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六十五章 依靠自己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整洁的房间之中,床榻之上的少年缓缓的睁开了眼眸,脸庞上流露着一抹苦涩与哀伤,良久之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在萧炎盯着天花板愣的时候,一股信息忽然的涌进了脑海之中,他并未因此而有所惊慌,躺在床上,任由信息灌注脑内,半晌之后,方才开始阅读着这股药老沉睡之前的为自己准备的最后一次帮助。

缓缓的将这篇修养的程序细细的阅读完毕,在信息的最后,还有着一篇五品丹药的药方,名为复灵紫丹,显然,这是药老担心一旦他陷入沉睡后,凭萧炎的实力,还不足以将海波东压制,所以特地将药方给传了过来,让得他在这一年内,尽量寻找药方所需要的材料,以安海波东之

“老师,放心吧,我会想办法让你尽快回复灵魂力量的。”这篇满含着药老心血与关切的信息,让得萧炎鼻子有些酸,拳头紧握着,低声喃喃道。

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檀香的空气,萧炎的心情,也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心头沉思翻滚着。

如今药老陷入沉睡,一切都便得依靠自己,而失去了药老这张底牌,那他便是失去了对海波东的钳制能力,虽说海波东的体内有着药老所下的潜伏火毒,可那东西,只有药老才有能力启动,如今药老一沉睡,那东西,便是变得没有了丝毫效果。

至于那复灵紫丹,那可是五品丹药,凭萧炎的实力,还不足以将之炼制出来,因此。这最后一种能够制衡海波东的条件,也是失去了作用。

失去了这几种钳制,并且如果也被海波东知晓的话。恐怕不仅那一年约定会被强行报销,说不定,他还会从自己手上强行将从他那里所得的残缺地图给抢夺回去。

虽然这种猜测有些卑劣,不过萧炎清楚,合作,一般都是建立在双方实力相差不远地前提之下。不管如何,在没有药老当护身符之前,萧炎都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今萧炎的手上,能够拿出手地,便只有青莲地心火。虽然药老说了,在戒指中遗留下了骨灵冷火供萧炎使用,不过那需要两种异火融合的佛怒火莲,他在试过一次之后,实在是没有太大的胆子动用第二次,毕竟,那实在是太可怕了,第一次萧炎能够有着药老护持,可第二次呢?说不定一个不好。真得被自己所搞出来的东西给炸死了…

想起药老沉睡后所带来的种种烂摊子,萧炎头疼的摇了摇头。不过在这般沉思了种种之后,他倒是紧紧地记住了几条必须的东西。

第一。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海波东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拥有斗皇强者地实力。同时。也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并没有炼制复灵紫丹地能力。

第二。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到可以快回复灵魂力量地天地奇物。只有药老重新苏醒。那么这些潜在地危险。方才能够不会爆开来。

将这两条当下最需要办到地事情牢牢地记在心中。萧炎这才松了一口气。挣扎着坐起身子。轻靠在床背之上。手掌一撑。一个冰凉滑腻地东西。却是忽然缠在了手臂上。

被这冰凉滑腻地东西缠绕着。措不及防地萧炎心头一颤。左手猛地掀开被子。

被子掀开。一条体形娇小可爱地七彩小蛇。正缠绕在他地手臂上。似是察觉到光线射来。它昂起修长地脖子。淡紫色地蛇瞳。愣愣地盯着萧炎。片刻后。蛇瞳中泛起一抹亲昵。不住地拿着头在萧炎手臂上蹭着。

眼睛直直地望着这浑身七彩颜色因为进化。而变得更加比以前深沉了许多地吞天蟒。特别是瞧得它眼瞳中那抹人性化地亲昵之后。萧炎那因为药老地沉睡而变得沉重许多地心情。骤然松懈了许多。脸庞之上。涌上一股灿烂地狂喜。小心翼翼地捧着七彩小蛇。咧嘴一笑。抱着它狠狠地亲了一口。低声笑道:“乖宝贝。你醒得简直太是时候了…”

药老曾经说过,经过这次进化后的七彩吞天蟒,实力能够与斗王强者相抗衡,虽说这或许距离斗皇强者依然有些距离,不过萧炎却不会忘记,在吞天蟒的体内,还有着一位更加恐怖的灵魂,美杜莎女王!

虽然如今因为吞天蟒意识的压制,美杜莎女王不能出现,不过萧炎却是清楚,若吞天蟒一旦遇有生命威胁,那么那曾经将海波东封印了几十年的恐怖女人,就将会再度冲破吞天蟒的压制,强行控制它的身体!

