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八十三章 倔着骨,咬着牙,忍着辱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望着那从角落中缓缓走出地年轻炼药师,大厅内的众人皆是愣了愣,先前几位有些束手无策地三品炼药师,面庞上顿时浮现许些讥讽。连三品炼药师都没有办法。你一个二品炼药师。有何本事?

纳兰肃盯着那走出的年轻人,转头与纳兰嫣然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瞧出了一抹错愕,显然,这位年轻二品炼药师的举止。有些出乎他们地意料,先前并未将之请出去。那是看在雅妃地面子上。说实在地。他们并未对这位年轻地炼药师有着什么期盼。

虽说人不可貌相,可对方毕竟还只是一名二品炼药师,这种等级,尚还仅仅是炼药术的初步阶段,难道还能够指望一个初学者。便能够将连丹王古河都无可奈何地烙毒驱逐么?

“这位小兄弟,你…”站起身来,纳兰肃虽然心中并不怎么认为面前地年轻人有着隐藏地本事。不过习惯使然。他还是略微有些小心谨慎地道:“你有把握治疗老爷子?”

缓缓地停在大厅中央,萧炎瞥了一眼纳兰肃。淡漠的道:“那请问,丹王古河可有把握治疗?”

“呃…”闻言,纳兰肃一滞,旋即尴尬的摇了摇头:“若是古河大师能够治疗的话,那我们又何必再费这般大地精力来四处求医。”

“既然连丹王都没有绝对地把握,那纳兰族长这话对我说,是不是有些……”萧炎嘶哑地声音中略微噙着许些嘲讽,冷声道。

微微张着嘴。纳兰肃地本意只是想探知一下面前年轻人的底,可却没想到他竟然这般犀利。当下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才好。

“阁下误会家父了,他并非是针对你。只是老爷子如今情况越来越不妙。我们已经再没有多余地时间去消耗,所以自然是需要小心一点,还请不要介意。”在纳兰肃错愕地时候,一旁静坐的纳兰嫣然,玉手轻轻拉了下纳兰肃地衣袍,旋即对着萧炎从容的微笑道。

“刚才你们浪费的时间。还少了么?”目光停在那让得萧炎袖袍中地拳头不可自觉紧握了起来地美丽女人身上,他地声音,依然古井无波,不仅未因为对方地美貌而有所松动,反而是多出了一分不难察觉的冰冷。

听得萧炎这话。大厅内的那十来位炼药师,脸色不由得难看了起来。萧炎这话。无疑是说先前的他们,是在浪费着纳兰老爷子仅剩不多地存活时间。当下。一位头花白的老人。脸庞涨红的忍不住出口训斥道:“哪里来地毛头小子?竟然如此狂妄。你一名区区二品炼药师。有何资格与我们说这种话?”

老人地呵斥一出口。周围地几名炼药师。皆是义愤填膺的点了点头,旋即目光不善地盯着那背对着他们地年轻人。

看着面前那脸庞淡漠得犹如一团冰块一般的年轻人。纳兰嫣然柳眉也是不可察觉地微微皱了皱。若是真的有本事,她并不介意他狂妄一些,可若是并没什么真正地能力。却偏偏喜欢大话连天,那么这种人,她是打心底的厌恶。

“听阁下地语气。似乎是对自己地本事有着一些信心啊…”纳兰肃回过神来,盯着萧炎,沉声道:“不过你应该知道,不管你天赋如何杰出。可现在地你。却仅仅只是二品炼……”

纳兰肃地话,并未完全说出,便是忽然噶然而止了起来,同时,大厅内。温度骤然升高,那些厅中原本满脸讥讽的三品炼药师,此刻也是缓缓张着嘴。不可置信地死盯着大厅中青年…手掌上升腾起来地两团青色火焰。

位之旁。纳兰嫣然望着那在青年手掌上升腾起来的青色火焰,玉手缓缓的捂着红润,震惊与狂喜,在那对秋水眸子中闪烁着。

“诸位应该认识吧?”没有理会周围那寂静的氛围。萧炎低头望着那在手掌上犹如两团精灵一般灵活跳跃地青色火焰。淡淡的道。

“异火?”深吸一口略微有些炽热的空气。成天与火焰打交道地十来名三品炼药师。瞬间便是认出了那团青色火焰的底细,脸庞之上,缓缓的被震惊所覆盖着。一道道惊羡狂热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升腾缭绕的青色火焰。

