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零四章 法犸,夭夜,大会开始!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翌日,蔚蓝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温暖而不显炽热,偶尔轻风拂过,带走城市之中的喧哗,让得人不仅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

今日,是加玛帝国的一大盛事,每八年一届的炼药师大会,将会在今日,拉开帷幕!

自打第一抹阳光突破大地的束缚,照射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之上时,安静的街道之上,便是开始出现了三三两两身着炼药师长袍的人影。

这些身份高贵的职业,平日常人颇难瞧见,因为他们的强大以及那无以伦比的重要性,所以,炼药师在常人的心中,显得很是有些神秘与敬畏,而今日,这些地位高贵的炼药师,却是犹如蚂蚁出洞一般,从帝都的各处歇榻之处,接连不断的蜂拥而出,虽然他们的行走路线不同,可他们的终点,却都是那矗立在城市之中的古朴炼药师公会。

今日加玛圣城之中的所有商铺,开门都是比以往更早,无数人从暖和的被窝中爬起,然后站在大门口,望着那些匆匆忙忙行走在街道之上的大群炼药师,目光中,充斥着火热与敬畏。

这几日的炼药师大会,将会是加玛圣城一年之中,最热闹与火暴的时期…

平日难得一见的炼药师,今日却是铺天盖地的以军团规模出现,这种壮观的场景,也只有每八年一次的炼药师大会,方才能够有幸瞧见…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萧炎也同样是早早的起了床,盘坐在床榻之上安静的调息了一个小时左右,待得己身状态达至巅峰后,方才缓缓睁开眼来。

懒散的扭了扭身子,听得那体内响起的噼里啪啦声,萧炎微微笑了笑,行下床来,走出内厅,一眼便是瞧见了那站在窗户边的海波东。

“起来了?今日这加玛圣城出现的炼药师,我想恐怕将会达到一个极为恐怖的数量,不愧是炼药师大会啊,也只有这种盛会,方才有可能将帝国之内的这些炼药师给召唤而来啊。”海波东目光望着大街之上不断闪过的炼药师,不由得啧啧赞叹道。

“炼药师也是人。他们自然也需要虚荣与认可…而这炼药师大会。则是最好地舞台。”萧炎自斟了一杯热茶。浅浅地抿了一口。淡淡地笑道。

海波东转过身来。盯着萧炎。笑道:“其实我很疑惑。以你地本事。竟然还会有心思来参加炼药师大会。虽然这种盛会难得一见。不过似乎并不太符合你地实力吧?”

萧炎笑了笑。双手捧着茶杯。轻笑道:“没办法啊。谁让这次大会地冠军奖励让我心动了呢…那“融灵丹”地药方。对我很有用…”

“你虽然不是炼药师。可想必也应该知道药方对于一名炼药师来说。拥有着何种地诱惑力。那六品药方在我眼中。不会比一种地阶斗技地魅力小。”

无奈地摇了摇头。海波东撇嘴道:“以你地实力去参加这大会。那就如同是一个斗皇强者闯进了一群斗者地比试场一般。”

“你也太高看我了…”微微摇了摇头,萧炎笑道:“若是放在施展了佛怒火莲以前,要取得大会冠军,自然是易如反掌,可如今…灵魂力量受到重创,实力可是大不如前了啊,而炼制丹药,最重要的,便是灵魂力量,所以如今参加这大会,我也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啊。”

“呃…不会那么严重吧?一个能够炼制六品丹药的炼药大师,如果在这种小辈的比试中输了,那…”海波东脸色古怪的望着萧炎,道。

“那就丢人了是吧?”

笑着接了下去,萧炎站起身来,微笑道:“如果连这点心态都没有,还如何去追求更加遥远的炼药师之路?”

