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八十五章 意外之喜,黑指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缓缓的走过几条街道,萧炎在与一间旅馆之外停了下来,然后走了进去,行上二楼,来到一处安静的房间之外,轻敲了敲门,便是径直推门而入

宽敞的房间之中,海波东正盘坐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眸,周身萦绕着淡淡的白色寒气,随着其呼吸吞吐间,寒气顺着口鼻钻入身体,充盈的能量,让得那苍老的脸庞上,隐隐透露着一层温玉般的毫光。

“不愧是斗皇强者,虽然年龄比纳兰桀大上许多,可看他这股精神劲,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至少还能再活蹦乱跳的活个五十年,若是再来个好运,突破到斗宗强者,那恐怕就得步入那些老妖怪一般的级别了。”轻轻的将房门关上,萧炎轻手轻脚的行进屋中,瞧着海波东那荣光焕的脸庞,再与先前那浑身缭绕着死亡气息的纳兰桀一比,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感叹道。

虽然萧炎弄出的声响极为细微,不过对于海波东这种强者来说,无疑是犹如在耳边打雷一般响亮,当下体外的冰寒之气迅被吸进身体之内储存着,睁开双眼,然后带着许些寒意的在房间中迅巡视一圈,待得目光移到萧炎身体上时,寒气方才逐渐收敛,同时那缭绕在身体之外的凌厉气势,也是悄悄收进体内,瞥着萧炎那满脸的疲倦,开口问道:“搞定了?”

“纳兰桀中毒颇深,虽然今天暂时缓解了一下毒性,不过至少需要七天时间,方才能够将那“烙毒”完全驱逐。”萧炎坐在柔软的床榻上,懒懒的回道。

“哦…”点了点头,海波东略微有些惊异的笑道:“看来你对异火的控制度很不错啊,竟然能够完成这般高难度的医疗,这种用异火进入别人体内的方式,即使一些出名的炼药大师,那也不敢轻易动用啊。”身为斗皇强者,海波东自然是非常清楚,将异火侵入人体之内来驱毒,这需要冒多大的险。

“侥幸而已。”摇了摇头,萧炎知道自己能够如此熟练的操控青莲地心火,大多都是因为前段时间服用了地火莲子的缘故。(

脱去鞋子,在床榻上盘腿坐了下来,搓了搓疲倦的脸庞,萧炎手掌伸出袖袍,微皱着眉头瞥着那略微有些黑的指尖,然后双手缓缓结出修炼手印,然后逐渐闭目。

随着进入修炼状态,萧炎的心神迅来自气旋之处,心神微动间,一偻青色火焰从纳灵中被喷吐而出,斗气将之包裹着,然后缓缓的盘旋在气旋上空。

心神注视着这团不断翻腾的青色火焰,许久之后,在萧炎的控制之下,青色火焰猛的一阵翻腾,温度骤然升高,而随着其温度的增高,淡淡的黑色雾气,竟然是凭空出现在了火焰中心。

“好凶悍的烙毒,不仅能够抵御住异火这般温度,还能够悄无声息的融合进去,若不是我对青莲地心火的契合度颇高的话,恐怕也不能察觉…不愧是连斗皇强者都忌惮不已的剧毒啊。”凝视着那些黑色雾气,萧炎在心中低声喃喃道。

“将它们净化吧,不然的话,这些东西留在体内,可是一种不定时的炸弹啊,指不定什么时候忽然爆炸开来啊,那后果…”沉吟了一会,萧炎心神微动,那包裹着黑色雾气的青色火焰便是犹如***一般波动了起来,炽热的温度不断的攀升着。

在替纳兰桀驱毒之时,因为怕一不小心把他给焚烧成灰烬,所以萧炎的异火温度仅仅是开启到一个温和的程度,到了现在在自己体内来净化毒雾,因为彼此契合度的缘故,自然是不需要那般小心翼翼。

随着青色火焰温度的急攀高,那一团团的黑色雾气也是开始荡漾了起来,不过这种烙毒液毕竟不是凡物,即使是在这种高温下,却依然是颇为坚挺没有立刻消失。

在高温的炙烤下,黑色雾气的体积缓缓的缩小着,待得片刻后,那些一偻缕的黑色雾气,竟然是开始融合在了一起,宛如一颗深邃的黑色珠子一般,在珠子内部,幽光闪烁,似乎蕴含着澎湃的能量一般。

“烙毒”这奇异的变化,让得萧炎大为错愕,愣愣的望着那在青色火焰之中滚动的黑色珠子,在心神的探测中,他分明的察觉到,在这黑色珠子中,居然蕴含着雄浑的能量?

