽敞的场地之上,少年冰冷的平淡声音,缓缓的回荡着,让得无数人侧目。

“小炎子?”望着那忽然出现的黑衫少年,广场的另一旁,萧鼎微微一愣,旋即那略微有些阴狠的脸庞上,狂喜瞬间涌现而出,手掌重重的拍在一起:“这家伙,简直来得太及时了!”

“呵呵,看来我们漠铁佣兵团还不该绝啊。”紧握的拳头缓缓的舒展了开来,萧鼎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狂喜缓缓压下,偏头对着身后的团员们微笑道,虽然萧炎年龄颇小,不过对于这个一直有些神秘的弟弟,萧鼎对他抱有颇大的信心,而上次萧炎单身只影将沙之佣兵团恐吓得连城都不敢出一事,也是让得萧鼎的这份信心,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望着萧鼎那满脸的笑容,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很多人都并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什么能够让得两位团长如此有信心,而且当初萧炎与萧厉的切磋,他们也都是见到过,可现在,连萧厉都不是那位大斗师的对手,萧炎或许……

漠铁团员心中存有几分忐忑,不过他们也跟随了萧鼎这么多年,至少能够明白,这位做事一直以冷静自居的团长,绝不会在这种场合胡乱夸口便是。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眼中露出一抹劫后余生的笑意以及期盼,希望这位萧炎少爷,真的能够替漠铁佣兵团解去今日的这场毁灭危机吧-中,杀意更是难以遏制的浮现了出来,从纳戒中取出一瓶疗伤丹,将之投向萧厉怀中,轻声问道。

“咳,咳…”剧烈的咳嗽出许些血迹,萧厉随意的将嘴角血迹抹去,然后服下丹药。抬起头来,望着那矗立在身前的身姿欣长挺拔的少年,苍白的脸色上浮现出一抹红润,裂了裂嘴。紧绷的身体,也是悄悄的放松了下来。

靠在身后地巨石之上,萧厉声音略微有些嘶哑的笑道:“小家伙,你终于回来了。再来晚点,以后恐怕就得来坟墓来找二哥聊天了。”

“抱歉,我来晚了。”萧炎低声道。忽地笑了笑,笑容中,透着一抹犹如饿狼般的狰狞与阴狠,与萧厉对视了一眼,柔和的微笑中透着森然:“二哥放心,那家伙地命,我替你收。”

“咳,那家伙名叫墨冉,一星大斗师,功法是土属性。这种属性。特点便是悠长浑厚,很适合长时间的战斗。并且,我的雷斗气所携带的麻痹效果。对他也是没有多大地用处,不然的话,我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的…不过可惜,我与他之间等级差距实在太大,所以这段战斗时间,他未曾施展斗技,因此我也不清楚他拥有何种级别地斗技,与他战斗时,你小心点。”笑着点了点头,萧厉再次咳出一口鲜血,喘着气,缓缓的道。

“一星大斗师么?”森然的笑了笑,萧炎冲着萧厉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缓缓转过身来,那略带着许些笑容的清秀脸庞,骤然间变得狰狞如修罗一般,阴冷的如九幽寒冰的目光,让得对面那位黄衣中年人,头皮略微有些麻。

“你是谁?”黄衣中年人甩了甩先前那因为劲气的反弹,而有些麻木的手臂,阴沉着脸,对着萧炎冷喝道。

没有理会他的喝声,萧炎眼眸微闭,一缕缕青色斗气从气旋之中流淌而出,然后迅的在体内涌动着,顿时,淡淡地青色斗气火焰纱衣,便是缓缓地自萧炎身体表面升腾了起来。

望着萧炎身体之上那略微有些奇异的斗气纱衣,黄衣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变,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冒出实质火焰地斗气,当下脸庞上微显凝重,厉声喝道:“小子,奉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免得引火烧身!”