“好了,时间也快差不多了,走吧…”将茶杯放下,萧炎笑了笑,转身对着房门处行去,身后海波东无奈的摇着头,只得跟上。

走出房间,行下旅馆,萧炎身上的那套二品炼药师长袍吸引了不少的眼球,不过对于这些,他倒是没怎么在意,目光随意的从门口经过的几名炼药师身上扫过,然后便是缓缓行了出去。

走在大街之上,那些不断射来的敬畏好奇目光,让得萧炎抿着嘴,嘴角噙着许些笑容。

宽敞的街道两旁,身姿婀娜的窈窕少女们,低笑调笑着,将娇羞与崇拜的视线,投向行走在街道之上的那些炼药师们,对于这些处于花样年龄并且充满着幻想的少女们来说,神秘而深沉的炼药师,几乎是犹如磁铁一般,紧紧的吸引着她们的视线。

在这个时代,炼药师,甚至比那些童话中的王子,更容易让得少女们春心荡漾,由此可知,炼药师在这个斗气为尊的大陆之上,拥有着何种高贵的地位。

城市之中,洋溢的热闹与漏*点,将帝都那显得颇为严谨庄严的气息,冲洗得荡然无存,而感受着城市中这股漏*点,萧炎那平静的心脏,也是悄悄的加了一点跳动,不管他定力再如何出色,可到底只是个年轻人,只要是年轻人,心中便是有着几分轻狂与桀骜,年轻人,最让人羡慕的,便是那充满朝气的奋斗,未了成功,而坚持不懈。

缓缓的对着炼药师公会行走而去,萧炎的目光偶尔扫过那些插身而过的炼药师,心中暗自有些诧异的喃喃道:“看来这大会的吸引力还真是不弱,不仅本国的炼药师蜂拥而来,就是连别的国家,也是跑来了不少啊,不知道大会期间,会不会忽然冒出一匹别国的黑马…那样的话,可就是有些好玩了啊。”

心中恶意的这般想着,萧炎面上却并未表露半点,缓步行走过几条街道,抬头望着那矗立在视线尽头的古朴公会,轻吐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晃悠悠的跟在后面的海波东,然后便是抬

公会行去。

走近公会,瞧得那几乎是被堵塞的公会门口,萧炎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身后的海波东轻扬了扬手,闪身挤进人群,身体犹如入海的游鱼一般,诡异的穿梭着。

在魔兽山脉经过药老对自己的闪避能力训练,现在在这种场合,却是让得萧炎省去了不少麻烦。

身子侧移着闪过前面的人,萧炎脚步一踏,终于是进入了公会的大门,当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转头望了望,却见到海波东正微眯着眸子,犹如梦游一般,紧紧跟在自己身后。

“不愧是斗皇强者,这般近距离的随行,自己竟然没有半点察觉…”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声,萧炎行进公会,在大厅内逛了一圈,然后便是准备进入东区,然而刚上楼梯,却正好碰见下楼而来的奥托几人,互相碰面,皆是一愣,旋即失笑。

“跟我来吧,小家伙,大会的举办地点,可并不在炼药师公会…”奥托拍了拍萧炎的肩膀,笑道。

笑着点了点头,萧炎与一旁的弗兰克以及雪魅两女打了声招呼。

“小家伙,这次我们黑岩城公会就看你的了啊,可千万别输给了柳翎他们哦。”弗兰克笑吟吟的道,经过上一次的内部测试,现在他对萧炎,还真是满怀信心。

“呵呵,我尽力吧。”

萧炎微微一笑,忽然瞧得奥托盯着自己身后海波东的诧异目光,介绍道:“奥托大师,这是我的朋友,海波东…”

“哦…呵呵,你好,黑岩城奥托,弗兰克…”笑着点了点头,因为海波东隐居好几十年的缘故,奥托以及弗兰克两人对海波东这个名字并不是太过熟悉,只是模糊间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然而虽然不知道对方确切底细,可毕竟奥托与弗兰克也是斗灵级别的强者,再者由于是炼药师的缘故,所以灵魂力量比同等级强者要强上不少,故而在灵魂的感知中,隐隐能够察觉出面前老人的一些高深之处,当下不敢太过怠慢。

