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四十九章 纳兰!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通过一道有些漆黑而深邃的城墙通道后,刺眼的日光,忽然间挥洒而下,让得萧炎眼睛习惯性的虚眯了起来。

片刻后,待得适应了光线之后,萧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喧闹的***声,也是开始充斥在耳间。

睁开眼,一座庞大的内部城市,赫然出现在了视线之内,站在城墙出口,萧炎抬头望着那些街道两旁密密麻麻,造型颇为华贵的商铺以及街道之上人来人往的人流,不由得赞叹了一声,不愧是加玛帝国东部省份最大的城市,这种人流量以及繁华程度,恐怕能够和上次萧炎所见的黑岩城相媲美。

站在街道上,萧炎揉了揉被突如其来的喧哗声搞得有些胀痛的耳朵,眼中却是泛起了一抹难以掩饰的疲惫,揉着太阳穴,转头对着一旁的海波东笑道:“连续赶了两天的路,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会,再顺便打听点墨家的情报吧?”

“嗯,也好。”闻言,海波东微微点了点头,虽说进入斗皇境界后,抗疲劳程度远远过常人,不过这两天马不停蹄的飞行赶路,对斗气的消耗,也实在是太大,能够休息一下,他自然不会反对。

见到海波东点头,萧炎笑了笑,率先行进街道,然后顺着人流,缓缓的前行着。

一路走过,周围那些繁琐得令人眼花缭乱的商铺。让得萧炎略感诧异,在走完一条街道之后,萧炎啧啧地咂了咂嘴,轻笑道:“我算过,这条街道上总共有一百零三家店铺,其中七十四家的店铺匾额上,都写着一个“墨”字…他们总说这墨家是盐城的土霸主,如此看来,果然不假啊。”

“这墨家现在的确是越混越好了。当年,我来这里的时候,在这盐城中,可还有好几方势力能与墨家抗衡呢。”海波东目光在周围环视了一圈,点了点头,道。

“那云岚宗,真有这么大的能耐么?一个以前并不算太过强横的家族,在依靠了他们之后,竟然弄得这般风生水起?”萧炎磨挲着下巴,皱眉道。

“云岚宗表面上的实力。并非是很可怕,不过它的潜在势力,却是极为恐怖,你要知道。这么多年来,不知道从云岚宗内走出了多少强者,这些强者。散布在加玛帝国各个地方。有地甚至还扩散到了帝国之外去,他们所建立的势力。很多都是和云岚宗有着关联,甚至你可以把他们比喻成为云岚宗的分支势力……你想象一下。若是哪天云岚宗将这些强者或者他们所建立的势力全部召唤在一起,这股庞大的力量。将会有多恐怖?那时候,我想即使加玛帝国皇室有着一位老祖宗坐镇,恐怕也只有靠边站吧。”海波东脸庞少见的浮现一抹凝重,淡淡的道。

“是挺恐怖的啊…”闻言,萧炎轻吐了一口气,喃喃道。

“我并不知道你和云岚宗有什么过节,不过,看在我们也算认识的份上,我奉告你一句,能够不去招惹,就尽量少招惹他们,那个马蜂窝,可不能随便碰啊。”海波东沉吟了一会,提醒道。

萧炎轻扭了扭脑袋,手掌轻拍着袖袍,半晌后,脚步缓缓的行走着,半晌后,方才偏过头来,微笑道:“或许你说得有理吧,不过有些事,我必须去做,就算最后是将那马蜂窝给捅了个穿,我也不会改变!”

听着萧炎这话,海波东也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这个前途无限的少年,为什么偏偏要倔强的去招惹云岚宗,难道他不知道这种举止,有点愚蠢么?

“而且,如果他们真的以后打算像马蜂一般死命地找我麻烦,那么…我也会让得他们知道,我萧炎可不是泥捏的,他敢来,我就敢杀,我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挥霍,凭借斗皇实力或许不能掀翻云岚宗,那我就努力地对着斗宗进,斗宗不行,那就斗圣……甚至斗帝!”萧炎忽然传过来地淡淡话语,让得海波东脚步一顿,满脸愕然的望着那紧抿着嘴唇,显得极为倔强与狠厉地清秀脸庞,半晌后,心中忽然冒出个让得他无奈苦笑的念头:“说不定,这次是云岚宗招惹到一只有些疯癫地马蜂呢…”

“哦,对了,先前海老先生所说的那个加玛帝国皇室地老祖宗,那是谁啊?”萧炎忽然疑惑的问道。

“一个老怪物,老妖怪,以后有机会去帝都,你自己去认识吧,那老东西是加玛帝国皇室的守护者,实力强得恐怖,这么多年不见,不知道实力涨了多少?”海波东抚着胡须,脸庞上的表情略微有些忌惮,半晌后,嘿嘿笑道:“当年他也和美杜莎女王战斗过,不过比我要好些,竟然是和美杜莎女王战了个平手,并且最后全身而退。”

闻言,萧炎脸庞上涌过一抹惊诧,美杜莎女王那可是站在斗皇巅峰的强者,能够与她交战而不败,那位老怪物实力恐怕也至少是六星斗皇之上吧?