“你要清楚,凭这漠铁佣兵团,还根本不足以与我们为敌。”墨冉手指向广场另外一旁簇拥的大群人影,冷笑道:“所以,你也别做这些无用之功了!”“你废话太多了…”眼眸睁开,萧炎淡淡地摇了摇头,手掌猛然紧握玄重尺,脚掌狠狠一踏地面,随着一道能量爆炸声响,脚掌离地之处,一个坑洞,便是出现在了坚硬的石面之上。

爆炸声刚响,萧炎的身体,几乎便是化为了一条黑线暴冲向名位墨冉的中年人,这般度,让得周围的人群中出许些惊呼声。

望着萧炎那迅猛的度,墨冉脸色越加显得阴沉,冷笑了一声,手指在纳戒之上刨了刨,一对通体黝黑,布满锋利尖刺的拳套,闪现而出。

快的将拳套带好,一股凶悍的劲风,便是猛的自面前涌现而出,并且还夹杂着刺耳的破风之声,狠狠的对着脑袋抡砸而来。

拳头紧握,黄色的斗气光芒在拳套之上急凝聚着,雄浑的能量,释放着淡淡的涟漪波动。

面对着萧炎的重尺攻势,中年人也并未退缩,他所擅长的,似乎也是硬碰硬的战斗,所以当下并未闪避,前跨了一步,锋利的黑铁拳套,携带着雄浑的劲气,狠狠的对着那带起一片漆黑阴影砸来的黑色重尺迎去。

“铛!”

清脆的金铁相交声,从两人交手处,荡漾着传了出来,而随着音波的传出,一圈凶猛的能量劲气,也是自黑尺与拳套间暴涌了出来,顿时,萧炎以及中年人两人脚下的地面,都是悄悄被震开了一道裂缝。

紧握着重尺,在这凶悍的对轰之间,萧炎脚步急退了几步。而反观那墨冉,却是仅仅退后了半步,便是将身体稳固了下来。

“嘁,原来你也不过只是比刚才那家伙实力强上一点而已,竟然还有胆子在我面前装横。”踏回步子,墨冉望着那退后了几步的萧炎,经过先前地这番接触,他也算是勉强的摸到了萧炎的实力,当下撇了撇嘴,不屑的笑道。

没有理会他的话语。萧炎退后的脚步猛然一踏,身体再度犹如利箭一般暴射而出,手中漆黑的巨大黑尺,抡扇之间。带动着一阵阵极具压迫的风声。

身体在即将进入到墨冉攻击范围之时,萧炎脚掌猛的一蹬地面,身体竟然是诡异的横移到了其左边位置,手掌一紧。黑尺对着其脑袋抡砸而下。

经过先前地接触,萧炎同样是模糊的探清了对方的底子,虽然土属性斗气极其适合长时间战斗。不过犹如那厚实的斗气,所以他地度,并不是显得如何快捷,所以,萧炎能够凭借自身迅捷的度,对他展开狂猛的攻击。

而对于自己的缺点,墨冉同样是非常清楚,因此他也并未去做那些无用地闪避之功,手中黑铁拳头舞得密不透风,而凡是那接触到身体表面之前的攻击。都会被他以更加强猛的攻势。给狠狠地弹射回去。

“铛,铛。铛…”

随着两人这般眼花缭乱的攻击与防御,宽敞的广场之上。金铁相交的清脆响声,几乎是响成了一片,金铁之声,在广场上空盘旋着,久久不散。

随着场地之中两人的战斗越加火暴,那本来还因为萧炎实力仅仅只是斗师级别而略微有些不屑的墨冉,却是略微有些吃惊了起来,他最引以为豪的,便是自己在战斗之上的持久力,然而面前的这位少年,却是从一开始,便是选择的和他硬碰硬,一名斗师和一名大斗师硬碰?并且还似乎毫无损地一直坚持了下来?

“这家伙,想必修炼地功法级别应该不低,不然绝不可能与我对拼挥霍斗气!”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在周身急闪掠进攻地黑衫少年,墨冉心中沉声道。

“战决吧,被一名斗师拖了这么久,若是被家族的其他家伙知道,恐怕又会成为他们地笑料。”心中飞快的闪过一道念头,中年人的脸色,也是逐渐的变得凶狠了起来。

“铛!”拳头再次将重尺砸开,拳套之上那尖锐的利刺,此时已经变钝了许多。

“小子,结束了!”