“嗯。”对于两人的客气礼节,海波东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那副平静的模样,让得两人一愣,而那一向眼力揉不得沙子的琳菲,则是俏目一瞪,就欲喝叱,可却是被奥托眼疾手快的抓了下去。

“抱歉,两位大师,海老他脾性就是这样,并无针对你们的意思。”无奈的摇了摇头,萧炎只得微笑着打着圆场,而好在奥托两人也并未对此有所在意,随意的笑了笑,便是将话题引了开去,一行人说笑着行出大厅,然后在奥托的带领下,从公会后门走出,一路对着城市偏南的中心位置行去。

“这一次的大会,地点是在皇家广场,那里的面积,足以容纳上万人,完全可以提供这次大会所需要的规模。”行走在街道之上,奥托笑着解说道:“经过初步统计,这一次参加大会的炼药师,应该有着两千多人,这可是这几届大会人数最多的一次。”

“两千多人…”这个数目,让得萧炎忍不住的有些咂舌,要知道,炼药师的生成条件极为苛刻,说之为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恐怕也并不为过,如今这两千多人,恐怕已经是云集了加玛帝国过大半的炼药师了吧?

“大会会分成几轮考核,每一次的考核,就将会筛下不少人,而越加往后,考核难度则是越大,能够最终留下来的,则是最后的冠军…”

“嗯。”微微点了点头,想起两千多人在同一个广场起火炼丹,萧炎便是有些激动,那股壮观模样,恐怕是极为震撼人心吧。

在说话间,奥托口中的皇家广场,也是逐渐的出现在了视线之内,萧炎眺目望了望,视线所及之处,居然只能看见广场那庞大的冰山一角。

此时的广场之外,有着全副武装的军队驻扎在此维持着秩序,这种大会,云集了无数四面八方的强者,若是一旦骚乱起来,帝都将会遭受到巨大的冲击,因此加玛皇室对此可是极为小心的。

在广场的入口处,设有炼药师公会的检验人员,只有公会之人以及参赛的,方才能够从此进入,而至于观众席,则是另有进入口道。

有着奥托的带领,萧炎几人没有丝毫阻碍的便是进入了广场,走过一段入场的高坡,然后,那犹如巨无霸一般庞大的广场,终于是完全的展露在了萧炎的视线之中。

站在坡顶处,萧炎望着那庞大得有些离谱的青石广场,忍不住的摇头赞叹。

广场绕成圆形,在广场的两边,设有无数席位,想必那应该便是观众席吧,而在观众席的对面,那些装饰明显要豪华许多的贵宾椅,则是专为公会高层以及帝都那些大势力的脑所备。

目光扫过宽敞无比的广场,萧炎现,在其中竟然是整整齐齐的分布着上千座青石方台,这些方台错落有致,对应摆放得极为工整,一眼望去,犹如矗立不动的青石军队一般。

在此时的广场中,已经有着不少参赛的炼药师,他们安静的盘坐在青石方台之后的石椅上,等待着比赛时间的到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炼药师从通道处涌出,然后按照所领取的考牌,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奥托抬头望了一眼天色,笑道:“我们先去贵宾席那边吧,距离大会开始,还有着一段时间,在那里,你还能见到一些重量级别的大人物,或许对你有用。”

“嗯。”昨夜连那皇室的守护者,神秘的加老,萧炎都已经见过,因此对于奥托口中的重量级别人物,他倒是有些不置可否,不过此时时间倒也的确尚早,所以他也是随意的点了点头。

见到无人反对,奥托与弗兰克便是率先带着几人对着贵宾席的位置行去,待得即将进入贵宾区时,他忽然指向

,那里,已经坐下了一排人,其中炼药师公会的副会T坐于其中,在他的身旁,坐着一名穿着紫色炼药师袍服的老人。

“那就是加玛帝国炼药师公会的会长,法犸大人,他老人家平日极少出现在公会,如今的他,听说已经快要进入六品炼药师的等级,在加玛帝国的炼药界,法犸大人的声望,即使是相较丹王古河,那也是不遑多让,而且即使是古河见到了法犸大人,也要客气三分,当初古河在未迹之前,法犸大人对他可是照顾不少啊,说是知遇之恩,也并不为过…”奥托低声道。

“嘿,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也还没死?这些老东西,一个比一个更妖孽…”眼睛微眯的站在萧炎身旁,海波东听得奥托的介绍,忽然抬起头来,瞟了老人一眼,低声喃喃道。

“哦?”

