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两百九十七章 聚会,木战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从炼药师公会出来之后,萧炎便是直接回到了居住的旅馆之中,在其中调息了几个小时,直到状态回复到巅峰后,这才再度出了旅馆,然后一路对着纳兰家族行去,开始今天的驱毒疗程。

虽然明知道每替纳兰桀驱一次毒,自己体内的烙毒便是变得越加浓郁,可为了那烙毒中所蕴含的雄浑能量以及七幻青灵涎,萧炎也只得继续这般下去,不过不管烙毒如何变态,他倒还不是极为的担心,毕竟有着青莲地心火的护体,就算到时候烙毒爆了,萧炎也有信心与之抗衡。

经过这几天每次出门纳兰桀与纳兰肃的亲自送行,现在整个纳兰家族的人都认识了萧炎这个有着冷漠表情的青年,所以瞧得他的身影,不仅没有任何人出身阻拦,而且在与其肩而过时,还会恭敬的弯身行礼。

此时的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不过纳兰家族中,却依然是***通明,来往的族人在路上穿梭着,宛若集市一般。

轻车熟路的走过几条小道,纳兰家族那宽敞的大厅又是出现在了视线之内,萧炎慢吞吞的走近,一阵阵的喧哗笑声夹杂着许些音律,从大厅中传了出来,这让得喜静的萧炎,眉头微微皱了皱。

缓缓行近大厅,萧炎抬眼瞟了瞟,却是瞧见宽敞的大厅中有着不少人坐立其中,互相笑谈间,俨然一副欢乐聚会的排场。

站在门边,萧炎目光在大厅中扫过,有些惊讶的现,不仅柳翎以及那小公主在这里,就是连雅妃,也是在其中,此刻的她,身着一套红色紧身旗袍,一条雪白的狐裘披肩,为她平添了几分雍容华贵,优美迷人的曲线,让得大厅中不少男人的视线偷偷投射了过来。

“看来似乎来得不是时候…”

望着这热闹的大厅,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欲转身回去,女子柔和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了出来:“岩枭先生,既然来了,便请进去歇息一下吧。”

听得声音,萧炎偏过头去,望着那微笑着站在柱子旁的娇贵美人,淡漠的脸庞不由自主的略微缓了一点,不过紧接着,脸庞便是再度回复冷漠,道:“不用了,纳兰小姐,我这人喜静,不太喜欢这般场合。”

出现在柱子旁地美人。自然便是纳兰家族地掌上明珠纳兰嫣然。她此时俏立在柱子旁边。精致绝伦地俏脸上噙着许些柔和笑意。身体上那套云岚宗弟子方才能够穿戴地宽袖月白色裙袍。在偶尔间。凸显出其下地曼妙曲线。在身材地比较间。她似乎丝毫不比雅妃逊色。只不过两人地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瞧着如今地纳兰嫣然。萧炎不得不承认。这三年来。她地确是从当初那娇蛮地少女。蜕变成了一个拥有着脱俗气质地成熟女人。这样地女人。若说她能够让得万千男人为之追逐。也并不奇怪。

不过不管纳兰嫣然再如何变化。可那犹如烙印一般印在萧炎记忆中地。始终是当初那个在萧家强行逼迫退婚。并且让得他地父亲极为难堪地蛮横少女。所以。萧炎对她。一直是难以现出什么好脸色来。

“岩枭先生。听说这次地炼药师公会内部测试。你地成绩很不错啊。”这几日地见面。一直见到萧炎那张冷冰冰地脸庞。所以纳兰嫣然倒是并未因为他现在地脸色而后退。缓缓走上前来。笑吟吟地道:“恭喜了。”

嗅着那缭绕在身旁地香风。萧炎脚步不可察觉地对着另外一旁移了移。对于纳兰嫣然为何能够知道炼药师公会内部测试地结果。他并未感到如何诧异。以纳兰家族在加玛圣城地势力。想得到这点情报。倒还不是很困难。况且。那柳翎为了讨好她。什么东西不会说…

“侥幸。”淡淡地摇了摇头。萧炎惜字如金地吐出两字后。便是再度保持了沉默。说话间。他连眼光都并未瞟向纳兰嫣然。

萧炎的这幅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让得纳兰嫣然有些头疼,这么多年来,面前的青年,还是第一个对她如此冷淡的男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想继说话,然而刚想退回去时,一道酥麻得让男人腿软的轻笑声,忽然在两人后面响了起来。