抵挡下萧炎的这一击,中年人忽然猛的侧踏了一步,刚好将萧炎的闪避路线阻拦而下,森然沉喝:“地爆星罡!”

随着中年人沉喝声的落下,其拳头之上,凶猛的黄色斗气疯狂的凝聚着,片刻之后,犹如是在拳头之上形成了一个黄沙漩涡,漩涡中心位置,是一个黝黑的空洞,凶悍的劲气,正在其中急凝聚着。

“死吧!小子!”咧嘴一笑,中年人脸庞上浮现一抹狰狞,手臂猛然重轰而出,而随着其手臂的挥出,一圈深黄色的凶猛能量涟漪,顺着手臂,暴涌而出。

拳头之上的黄沙漩涡,在此刻骤然一顿,漆黑的孔洞中,一股几乎犹如实质一般的黄色能量团,携带着凶悍的劲风,狠狠的砸在了萧炎黑尺之上,接触之时,黄色能量团一阵波荡,旋即犹如一枚炸弹一般,狠狠的爆炸了开来。

“嘭,铛!”

这一道突如其来的金铁交响,几乎是犹如雷霆一般,猛的在广场之上炸响了起来,剧烈的声波,让得周围围观的众人,不由自主的捂上了耳朵,满脸惊愕的望着场中。

黑尺被那股凶猛的能量团击中,萧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脚步急退,每一步的落下,都会在坚硬的石面上留下一道嵌入石面的脚印。

接连退后了将近十几步,萧炎手中重尺忽然猛的一颤,竟然是强行脱离了萧炎的手掌,斜斜的飞落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嘘…”在萧炎重尺离手之时,那些沙之佣兵团的团员,顿时出不屑的嘘声。嘲讽地大笑声,在广场上回荡着。

另外一旁,漠铁佣兵团的团员,瞧得这一幕,只得黯然的叹息了一声,脸庞上闪过一抹失望。

“呵呵,有什么好唉声叹气的,忘记上次小炎子和二团长较量时的事情了么?”萧鼎双手彼此插在袖间,目光凝望着场中的萧炎,微笑着喃喃道:“脱离了那把古怪黑尺的小炎子。才是最强的状态!”

依靠着巨石,萧厉的呼吸已经平稳了许多,抬头瞧得场中的那被击飞了武器地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这家伙,现在总应该动真格的了吧?”

急后退的脚步缓缓顿住,萧炎站稳了身子,眼角瞟了瞟不远处地那玄重尺。轻轻甩了甩近乎麻木的手掌,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将胸口那股因为对方的攻击。而产生地沉闷之感吐了出去。

“咳…”轻咳了一声,萧炎揉了揉有些涨的胸口,心中缓缓盘算着双方的实力差距。

他地真实实力,虽然药老说是四星斗师,不过这段时间以来,或许是由于青莲地心火的缘故,所以萧炎的能够察觉到,自身的确切等级,应该是在五星斗师左右!

至于功法,焚决在吞噬异火后。进化成了玄阶中级。可凭着它那与众不同的特效,其真实能力。就算是比起玄阶高级功法,那也是不会逊色…

因此。换算起来,修炼了相当于玄阶高级功法的萧炎的战斗力,应该能够抵过一名普通的七星斗师…再加上萧炎所修炼的八极崩以及那被青莲地心火煅烧强化之后的坚韧**,他自信即使是遇上一名九星斗师,也能与之相抗衡。

当然,一名九星斗师,对于一位一星大斗师来说,其中地差距自然也是极大,不过,这对于拥有着青莲地心火以及地阶斗技:焰分噬浪尺这两大杀招地萧炎来说,这种差距,并不是不可弥补!