眉头微微挑了挑,萧炎望向那脸庞如干枯树皮,宛如行将就木的老人,目光中有些诧异,这般说来,这位老人,其实才应该是加玛帝国炼药界中的脑人物吧。

似是察觉到了目光的注视,睡眼惺忪的老人忽然转过头来,将看似茫然的目光投向萧炎这边,干枯的脸皮上,露出一抹和善笑容。

瞧得老人转头望过来,奥托与弗兰克急忙躬身行礼,然后顺着走廊,小心翼翼的走向前排,对着老人恭声道:“法犸大人,几年未见,您依然是这般精神啊。”

“呵呵,是黑岩城的奥托和弗兰克吧?你们也还不错啊,这些年竟然也成为四品炼药师了,进步很快啊…”浑浊的目光扫了两人一眼,被称为法犸的老人轻笑道。

“都是法犸大人上次的讲座缘故啊。”奥托恭声笑道。

“我能讲得也就是自己的一点经验之谈而已,最重要的,还是取决你们自己…”笑着摇了摇头,法犸忽然将目光投向奥托身后的萧炎,温和的笑道:“这位小朋友,想必应该便是此次公会内部测试,成绩最佳者了吧?名字…似乎是叫岩枭吧?”

“法犸会长,小子岩枭。”对于这位在加玛帝国炼药界声望甚至过古河的老人,萧炎不敢有着丝毫怠慢,微微弯身,微笑着回道。

“呵呵,还真是英雄多出少年辈啊,如此年纪,便是能够将铁木灵叶提炼达至八次,我记得,当年古河那小子,也没有这般实力吧…”法犸的声音,不急不缓,虽然略微有些嘶哑,不过却有种让人不敢随意插话的魔力。

萧炎平静的笑了笑,却并未接口在这个话题上说什么。

法犸微笑着盯着萧炎,目光略有深意的在那张平凡的面孔上多停留了一会,而察觉到他的目光,萧炎心中却是猛的一惊,他…难道看穿了自己面貌的伪装?

就在萧炎心中胡思乱想之际,法犸似是看出了他的不安,当下轻笑道:“小朋友,只要不是冲着公会而来,老头子我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虽然法犸的笑声让得周围的公会长老等人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萧炎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冲着法犸投去感谢的目光。

“嘁,老不死的东西,你还真是越活越喜欢话多了…”突如其来的冷笑声,让得贵宾席上的众人脸色大变,坐在法犸身上的切米尔,更是脸色骤沉,低喝道:“是谁?”

在这冷笑声响起的时候,萧炎便是在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这种话除了身后的海波东之外,还能有谁会这般不客气?

冷笑同样是让得法犸愣了一愣,不过紧接着,他便是将目光投注在了萧炎身后,喃喃道:“这股气息…冰凉得跟寒冰一样…难道是…冰老头?”话到最后,他脸庞上明显的多出了几分惊异。

“嘿嘿,法老头,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不容易啊…”萧炎身后人影一闪,海波东在奥托雪魅几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缓缓上前,一屁股在法犸身旁坐下,咧嘴笑道。

“你这家伙,竟然没死?你不是被美杜莎女王给…那个了么?”错愕的望着身旁的海波东,法犸忍不住的道。

“侥幸活了下来啊…”海波东咂了咂嘴,眼睛中犹自有些余悸,叹道:

“还真是个命硬的家伙…不过还活着就好啊,至少我这种老头子不会太过孤单,哈哈…”法犸犹如枯树一般的脸皮抖动着,朗笑道。

听得两人间的谈话,那些本来还因为海波东口出不逊的公会长老利马缩了回去,按照法犸所说,这位陌生的老头,居然也是一个牛逼哄哄的人物啊。

站在奥托身后,琳菲与雪魅目瞪口呆的望着那随意的与法犸打屁聊天的海波东,到得现在,她们也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位看上去极为平凡的老头,竟然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强者…

“这个家伙,怎么结交的人,都是这种变态级别的人物啊?”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将那奇异的目光投向一旁正无奈摇头的萧炎身上。

海波东与法犸的熟络,明显也是让得奥托与弗兰克怔了怔,片刻后,回过神的奥托脸色忽然微变,低声喃喃道:“海波东?海波东?当年十大强者中的冰皇…似乎正是这个名字吧?”

心中这般想着,奥托偏头与弗兰克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瞧出一抹惊骇,没想到这种古董级别的人物,也还活着,而且,看他与萧炎间的关系,似乎还很不一般啊…

“这个小家伙,隐藏得够深啊…”与雪魅琳菲两女相同的,奥托两人也是目光泛着奇异的盯着萧炎,心中疑惑着为什么一个尚还只是踏入炼药界不久的青年,竟然能够与这种强者相结识。

萧炎站在原地,无奈的承受着那一道道奇异的目光,过得片刻,忽然现正与海波东说着什么的法犸将目光

注在了他的身上,此时的法犸,正微皱着眉头,目光)e炎身上扫视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怎么了?”瞧得法犸这般模样,海波东不由得诧异的问道,他只不过说了一下萧炎天赋极为不错而已,却没想到对方会有这般反应。

“呵呵,不知为何,我似乎在岩枭小朋友身上察觉到一点点似曾相识的气息…”法犸咳嗽了一声,有些疑惑的道。

“似曾相识?”萧炎眨了眨眼睛,心中却是有些变色的喃喃道:“难道他察觉到了美杜莎女王的存在?”

“呵呵,或许是感觉错了吧,人老了,幻觉也多了起来…”再次感应了一下,却并未有先前的那般感觉,法犸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依靠在椅子之上,略微有些失神,记忆恍惚…

当年法犸尚还年轻之时,游历大陆间,曾经偶然遇见了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老人,在机缘驱使下,因为一些缘故,老人与法犸相处了三天时间,在那三天,老人随兴所至而所传授的一些东西,却是让得法犸获益匪浅,而也正是借助着老人的所授,在回到加玛帝国之后,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法犸,方才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而也正是走到了这一步,法犸才会越加的感觉到,当年的那位神秘老人,实力究竟是何等恐怖…

而先前在萧炎身上所感应的那股模糊气息,则是颇像当年老人身上所具备的…故而,法犸才会忽然间有些失态。

因为心中有鬼,所以萧炎也不敢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然而刚想转移话题,一道苍老的笑声,却是从座椅中间的通道内传了出来:“呵呵,海老头,岩枭小朋友,你们来得倒是挺早啊。”

听得笑声,众人回头一望,当瞧得那身穿朴素麻袍的白老人之后,皆是有些惊讶失色,心中暗道今日究竟吹的什么风,竟然连这个老妖怪都会大白天的跑了出来…

来人,自然是昨夜方才见过面的加老,而在他的身后,小公主也是紧跟而上,今日的她,穿着一套明显是特别制作的淡青炼药师袍服,宽松的袖口处,用锦丝牵绕成莲花之状,看上去凭空多出一分清雅,然而清楚她性子的萧炎却是知道,这表面看上去颇为文静的少女,却是个古灵精怪的主。

目光瞟过小公主,萧炎这才现,在她的身旁,竟然还有着一名身着奢华锦袍,身材高挑的女子,这名女子脸颊与小公主有着几分神似,不过却是有种与雪魅相差不多的冷艳,并且,这份冷艳之下,居然还有着几分被皇室熏陶出来的威严气质。