“呵呵,纳兰小姐,里面的好多人可在等着你呢,你却是在这里悠闲的陪人聊天。”

听得这道熟悉的笑声,萧炎这才转过头来,望着那正端着一杯红酒,慵懒的斜靠着大门的妩媚女人,冷淡的脸庞,略微解冻。

“嗨,岩枭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哦。”笑吟吟的走上来,雅妃冲着萧炎扬了扬玉手中的透明酒杯,狭长的美眸,透着犹如狐狸精一般的狡黠。

“怎么?岩枭先生和雅妃小姐很熟?”听得雅妃的招呼声,纳兰嫣然眉梢不着痕迹的扬了扬,微笑着问道。

“我与岩枭认识了好几年,关系挺不错的。”雅妃嫣然笑道,眼波流转间,扫向萧炎,含笑道:“你说是吧?岩枭先生?”

耸了耸肩,萧炎顺手取过雅妃手中的酒杯,然后在后者那略微泛着许些绯红的俏脸下,将之一饮而尽,笑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一把从萧炎手中夺过酒杯,雅妃俏脸微红的嗔道:“你这人,太没礼貌了…”

萧炎笑眯眯的望着雅妃那红润的脸颊,后者那迷人的风情,实在是让人心动,难怪当初在乌坦城,无

为了一窥雅妃的容颜,挤破了头的往拍卖场跑。

“父亲当初似乎也有点这苗头啊,老牛吃嫩草,可不是什么好行为…”手掌缓缓磨挲着下巴,萧炎忽然在心中恶作剧的想道。

纳兰嫣然站在一旁,望着有些打情骂俏意味的两人,精致的脸颊上略微有些不太自然,她原本以为萧炎的冷漠是性格使然,可如今瞧得他与雅妃谈笑间的那股温和,全然没有对待自己时的那股冷漠。

“岩枭先生,雅妃小姐,你们聊吧,我先进去了,抱歉。”对着两人微微欠身,纳兰嫣然便是转身对着大厅内行去,留下两人一个动人的背影。

望着纳兰嫣然离去的背影,萧炎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抿着嘴,感受着嘴中残留的红酒的余味。

“小家伙,胆子不小,竟然敢吃姐姐的豆腐啊…”纳兰嫣然一走,雅妃便是微竖着柳眉,对着萧炎嗔怪道。

目光在雅妃脸颊上扫过,最后停在那诱人的红唇之上,想起先前两人同饮一杯酒的那般旖旎,萧炎嘴角流露着许些笑意。

被萧炎一直盯着自己的嘴,雅妃哪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当下俏脸飞上一抹羞红,跺着脚嗔道:“你再作怪,那可就别怪姐姐喊你真名了啊。”

瞧得她那羞恼的表情,萧炎笑了笑,适宜的收回了目光:“你来这做什么?”

“纳兰老爷子逐渐康复,这可是纳兰家族的大事,作为纳兰家族的合作伙伴,我们米特尔家族,自然是受邀在列。”雅妃对着大厅内扬了扬雪白的下巴,笑道:“当然,除了我们米特尔家族,里面来的人,大多都是加玛圣城中颇有名气的势力。”

“,烙毒还未完全驱除呢,便开始庆贺了么?这未免早了点吧?”闻言,萧炎不由得摇了摇头,撇嘴道。

“咯咯,这也是纳兰老爷子相信你的本事啊,不过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还真的能够将烙毒从纳兰老爷子体内驱逐,要知道,那可是连丹王古河都头疼不已的剧毒呢,现在在帝都的很多势力间,都流传着你的消息呢。”雅妃眸子盯着萧炎,有些诧异的道,当初介绍他来纳兰家族时,她也只是打着试试的念头,可却从未想到过萧炎居然真的能够将纳兰老爷子治愈。

“若非是因为那七幻青灵涎,我不会来这里…”萧炎目光扫进大门内,淡淡的道。

“你也见到纳兰嫣然了,不过你比我想象中要镇定许多啊。”雅妃微笑道。

“见到她的,是岩枭,并非是萧炎…”萧炎十指交叉,目光盯着那一进入大厅,便是成为了焦点的娇贵女人,漆黑的眸子间,泛着冷意。

叹息着摇了摇头,雅妃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询问,笑着道:“走吧,进去看看?我们族长对你可是很想见见你这个居然能够让得海老都忌惮不已的青年俊杰哦。”

