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六十二章 异火相融,佛怒火莲!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个近乎疯狂的念头一出现,便是让得萧炎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可任他如何压制,那念头,却依然是攀绕在心间,无论如何,也是挥之不去,犹如魔障缠身……

在这般驱赶无效之下,萧炎却是在不自觉间,对这念头逐渐着迷了下去,心中喃喃道,这若是能够成功的话,恐怕破坏力,不会比焰分噬浪尺弱吧?

在萧炎挣扎之时,一旁的海波东瞧得沉默的他,以为他是放弃了下来,当下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面前的这八翼黑蛇皇绝对是一个难缠的对手,虽然他的确是留了几手,可他与青鳞又不熟,所以也犯不着为了一个小女孩去冒这种险,萧炎能够主动放弃,倒是正合他意。

对面,八翼黑蛇皇微微甩动着巨大的尾巴,每一次巨尾的甩动,都将会在天空上造出一股不弱的狂风,可以想象,那巨尾之上,究竟蕴含着何种恐怖的力量。

“嘿嘿,怎么?终于放弃了么?”三角形的巨大瞳孔瞥着对面没有动静的两人,八翼黑蛇皇的笑声,犹如那滚雷一般,在天际翻腾不休。

“放弃也好,盛得白白浪费气力。”

笑了笑,八翼黑蛇皇微偏过头,视线凝望着遥远着天际,低声喃喃道:“绿蛮那女人,想必应该已经到达安全地方了吧?我的拦截任务,也该结束了…”

转过头来,八翼黑蛇皇望着萧炎。大笑的声音中,不无嘲讽:“两位,日后若是想不开,可以来找我白牙,我随时等着,今天便不和你们玩了,不然等云岚宗那女人和那老妖怪一来,那可是真的是要走不掉了。”

说完。八翼黑蛇皇巨尾微微摆动,目光紧紧地盯着萧炎两人的一举一动,身体缓缓的后移着,显然。谨慎的他,并不愿意将自己的后背,露给两位斗皇强者,他虽然能阻拦两名斗皇强者,可他却并不能真正的击败萧炎与海波东。

黑袍下。眼睛紧紧的盯着逐渐退后的八翼黑蛇皇,萧炎心中挣扎地念头,终于是猛的定了下来,双手缓缓伸出黑袍,修长白皙的手掌,宛如女子一般,似乎不具备任何力量。

瞧得萧炎的举动。一旁地海波东一愣,旋即满脸疑惑。

“嘿嘿。怎么。还是不肯放弃么?虽然你拥有着一种异火。不过看你地模样。似乎根本挥不出它地力量!”同样是察觉到萧炎地动静。八翼黑蛇皇移动地身体也是立刻停止了下来。三角瞳孔紧紧盯着萧炎。略微有些不耐地冷笑道。

没有理会八翼黑蛇皇地讽刺话语。萧炎双手朝天。平放在身前。略微沉寂。左手之上。森白地火焰。翻腾而出。炽热地温度。将空间焚烧得略微有些扭曲与虚幻。

左手微微紧了紧。阴森地白色火焰。悄悄翻腾。释放着一股凶悍能量。

巨大地三角瞳孔翻着许些讥诮地盯着萧炎。八翼黑蛇皇并未有丝毫紧张。虽然异火极其让他忌惮。不过不知为何。面前地这黑袍人。似乎却并不能畅快淋漓地出属于它地力量。因此。八翼黑蛇皇。也并不是十分地惧怕。

三角瞳孔之中地讥诮。存在了片刻时间。在当萧炎地右手之上。忽然再度腾升起一团青色火焰之后。巨大地瞳孔。猛然暴缩。一抹名为惊骇地情绪。极为人性化地出现在那蛇瞳之中。

“这…这……这也是异火?该死地。该死地!怎么可能?你地体内。怎么可能拥有两种异火?”感受到那股青色火焰所释放出来地恐怖温度。八翼黑蛇皇呆滞了瞬间。旋即犹如被踩到了尾巴一般。庞大地身体弓了起来。尖锐地声音。气急败坏地在天空中响了起来。

站在萧炎身旁,海波东也是满脸惊骇的望着萧炎双手上升腾的白青两色火焰,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他自然是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两团火焰中所蕴含的那股恐怖温度,当下脚步不受控制的向一旁暴退了一段距离后,方才略感放心的停下身形。

“太不可思议了,这家伙…竟然真的有能够有两种异火!”