因此,虽然第一次真正依靠自己面对着一名大斗师,萧炎却并未有着丝毫的怯意,反而是满腔炽热地战意…

“小子,现在知道多管闲事的后果了吧?嘿嘿,不过你已经失去了离开地最好机会,所以,乖乖的给我把小命留下来吧!”扭了扭脖子,墨冉身体之上汹涌的黄色斗气,更是浓郁了许多,抬头望着对面那失去武器的萧炎,狞笑道。

萧炎抬了抬眼,依然是没有理会这恬噪的家伙,身体微颤,略微沉寂了瞬间之后,体外那斗气纱衣,猛然腾升了将近半米之多,青色的斗气,犹如一团翻腾的青色火焰,将萧炎整个人完全的包裹其中,丝丝热气,缭绕在周身,立脚之处,一道道细小的裂缝,从脚掌之处,缓缓的蔓延着。

汹涌的斗气,节节攀升着,一股强横的气息,也是在此刻自萧炎体内暴涌了出来,在这股气息之下,周围那些出声嘲讽的沙之佣兵团团员,声音逐渐的小了下来,片刻后,终于是完全的消失。

望着那浑身气息不断攀升的萧炎,墨冉眉头微微一皱,眼瞳中掠过一抹错愕,看这股堪与七八星斗师相提并论的气息,难道这家伙先前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哼,小子,管你今日如何挣扎,那也唯有丧命一途!”心中忽然的升腾起一缕怒火,墨冉森然道。

场地之中,当萧炎的气息攀登到一个层次之时,终于是缓缓的停止了下来,青色斗气之下,那对漆黑的眸子中,也是有着淡淡的青色火焰缭绕着。

“嘭!”

缓缓的抬起脚掌,然后猛然踏下,随着一道剧烈的能量爆炸声响,萧炎的身形,骤然间化为一道细小的光线,几乎是几个呼吸间,便是接近了中年人。

望着那度在顷刻间成倍翻长的萧炎,中年人脸色猛的一变,眼瞳微缩,死死的盯着那在瞳孔中逐渐放大的一抹黑色光线。

在某一刻,一股比萧炎还要凶猛上几分的气息,乍然自墨冉体内暴涌而出,那对布满锋利尖刺的黑铁拳套,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声,狠狠地对着那条光线砸了过去。

似是察觉到迎面而来的凶悍劲气。那犹如一道闪电的光影,骤然一顿,身体瞬间横移而出,然后便是诡异的在中年人背后现出了身形,身体微旋,拳头紧握间,劲气缭绕,拳头重挥而出,在此刻,空气之中。竟然是传出了许些音爆之声。

“嘭!”

随着一道低沉的闷响,萧炎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中年人后背心之处,沉闷的声响。让得周围的人群,心神也是随之一颤。

“咔嚓!”萧炎立脚之处,几道裂缝急蔓延而出,由此可知。这一击的力量,究竟是如何强横。

“好快地度!不过小子,你真以为大斗师的防御。是这般容易击破的么?”被萧炎击中,墨冉的身体一阵剧烈颤抖,略微沉寂之后,左脚猛然狠狠对着后面暴踢而出,同时嘴中出阴沉地笑声。

在萧炎的拳头击中目标之时,他的眉头便是微微皱了起来,在他的感觉之中,他击中地不像是人体,反而更象是一层坚硬的盔甲。

身体犹如泥鳅一般,诡异扭动。而墨冉那带着凶狠劲气的脚掌。便是贴着他地腰杆飞掠了出去,尖锐的劲风。即使是有着斗气纱衣的阻拦,可依然是让得萧炎皮肤上泛起了一些细小的疙瘩。

闪避开墨冉的攻击。萧炎猛的欺身而上,借助着那犹如泥鳅一般的闪避能力与快捷的度,犹如一只跳蚤一般,不断的在前者周身闪掠着,每一次的出现,那蕴含着凶猛劲气地拳头,都是会狠狠地印在对方的身体之上。

在萧炎这般近乎毫不停歇地进攻之下,场中,一道道“嘭嘭”的沉闷声响,便是从未间断过。

“小子,哈哈,我说过,凭你地实力,还不可能击破大斗师的防御!”墨冉狂笑道,身体站立不动,任由萧炎的疯狂攻击,只是偶尔攻向要害部位的攻击,他才会出手抵挡,其他的,都是任由它们落在身体之上。

“嘭!”

