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六十七章 美杜莎女王再现?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宽敞的房间之中,盘坐在床上的萧炎忽然缓缓的睁开了眸子,拳头微微紧握,低声道:“是时候进行最后一步了啊…”

轻轻的抚摸着手指上的黑色戒指,旋即萧炎双手温柔的将那盘在大腿上嬉戏的吞天蟒抱在床榻上,手指点着它的小脑袋,微笑道:“小家伙,安静的待着,别给我捣乱哦,若是行的话,可以帮我守护一下,千万不要要任何人打扰到我,知道吗?”

此时的吞天蟒,经过第一次的进化后,无疑是已经初具灵智,所以萧炎的话语,它倒是能够听懂一些,当下眨巴着淡紫蛇瞳,不住的点着小脑袋,蛇信吐缩间,出嘶嘶的轻响。

笑着抚了抚吞天蟒的冰凉的身体,萧炎手掌一招,青色莲座从纳戒中缓缓冒出,最后悬浮在半空中,散着淡淡的青光。

身体一提,萧炎矫健的跃了上去,盘腿而坐,深吸了一口气,再度在脑海中回味了一次药老遗留下来的信息之后,手指在纳戒之上轻轻一弹,顿时,一道被浓郁青光所包裹的东西,出现在了掌心之上,细细看去,竟然是一枚小小的莲子。

“不知道这号称火灵之精的地火莲子,真的有老师所说的那般神奇么?”望着掌心中那枚通体翠绿的莲子,萧炎有些怀疑的低声道,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在熔岩之下,药老对它的评价,可是极高的。

这地火莲子,正是当初萧炎在寻找青莲地心火时所寻找到的奇宝,没想到药老所说的最后疗程,竟然需要用上它。///*/

手指轻轻的捏了捏那略微有些柔软的莲子,萧炎实在是难以想象,这看上去并不太起眼的小东西,竟然需要百年时间,方才能够凝聚而成,那其中究竟隐藏着何种庞大的能量啊?

惊叹的摇了摇头。萧炎双手迅结出修炼印结,双眼闭合,片刻后,逐渐进入修炼状态,心神,也是缓缓地沉入了体内。

在进入修炼状态的那一霎,萧炎屈指轻弹,指尖的那枚地火莲子。便是准确的弹射进了萧炎微张的嘴巴之中。

地火莲子一入嘴,萧炎那白皙的脸庞,骤然间,便是变得犹如火山一般通红了起来,头顶之上,袅袅白雾升腾而起,看上去颇为骇人。

此时的萧炎。已经无暇再去管自己的外形是否妥当,在地火莲子入嘴地霎那,后者便是迅化为一股炽热的能量,然后顺着喉咙,以一种蛮横的姿态,狠狠的冲撞了下去。

地火莲子所化的炽热能量迅的流淌进经脉之中,顿时。那被萧炎辛苦调养了将近半个多月的经脉。瞬间便是犹如被人踩到地小蛇一般,狠狠的一抽。一股剧烈的疼痛,让得萧炎紧咬的牙缝间。透出丝丝冷气…

死死的咬着牙,萧炎那盘坐在青莲座上的身体。不断的轻微颤抖着,浑身地毛孔。都是在这股剧痛下,猛然紧缩了起来。

随着萧炎地咬牙坚持,那股初来的经脉剧痛,在持续了片刻之后,终于是逐渐地消弱了下去,到得此时,额头上已经布满冷汗的萧炎,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稳固心神,察看体内情况。*

地火莲子所化地炽热能量,的确霸道得有些恐怖,沿途所过之处,经脉几乎是被那炽热地温度生生的将表层地薄膜给烧毁了去,要知道,这些薄膜,可是萧炎这半个多月来,小心翼翼的吸收了不下上百次药液后,方才凝聚而成的心血成果啊。