盯着萧炎的双手,海波东深吸了一口冷气,心中犹如翻江倒海一般,以他的见识,还从未听说过有谁能够同时拥有两种异火,要知道,异火天性霸道并且极具毁灭性,两种异火间,根本是犹如宿敌一般极其不相容,若是两种异火同时存在于一个人的身体之内,海波东只能想象到一种结局,那便是两颗极不稳定的炸弹互相碰撞,最后的结局,自然是在灿烂的爆炸中,彼此毁灭……

海波东并不清楚萧炎为什么能够同时拥有两种异火,不过他却是清楚的感觉到,在两种异火出现的那一刻,它们体内本来还算温顺的能量因子,骤然变得暴躁了许多。

“这家伙召唤出两种异火,究竟是想干什么?”心中茫然的想着,海波东侧着头,望着那被掀开了一点的黑袍,那里,少年清秀的脸庞上,似乎隐隐噙着一抹有些疯狂的笑意。

望着萧炎脸庞上的笑意,海波东打了一个冷颤,心头不由自主的浮现一抹不安,双翼微微振动着,寒冰斗气,在周身形成了一个圆形冰罩,将之包裹而进。

在萧炎的对面,八翼黑蛇皇依然还是在气急败坏的谩骂着,显然,萧炎能够同时拥有两种异火的现实,让得他颇受打击。

没有理会犹如一条泥鳅般乱蹦的八翼黑蛇皇,萧炎目光紧紧的盯着手中的两团不同颜色地异火,嘴角微微抽搐着,片刻后。把牙一咬,双手携带着两种异火,缓缓的对着中间靠拢着。

“靠,疯子,疯子!这家伙绝对疯了!”

惊骇的望着萧炎这一举动,海波东与八翼黑蛇皇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大骂道,骂完之后,两人还心有灵犀的暴退了一段距离。然后远远的看着萧炎。

“混蛋,你死了谁给我炼制复灵紫丹啊。”退后之时,海波东还在心中无奈的骂道,在他想来。即使萧炎体内能够同时存在两种异火,可那也绝对不可能让得两种狂暴的异火互相接触,而安然无事。

两人地骂声,没有让得萧炎有任何迟疑,在他的疯狂念头中。既然焚决能够吞噬多种异火,那么将这些异火溶合起来,想必应该也并不困难吧?

一种异火的力量,便是能让得斗皇强者忌惮,若是两种异火揉合在一起,彼此相触间所爆出来的力量,那绝对将会是翻倍暴增!

这是一次疯狂地实验。当然,虽然极具风险。可若是真的成功,那么萧炎。就真正的拥有一种即使是斗皇强者,也惊恐不已的恐怖杀伤技了。

“妈的。这东西如果成功了,那也算是我自己创造出来。并且独一无二地斗技了吧?”心中这般有些神经质的喃喃道,萧炎双手颤抖着,青色火焰与森白火焰,缓缓的开始了接触。

“轰!”

火苗刚刚接触的瞬间,一道闷雷般的声响,便是从萧炎掌心中爆而出,顿时,他的双手,便是皮开肉绽,鲜血横流,看着架势,若非是手掌有着斗气保护,恐怕当场就得被炸断。

强忍着手掌上传来的剧痛,萧炎漆黑地眸子中,左边缭绕着白色火焰,右边缭绕着青色火焰,青白交替,显得极为诡异与阴森。

咬着牙,萧炎不去管那因为两种异火的碰撞所散出来地恐怖能量,而导致开始扭曲的空间,双手死死地对着中间合拢着。

双掌间的距离,不过半公分而已,可这半公分,却是让得萧炎将体内细胞中地每一丝力量,都完全的调动了出来,方才能够使之缓缓而行。

八翼黑蛇皇死死地盯着那犹如疯子一般的萧炎,虽然明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留在这里有些不妥,不过对萧炎能够同时拥有两种异火颇为嫉妒的他,却是坚持的留了下来,他要亲眼看着这狂妄的家伙,被他自己玩得尸骨无存!在这斗气大陆上,他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够这般使用异火!