与身躯娇小可爱的小公主比较起来,这位女子,浑身上下却是透着一股冷艳的成熟风情,美目顾盼间,诱惑天成。

目光扫过两女,最后回到加老身上,萧炎弯身行礼,微笑道:“加老也不晚啊。”

笑着走上前来,加老望向海波东以及法犸两人,大笑道:“没想到我们三人竟然还能有机会聚在一起,当真是缘分啊。”

“的确挺有缘…”法犸轻笑了笑,道:“老妖怪,没想到你今日竟然会来观看大会,我记得你似乎并不喜欢这种比赛的。”

“缩了几十年来,偶尔出来看看也好啊…”加老笑了笑,转头望向萧炎,然后指着身后那成熟冷艳的女子笑道:“小家伙,月儿想必你已经认识了,这是月儿的姐姐,夭夜,这次大会的安全秩序,里里外外五万军队,可全是她一手在操控哦。”

闻言,萧炎心中一惊,没想到面前这冷艳女人居然还有这般本事,五万军队,若是让他来的话,恐怕会搞得一塌糊涂,而看先前大门处那些军队井然有序的模样,显然是这女人指挥起来很是得心应手啊。

“夭夜,这便是我与你所说的岩枭小友,实力可极为不凡啊,这次大会的冠军,恐怕他是最有力的争夺者。”加老又指着萧炎,对着身后的冷艳女人笑道。

听得加老的评价,一旁的小公主嘟了嘟嘴,悄悄的嘀咕着什么,想必是并不服气加老的这番话。

“你好,岩枭先生。”

冷艳女人美目盯着萧炎,落落大方的对着他伸出玉手,微微一笑,霎那间的笑容,让得贵宾席周围的一些贵族子弟大为失神,他们平日里,可难有眼福瞧得一向冷艳的大公主会这般对人啊。

“你好,夭夜公主…”对方的态度,让得萧炎找不出任何的毛病,微笑着伸出手来,轻握着那柔若无骨的玉手,在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声,表面上却是一沾既放,没有让得对方感到任何不妥。

“希望岩枭先生这次能够取得满意的成绩,到时候夭夜亲自为先生摆酒庆贺,只要先生不会拒绝便好。”夭夜收回手来,微笑道。

“这女人…拉拢人的手段简直挺犀利啊…日后貌似有些不得了…”面上含笑着点了点头,萧炎心中略微有些惊异,即使是定力如他,在初步的接触这点时间内,竟然便是在夭夜的几句话中,对她消除了许多戒备。

见到萧炎点头,夭夜这才满意的退身站在加老身后,以她的脾性,若非是因为这次太爷爷对这个年轻人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她也不会这般放下姿态的来与之结交。

“不过若他真的有太爷爷所说的那般潜力的话,倒也不亏我这般委身相交…”美眸扫过萧炎那始终没有出现过太大慌乱的脸庞,夭夜对他的定力,还是挺满意的,能够在这么多帝国顶层人物以及巅峰强者面前保持这般沉静,倒还颇为难得,至少,比如后面那些贵族子弟,则是因为她的身份,畏缩得不敢靠过来。

与萧炎聊了几句后,夭夜便是对着法犸以及海波东几人躬身行礼,完美的礼节,让得人难以挑剔,以致连海波

淡漠人,脸庞上的冷意都是减少了一些。

众人在互相打过招呼之后,便是在贵宾席前排坐了下来,而不知是有意无意,那夭夜公主,却正好是坐在萧炎身旁,淡淡的女人体香,从一旁飘洒而来,让得人有些心猿意马。

身体端正的坐着,萧炎目光目不斜视的盯在下方庞大得有些恐怖的广场之上,此时由于时间的推移,已经开始有着越来越多的炼药师进入其中,而且对面的观众席之上,黑压压的人头,已经连接成了一大片,无数活泼少女,在上面出一阵阵让人笑的崇拜尖叫声。

