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二十一章 紫心破障丹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紫色火焰,猛然间涌灌进入药鼎之中,萧炎的脸色,也是在此刻变得极为凝重,双手迅再度贴在药鼎火口处,灵魂力量,几乎是丝毫不留的汹涌而出,现在的他,必须能够完美的控制两种火焰间的转换,不然的话,类似上一次的失败,将会再次出现!

而在这最后不到一个小时内,若是再失败的话,那么炎利夺得冠军的结局,将真正的再无任何奇迹生!

额头之上,密集的冷汗逐渐浮现,然后一路滑落而下,滴进那大睁的漆黑眼睛之中,酸涩的感觉,却是让得萧炎不敢有着丝毫眨动。

毫无保留的灵魂力量犹如拉起了闸门,奔腾而出的河流,夹杂怒吼之声,涌进药鼎之中,那先前的青色火焰,在萧炎灵魂力量的压制引导下,没有与紫色火焰生一丝一毫的接触,并且就连火焰彼此所携带的高温,也是被萧炎的灵魂力量包裹着隔离了开去。

在那药鼎中,宛如分成了两种隔河而立的局面,青紫火焰各持一边,而在那灵魂力量形成的河道中央,便是那依然缓缓旋转的青色丹药,在此时,如果火焰的温度,溢出了灵魂力量的压制,而导致相互碰撞,即使所产生的气劲,并不算太过强大,可是,毁灭这还未成形的脆弱丹药,却是绰绰有余,上一次,萧炎的失败,便是因为这里的缘故

用了上次的深刻教训,此刻的萧炎,心分三用,一面使劲地压制着紫火,一面赶紧引导着青色火焰从另外一边的通火口退出,而最重要的,他还必须在两种火焰对立间,释放出一股合宜的温度,以此来保持着丹药所需要的热量,否则的话,炼制同样是会以失败而告终。

心分三用,若非是因为先前的那番奇异状态而导致状态奇佳,此刻地萧炎,也根本不可能完成这种即使是五品炼药师都感到极为棘手的操作,然而即使他能够勉强完成,可脸庞上不住滑落的汗水,也是表面着,这种分心控制之法,对于灵魂力量地消耗,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退出去!”僵持在药鼎中持续了将近十秒时间,萧炎手掌猛的反震在药鼎表面,随着一阵清脆声响,药鼎内的青色火焰,终于是完全的顺着火口,呼啸而出

没有片刻的闲情去回收那跑出去的青色火焰,在青火退出的那一霎,早已等待许久地紫色火焰,立刻犹如那下山猛虎一般,对着那丹药疯狂的扑了上去

“压制!压制!压制。该死地。给我降下去!”瞳孔死死地盯着那对着丹药涌去地紫色火焰。萧炎眼睛甚至都是在此刻泛起了许些血丝。心中有些神经质以及歇斯底里地不断低吼着。而他地灵魂力量。也是在这一刻。疯狂地压制着紫火地温度。

在火焰转换间后地初步阶段。必须将后者地温度。维持着与前者离开时地温度相同。否则地话。忽然提高或者降低地热量。最后也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失败!

这是一种极为考究炼丹者对火焰温度地掌控地方式。稍有半点误差。结局便会是一个悲剧。

在灵魂力量那一波接一波地压制之下。虽然紫火与丹药地距离。仅仅只有二十几厘米。可就是这点长度。紫火地温度。却是一降再降。继续降疯狂地降!

当紫火刚刚降到萧炎所需要地那种温度地前一霎。火焰。终于接触了翻滚不休地青色丹药。顿时。紫火。将之淹没了下去

“他是在干什么?”全场无数道目光,茫然疑惑的望着那满头大汗,不住喘着粗气的萧炎,不是说丹药已经炼制成功了么?

“这家伙,究竟是在炼制什么?居然需要转换火焰?这可是连老师都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啊小公主纤手在胸口处拍了拍,萧炎先前那眼红脸青的疯狂模样,可实在是有些骇人,不过好在看现在的情况,那最危险的时刻,已经成功的度过了。

“不知道不过想必丹药品阶不会比我们的低便是。”柳翎脸色略微有些涨红,等回复过来的他,方才现,刚才自己在观看着萧炎那惊心动魄的转换火焰时,竟然都忘记了呼吸

(一路看小说网,ap.bsp;“呼功了高台上,一直将心提到嗓子眼的法犸,终于是在此刻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在他的感知中,萧炎面前的药鼎内,火焰已经彻底安稳了下来,再没有出现向上一次的那种暴动,按照这种情况,萧炎距离二纹青灵丹的成功,已经不远了。

“他的潜力,真的很可怕然现在是因为状态奇佳的缘故,可在失败过一次后,便是能够快掌握火焰转换间的各种诀窍,这般天赋,实在是让人惊艳法犸凝望着场中那单手扶着石台,一边控制着火焰,一边剧烈气喘的青年,忽然转过头,盯着海波东,轻笑道:“这个家伙,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我想,他的成就,将会远远过我们这些老东西,加玛帝国很久没出过那种让得艳惊大陆的史诗级强者了。”

“我从没怀疑过海波东笑着摊了摊手,他对于萧炎认识,远远过法犸,这个家伙,连那种几乎能够重伤斗皇强者的佛怒火莲都能够创造而出,还有什么事办不到的?