不过薄膜虽被烧毁,可接下来那地火莲子的举动,则是让得萧炎面庞上的苦涩消散了去。

只见那炽热能量所过之处,竟然是留下了一滴滴宛如翡翠般,并且不足拇指大小的细小液体,这些液体在经脉壁上粘附着,犹如活物一般,微微蠕动着,然后以肉眼可见的度,融进其中,随着这些充斥着庞大生机能量的翡翠液体的融入,那被高温烧得通红的**经脉壁,却是开始迅的溶解出一层淡青色的莫名液体,这些液体覆盖在经脉壁上,瞬间后,经过地火莲子能量的熏烤,竟然是凝固为了一层青色的角质层。

这些角质层牢牢的覆盖在经脉壁之上,那股防护力度,比萧炎先前的那层薄膜,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随着这些青色角质层的出现,萧炎经脉之中传出的剧痛之感,终于是完全的消散,显然,经过地火莲子的这般强化,萧炎经脉的坚韧程度,甚至已经过了受伤之前!

在将体内的一些主要经脉完全覆盖上了一层青色角质层后,地火莲子所化的炽热能量,也是减少了一些,看来,那些看似简单的翡翠色液体,却是蕴含了地火莲子的精华所在啊。///*/

地火莲子能量在将经脉覆盖了防护层之后,依然是犹如那被蒙着眼的野牛一般,横冲直闯,虽然萧炎的心神试过牵引着它的走向,可无奈,这股能量实在是太过庞大,他想要将之牵引控制,无疑是显得有些困难。疲倦的运转着,而随着运转的加剧,一丝丝氲氤的淡青气体,缓缓从中散而出,这些略微有些湿润的气体,诡异的透过角质层的阻碍,顺利的贴近了那里面最脆弱的经脉,然后缓缓的修复着它所受到的伤害。

随着这些气体的越来越多,一些湿润气体,则是穿出了经脉,漫无目的在萧炎的体内胡乱飘荡着。

似是察觉到那些漂浮在体内的大补品,萧炎身体内部,肌肉,细胞,骨骼等等一切曾经受到创伤的器官,都是犹如在此刻忽然复活了一半,微微蠕动着,将那些湿润气体,贪婪的吞噬而进。

在此刻,萧炎身体内外。犹如是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一般,贪婪的吸收着那些从地火莲子中,源源不断释放出来的青色雾气。

随着这般疯狂的吞噬,萧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以一种颇为可怕的度,不断着对着以往地巅峰进着,按照这种度来看。//*//回复受伤之前的状态,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

经脉中,炽热能量在不知道运转了多少圈之后,萧炎尝试着控制地火莲子能量的心神,经过上百次的失败,终于是成功将地火莲子的能量,牵引到焚决功法的路线之上来。

沿着焚决功法运转着。每当这股庞大的炽热能量在完成一次循环之后,都会将一股股充盈地青色雾气,灌注进入那略微有些干枯的气旋之中。

庞大的能量,不知疲倦的沿着功法路线运转着,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灌注,气旋之中,一滴滴青色的能量液体。终于是开始缓缓成型。然后滴滴答答的落进气旋之内,眨眼时间。那枯竭地气旋内,便是再度变得丰富了起来。

修炼。没有时间的规定与限制,在心神盘旋体内时。萧炎也是不知外界究竟是过去了多久时间,他只清楚。自己受伤颇为恐怖的身体,已经在此刻彻彻底底的被地火莲子给修补痊愈…

然而虽然修补已经完毕,不过让得萧炎有些愕然的,还是那依然在经脉中,不断运转着的炽热能量。

虽然经过这般大幅度的消耗,可那地火莲子所残余地能量,依然庞大得有些让萧炎目瞪口呆,按照他地猜测,修复自己那近乎残破的身体,恐怕也仅仅只是用去了它三分之一地能量吧?真是恐怖…

经脉中,那股炽热能量,犹如是永远都消耗不尽一般,不停的从中释放出一股股精纯能量,任由细胞,肌肉这些贪婪地家伙吸收着。/*///

并且,虽然萧炎的身体逐渐地回复到了以往的巅峰层次,可肌肉骨骼细胞,却依然并非就此停止,反而是在萧炎愕然地感应中,继续恬不知耻的贪婪吞噬着,显然是一副不把能量全部吸收光就誓不罢休的滚刀肉模样。