在这般气氛的感染之下,萧炎心头也是悄悄的泛起一丝热络,想起待会千火齐升的壮观景象,忍不住的有些迫不及待。

随着天空上炽日的移动,贵宾席上的人数也是越来越多,这些人大多都是帝都中颇有势力的人或者家属,而那对面的观众席,更是早已经变成了人山人海,呐喊声汇聚成洪流,直冲天际。

安静的坐在席位之上,萧炎微微闭目,半晌之后,忽然感受到周围席位有些骚动,这才微皱着眉头转过头来,望向那骚动的源头处。

此次进入贵宾席的,阵容可颇为不小,帝国三大家族齐出,这般阵容,恐怕加玛帝国没有任何势力可以轻易小觑,而造成这般骚动的,更大的原因,还是那走在中间的纳兰嫣然以及雅妃两女,两女气质各不相同,却又是同样貌美如花,两女走在一起,自然是极容易吸引眼球,难怪后面的那些贵族子弟会这般激动。

一行人顺着走廊,一直来到最前排的位置,与熟人笑着打招呼。

而借助着他们打招呼之际,萧炎目光扫了一位与纳兰桀,米特尔腾山走一起的陌生老者,在这位老者的身后,木战紧紧的跟随着,听着他们互相间的招呼声,萧炎也搞清楚了这个老者的身份,木家木辰,又是一名斗王强者…

雅妃在与长辈们打过招呼之后,便是悄悄溜到了萧炎一旁坐下,笑颜如花的娇笑道:“岩枭弟弟,这次可一定要拿个好成绩哦,无数人看着呢…”

“以岩枭先生的实力,这次成绩自然不会弱,取得前三甲,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吧

坐在萧炎身旁的夭夜,瞧得雅妃与纳兰嫣然这两个美貌丝毫不逊色自己的美人竟然都是凑到了萧炎这边,她自然是极为清楚两女的身份,美眸中闪过一抹诧异,心中暗自道:“这岩枭长相虽然平凡,可没想到却这般招女孩子喜欢…看来太爷爷所说不假啊,这个岩枭,是块潜力不菲的香馍馍,不然以雅妃的精明和纳兰嫣然的清高,是断然不会与他这般说笑的。”

三个大美人,全部拥在萧炎这边,这无疑是让得贵宾席上的某些目光火热了起来,一些对三女抱有某些幻想的年轻人,皆是咬牙切齿的死盯着萧炎,那副模样,犹如与他有着杀父大仇一般。

叹息着揉了揉额头,缭绕在鼻尖的阵阵香风,让得萧炎有些想要苦笑,背后一道道炽热的目光,也是让得他如芒刺背,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三个女人会拥在他身旁,难道又是那个无聊的女人攀比心理?

心中苦笑了一声,萧炎如老僧入定一般,极为端正的坐在位置上,安静的等待着大会时间的到来,某一刻,他忽然皱着眉头转过头去,却刚好是见到坐在后一排的柳翎,正冰冷的盯着自己,那模样,恍若一条欲噬人的毒蛇。

瞧得萧炎现了自己的目光,或许是由于大会即将开始的缘故,柳翎此次倒也未加掩饰,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手掌微竖,中指朝下,嘴唇蠕动着:“我要让你在嫣然面前输得一败涂地!”

轻轻笑了笑,萧炎嘴唇微动,旋即便是笑着转过了头去。

阴冷的望着萧炎的背影,柳翎缓缓吸了一口气,他清楚先前萧炎的唇语。

“我等着…”

……

随着时间的逐渐走动,大会开始的时间,也终于是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而至…

当一道清脆的钟鸣声在广场之上响起之时,冲天而起的喧闹声,悄然寂静…

听着那在耳边徘徊的钟鸣声,法犸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然后缓步来到贵宾席最前面,目光扫过下方坐在青石台之后的上千炼药师们,此时,多达两千多名的炼药师,也抬起头,将敬畏的目光,投向这位在加玛帝国炼药界拥有着绝高声望的老人。

“以加玛帝国炼药师公会会长名义宣布,第七届炼药师大会,开始!”

“轰!”

满场***,欢喝声,荡动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