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五十章 休整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满脸欣喜蹦过来的女子。月袍女人轻笑了笑。笑容矜持而暗噙高贵。即不使人觉得冷漠。又有着一种令人点到即止的疏离。不管如何。三年岁月。让得当初的青涩少女。成熟了许多。

大厅内的众人。眼角余光扫过月袍女人美丽脸颊上浮现的许些笑容。皆是不由有些感到目眩神迷。

在月袍女人进来之后。一名同样袍服的老者。也是笑眯眯的走了进来。他站在月袍女人身后。老眼开合间。偶尔精光闪掠。伸在袖袍之外的干枯手掌。也是没有节奏的微微扭动着。犹如那尖锐的鹰爪一般。

与月袍女子打过招呼之后。灵琳又是对着其后的那位老者甜甜笑道:“葛叶老先生。”

“呵呵。几年不见。灵琳丫头倒是越来越漂亮了。”被称为葛叶的老者。笑吟吟的点了点头。

俏脸上浮现一抹绯红。名为灵琳的红衣女子亲昵的拉着月袍女人那白皙如温玉般的纤手。惊喜的笑道:“纳兰姐姐。没想到你竟然会亲自下云岚山。若是父亲他们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奉老师的吩咐而已。而且我也正好这段时间要回家一趟。所以便是顺便过来了。”月袍女人声音柔和的道。明眸流转间。在大厅中扫视了一遍。玩笑道:“看先前灵琳妹妹那委屈的模样。难道是被人欺负了?”

被月袍女人提起这问题。灵琳俏脸上浮现一抹讪笑。她虽然为人娇蛮。不过也不是笨蛋。先前从救她的那位长辈对待萧炎的举止来看。她心中便是知道。这个年龄看似比自己小上一点的少年。绝对不能轻易招惹。因此。她也并未将详情说出来。免得横生些不必要地枝折。

“没什么。遇见一个有趣的人而已。”灵琳摆了摆手。眼角余光却是不由自主地瞟向一旁那化为液体的岩石雕塑。俏脸上又是忍不住的微微苍白了一点。那模样看起来颇为清秀地少年。下起手来。没想到竟然是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

三年的磨练。月袍女子明显已经不是当初那凭着一腔不甘便敢跑到别人家喊退婚的青涩丫头。因此。灵琳脸颊上的变化。也并未逃过她地察觉。目光顺着一旁划过去。最后停留在了那依稀还散着许些热气的岩石液体。略微一愣。旋即美丽动人地脸颊上。便是浮现一抹凝重。

微微偏过头来。与一旁的葛叶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从对方眼中瞧出了一抹惊异。

“是个精通火属性斗气的强者。”对视间。两人心中。都是飞的闪过一道念头。然后脸庞上的惊异。迅收敛。

灵琳脸颊上的苍白仅仅是瞬间。便是消散了下去。扭过头来。望着那群本来一直簇拥着自己身旁想要得到自己好感的年轻人。此时却满脸垂涎地望着身后的月袍女人。其中一位定力稍差的。更是脸庞涨红。满眼的炽热。

望着这些人那丢脸的表情。灵琳眉头微蹙。心中暗自嘀咕道:“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们家的那点势力。跟人家比起来。不过是脚下的一块碎石而已。”

摇了摇头。灵琳没有再理会这些年轻的执侉子弟。对着月袍女人笑道:“纳兰姐姐。今日天色已快暗了。不如就在这里歇息一夜可好。这里可专门设有招待姐姐这种身份的房间哦。”

“嗯。麻烦灵琳妹妹了。”月袍女人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再次扫过那堆岩石液体。若有深意地微笑道:“下山前老师就与我说过。斗气大陆无比辽阔。奇人异事数不胜数。没想到如今方才出来不久。便是让我大开了眼界。”

闻言。灵琳讪讪笑了笑。也不说话。在前面闷头引路。将月袍女人与老者引上了楼梯。

望着那消失在楼梯尽头地几人。大厅之内。窃窃私语更是犹如苍蝇一般响了起来。

“啧啧。没想到啊。竟然连云岚宗宗主的亲传弟子这次都是亲自来给墨承祝寿。这墨家可是长面子了。“是啊。年轻轻轻便是生得这般绝代风华。而且以我地实力。竟然还看不透她的底。不愧是云岚宗主的亲传弟子啊。”

“嘿嘿。好漂亮的人儿。谁若是娶到了她。那可真是捡到了天大的便宜。未来的云岚宗宗主。纳兰家族中公主。这两方势力加起来。在这加玛帝国。还有谁能匹敌?”