又是一道沉闷的声响,墨冉那接受了萧炎几十次攻击的衣衫,终于是轰然爆裂了开来,衣衫爆裂,萧炎眼瞳却是骤然一缩,只见,在那墨冉的衣衫之下,一层泛着淡淡光芒的土黄色胸铠,正将他的上半身包裹其中,在那些胸铠之上,还能偶尔见到许些拳印,显然,它们便是先前萧炎所留下的痕迹。

“嘿,小子,这便是大斗师强者方才能凝聚的斗气铠甲,它是斗师的斗气纱衣的进化产物,可惜我才进入这个级别没多久,不然便是能够遮掩全身了…不过即使是这样,凭你的攻击力,依然不可能将它击破!”低头瞟了一眼那散着浓郁光芒的黄色胸铠,墨冉先是惋惜的叹了一声,旋即斜瞥着萧炎,大笑道。

“斗气铠甲么…难怪…”望着那泛着浓郁黄光,犹如实质一般的胸铠,萧炎眉头微皱,冷笑道:“我就不信,你这乌龟壳还真的打不烂!”

脚掌再次猛踏地面,萧炎直直的对着墨冉暴冲了过去,身体诡异旋转间,将那一双尖锐的拳套躲避了开去,脚下一崴,便是欺进了其怀中,身体强行扭曲成一个古怪的弧度,肘尖猛然对着那胸铠之上重砸了下去。

“八极崩!”心头间的一道低喝落下,萧炎浑身气势骤然变得犹如那出鞘的宝剑一般凌厉,肘尖之处,凶悍无匹的劲气,竟然是造出了一道道尖利之极的音爆之声。

察觉到萧炎肘尖之处那忽然间变得极其恐怖的劲气,墨冉狂笑的脸庞,微微一变,他没想到,萧炎竟然能够挥出这种等级的强悍攻击,当下体内斗气急流淌,胸膛之处的铠甲,其上的光芒,顿时更加亮堂了。

“嘭!”

肘尖结结实实的印在了胸铠之上,一圈无形劲气自接触间暴涌而出,顿时,周围的石面之上,裂缝咔嚓咔嚓的遍布了其上。“好小子,没想到竟然还懂得这般高深的斗技,当真是小瞧你了!”脸色阴沉的望着那因为萧炎此次的攻击,而裂缝四布的斗气铠甲,墨冉眼瞳之中。充斥着暴怒,拳头猛然紧握,刚欲给萧炎送去狠狠地一击,两道沉闷的暴响声,忽然在其体内响起。

在体内闷声响起之时,墨冉身体猛的一阵剧烈颤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丝血迹,从嘴角溢流而下。

“暗劲?”搽去嘴角的血迹,墨冉暴怒的脸庞。犹如那噬人的老虎一般,极为可怖,他没想到,自己仅仅是稍稍疏忽了一点。便是被面前的萧炎趁机搞得这般狼狈。

紧握着因为愤怒而不断颤抖的拳头,墨冉猛的仰头出一道咆哮之声,咆哮声被斗气所携带着,将整座广场之上的所有声音。都是给压了下去。

“小杂种,今天,你必须死!”

满脸狰狞地出一声怒嚎。墨冉左手猛然探出,死死的抓住了萧炎那尚还来不及撤退的手腕,右拳之上,黄色斗气急凝聚着,瞬间后,酝酿一股让得萧炎脸色大变的恐怖劲气,狠狠地对着萧炎胸口抡砸了过去,看这势头,若是被击中,即使不死。恐怕也得当初重伤。失去战斗力。

剧烈的压迫风声,使得萧炎呼吸略微有些困难。紧紧咬着牙齿,手臂使劲的抽*动着。可对方似乎是打定主意要一次将他解决,所以任由他如何扯动,可那只大手,却依然是犹如爪子一般,将他牢牢的抓住。

再次挣扎了一番,依然未果后,萧炎心头终于也是涌上一抹暴怒,脸庞之上,阴狠闪过,右手微颤,青色斗气萦绕其上,然后再度狠狠地对着先前八极崩所造出来的铠甲裂缝处砸了过去。

两只大小比例略微有些不同的手臂,在两人之间搽肩而过,其上所蕴含地劲气,都是让得对方心中有些凛然。

萧炎并未阻拦对方的攻击,显然是一副以命搏命的狠毒态势。

冷冷的望着萧炎那副狠命姿态,中年人脸庞上掠过一抹狰狞的残忍笑容,与一名大斗师比拼抗打能力,这家伙脑袋被打傻了么?