“没兴趣…”

“拜托了,小家伙,姐姐帮了你那么多忙,你不能让姐姐掉面子啊…”瞧得萧炎竟然打算离开,雅妃纤手合十,不住的摇动着。

“唉,你这是在勾人犯罪啊…”明明生就一副妩媚气质,再做得这般小女生的模样,这种视觉冲击,顿时让得萧炎苦笑着摇了摇头,挥了挥手,无奈的道:“好吧,去见见。”

瞧得萧炎答应,雅妃俏脸上顿时浮现欣喜,脸颊上的小女生模样瞬间消失,然后转身,仪态优雅的在前带路,而望着她这般快的变化,萧炎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只得跟上。

走进大门,里面的喧闹声,再度让得萧炎眉头微皱,而雅妃也知道他喜静,连忙伸出纤手拉住他,快的穿梭在人群中。

以雅妃的容貌,自然是极为容易惹人注目,当下一道道目光射了过来,当这些目光瞧得雅妃与萧炎那拉在一起的手时,皆是一愣,旋即目光泛着奇异的盯着长相普通的萧炎,现在的雅妃,在加玛圣城也能算是名人,以如此年纪,便掌管着庞大的米特尔总部拍卖场,这可是米特尔家族次生的事情,而她将拍卖场管理得井井有条,也是让得很多暗地将之斥为花瓶的人住上了嘴。

不过虽然雅妃表面热情,看上去极容易熟络,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位妩媚的尤物,对于男人,却是有着一定的抗拒性,做个普通朋友容易,可想要进一步展,却是困难重重,所以,当他们瞧得雅妃现在居然和一位其貌不扬的男人手牵着手,目光自然是有些奇异。

当然,以雅妃的容貌以及气质,大厅中也不乏一些她的爱慕者,而这些人,看向萧炎的目光,则是充满了酸意与愤怒。

周围的各色视线,并未让得萧炎的脸庞有何变色,任由雅妃拉着,脸色平静的抵抗着那些灼热的目光。

穿过人群,雅妃的脚步忽然停止了下来,萧炎目光跳过她,望着角落处的安静席位,那里,一位头花白的老人正与旁人说笑着什么,略微有些严肃的苍老脸庞,隐隐透着许些威严。

“他便是我们米特尔家族的族长,米特尔腾山。”雅妃小声的介绍道,然后似是察觉到什么,赶忙放下萧炎的手,纤指开额前的青丝,站在后面,萧炎能够现,她那娇嫩的耳尖,红了许多。

“哦。”随意的点了点头,萧炎跟着雅妃,缓步走上台阶,然后停下脚步,而雅妃则是快步上前,俯

人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半晌后,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抬头望着萧炎,站起身来,笑吟吟的道:“岩枭小友,早有耳闻啊,很高兴见到你,我是米特尔家族的族长,米特尔腾山。”

“无名小子,哪值得腾山族长惦记。”萧炎轻笑道。

“能够让得海老如此对待的人,这加玛帝国可没多少,小友还能称作是无名么?”米特尔腾山笑道。

萧炎笑而不语,心中却是暗地嘀咕:“看来海波东和米特尔家族间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啊,难道那老家伙,也是米特尔家族的人?”

“呵呵,岩枭小友,请坐吧。”笑着将一旁的位置让了出来,米特尔腾山退后了一些,瞧得萧炎坐下后,笑道:“岩枭小友,这次炼药师公会的测试,成绩很不错啊,恭喜了。”

“唉,这炼药师公会不知是故意泄露出来的消息,还是保密措施真的很烂,怎么所有人都知道…”听得米特尔腾山的话,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再度虚伪的客气了一番。

“岩枭小友这段时间在加玛圣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直接去找雅妃,反正你与她也是旧识。”米特尔腾山笑眯眯的道,言语间,倒是把萧炎与雅妃间的关系说得颇为暧昧。

闻言,萧炎偏过头来,瞧着那端着红酒优雅浅尝的雅妃,她或许也是听出了米特尔腾山话中的意思,那张妩媚的俏脸,在红酒的反射间,越加红润诱人。

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只得笑着附和了两声。

经过上次海波东的提醒,米特尔腾山现在是想尽了办法和萧炎拉着关系,平日严厉的神色已经被他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极为温和的笑容,那般温和模样,让得附近与米特尔腾山熟识的人大感诧异,皆是在心中暗中猜测这萧炎的身份。