惊叹着摇了摇头,萧炎行走的脚步缓缓顿下,目光扫向一旁街道上的一所名为墨索花苑的豪华旅馆,对着海波东道:“就先在这里暂歇一会吧?”

“嗯。”海波东两人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行进这所豪华的旅馆,目光在其中扫了扫,却是略微有些惊异的现,这所旅馆的大厅之中,竟然有着不少人坐于其中,竖着耳朵倾听了一下这些人的谈话之后,萧炎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那些从外地赶来准备给墨家大长老祝寿的人。

微微摇了摇头。萧炎行至柜台处,说出想要开两间客房之后,那位颇有几分姿色地侍女打量了一下他们,却是甜甜的回道:“先生,请问您们有墨家的请帖么?”

“请帖?”愣了愣,萧炎皱着眉,摇了摇头:“没有,我们来盐城,还必须要墨家的请帖?”

“抱歉。生,最近几天盐城之内的所有旅店,都被墨家全部包了下来,这些旅馆,只接待墨家的客人。”侍女笑容颇为礼节化的回道。

“嘁,墨家似乎挺霸道的啊?”萧炎轻笑了笑,把玩着柜台上的一件挂饰,懒懒地笑道。

闻言,侍女脸色微僵,这可是她第一次听见有人敢在盐城说墨家的不是。当下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一张脸颊,颇为尴尬。

“啪!”

瞧得侍女尴尬的脸色。萧炎也是觉得无趣,转身便欲离开,然而一道黑影。却是忽然从一旁狠狠挥来。最后啪的一声砸在柜台之上。

“哪里来的土包子?竟敢在盐城数落我墨家霸道?”黑影落下后,女子冷笑的声音。便是紧接着从萧炎左边忽然响起。

听得这明显是那些刁蛮女特有的声调,萧炎眼中便是闪过一抹不耐。转过头来,望着那不远处的一群人。

这群人明显年纪颇为年轻。为一人,身穿紧身红衣,丰满的身姿,该凸的凸,该凹地凹,倒也颇为诱人,在女子下身,一条齐及大腿的皮裙,将那修长雪白的长腿,**裸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大厅之中,有着不少男子地目光,偶尔扫过这双美腿,眼中都是掠过一抹垂涎。

眼睛扫了扫这位手持长鞭的红衣女子,萧炎认出了她,先前在城门口,掣马狂奔的,正是这位被称为墨家二小姐地女子。

萧炎目光淡淡地瞟了这位趾高气扬的女子一眼,便是彻底地失去了兴趣,摇了摇头,转身便对着外面走去。

“小子!找死!”瞧得萧炎那无视的模样,素来被众人当做宝贝般捧在手心地红衣女子,顿时柳眉一竖,手中长鞭嗤的一声,便是化为一道黑影,狠狠甩向萧炎。

长鞭在即将到达萧炎身体上时,青色火焰忽然诡异地涌现而出,炽热的温度,不仅将长鞭焚烧成焚尽,而且一股淡淡的青色火焰,猛的对着那红衣女子飙射而出。

青色火焰一现身,大厅之内,温度骤然提升。

大厅中,并不泛见多识广之人,当瞧得那青色火焰之后,皆是不由得骇然失声道:“实火??”

一缕细小的青色火焰,在众人的骇然声中,笔直的射向红衣女子脸颊,看这情势,若是被击中,就算红衣女子侥幸逃得性命,那张漂亮的脸蛋,恐怕也得就此报废。

美眸泛着惊恐,红衣女子惊骇的望着那在瞳孔中不断放大的青色火焰,有心想要躲闪,可以她的实力,又怎可能躲避而开?当下,只得傻傻的站在原地,任由青色火焰暴射而来。

就在青色火焰即将射中红衣女子之时,一道影子猛的自外边闪掠而进,一把抓住女子,然后身形暴射间,将青色火焰躲避了开去。

青色火焰一击落空,失去了目标的它,刚好是轰击在了先前红衣女子站立地方之后的一块青色岩雕之上,顿时,在那一道道惊恐的目光中,僵硬的岩雕,顷刻间,化成了一瘫瘫液体。

“嘶…”望着那一缕火焰竟然恐怖如斯,大厅之内,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旋即将那震撼的目光,投向柜台处脸色淡然的黑袍少年。

“这位小兄弟,还请停手!”大厅的一处,一名中年男子急步走出,在他的身后,是那俏脸惨白的红衣女子,显然,刚才出手相救的人,便是这位中年人。

淡淡的望着那站在一个距离后,便是不肯再上前一步的中年人,萧炎微微偏头,修长的手掌缓缓探出黑袍,一缕青色火焰,再度调皮的在指尖穿梭着。“小兄弟,先前是灵琳过于冲动了,还请看在我墨家的份上,不要与她见识。”中年人头皮麻地望着萧炎指尖的那缕青色火焰。抱拳客气的道。