“这是怎么回事?烙毒不可能拥有这些能量的啊…”心中疑惑的喃喃着,萧炎紧紧的盯着那漆黑的珠子,青色火焰温度猛然再度暴涨,那股温度所造成的消耗,也让得他的灵魂力量也略微有些吃不消起来。

随着青色火焰的再度炙烤,那黑色珠子终于开始有了动静,表面轻微的颤抖着,丝丝黑色雾气从珠体内渗透而出,然后被炽热的火焰净化成一片虚无。

一缕缕黑色雾气不断的从珠体中冒探而出,而那珠子的颜色,也正在逐渐由深黑色,转变为浅黑色…

望着那颜色正缓缓变得淡起来的珠子,萧炎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加快了净化的度。

当最后一缕黑色雾气从珠体中升腾而出之后,漆黑的珠子,赫然转变成了一枚闪烁着淡淡白色光芒的小圆球,在那犹如透明一般的薄膜中,能够看到奔腾的醇厚液体能量。

“好纯净的能量…”

愕然的望着那枚小小的透明圆球,好半晌后,萧炎眉头一皱,在心中自言自语的道:“按理说,烙毒这种毒素,是不可能拥有如此这般纯净能量的,难道…这些能量,是别人的?”

“是纳兰桀的…”

忽然冒出的念头,让得萧炎心头跳了跳,好半晌后平静下来,沉吟了许久,逐渐感到释然,这些烙毒潜伏在纳兰桀体内这么久,平日侵蚀着他的身体,偶尔也会将一些斗气给吞噬,这般久而久之下来,倒是储存了一个颇为恐怖的量,这对纳兰桀来说,或许是件不爽的事情,不过对于意外将烙毒带进了自己身体的萧炎来说,却不得不说是天降横财,因为按照这些能量的纯净程度,完全有可能被萧炎提炼,并且吸收。

对于这笔意外的天降横财,萧炎在愣然之后,心中悄然的泛起许些窃喜的笑意,以他的性子,自然是不可能将之交还给纳兰桀,所以,这些充沛的能量,便权当是做利息,被他给留了下来。

随着心神的转动,一缕青色火焰凝成细小的火焰针头,然后轻点在透明的珠体之上,顿时,珠体轰然爆裂,一大股略微有些偏向蓝颜色的液体能量从中流淌而出,刚欲四面八方的乱窜,便是被早有准备的萧炎强行控

制着,沿着经脉路线开始了运转。

当这股充盈的液体能量在完成一次运转之后,那淡蓝的颜色,已经是完全的被剔除而出,彻彻底底的化为了一股可供任何人吸收的纯净能量。

虽然现在的这股能量已经极为纯净,不过萧炎依然是小心谨慎的动用异火再度将之提炼了一番,直到后者竟然隐隐出现许些粘稠之状后,方才放心的将之灌注进入气旋之中。

这股液体能量在进入气旋之后,便是迅被同化成同一种颜色,然后开始了分离,颤抖着化为一滴滴大小完全相同的体积,抛洒在了气旋之中。

感受着气旋内那越加充盈的感觉,萧炎忍不住的暗自摇了摇头,他清算过,这次的能量灌注,竟然是足足给气旋添加了将近二十多滴精纯的液体能量,按照这种效率,再来三次,恐怕他将会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跃到七星斗师的级别。

“不愧是斗王强者体内所凝聚的能量啊,仅仅是一小份,便是这般庞大…”心中暗叹了一声,萧炎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眸,轻吐了一口气。

房间之中,海波东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萧炎,瞧得他睁开眼来,不由得笑道:“似乎忽然间变强了许多啊?”

虽然萧炎的变化并不是太过剧烈,不过以海波东的感知能力,自然是极为容易察觉到他的细微变动。

“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低下头望着手指,脸庞不由得变了变,只见那右手掌的中指指尖,居然依然缭绕着一圈黑色。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将烙毒完全驱逐了么?”脸庞略微有些难看的盯着那黑的指尖,萧炎声音低沉的道

“怎么了?”瞧得萧炎的脸色,海波东愣了愣,走上前来,瞧得前者那黑的手指,脸色同样是微变,皱眉道:“这是…烙毒?怎么弄到你身上了?”