广场周围,望着那几乎已经进入了赤胳膊血战的两人,都是忍不住再度出许些嘘声,萧炎这幅与一名大斗师硬碰硬的姿态,同样是让得很多人都认为,他或许已经进入了失去理智的阶段。

在那众目睽睽之下,萧炎与墨冉的拳头,终于是携带着尖锐得刺破耳膜的破风声,即将接触到了对方地身体。

在这一霎,周围地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盯着场中两人,所有人都有着一种预感,在这次的对轰之中,绝对有着一人将会失败出局……

或许会是那位强横地大斗师,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那位身材单薄的黑衫少年……

因为,众人实在是难以相信,在那具单薄的躯体之内,能够隐藏着能够与大斗师强者相抗衡的力量。

在萧炎的拳头,在即将接触到墨冉身体的那一霎,忽然诡异的颤抖了几下,而随着其拳头的颤抖,一缕青色火焰,忽然袅袅浮现而出,最后将萧炎的拳头包裹其中。

在那缕看似不太起眼的青色火焰出现之时,萧炎拳头周围的空间,顿时变得扭曲了起来,空气似乎都是在这一刻,变得极为炽热。

空气的忽然变化,同样是引起了墨冉的感应,当下豁然低头,望着那缕翻腾的青色火焰,眼中先是闪过一抹茫然,旋即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孔大小,惊骇之色,布满着脸庞,显得尤为难看与可怖。

“嘭!”两只各自蕴含着恐怖能量的拳头,在下一霎那,终于是狠狠的砸到了对方的身体之上,顿时,两人的脸色,都是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在这一霎,本来宛如雷霆暴动的两人,几乎同时的静止了下来,在两人的立脚之处,强横的能量波动,将周围那坚硬的石头地面,变成了那犹如被牛犁过的田地一般。

场地周围,所有人都是在此刻安静了下来,一道道目光,死死的盯着场中那静止不动的两人。

训练场之上,淡淡的压抑气氛缭绕着,将周围地人群。压迫得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不过却又是并不敢大口出气,当下许多人都是被呛得脸色涨红。

当寂静在持续了将近几分钟之后,场中,墨冉的身体忽然率先微微一颤,而随着他身体的颤抖,其对面的萧炎,脸色忽然涌上一抹潮红,一口鲜血,噗嗤一声喷了出来。

望着那忽然间喷血的萧炎。漠铁佣兵团的众人,心情都是猛的往下一沉,即使现在是炽日悬空,可一股彻骨的冰冷。依然是缭绕在周身,经久不散。

“失败了么…?”一名漠铁团员,轻叹了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周围的众人,脸色黯然,皆是保持着沉默。一股希望破灭的昏暗沉闷气氛,将所有人包裹在其中,压抑地氛围,使得众人心头如悬巨石。

萧鼎袖袍之中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场中少年地脸庞,身体也是在轻微的颤抖着,心中茫然的喃喃道:“真的失败了?”