“嘁…墨家?”嘴角轻撇了撇,萧炎瞥了这位实力在斗师级别的中年人,冷笑道:“管好你家的人,不要以为墨家有着云岚宗撑腰便可肆无忌惮,指不定哪天惹到不该惹的人,就算是云岚宗,也保不了你们。”

少年的冷笑声,在大厅之内回荡着,所有人都是被这番有些狂妄的话语震了一震。目光瞟了瞟萧炎指尖的那缕恐怖青色火焰,然后目光再扫了一眼那站在萧炎背后,满脸淡漠,一言不地海波东,皆是非常明智的保持了沉默,能够如此年轻便是拥有那种恐怖的青色火焰,若是说背后没有级强者相助的话,那众人是绝对不会相信…而若少年的背后真的是拥有那种级别的强者,那么先前的那番话,也并不算诳语了。

“呵呵。小兄弟说得是,今日回去后,我定会让家主好好的责罚灵琳。”这位中年人,明显不是一个莽蛋。所以当下并未因此而有所愤怒,反而是赔笑道。

瞟了中年人一眼,萧炎目光滑向其后面的那位俏丽红衣女子。似是察觉到萧炎地目光扫过。这位先前还趾高气扬的女子,顿时脸色苍白的将脑袋缩在了中年人身后。生怕那缕恐怖的青色火焰,会再度袭击而来。胆怯地模样,再没有一丝嚣张跋扈。

手掌缓缓收进黑袍。萧炎刚欲转身,那名中年人急忙上前一步,客气的道:“两位,这几日的盐城,所有旅馆都被墨家包了下来,所以两位现在即使是走遍盐城,也找不到歇息之所,呵呵,这样吧,为了给两位赔罪,我吩咐这里立刻给两位准备两间最豪华地房间,不知能否接受我们墨家地歉意?”

脚步微顿,萧炎偏过头来,望着这位做事颇为圆滑的中年人,与海波东对视了一眼,没有丝毫地客套话,转过身就对着楼梯处走去,淡淡的道:“带路!”

“呃…”望着萧炎和海波东那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地模样,中年人也着是愣了一愣,旋即赶忙回过神来,将身后的红衣女子安抚了一遍,然后赶忙跟了上去。

望着那缓缓消失在楼梯尽头处地萧炎凉热,大厅之内紧绷的气氛,这才微微缓解了一点,低低的窃窃私语,各自的响了起来,想来,他们都是在猜测这神秘的一老一少究竟是何背景。

红衣女子苍白的俏脸直到萧炎消失后,方才缓缓的浮现许些红润,手背抹了一下美眸中的雾气,这还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受这种对待。在女子的身旁,一干先前同样是被吓呆了的青年,赶紧出声安慰着。

红衣女子虽然性格娇蛮,不过至少也是大家子女,半晌之后,便是将情绪稳定了下来,此时的她,明显是收敛了许多娇蛮,虽然笑起来依然有些勉强,不过美女就是美女,不管如何,周围那些雄性,都会将之捧上天去。

“灵琳,先前那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你放心,等明天我一定找人帮你出一口气。”先前这些被吓呆的青年,在此刻都是赶紧踊跃的在美人面前表达着自己的勇敢以及决心。

“呵呵,灵琳妹妹,怎么哭得这般可怜?难道还有谁敢在这盐城得罪你不成?”在红衣女子身旁那些青年各自表着勇猛之时,那犹如空灵古钟一般的清脆笑声,忽然从大门之外传进。

空灵如深山古钟轻鸣的笑声,传进大厅之内,让得所有人心头微颤,旋即一道道目光赶忙转移向那大门之处。

在女子淡淡笑声响起之后不久,一袭淡雅的月白色裙袍,便是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内。

目光望着那优雅行进大门的女子,大厅内,所有的男人,呼吸微微停滞,那本来泛起好奇的眼瞳中,利马被惊艳所充斥。

女子身着一袭宽袖紧身曳地月白长袍,盈盈一握的柳腰之上,束着一条淡银色的衣带,刚好是将那纤细的腰肢,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女子玉手如柔荑,肌肤如凝脂,螓蛾眉,巧笑倩兮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出尘娇贵,看似柔和的笑容,却又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淡漠。

女子娇嫩的耳垂间,挂着一对绿色的玉坠,玉坠摇晃间,轻微的叮咚声,犹如山泉与礁石演奏出的动人乐章。

这忽然出现的月白裙袍女子,不论气质与容貌,都远非那位红衣女子可以相比,两者站在一起,实在是有些让人自惭形秽。

大厅之内,一道道炽热的目光在女子完美的玲珑娇躯上移动着,不过当他们的目光忽然瞟见女子宽袖之上绘制的一道云彩形状的银色长剑后,眼中的炽热,骤然将便是被一盆冷水淋湿了去,目光飘散间,隐隐噙着一抹敬畏。

红衣女子俏脸错愕的望着那笑吟吟的行进大门的娇贵女人,愣了一会之后,急忙蹦了过去,欢快的娇笑道:“纳兰姐姐,你怎么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