作为一族之长,米特尔腾山自然颇为健谈,而且席间还有着雅妃偶尔微笑着插话,这里的气氛,看上去似乎极为的融洽。

……

大厅的另外一处角落,纳兰桀与来往庆喜的客人互相笑谈着,偶然间瞟动的目光,忽然停在了萧炎三人所在的方向,瞧得三人那谈笑风生的热络模样,眉头微微一皱,笑着将面前的客人打了走,然后退后了几步,来到纳兰肃与纳兰嫣然身旁。

“嫣然,岩枭小友和米特尔腾山很熟?”纳兰桀低声询问道。

纳兰嫣然明眸流转,瞥了一眼萧炎所在的角落,轻抿了一口手中的红酒,摇了摇头,道:“我想应该不是和米特尔腾山熟,而是和雅妃熟吧,您难道忘记了,当初岩枭可正好是雅妃介绍过来的呢。”

“呃…”眉头微皱,纳兰桀低声骂道:“腾山那老家伙竟然使用美人计?真无耻…”

“唉,以岩枭的潜力,日后前途难以限量啊,这种人才若是被米特尔家族给拉走了,那可才真的让人心痛啊。”

“呵呵,他们使用美人计,我们这里不也有个大美人么…”纳兰肃玩笑道。

“父亲,您胡说些什么呢!”狠狠的剐了纳兰肃一眼,纳兰嫣然嗔道。

“嘁,这丫头?还是算了吧,这几天见面,人家岩枭根本就没给她过半点好脸色,让她去?岂不是把人给撵得更快?”纳兰桀撇了撇嘴,哼道。

“你…你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再敢胡说八道,休怪我不客气了!”纳兰桀这话,立刻让得一直矜持含笑的纳兰嫣然恼羞成怒的将柳眉倒竖了起来,玉手扬了扬,似乎很想把他那长长的胡子给拔下来。

“咳…”一旁,纳兰肃咳嗽了几声,提醒着这对爷俩注意场合,待得两人安静下来后,他忽然道:“不过雅妃那小妮子这些年倒也是越来越水灵了,交际手段连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都叹服啊,这点,嫣然可是不及她啊。”

“她们家族是以商业起家,自然是擅长交际,你让我如何和她去比这个?况且就算你愿意,老师她还不答应呢。”眸子扫向那处角落,望着萧炎与雅妃笑谈的模样,纳兰嫣然有些无奈,她自信容貌气质不会逊色于雅妃,可岩枭却始终不曾给过她好脸色,虽然以她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去特意讨好岩枭,不过内心颇为高傲的纳兰嫣然,却并不愿意看到那对自己不辞颜色的男子,反而在另外一个女人面前,微笑而谈,这或许便是每个女人心中的一种攀比情绪吧。

“唉,尽量想点法子,别让岩枭真跑去了米特尔家族,想想丹王古河这么多年来,给云岚宗带来了多少好处吧,我相信以岩枭的潜力,日后的成就,并不会比古河低。”纳兰桀叹道。

“嗯。”纳兰肃微微点头。

“还有,嫣然,注意一下柳翎,他似乎因为你的缘故,对岩枭抱着一些敌意,这小子,天赋虽然也不错,可心胸却是窄了点,他如果抛开背后势力与岩枭为敌,我并不看好他。”纳兰桀瞥了一眼大厅中那围在一起的一个小***,***中央,便是柳翎与小公主。

“嗯,我尽量吧。”纳兰嫣然微蹙着柳眉,点了点头,她和柳翎相处了好几年时间,自然是清楚他的性子,这人,占有欲太强。

“对了,为何木家的人还没来?我记得让人邀请了他们吧?”视线在大厅中扫视了一圈,纳兰桀皱眉道。

木家,加

三大帝国之一,家族之中,大多都是战争狂人,在加)]T军方中很有势力。

“今天我听说木家的木战从西北边境回来了。”纳兰嫣然忽然道。

“木战?那个说打就打,说杀就杀,并且将帝都那些公子哥教训得服服帖帖,俨然成了太子党党魁的家伙?”闻言,纳兰桀一愣,道。

“嗯,就是那个让很多人头疼的蛮汉…”