“呃。我上次偶然间似乎听说。那乌坦城的萧家三少爷。便是她的未婚夫吧?”

“嘁。你那是什么时候的消息了?早在三年前。人家纳兰小姐便是气势汹汹的冲至萧家。强行让得萧家家主将婚约解了去。”

“啊?那萧家不是脸面被丢尽了?”

“丢了又能如何?他萧家能和纳兰家族。云岚宗相抗衡么?吃了这么大的苦。也只得自己往肚子里咽了。况且。当初那萧家三少爷。可是个名声响亮的废物。怎么可能和天赋卓杰的纳兰小姐相配?”

“切。狗屁都不知道。却到处乱放阙词。”一名坐于角落中的男子。不屑的对着那正大声说话的两人撇了撇嘴。瞧得他们怒目瞪来。这才懒洋洋的道:“纳兰小姐三年前的确去萧家解除婚约。不过她却并未拿到解除婚约的契约。反而是拿到了…一纸休书。没错…那位萧炎少爷。直接把他这位身份简直可以和帝国公主相比的未婚妻。给休了…”

“休了?”这话一出。满厅呆滞。所有人都是愕然的张着嘴。谁能相信。一位当初仅仅是一个废物的少爷。竟然敢将这位身份地位极其高贵的未婚妻给主动休了?

“我靠。这家伙太牛逼了…”大厅内。虽然大多人都是不怎么相信这话的真实性。不过依然是有着少数的一些人。满脸震撼的喃喃道。

能够将一位不仅身份如此高贵。而且容貌还如此出众的未婚妻给休掉。那还真是需要一些魄力。至少。在座的很多人。在审量了一下自身之后。现。自己绝没有那份魄力便是。墨家的中年人离开后。这才缓缓的将房门关闭。转过身来。保持着淡漠的脸庞上。终于是露出一抹疲倦。揉了揉有点黑的眼圈。对着海波东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敢说。那家伙回去后。第一件事便是调查我们的底细。”海波东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对着萧炎道。

“嗯。”萧炎微微点了点头。笑道:“不过随他去吧。他墨家还没那么大的本事。将我们底细调查出来。我们现在还是将状态调整好。这几天的赶路。实在是让得我快要到达极限了…嗯。调整了状态后。明天进入墨家。寻找青鳞。”萧炎伸了个懒腰。对着房间之内行去。边走边道。

望着萧炎的背影。海波东点了点头。也是起身对着另外一处房间走去。这几日的赶路。同样是让得他精神上有些疲惫。

行进屋后。萧炎睁了睁有些沉甸甸的眼皮。强忍着想要一头睡下去的冲动。手指轻抚着纳戒。一道青芒缓缓升腾而起。最后化为青莲座悬浮在半空之上。

脚尖在地面轻点。萧炎稳稳的坐上青莲座。那从皮肤接触处传进来的一缕缕温热能量。将隐藏在萧炎身体内部的疲惫。缓缓的驱除而出。

长长的吸了一口清爽的气息。萧炎伸出手掌。一缕青色火焰指尖略微有些生涩的窜动着。半晌后。他微微摇了摇头。无奈的低声道:“这东西能量虽然恐怖。不过却并非想象中那么好操控啊。”

在掌心中锻炼了一会对青火的操纵性之后。萧炎这才缓缓闭目。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随着萧炎进入修炼状态。周围天地能量微微波动。随即一缕缕肉眼可见的能量。汇聚成一条条斑驳的能量带。这种吸收的度。远远过以前。显然。功法进化后。给萧炎带来的好处。已经开始逐渐的显露出来。

略微有些斑驳的能量。飞的穿过青莲光罩的封锁。在经过初步的净化之后。灌注进了萧炎的身体之内。体内。覆盖着点点青色光芒的能量。沿着经脉飞的流淌着。经脉壁犹如细胞一般。微微蠕动着。而在经脉的蠕动间。斑驳的能量。正在迅变得精纯。许多杂质能量。都被经脉壁吸收。吞噬。最后借助着皮肤毛孔。悄悄的排出体内。

当能量沿着繁琐的经脉完成一圈循环之后。斑驳的能量。精纯度已经颇高。此时。再经过青莲地心火的煅烧。顿时。一股股庞大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度缩小着。半晌之后。能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滴闪烁着异样光芒的青色液体。缓缓的滴落进了气旋之中。

在萧炎进入忘我的修炼状态之时。房间之外的走廊上。灵琳领着那位娇贵美丽的月袍女人。刚好是停在了他们这所房间的对面。然后开门。徐徐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