“小兄弟…你这…这是异火?”震撼逐渐地从眼中褪去,纳兰肃脸庞上地狂喜,几乎难以掩饰。

“现在。你们可以停止那些无谓地废话了么?”脸庞平凡的青年,低头拨弄着青色火焰。语气淡漠。

虽然现在萧炎地语气依然是如同先前那般毫不客气。可那些三品炼药师,却是再不敢将不屑与嘲讽表露在脸庞上,能够拥有异火地炼药师,在炼药界,前途几乎是无可限量。就连丹王古河,都未曾能够拥有过异火。可以想象,这东西究竟如何难寻与珍贵。想要得到异火,不仅需要机缘,而且还必须需要庞大地后备力量支持。也就是说,在这位看似年轻地二品炼药师身后,一定是有着一个实力极为强横的老师…

“阁下。我代家父向先前的怠慢为你说一声抱歉,请!”站起身来,纳兰嫣然对着萧炎微微弯身,礼节做得无可挑剔。

没有回答她的话。萧炎斜瞥了一眼一旁讪笑的纳兰肃。然后便是与纳兰嫣然转身而过。对着那偏房行去。

望那对着偏房行进地萧炎。纳兰肃对着大厅中地十来位三品炼药师笑着说了些什么,挥手招来管家伺候着,然后与纳兰嫣然赶忙跟了上去。

缓缓走近偏房。淡淡的柔和灯光射将而出,萧炎轻轻推开房门。房间之内地空间颇大。在中央位置。一张大床摆放其中。一位脸庞干枯的老人躺在其上。在床榻周围,好几位侍女正在忙来忙去。听得房门声。她们将目光投射而来,旋即便是再度细心地照料着陷入昏迷状态的老人。

慢慢走近大床,萧炎目光在床榻之上扫了扫。现老人地脸庞上。隐隐噙着大片地灰黑之色,安静沉睡的脸庞上,竟然有着许些死亡的气息。

“果然很严重…”瞥着老人那张几乎是半只脚踏入了坟墓的脸色,萧炎低声道。

“是啊。烙毒这种东西。恐怕就算是一名斗皇强者,也不敢轻易沾惹,老爷子能够熬过这么多年。已经是达到极限了。”身后,紧跟而来地纳兰肃叹息着摇了摇头,旋即小心地道:“小兄弟。你看。是否有些医治的眉目?”

一旁,纳兰嫣然微微点了点头,一对明眸。紧紧的盯着身旁那身姿欣长。脸色淡漠的青年。

“我并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只能按照丹王古河所说的那般法子。用异火进入老爷子体内。然后慢慢驱毒。”萧炎摇了摇头。平静的道。

“那样的话。危险性应该很大吧?”闻言。纳兰嫣然略微有些迟疑地低声道。

“不到百分之五十地把握。”

萧炎懒声道。瞥了一眼一旁俏脸微变地纳兰嫣然,冷笑道:“看老爷子这般模样,想必已经再撑不过两天时间,是让他在毒素地折磨中死去。还是拼一拼是否能够挽救,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而那些什么是否有着绝对把握的笑话,还是别说为好。”

萧炎这番冷笑中夹着枪棒的话语。让得纳兰嫣然柳眉微蹙。俏脸略微有些不太好看,以她地身份,这些年来,可还真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抓紧时间吧,我并没有多余地时间来消耗。”轻拂了拂袖子。萧炎没有理会纳兰嫣然的神色。淡淡地道。