哭笑不得的感应着体内不断变得越来越充实的力量之感,萧炎也只得在心中暗叹一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没有前段时间的那般重伤,以萧炎的状态,短时间内,是绝对难以再突破以往的那种巅峰层次,这一次的重伤,反而是给予了他突破以前巅峰状态的契机。

在气旋之中,液体能量,也是逐渐的越来越充盈,那些被地火莲子所释放出来的精纯能量,没有任何顾忌,全部一股脑的塞了进去。

任何的东西,不管如何,都是有着一个极限,人体也是如此,所以,当这般肆无忌惮的吸收,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萧炎终于是开始略微有些惊慌的现,体内的肌肉等等,已经停止了吸收,而那气旋,也是隐隐的传来一股胀痛之感,并且不再将气态能量转化液体能量,显然,此时的身体,已经是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

然而,虽然吸收已经到了极限,可那地火莲子,依然是自顾自的继续释放着庞大的能量,也不管萧炎是否能够完全承受。

而察觉到体内的这一变化,萧炎的脸色,也是微微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想要强行止住炽热能量的运转,可却是犹如蜉蝣撼大树一般,没有丝毫的成果。

心中逐渐泛起一抹慌张,旋即被萧炎咬着牙,缓缓的压了下去,他知道,现在他并没有药老的指点,所以自己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慌,一慌,就彻底完了。

睁开眼来,萧炎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片刻后,手掌猛的一拍,低声道:“既然不能再吸收,那就把这些残余的能量输送出去…”

“输送出去?可输送给谁?这股能量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啊。”惊慌的目光在房间之内扫视了一圈,旋即骤然停在那爬在床上正瞪着淡紫蛇瞳盯着自己的吞天蟒身上。

“小家伙,便宜你了…”

瞧得吞天蟒,萧炎眼瞳中迅掠过一抹喜意,心中松了一口气,以它的实力,应该能够吃下这股残余的能量吧?

心中这般想着,萧炎双掌在莲台之上轻按,身体凌空翻下莲台,然后心急火燎的冲上床,一把就将不知所措的吞天蟒抓在了手中,然后费尽全部心神,将那股地火莲子的庞大能量,牵引向手臂上的经脉处。

随着地火莲子能量的灌进,萧炎的手臂,迅被青芒所笼罩着,中指竖起,一股葱郁的火属性能量,将手指渲染得犹如一截绿色玉石一般。

被萧炎忽然抓住,吞天蟒先是一愣,当它瞧得前者手指上那股强横得有些恐怖的能量后,却是忽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显然,与这种强横能量近距离接触,让得它有些不安了起来。

“乖乖,别挣扎了,我可不会害你。”冲着吞天蟒柔和的笑了笑,萧炎强行撬开它的嘴,然后将手指伸了进去……

在萧炎手指伸进吞天蟒的嘴中之时,它却是骤然停止了挣扎,强烈的光芒,猛的自其身体内暴涌而出,然后错愕的萧炎,条件反射般的微眯起了眼睛。

光芒一闪即逝,不过在光芒出现之后的瞬间,萧炎脸色猛然大变,因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被他抓在手中的吞天蟒,身体忽然变大了起来,同时,似乎也更柔软了。

右臂环抱间,空荡荡的感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柔韧性的柔软所在…

在手掌触摸着那犹如女子娇躯一般柔软的东西后,萧炎似是想起了什么,当下脸色,霎时间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脖子有些僵硬的缓缓低下头,只见一对明亮的含煞俏目,正带着许些冰寒的冷冷注视着自己。

望着那张堪称妖艳级别的完美脸颊,萧炎浑身的毛,犹如被电击一般,瞬间立了起来,喉咙微微滚动,咽了一口唾沫,声音嘶哑而干涩。

“美…美杜莎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