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章 收场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给我住手!”乱成一团糟的大厅之中,纳兰桀挤开人群,快步来到这一边,脸色难看的喝道。

脚步在纳兰嫣然身旁停下,纳兰桀先是转头对着萧炎问道:“岩枭小友,你没事吧?”

萧炎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瞧得萧炎无事,纳兰桀这才松了一口气,若是他出了点什么事,那自己可就是遭殃了啊。

目光瞟过那张年轻平静的面孔,纳兰桀心中不仅再度对他高看了一筹,虽说这边的战斗仅仅只是持续了短暂的一会时间,可以纳兰桀的实力,自然是在战斗爆的那一霎,便是早早知晓了这边的战斗,而他却这般迟迟来到,明显是想在暗中观察一下萧炎的战斗实力,毕竟,很多炼药师,或许在炼药术上极其精通,可在战斗方面,说不定却是会烂得一塌糊涂,这种人,纳兰桀也并非是没有见过。

“这小家伙,没想到不仅炼药天赋如此杰出,在战斗方面,也是极为不弱啊,看他出手的那股凌厉,明显也是经过真正杀伐的人。”心中暗中赞叹了一声,纳兰桀将视线投向了对面的木战,老脸一沉,喝道:“木战,没想到两年历练,不仅未磨平你那蛮不讲理的气焰,反而是让得你越来越嚣张了,这是纳兰家,不是你木家,在这里,就算木辰那个老家伙来了,也不敢如此不给我纳兰桀面子!”

“嘿嘿,纳兰老爷子别骂,小侄只是想试试这位朋友的身手而已,并未有在纳兰家捣乱的意思,这里东西的损坏,待会小侄定马上叫人全部整换。”虽然木战天性嚣张,不过在这辈分足以和其爷爷辈相比的纳兰桀面前,却是不敢太过放肆,当下捎着头狡辩的笑道。

“哼,你这话,骗鬼去吧。”

冷哼了一声,纳兰桀目光直盯着木战,沉声道:“木战,我现在这里把话给你说清了,岩枭小友是我纳兰家族的贵宾,我不希望他有什么损伤,你木家虽然狂人很多,可我纳兰家,也不是吃素的!”

纳兰桀非常清楚木战的性子,今日与萧炎动手失败,来日说不定会让家族的人动手,为了保证萧炎的安全以及拉拢他对纳兰家族的好感,所以纳兰桀当众说出了这番让得很多人暗地变色的话来。

听得纳兰桀那不似开玩笑地话语。木战脸色微微变了变。他可没想到。为了一个二品炼药师。纳兰桀居然会摞下这种狠话。

目光泛着奇异。上下打量着那站在纳兰嫣然身后地萧炎。木战心中暗自纳闷道:“这小子究竟是何身份?看来回去后。要让人调查一番了。”

“怎么了?生什么事了?”在木战暗自嘟囓之时。又是一道苍老地声音在人群之外响了起来。一道单薄地身影在人群几个诡异闪移。旋即便是犹如鬼魅般地出现在了萧炎身旁。众人目光一瞟。原来是先前被人叫出去地米特尔腾山。

“木战?”米特尔腾山眼睛扫了扫满地地狼藉。当其目光移到对面地木战身上时。先是一愣。再回头望着站在一起地雅妃与萧炎两人。转瞬间便是明白了来龙去脉。当下老脸如同纳兰桀一般。迅沉了下来。老眼狠狠地瞪着木战。怒声道:“你一回来。就惹是生非。你信不信我让木辰那老不死地。再把你撵去边境历练?”

“呃…腾山族长…您也在这里啊。”

瞧得来人。天不怕地不怕地木战顿时打了个寒蝉。当初离开帝都。前去边境。最大地原因。便是嚣张地木战惹得米特尔腾山怒。最后导致木家不得不把这个祸害给丢到了帝国边境。所以如今一见到米特尔腾山。木战便是有些畏忌。当下讪讪地笑道。

米特尔腾山轻哼了一声,目光瞟了一眼一旁的纳兰桀,慢吞吞的道:“我也给你提个醒,离开这里后,不要再去找岩枭小友的麻烦,他是我米特尔家族的朋友,若你真是惹出了什么事,那就别怪我这老头子要动怒了,到时候,就算是木辰,也保不了你…”

虽然并不清楚萧炎的确切实力以及背后背景,不过米特尔腾山在说出这番话时,却并未有半分迟疑,一名性子高傲的斗皇级别的强者,却是能够甘心跟在萧炎身旁当护卫,这足以瞧出这位看似平凡的青年,究竟蕴含着何种能量。

短短两分钟之内,木战便是受到了三大家族其中两个的郑重警告,这种局面,不仅是木战本人有些目瞪口呆,就连周围围观的众人,也是大感惊愕。

若说萧炎能够替纳兰桀驱除烙毒,后者这般尽力维护他,他们倒不是太过意外,毕竟自己的命捏在人家手中,可对于这方才与萧炎结识不久的米特尔腾山,却依然是毫不迟疑的摞下这般重话,这则是有些让人他们诧异不解了。

要知道,木战背后,可是整个木家啊,他们的势力,丝毫不比米特尔家族小上多少啊,而且若是光比拼强者的数量,木家甚至要过米特尔家族许多,毕竟米特尔家族是一个商业家族,并非是木家那种尚武家族。