鲜血从掌间不断溢流而下,青白两色火焰,开始逐渐的压缩,不过显然的,在压缩的同时,萧炎也是在承受着两股异火的反噬,在某一刻,萧炎终于是一声闷哼,一口鲜血喷射了出来,落进火焰之中,顷刻间便是被焚烧成虚无。

咬着牙,萧炎执着倔强的望着两股互相缠绕的异火,他心中清楚,自己这般举动,无疑是极蠢的,不过在经过瞬间的沉吟之后,他却依然是这般我行我素的进行着,他的心中,有着属于自己的执念。

从接触到药老开始,凡是遇到不可敌的对手,他似乎都是依靠着药老的力量,最后方才死里逃生,对于萧炎来说,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或许药老嘴上没有说,可萧炎也能够模糊的知道,他似乎也并不太愿意看着自己只要是一遇见强敌,便是依靠着他的力量来逃生。

萧炎是一个执着的人,甚至有时候,能够将这种执着当成是一种偏执,而现在,有点钻牛角尖的萧炎,便是陷入了这种偏执之后。

在这种状态下,萧炎很想试试,凭自己的能力,能否制造出即使是药老,也为之侧目的恐怖力量。

萧炎全身上下,似乎除了焚决以及青莲地心火之外,其他的,都没有这种资格与潜力……

青白两色火焰,当彼此接触到每一个临界点之时,却是无论萧炎如何压缩,都不肯再融合下去,并且,随着萧炎不甘心的狠狠压迫,两团火焰之中的能量,也是开始逐渐的狂暴了起来。

“嘭!”

又是一道闷雷炸响,萧炎的虎口,直接被蹦得裂了开来,低头望着那犹如一个电球一般,不断的闪烁着青白两色电芒的火焰团,萧炎瞳孔微微紧缩,他知道,这是能量狂暴得即将爆炸的前兆…

“萧炎,该死的,赶紧把它们消散,再下去,要炸了!”察觉到萧炎周身那狂暴的天地能量,海波东急喝道。

“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感应着那些狂暴能量因子,八翼黑蛇皇,却是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没有听取海波东的意见,萧炎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中狂暴的青白火焰团,随着精神的极度聚中,在某一刻,天地似乎骤然间安静了下来,连风声,也是消失了下去。

在这一瞬间,萧炎眼瞳之中,忽然突兀的涌上一团茫然,然而他的指尖,却是在此刻变得犹如穿叶摘花一般灵活了起来,十指在火焰团中急点动着,一丝丝由焚决运转出来的斗气,灌注其中……

随着焚决斗气的灌入,狂暴的火焰团,竟然是逐渐的安静了下来,两色火焰微微蠕动,最后在海波东与八翼黑蛇皇震撼的目光中,缓缓的凝聚成了一个仅有萧炎巴掌大小的青白莲座……

在莲座成形的霎那,萧炎浑身一颤,低头凝望着手中的青白莲座,低声喃喃道:“成功了么?佛怒火莲?”

话音落下,萧炎的脸庞急惨白,眼中的那股茫然,骤然消退,与此同时,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手中的青白火焰莲座,狠狠的甩向了远处那处于震撼中的八翼黑蛇皇。

青白两色火焰莲座,悄无声息的划过虚空,沿途连一点点风声都未曾带起,然而,就是这般轻飘飘的姿态,却是让得八翼黑蛇皇,浑身鳞片,猛的倒立了起来…

青白两色火焰莲座,急射向八翼黑蛇皇,不过就在它即将到达后者二十米范围之时,平静的莲座猛然变得暴动了起来,莲座一收一缩,旋即膨胀开来,紧接着……

一道不受控制的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虚空之上炸响开来…

“轰!”

毁灭般的能量,从虚空扩散而出,虚无的空间,在此刻泛起了阵阵涟漪,不远处的一处高耸入云山峰,涟漪扩散而过,山峰轰然爆裂,断裂之处,光滑如镜。

在距离盐城千里之外的两处相反方向,两道闪掠的光影,猛然停顿天空,豁然抬起头望着视线不可及之处,一张苍老如树皮般的脸庞与一张雍容高贵的美丽容颜,遍布着震撼与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