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五十八章 神秘的青衣女人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淡漠的望着那破碎开来的白色冰块,黑袍人微微抬头,视线透过黑色斗篷,在死寂的大厅中缓缓扫过。

虽然视线被黑色斗篷所隔绝,不过他的目光所向之处,所有的人,都是脸色大变的将脖子缩了回去,闪移的目光,泛着惊恐,毫无目的移动着,再也不敢停留在黑袍人身上。

纳兰嫣然玉手紧紧的握着,俏脸略微有些白的盯着地毯上逐渐融化的结冰,娇躯轻微的颤抖着,这一个小时前还在大展宏图的墨家大长老,现在,却是当着她的面,尸骨无存,两种天差地别般的场景,实在是让得人有些难以相信。

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纳兰嫣然缓缓的将内心的波动平息下来,不管如何说,经过三年的修行,她已经远非是当年的那青涩少女,俏脸上的苍白,逐渐褪去,美眸盯着黑袍人,道:“不管你是谁,你与云岚宗,都是结下了恩怨,墨承或许并没有资格让得云岚宗与一名斗皇强者起冲突,不过,云岚宗的声誉,却是值这个代价!”

“今日你当着东南省份众多势力领以及我们的面,斩杀了墨承,若是我云岚宗坐视不管,那些依靠着云岚宗的其他势力,恐怕将会感到心寒。”

黑袍下的目光,静静的注视着竟然能够无视他气势压迫的纳兰嫣然,半晌后,微微摇着头,低声道:“我与你们云岚宗,迟早都是对立。即使今日不杀墨承,日后,我也会上云岚宗,到时,恩怨,恐怕将会更加剧烈化,所以,你这番话。对我没用。”

“阁下究竟是谁?”听得黑袍人此话,纳兰嫣然柳眉轻蹙,忍不住的喝道。

“日后你自会知晓。”黑袍人淡淡的回了一句,旋即不再理会纳兰嫣然。转过身来,缓缓对着那脸色惨然地墨家子弟行去。

“交人!”在墨阑两米之外停下脚步,黑袍人的声音,淡漠如冰,其中所蕴含的许些未曾消散的杀意。让得墨阑心中有些颤抖的清楚,若是自己等人再迟延,恐怕下次化为冰块的,便应该是自己一行人了。

“大人…人马上便到。”声音兀自有些颤抖的回了一句,墨阑脚步哆嗦着后退了两步,这才觉得稍稍心安。

“五分钟。”

黑袍人没理会墨阑地退缩。冰寒着语气吐出三个字。然后便是犹如木桩一般。站立在大厅中。静立不语。

听得这三字。墨阑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赶忙挥手叫来一名墨家子弟。脸色慌张地让他赶紧去催促。

宽敞地大厅之中。在那些巨大地台柱之上。还挂有象征喜庆地红色字体。然而此时。这些喜庆地红色。在大厅内地众人看来。却是这般让得人苦笑。恐怕等今天一过。刚刚做完喜事地墨家。就又该准备丧事了。

一道道目光在大厅中扫动着。当目光不经意地扫过那矗立在大厅中央地黑袍人之后。所有人心尖。都是狠狠地颤了颤。那将他们压得毫无脾气地墨家大长老。可到了这位更加恐怖存在地手中。却是犹如那一团软泥一般。想如何捏。便如何捏。没有丝毫反抗地能力。

这种强者。显然已经不是他们这种层次可以接触地。此时地他们。只能在心中暗暗地猜测着。这墨承。究竟是踩了多少狗屎。方才能够把这种站在帝国巅峰层次地强者。给吸引过来。并且被之斩杀。

大厅之中。人头耸动。可却是鸦雀无声。诡异地场景。让得大厅内弥漫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地气氛。

站立在原地,黑袍人脑袋微微扭动着,眼角余光透过黑色斗篷,最后扫向那站在顶梁之上的一个模糊黑影上,冲着他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一切顺利。

海波东站在横梁上,察觉到下方黑袍人隐晦地目光,他迟疑了一下,也是点了点头,不过在点头时,那黑袍下的苍老脸庞,却是噙有几分茫然地疑惑,因为,在先前的时候,他似乎隐隐地感觉到,下方的大厅中,隐匿着一股极为隐晦的气息,然而这种感觉,只是极为模糊的感应,模糊的程度,甚至让得海波东自己都是有些拿捏不准。

并未现黑袍下海波东的疑惑表情,就在黑袍人静静的数着分秒时间之时,那手指上的漆黑戒指,却是忽然轻颤了颤。

戒指的轻微颤抖虽然细微,不过却并未逃过黑袍人的察觉,当下在心中愕然的轻声询问道:“老师,怎么了?”

“小心点,不知道为何,我似乎隐隐感觉到一股有些熟悉的味道。”药老苍老的声音,带着许些凝重与疑惑,在萧炎心中响起。

“呃?什么意思?”闻言,萧炎微微一愣,错愕的道:“熟悉的味道?”