“呃…我记得…那家伙似乎对米特尔家族的雅妃很有点那意思吧?当初在离开加玛圣城的时候,还大放阙词的吼着谁敢碰雅妃,就宰了谁吧?”想起当初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的事,纳兰肃哭笑不得的道。

“嗯,不知道那蛮汉在帝国边境历练了两年时间,如今变得如何了,应该不会再像两年前那般蛮不讲理了吧?”纳兰嫣然笑道。

“呃…我觉得今天晚上似乎有点事情要生啊。”纳兰桀摸着花白的胡子,目光望向雅妃三人的所在,摇着头道。

纳兰嫣然笑眯着美眸,轻笑道:“看样子…应该是这样。”

“希望别闹大了,岩枭可不是当初那被木战打得残废的贵族少爷,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不过想必这个小家伙起飙来,也是很可怕的。”纳兰桀沉吟道:“而且能够教导出这种弟子,岩枭的老师,应该也不是常人,在一名或许堪比古河的高级炼药师面前,木家,也不敢太过嚣张啊。”

“嗯。”纳兰嫣然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在云岚宗这么多年,她最是清楚不过古河这种级别的炼药师拥有何种能量了。

“呵呵,我会让人注意的。”纳兰肃笑了笑,然后与一名凑上前来的客人碰杯饮了一口,然后互相笑谈了起来。

……

“柳翎大哥,那就是赢了你们的家伙?看上去很普通嘛。”在大厅中的一个***中,一名身着华服的青年,瞟了一眼萧炎所在的地方,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呵呵,技不如人啊,没办法。”柳翎端着酒杯,笑着道。

“嘿,说不定是那家伙是用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办法做了弊吧,柳翎大哥可是古河大师的弟子,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个无名之人。”另外一名青年,附和着大笑道。

柳翎含笑不语,并未出口替萧炎开脱着什么。

“不过那家伙艳福不浅啊,竟然能够和米特尔家族的雅妃小姐走得那般近。”一名曾经想要打雅妃主意的男子,瞧得两人间谈笑的模样,不由得满嘴酸气的道。

公主浅浅的抿了一口红酒,纤指轻弹在玻璃杯表面上,出清脆的声响,她慵懒的瞥了一眼萧炎,轻笑道:“今天晚上或许会生点什么有趣的事…”

“什么意思?”闻言,柳翎一愣。

“看着吧…”小公主神秘一笑,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

随着聚会时间的缓缓渡过,纳兰家族的大门处,***通明的街道之上,一匹血红大马忽然从街道另外一旁蛮横的冲过,沿途两旁,路人皆是赶忙惊慌的闪避。

暴掠而过的血红大马在即将到达纳兰家族大门之时,猛然静止而下,一道青色人影,从马背之上矫健的闪跃而下,抬头望了望大门,在灯光的照射下,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以及那眸子间,跳动得犹如猛虎一般的凶戾。

这位年纪在二十五六的年轻人,并未看向大门旁的守卫,随手丢出一个牌子,然后便是大踏着步伐,撞进了纳兰家。

……

热闹非凡的大厅中,身着青衣的青年,从敞开的大门走进,双臂抱着膀子,撇着嘴望着里面的这些人,嘴巴嘟囓了几声,若是凑得近了,则是能够听见他说:“一群白痴……”

在青年进入大厅的时候,有几道目光,悄悄的亮了起来…

视线在大厅内急切的扫过,青年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片刻之后,视线凝固,嘴角一裂,脸庞上,顿时杀气盎然。

……

安静的席位上,萧炎与雅妃笑着谈论,片刻后,端起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微笑的脸庞忽然僵硬,安静的眼瞳,骤然紧缩。

没有任何预兆,青色斗气,猛然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手中酒杯,“嘭”的一声,轰然爆裂,身体强行扭转,掌心微旋,便是紧握成拳,然后带起那尖锐的破风之声,狠狠的对着身后出现的劲气狠狠砸了过去。

“轰!”

一声闷响,强猛的能量劲气自萧炎拳头处四下暴射而出,周围的桌椅,转瞬间,便是在这股劲风之下,咔嚓爆裂。

拳头处传来的凶悍劲气,让得萧炎退后了好几步,方才将之化解,微笑的脸庞,逐渐阴沉,抬起头来,望着那正甩着手掌,满脸凶戾的狠狠瞪着自己的青年,漆黑眸子中,阴冷杀意,翻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