然而某一刻,萧鼎浑身猛地一阵剧颤,旋即脸庞上涌上一抹笑意。在先前。他分明的瞧见,场中的少年。对着他咧嘴笑了笑。

众目睽睽之下,那本来在众人心中似乎应该落败阵亡地萧炎。忽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居然是缓缓的转过身来,行到一旁,慢慢的将玄重尺捡了起来,然后负于背上,缓缓的对着一旁的萧鼎众人行去。

随着萧炎的转身,那依然陷入静止不动的墨冉,身体微微后倾,然后重重的倒了下去,那张依然覆盖着许些惊骇的惨白脸色,出现在了众人注视之下。

一道道震惊地目光,在墨冉身体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他胸膛位置处,那里,原本被厚实地斗气铠甲所覆盖的胸膛,此刻已经完全地变成了一团焦黑,胸口之处,有着一个漆黑的大洞,目光瞟去,那洞内地一切东西,都是…化为了虚无。

“嘶…”望着那死相极为凄惨的墨冉,周围的人群,头皮一阵麻,脸庞之上,布满着惊骇,深吸了一口冰凉的冷气,然后目光泛着恐惧,转移向了一旁的萧炎身上,所有人都是没想到,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下起手来,竟然是如此狠毒……

“咕噜…”望着那走过来的萧炎,漠铁佣兵团的团员,都是不由自主的小退了一步,显然,墨冉的死状,让得他们对萧炎也是升起了一抹恐惧。

萧鼎站在原地,他并未后退,笑吟吟的望着萧炎,反而上快步上前了两步,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小家伙,没事吧?”

萧炎笑了笑,手掌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许些鲜血被溅到手心,随意的瞟了瞟,然后便是在不在意的在袖袍上搽了搽,轻轻掀开外衣,指着里面的那件当初在魔兽山脉,云芝给他留下的内甲,笑道:“多亏了它,不然这次恐怕真的会重伤。”

“啧啧,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你竟然是真的宰了一名大斗师…”瞟了一眼远处墨冉的尸体,萧鼎忍不住的惊叹道,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萧炎显露真正的实力。

萧炎从纳戒中取出一枚回气丹,然后吞了下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实在的,这场战斗,他无疑是胜得有些侥幸,虽然他还有着底牌,不过那墨冉,也只是仅仅使用了一次斗技而已。

若不是这家伙实在是因为自己的等级,而有些大意轻敌的话,这场战斗的困难度,恐怕还会再度上升两三倍有余,并且,他对自己的斗气铠甲实在是太过具有信心了,乃至最后萧炎在召唤出异火之时,他却是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抵御能力,可以想象,那种看似坚固的斗气铠甲,对于青莲地心火这种连美杜莎女王都忌惮不已的天地奇物来说,是何等的脆弱。

所以,被异火所覆盖的拳头,轻易的穿透了墨冉的防御层,而由于萧炎对异火的操纵也是颇为生疏,在异火钻进墨冉的体内时,那股乍然暴涨的异火,便是在转瞬间,将墨冉体内的所有器官,都是焚烧了灰烬……因此,那墨冉,才会出现这般凄厉的死状,说起来,萧炎倒也是无

“把这些家伙也宰了吧…”萧炎对着萧鼎轻笑了笑,然后转过身来,对着训练场另外一边的大批沙之佣兵团的团员灿烂笑道。

此时的萧炎,因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虐杀了大斗师墨冉,借助此举所造出的震撼,所以气势极为凌厉,因此,瞧得他望过来,那些沙之佣兵团的团员,都是赶忙后退了几步,推推嚷嚷间,气势荡然无存。

豁然抽下背上的重尺,萧炎猛的作势对着沙之佣兵团的团员冲去,望着他这举动,那些本来便因为失去了领导人而士气全无的佣兵们,顿时出一阵阵惊恐的叫喊声,然后极其狼狈的逃窜出了漠铁佣兵团总部。

“嘁…”瞧得那些慌不择路的沙之佣兵团团员,萧炎撇了撇嘴,甩了甩有些晕眩的脑袋,低头望着手掌上的鲜血,却是轻声笑了起来,在这么多年中,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着难以战胜的敌人,可却依然坚持使用自己的力量,结果…他成功了!

“呵呵,小家伙,干得不错…原本我以为,这次或许又会让我出手,可你…却是依靠了自己的力量,或许你自己都不曾察觉,依靠自己,坚信自己的力量,那是强者方才拥有的信念…”心中,药老那一直陷入沉寂的温和笑声,带着几许欣慰,忽然缓缓的响起。

“现在的你,正在逐步的成为一名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