所以,萧炎只要将自己与吞天蟒间的关系,培养得极为亲昵,那么若是日后海波东真的忽然变脸,或者遇到一些必死的关头,吞天蟒体内的那美杜莎女王,就将会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想起这吞天蟒对自己日后的重要性,萧炎望向它的眸子,显得更加的柔和了起来,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它那光滑的鳞片,从纳戒中取出一瓶伴生紫晶源。

瞧得紫晶源的出现,七彩吞天蟒那淡紫的眸子,顿时亮堂了起来,尾巴不断的蹭着萧炎,嘴中出迫切的嘶嘶哀求声。

望着紫晶源对这小家伙的诱惑力不减反增,萧炎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略微有些庆幸,若非是自己侥幸的拥有这种吞天蟒最喜欢的食物,恐怕还真的难以与它取得这般亲昵关系。

小心翼翼的用空心小玉棍吸上几滴紫晶源,然后灌进吞天蟒嘴中,望着它那闭着眸子,巴咂巴咂的可爱模样,萧炎忍不住的笑了笑,将紫晶源收好,然后将心满意足的吞天蟒放在枕头旁,略微沉吟后,从纳戒中取出一枚药性最是温和的低级疗伤药。缓缓吞进肚内,微闭着眼眸,感受着那在体内化开的温和能量。嘴角微微抽搐着,虽然这股精纯能量极为温和,不过在修复之时,那近乎残破地经脉,依然是忍不住的传出阵阵抽痛之感。

对于现在经脉的脆弱程度,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任由那股温和能量完全耗尽,身体内,也是缓缓多出了几分力气。

在萧炎闭目之时,开启房门地咔嚓声,却是忽然的在房间中响了起来。几道互相低声说谈着什么的人影,轻轻的走了进来,当他们瞧得床榻上那坐起身来的萧炎后,皆是一愣,旋即满脸狂喜的扑了过来。

“小炎子,你可是醒了啊,你都昏迷五天时间了。”冲得最快地萧厉,欣喜的大笑道。

“五天了么?”闻言,萧炎一愣。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还好吧?”萧鼎笑着走上前来,目光泛着欣喜。微笑着问道。

“暂时还死不了。”萧炎嘴角扯了扯,笑道。

“小家伙。当真是深藏不露啊,没想到你还真的去把墨家大长老给宰了。”萧厉拍着萧炎的大腿。大笑道。

“呵呵,是海老先生告诉我们的。不过只有我们两兄弟知道,其他人,并未外传。”一旁地萧鼎,瞧得萧炎的诧异,指着身后那笑而不语的海波东,解释道。

“海老,有劳了,这次若非你出手相救,恐怕我还真是得挂掉。”深深的盯着萧鼎身后的老人,没有了药老作为底牌,萧炎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斗皇强者,竟然能够给予人这般强大的压迫。

“呵呵,举手之劳而已,不过萧炎兄弟实在是有些让我佩服啊,那天你所制造出来的爆炸,啧啧,太恐怖了。”对于萧炎的道谢,海波东笑着摆了摆手,对着萧炎竖起大拇指,笑声中的那抹佩服,并非是假装。

“我也是头脑忽然热而已。”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那时候肯定是头脑热,正常人是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情地。”海波东玩笑道,目光在萧炎身上扫了扫,皱眉道:“你的伤,似乎很严重啊?”

“呵呵,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能让得自己变得比蟑螂还顽强。”萧炎淡淡地笑道。

“你连那东西都能同时拥有两种,说这话,我倒是不怀疑。”瞧得萧炎那并没有太过担心自己伤势的模样,海波东微微点了点头,这家伙,果然底牌不少啊。

对着海波东客套了几句,萧炎偏头对着萧鼎与萧厉说了十几种药材,然后让他们迅帮自己凑齐,目送着萧鼎两人点头离开后,萧炎又是将目光投向了海波东,微微笑了笑,从纳戒中取出笔与纸,在海波东疑惑地目光中,写上了几份一看名字便知道是那种稀有之物的药材。

“海老,这次地救命之恩,我也不再与你客套了,这几种药材,都是炼制复灵紫丹的主要药材,我将它们给你,你若是什么时候侥幸遇见了,那就想办法弄到手,等药材齐全后,我便动手帮你炼制。”将纸片递给海波东,萧炎轻笑道。

闻言,海波东先是一愣,紧接着苍老地脸庞上涌上一抹狂喜,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纸片,仔细的将上面所写的药材记在脑中,然后郑重的收好纸片,对着萧炎拱了拱手,诚声道:“萧炎兄弟,承你如此坦诚相待,老夫感激不尽,我海波东既然说了会保护你一年时间,便定会信守承喏,你就安心养伤吧,这段时间,就算是云岚宗宗主找了过来,老夫我也给你挡着!”

望着那豪气干云的海波东,萧炎笑着点了点头,将药方中的一些药材给予他,倒还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决定,既将之安抚下了,又取得了他的一些信任。

“接下来,便是需要全力养伤了啊,距离两个月的云岚宗之行,已经不久了啊……”轻靠在床背,萧炎在心中低声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