“不知道,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能够抵御住我异火的炙烤。”

“不可能的,普通的烙毒,是绝对不可能抵抗异火,至于现在的这变化…或许是因为烙毒潜伏在纳兰桀体内太久,而造成的某种异变吧…”紧皱着眉头,海波东沉吟了半晌,缓缓的对着萧炎道:“你试试身体有没什么不适?”

萧炎点了点头,右手平探伸开,青色斗气猛然升腾而起,两人的目光紧紧注视着斗气。

在两人的注视中,升腾的青色斗气在翻滚了半晌后,竟然是在表面上隐隐出现了许些黑色纹痕。

“啧啧,竟然是侵入到你的斗气中去了,不愧是烙毒啊…可怕。”望着那些黑色纹痕,海波东忍不住的摇了摇头,道:“你感觉如何?”

“似乎没什么不适…”

萧炎皱着眉,满脸的不解,手掌微微翻动,那沾染着黑色纹痕的斗气,也是随之转动,却并未给萧炎带来任何的伤害,反而让得他觉得似乎斗气的杀伤力,变得更强了。

“呃…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似乎这烙毒对你没有什么反噬的举动,或许…它被你炼为己用了?”海波东摇了摇头,道。

萧炎抿着嘴,目光紧紧的注视着那略微掺杂着许些黑色纹痕的青色斗气,随着意动,青色斗气猛然翻腾,那些漆黑的纹痕,全部被他逼着涌进了右掌的中指之中,看他的模样,似乎是想要试试能否将之排出。

漆黑的纹痕蜂拥的涌进中指之中,片刻之后,整根手指,居然变得漆黑无比,深邃的模样,隐隐透着幽芒,极为诡异。

“好毒!”望着萧炎那变得漆黑的手指,海波东脸色大变,失声道:“你不是说把它给炼化了么?怎么竟然还拥有这般剧烈的毒性?”

萧炎的脸色也是不断的变幻着,他怎能想到,不过是驱个毒而已,最后居然会把自己搞成这般模样。

“它似乎是在我的控制之中,并没有半点反噬的动静。”半晌后,没有察觉到不适的萧炎微微摇了摇头,中指伸出,忽然抬头望着海波东。

“你干什么?”瞧得萧炎那诡异的眼色,海波东急忙退了一步。

“帮我试试这东西有什么效果…”萧炎咧嘴笑了笑,旋即不等海波东回,手指便是猛的对着他插了过去。

“小子,别乱来,这可是烙毒,我靠…”脚步连连退着,海波东望着那迅猛冲来的萧炎,只得无奈的骂了一声,双手一伸一探,一块玄冰镜面便是凭空出现在面前。

身体带着冲劲,手指对着冰镜不闪不避的插了过去,两者在接触之间,丝丝黑气从萧炎手指中渗透而出,而那足以抵御大斗师强者一击的冰镜,居然便是被迅的腐蚀出了一个深深的孔洞,手指击穿冰镜,猛然横移,坚硬的玄冰镜竟然便是被生生切割开来…

望着萧炎竟然如此轻易的便是将冰镜破开,海波东脸色微变,身体闪掠间,腾上横梁,低头对着萧炎无奈的低喝道:“混蛋,这东西别乱搞好不好?那可是烙毒啊,就算是以我的实力,沾染上那东西,也是很麻烦的。”

萧炎冲着海波东笑了笑,低头望着那漆黑得诡异的手指,眼眸中的情绪颇有些精彩,这烙毒的破坏力,远远出他的意料,而这来得有些堪称莫名其妙的奇怪攻击方式,让得萧炎在窃喜之余,心中也是有些忌惮。

虽说这黑指的(破坏力不弱,不过它的本体却是那连海波东都忌惮不已的烙毒所化,虽然现在这烙毒似乎很听萧炎的指挥,可他又怎会知道,在日后,这恐怖的东西会不会忽然爆?想起连斗王实力的纳兰桀都被烙毒弄成那副凄惨模样,萧炎的嘴唇便是微微哆嗦着。

瞧得萧炎的模样,海波东自然也是清楚他的忌惮,闪下身来,不过却是与萧炎隔着许些距离,安慰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你体内的那些烙毒,我想应该是属于某种变异体,不然的话,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不过不管它如何变,你有着异火防身,基本是不会落得纳兰桀那般下场。”

“呵呵,或许你还得庆幸,在误打误撞见间,你拥有了一种极为诡异的能力,日后,这黑指,恐怕会让得很多人栽在你手中。”

“唉,希望吧…”

叹了一口气,萧炎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随着意动,那漆黑的手指,黑色逐渐褪去,片刻后,完全的回复了正常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