当然,这里的强者,只是指中端力量,而并非是类似米特尔腾山这种的顶端力量,毕竟这种等级,并非是单单只靠尚武风气便能轻

I的,更多的,还是取决于修炼天赋,在这一点上,两T]多少。

“嘁,好运的小子…”人群中,瞧得两位重量级别的人护持着萧炎,柳翎眉头微皱,撇了撇嘴,冷笑道。

一旁,小公主柳眉微蹙,眸子穿过人群,望向萧炎,低声喃喃道:“看来他应该是有着什么让得两大家族极为看重的东西吧?否则的话,米特尔腾山与纳兰老爷子,是绝对不可能冒着得罪木家的危险而义无反顾的替他说话的。”

“真是个神秘的家伙…可惜了。”惋惜的摇了摇头,小公主想起萧炎对她的态度,便是苦笑了一声,没想到一时的眼拙,居然便是与这等出类拔萃之人,失之交臂,这若是被父皇或者姐姐知道的话,恐怕又会狠狠训斥一通了。

嘴角扯了扯,木战脸庞上的笑容极为的难看,半晌后,在纳兰桀与米特尔腾山的注视下,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两位老爷子,我都说了今天只是个误会,好吧,只要这位朋友以后不来遭惹我,那我也不会再去骚扰他,这就权当是给两位面子吧。”

纳兰桀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过头来,望着大厅,拍了拍手,笑道:“诸位,请继续吧,这小辈间的胡闹而已,大家就当是看了场精彩的表扬吧,呵呵。”

听得纳兰桀这话,围观的众人也是识趣的附和着笑了笑,然后自觉的散了开去,互相寻找着顺眼的对象,继续喝酒谈情。

“嘿嘿,老家伙,你还真是不放弃任何拉人好感的机会啊…”米特尔腾山笑眯眯的与纳兰桀贴靠着,低声道。

“哼,老东西,看来你还真是打算和我们抢人了?”纳兰桀瞥了米特尔腾山一眼,冷笑道。

“如此人才,跑到别人家里,那可是件很让人头疼的事啊…”米特尔腾山低笑道:“我似乎觉得雅妃和岩枭小友挺聊得来的啊?你说是不是?不过嫣然小侄女,似乎拉不下脸去跟岩枭小友套近乎啊?嘿嘿,毕竟身份不一样,不过,那你们不是要吃亏很多?”

干枯的面皮抽搐了几下,纳兰桀眼角余光扫过那正拉着萧炎上下查看他在战斗中有没受伤的雅妃,再瞧了一眼那站在一旁,俏脸清冷得没有丝毫动静的孙女,只得甩了甩袖袍,悻悻的道:“你还真是舍得下本钱…”

“一般般啦。”米特尔腾山得意的笑了笑,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

“好啦,我真的没事,那家伙虽然难缠,不过这点热身战斗,对我还没什么伤害。”无奈的望着那不断打量自己的雅妃,萧炎摇了摇头,苦笑道。

听得萧炎那并没有异常的声音后,雅妃这才松了一口气,狭长的眸子中布满着惊诧的打量着萧炎,轻声道:“小家伙,我记得你当初离开乌坦城时,才仅仅只是突破斗者后不久吧?这才多长时间啊…居然便是能够和木战斗得不分上下了?”

萧炎笑了笑,经历了那般严酷修行的付出,有这般收获,在他认为,是极为正常的事情而已。

“纳兰小姐,多谢你先前出手了…”雅妃上前两步,来到纳兰嫣然身旁,替萧炎微笑着感谢道。

“岩枭先生是纳兰家的客人,我自然是要出面,其实以岩枭先生的实力,似乎我的举动,有些多余了…”纳兰嫣然瞟了一眼萧炎,这个家伙在一瞧见她后,脸色便是逐渐冷漠,这种与雅妃几乎是两极化的待遇,实在是让得纳兰嫣然有些无语。

“雅妃,两年不见,不用这般无视我吧?”那站一旁的木战,瞧得雅妃一直连眼光都未瞟过来,不由得苦笑道。

“木大少,我哪敢啊,只是你那脾气,雅妃实在是无福消受,希望你日后,不要再说那些有损雅妃名声的话,我从未答应过什么婚约,何时又成了你的女人?”雅妃瞥了一眼这家伙,冷笑道。

说完,雅妃便是再度步回萧炎身边,拉着他的袖子,柔声道:“我们换个地方吧…”

萧炎看了一眼满脸温柔的雅妃,再瞧着那脸色因为愤怒而有些青色的木战,微微点了点头,任由雅妃拉着他,对着另外大厅的另外一边行去。

“该死的小子…”眼瞳怒瞪着萧炎的背影,木战狠狠的挥了挥手,然后将目光投向纳兰嫣然,道:“嫣然,这小子究竟是何来头?别给我保持沉默,我们怎么说小时候也在一起打滚摸爬的,难道连这点消息都不肯透露?”

瞧得那一脸凶戾的木战,纳兰嫣然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说实在的,我还真不清楚岩枭的确切底细,不过他的炼药术极其不凡,我爷爷体内的烙毒,连古河长老都没有办法,可他,却是能够将之驱逐…”

“我所知的,也就这些了,反正你日后别去找他麻烦,不然,我想,你也会有着不小的麻烦。”纳兰嫣然提醒了一声,便是转身缓缓走进大厅,留下木战一个人咬着牙不甘的站在原地。

“管你究竟什么身份…别让我逮住机会…”咬着牙,木战恶狠狠的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