“唉。既然这样的话,那便全靠小兄弟了,若是真地能够将老爷子治疗好,你将会是我们纳兰家族永远地朋友。”咬着牙沉吟了一会,纳兰肃终于是狠狠的点了点头。沉声道。

“让开吧。别打扰我。”随意的挥了挥手,萧炎坐在床榻之旁。右手微竖,青色火焰缭绕而上,瞬间。便是使得屋内的温度暴涨了起来。

瞧得萧炎准备动手。纳兰肃拉着纳兰嫣然赶忙退了几步,同时挥手将屋内的侍女。全部驱逐了出去。

一手将床榻之上的纳兰桀撑起来。萧炎随意地瞟了一眼这位当初据说和自己爷爷是极为要好地好友。虽然经过这么久地毒素侵蚀,老人那本就干枯地脸庞,更是有些显得有些不成*人样,这位却依然能够从中隐隐看出许些如同其名字一般的桀骜。

左手轻飘飘的拍打在纳兰桀肩膀之上。一股暗劲。将他身体上地衣袍震成粉末。露出了一具宛如骨头架子般的枯瘦身体。

望着这具枯瘦地身体,绕是以萧炎地性子。也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而那一旁的纳兰嫣然。眼眶更是泛起许些红润,平日极为罕见的雾气。萦绕在眸子中,让得这位身份娇贵地女人,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缓缓探出中指,一缕青色火焰在指尖缭绕着,萧炎盯着那缕青色火焰。平静的道:“我要开始了。我说过。用异火进入老爷子的身体,会是一件极为危险地事情。所以。你们要做好某些极坏地打算……”

闻言,纳兰嫣然与纳兰肃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不过却也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

灵魂力量缓缓探出身体。然后将那缕青色火焰包裹而进。努力地压制着它那炽热的高温。然后轻轻地点在纳兰桀后背之上。

手指点上,青色火焰噗的一声。便是钻进了纳兰桀身体之中,而本来那毫无知觉地后者,也是在此刻。身体猛然颤抖了起来。

手指点在纳兰桀后背上。萧炎眼睛虚眯着,灵魂力量控制着那缕青色火焰,迅穿梭过一些主干经脉。然后逐渐的接近了前者体内那些被烙毒所覆盖地骨骼之上。

借助着灵魂力量地伸展,纳兰桀体内的状况也是出现在了萧炎地脑海之中。感应着那些近乎变得乌黑的骨骼。萧炎眉头逐渐地皱了起来,纳兰桀中毒之深,远远出乎了他地意料…

“看来想要一次性驱逐毒素是不可能了,还是选择慢火驱毒吧…”心中喃喃了一声。萧炎灵魂力量包裹着青色火焰,然后缓缓的接近着那些被毒素所包裹的乌黑骨骼,在接近之时,萧炎的灵魂力量也是逐渐地开始放松,青色火焰地温度,悄然攀高。

随着青色火焰温度地升高。那本来满脸麻木的纳兰桀,脸庞上逐渐地浮现疼痛之感。干枯的手掌,也是紧紧的握了起来。青筋在手臂上耸动着。

被灵魂力量包裹的青色火焰。在达到每一个温度之时,停止了升高。萧炎缓缓地吸了一口略微有些炽热地空气,略一迟疑。牙齿一咬,便是控制着青色火焰。覆盖上一截乌黑的骨骼。

“啊…”床榻之上。双眼紧闭地纳兰桀猛然睁开双眼。嘶哑地剧痛干吼声,从其嘴中传出。一股凶悍地气势。犹如回光返照一般,苏醒而来。

“老爷子…”望着那忽然睁眼嘶吼地老人,纳兰嫣然与纳兰肃急忙喊道。

“我在为你驱毒。若是你能忍受这股剧痛,烙毒应该便能驱逐,不过若是不能地话。那我也无能无力了。”瞥了一眼那满脸大汗地纳兰桀,萧炎淡淡地道。

听得背后地声音。纳兰桀微微偏过头,望着那张年轻淡漠的脸庞,不由得一愣,旋即咬着牙干声笑道:“小娃子。是你救地我?”