“在你先前借用我的灵魂力量爆的那一霎,那股原本隐匿得极为完美的味道,方才有些波动,不然的话,恐怕连我也不能察觉。”药老沉声道:“而且,这股味道,让得我有些熟悉…说不得,曾经和以前的我接触过。”

听得药老此话,萧炎心头猛的一震,黑袍下的脸庞,涌现许些震惊,以前的药老实力究竟如何,萧炎并不太清楚,不过他至少能够确定,当年的药老,一定是斗气大陆金字塔巅峰的强者便是,而能够与当年的药老相接触,其实力,恐怕也绝对不容小觑。

“我当年很少接触加玛帝国的强者,所以,我想,这位还不知道底细的家伙,应该是属于游走在斗气大陆上的强者,不过不知道为何。他竟然来到了加玛帝国,并且潜伏在这墨家,究竟是所为何事?”药老沉吟道。

“他实力如何?”萧炎紧皱着眉头,心中问着最重要的问题。

“我不太清楚,现在连我也只是模糊地感应,连他究竟是谁,都尚还分辩不出。”药老也是略微有些头疼的道。

“不管如何,小心点。等青鳞出现后,带着她赶紧离开这里。”

“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脸庞浮现许些凝重,眼角余光。借助着黑袍的遮掩,隐晦的那人头满布的大厅中扫过,然而却是没有丝毫所获,当下,心中的警惕。逐渐的提升了起来。

五分钟时间,迅度过,在最后时刻,脸色慌张的墨阑,望着那出现在视线尽头地人影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几道人影迅从门外奔跑而进,在三名墨家子弟背上。身着青色衣衫的小女孩,正睁着惊慌的水灵眼睛。胆怯地打量着这陌生的环境。

大厅内,所有的目光盯着那楚楚可怜的青衣小女孩。心中略微有些愕然,他们没想到。那让得一名斗皇强者大动干戈的原因,竟然便是因为这么一个模样颇为俏美地小女孩。

望着那虽然有些憔悴。可却并无大碍的青鳞,萧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袖袍下紧握的拳头,微微松了许多。

“大人,这便是大长老从石漠城抓回来的小女孩,这段时间,我们并未伤害她。”小心翼翼的将青鳞抱下来,然后忐忑的走向萧炎,墨阑苦笑道。

此时地青鳞,并未认出萧炎,因此见到墨阑将她抱向黑袍人,小脸上顿时浮现几抹焦急,挣扎了一番,可却是丝毫没有撼动墨阑的手掌。

望着那被递过来地青鳞,萧炎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伸出手来,想要将青鳞接过,平静地大厅中,变故骤升!

“轰!”

在萧炎手掌伸出之时,一道清脆的声音,猛地自其身边响起,旋即坚硬的地板,猛然爆裂开来,无数宽大地绿色树干,从地底之中冒腾而起,然后闪电般的互相缠绕,眨眼时间,便是形成了一个木头囚牢,将萧炎严实的封锁其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大厅内,包括纳兰嫣然等人,都是愣了一愣,他们没想到,竟然会有人主动攻击这位斗皇强者?

在众人愣神的瞬间,人头耸动的大厅内,一道原本犹如下人一般矗立在某处台柱下的淡青色人影,猛的暴掠而出,青色人影度快得恐怖,眨眼间,便是闪掠到了脸庞惊骇的墨阑身前,双臂一探一伸间,那青鳞,便是被捞进了其怀中。

“想走?”青色人影一把抓住青鳞,脚尖在地面上一弹,便是想要急离开此地,然而那木头囚牢之中,森白火焰汹涌而出,转瞬间便是将之焚烧干净,一声低喝,蕴含着凶猛劲气的脚掌,狠狠的踢向青色人影脑袋。

察觉到萧炎攻势的凶猛,青色人影手掌一挥,地面上,一道巨大的木桩,突兀的冒腾而起,在木屑飞射间,将萧炎的攻击,抵御而下。

阻拦下萧炎,青色人影身体在半空诡异一扭,便是对着大厅之外暴射而去。

“海老,拦住他!”

“嘿,果然有人!”在青色人影即将出门之刻,大门处寒气骤升,转瞬间,便是凝聚成一块厚实的冰盾,刚好将大门堵得严严实实。

脚尖在冰盾上轻点,青色人影有些无奈的倒射而退,身躯矫健的跃上了一处台柱之顶,目光瞟向横梁上方的海波东,娇声笑道:“咯咯,两名斗皇强者,没想到这加玛帝国还真是卧虎藏龙啊,不过我对这小女孩很感兴趣,可不会随便松手哦。”

大厅中,萧炎闪电般的掠上另外一处台柱之顶,冷冷的望着那遮掩了容貌的青衣女人,双掌间,森白的火焰,急升腾着。

宽敞的大厅,三股磅礴气势,暴涌而起,大厅之内的所有人,抬头望着台柱上的三人,皆是满脸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