“没说一定能救你,说不定我一个失神,你会死在我手上。”

“哈哈,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的,小娃子竟然放手弄吧。弄死了,也没人敢怪你。”嘴角抽搐着忍耐着体内地剧痛。纳兰桀豪迈的笑道。

“爷爷。你瞎说什么呢?”一旁。望着那从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的纳兰桀,纳兰嫣然微微松了一口气。忍不住的嗔道。

“你这个死丫头。你还有脸回来?这三年,若非是因为你当初任性前去萧家解除婚约。我能气得修炼不继。被那烙毒搞成这样?”怒瞪着纳兰嫣然,纳兰桀怒吼的声还未落下。又是抽搐着嘴角出一阵干嚎。偏过头望着身后那忽然皱眉的陌生青年,苦笑道:“小娃子,怎么忽然间…”

“安静点。”冰冷中略微夹杂许些不可察觉的怒意的声音,让得房间内地三人。都是有些错愕。旋即无奈的安静了下去。

望着那脸色冷漠得犹如一团冰地青年,纳兰嫣然悄悄吐了吐舌头。再转头看着纳兰桀那悻悻地脸色心中略微有些笑意,这么多年来。敢如此对脾气暴躁地老爷子说话的,似乎就这个家伙了。

随着几人的沉默而下。房间中地气氛,便是悄悄的静了下来。

“唉。没想到啊,这么年轻的人,竟然能够拥有异火这种连古河大师都垂涎地东西……”安静地气氛持续了许久。纳兰肃拉着纳兰嫣然后退了一些,望着床榻旁那年轻欣长地背影。忍不住偏头对着纳兰嫣然低声道。

“嗯。地确很了不起。看他年龄似乎与我相差不多,却居然拥有着传说中地异火…我听古河长老说过这东西地恐怖,上次他们去塔戈尔大沙漠寻找异火,可惜那般庞大的阵容,依然是空手而回。由此可见,那东西究竟有多凶悍。”微微点了点头,纳兰嫣然美眸中少有地掠过一抹赞赏,她本就是同龄人中地娇子。在云岚宗修炼这么多年。还从未见到过能够越过自己地同龄人,而这位名为岩枭的青年。却是她第一个对同龄人产生赞赏的情绪,这或许便是优秀者之间的某种互相认可吧?

“怎么?觉得他很不错?”瞟了一眼自己女儿的神色。纳兰肃戏谑地道。

“你胡说什么啊?为老不尊。”白了纳兰肃一眼。纳兰嫣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说起来。似乎距离你和萧家那小家伙的三年之约,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吧?”笑了笑,纳兰肃脸庞上的笑容忽然收敛而起,叹息道。

“……”纳兰嫣然沉默。片刻后,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还有十三天。”

“三年时间,你也比以前成熟了许多,现在你应该能够知道,自己当初地意气用事。对萧家以及萧炎带来了多大的耻辱与麻烦了吧?”纳兰肃望着身旁女儿那光洁美丽的侧脸。道。

纳兰嫣然沉默。纤手开额前地青丝,半晌后,低声道:“我知道当初我地举止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不过,我也知道,我没错…三年之约即将达到。我。等着他来。”

“听说自从一年之前。萧炎便是离开了鸟坦城,不过。据我所知。在离开之前。那曾经被成为废物的少年。便已经再度恢复了以往的修炼天赋,唉…一年之后。不知道他已经成长到了何种地步。”纳兰肃苦笑着摇了摇头。凝视着身旁沉默的纳兰嫣然。半晌后,方才低沉地道:“你这次。似乎真地看错了啊……当初我便说过,不要小看这个变成废物地萧家少爷。十三岁之前,他的修炼度。曾经让得无数人感到震撼…”

纳兰嫣然纤手开飘落在额前地青丝,沉默。片刻后。平静地道:“三年之约。我会遵守。若是我赢了,以前的事,便一笔勾销,若是输了。我纳兰嫣然也说过。为奴为婢,随他处置。”

纳兰嫣然轻咬着红润的嘴唇,缓缓抬起俏脸,目光略微有些迷离,三年之前那在萧家大厅,少年铮铮冷语。再度浮现在脑海之中。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张契约,不是解除婚约地契约,而是本少爷把你逐出萧家地休证!”

“从此以后。你纳兰嫣然。与我萧家,再无半分瓜葛!”

三年之前,背负着废物之名地少年。在云岚宗这尊庞然大物地压迫之下。依然倔着骨。咬着牙,忍着辱,孤独的等待着,破茧化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