而且,海波东永远都不会忘记,在这种看似普通的青年面庞伪装之下,其实是一位真正年仅不到二十的少年

“接下来,便安静的等待吧”法犸目光瞟向广场上那闷头炼丹的炎利身上,眉宇间却依然是有着一分忧虑,即使萧炎炼制出了能够拥有二纹的青灵丹,可若是想胜过炎利地那暂时还不知道底细的丹药,还是有着几分未知危险的,但他现在也知道,萧炎已经真的全力以赴,所以,现在,便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啊。

“这般挫折下,不仅未就此沉沦,反而是在绝境中寻求了突破唉,可怕的心性啊,假以时日,此子必将大放异彩。”纳兰桀轻抚着胡须,望着场中那变得更强的萧炎,轻声惊叹道,原本每次都是以为到了他的极限,可每一次,他都会让人大吃一惊。

“地确很强纳兰嫣然微微点了点头,这么多年来,这

一次为某个同龄人产生佩服情绪,她曾经想过,若于那种场景,或许不会颓废,可想要在那种浑身乃至心灵都散着无力感的状态下,破釜沉舟的取得突破,一个字,难!

明眸扫着场中那扶着石台,虽然气喘吁吁,可腰杆却依然笔直得犹如那压不跨地柱子一般的青年,纳兰嫣然那淡如秋水的眸子,忽然悄悄的多了点什么

广场之上,炎利脸色凝重的立在石台之前,目光紧盯在药鼎之中,先前萧炎那边的动静,并未逃过他的察觉,虽然他也为萧炎地那手火焰转换之法感到惊艳,可也就仅仅如此而已,他的确不知道萧炎转换火焰究竟是想要炼制何种丹药,不过,他对自己炼制的这枚丹药,有着绝对的信心!

“不管你如何挣扎,冠军,是我的!你不容许失败,我也同样不能败!”拳头猛然紧握,炎利在心中低声吼道,这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单独前来加玛帝国,只要他能取得冠军,给予加玛炼药师公会于声望上的重大打击,那么回去之后,本国公会的会长之位,就将会向他敞开怀抱,届时,他在出云帝国的地位,便是将会直线上升!

“一切,为了权力!出来吧!我地杰作!”

猛然抬头出一声低吼,炎利手掌猛的拍在药鼎之上,鼎盖飞射而出,大片的漆黑火焰,铺天盖地的从药鼎内蜂拥而出,在那漆黑火焰中心处,紫色的光芒,暴射而出,霎时间,便是将漆黑火焰射得千疮百孔。

而随着光芒地射出,一股浓郁的紫色丹香,缓缓升腾而起,最后犹如一团具有灵性地雾气一般,在炎利头顶上空,形成一片紫色的雾气云彩。

“好浓郁地有色丹香望着那片足以将石台掩盖的紫色丹香,广场上地炼药师,皆是嘴角抽搐着喃喃道。

脸色阴沉的望着那团紫色丹香,小公主与柳翎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是有些不安,看这种丹香的浓度,想必他所炼制的丹药,绝对是在四品丹药巅峰了,现在岩枭想要赢过他,似乎极为困难啊。

“哈哈哈哈!”半空上,漆黑火焰缓缓湮灭,一枚龙眼大小的紫色丹药,滴溜溜旋转着出现在了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炎利手掌一招,紫色丹药便是飞射进入掌心中,握着丹药,他终于是忍不住的放声狂笑了出来。

“哈哈,紫心破障丹,终于炼成了啊,这可是足以和五品丹药相媲美的丹药,你们还如何与我争?哈哈。”

广场上空,炎利的狂笑声,让得两边的贵宾席上出现了短暂的安静时间,再过得片刻,一道道迅变得炽热起来的视线,死死的盯在了炎利手中的那枚紫色丹药之上。

“紫心破障丹,四品巅峰丹药,与三纹青灵丹相同,这也是属于那种能够直接使得人提升实力的丹药,只不过,它的效果,只能作用于大斗师级别,在这个级别的人,若是服用了紫心破障丹,那么便能够提升一星的实力外,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在同一级别,能够接连的服用两枚这种丹药,而不至于产生太大的抗性,那也就是说,只要你能搜罗到两枚紫心破障丹,那么便是能够稳步的提升两星实力高台上,法犸微眯着眸子,低声缓缓的说着这在炼药界名声颇为不小的丹药。

“没想到啊没想到想到这个炎利竟然还有这种魄力,炼制紫心破障丹的失败率不会比三纹青灵丹低多少,可他却是真的敢在这种场合炼制,他应该知道,他若失败了,那么将绝对走不出加玛帝国法犸摇着头,轻声叹道,到了这一步,他几乎是有些心如死灰了,因为现在,就算萧炎成功的炼制了出了具有两纹的青灵丹,那也难以与炎利的紫心破障丹想比

虽然两纹青灵丹也是能够提升服用者两星实力,可那有着一些几率的反噬效果,却是足以将很多人吓退,因此,在两种丹药之间,若是有选择的话,很多人都会选紫心破障丹,而不会选二纹青灵丹。

“除非

想到那个可能,法犸却是忽然自嘲着摇了摇头,瞧得他这模样,还是一旁的海波东微微皱眉的接着询问道:“除非什么?”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法犸抬眼瞥了一眼海波东:“除非枭能够炼制出最高品阶的三纹青灵丹,也就是说,他必须出第三种火焰!”

“可一人拥有三种火焰?这可能么?”法犸在心中苦涩的喃喃道。

“三种火焰么低声呢喃着,海波东抬头吐了一口气,脑海之中,逐渐的现出当初萧炎所使用的那种忽冷忽热的森白火焰,他清楚的记得当初的佛怒火莲,便是由青色异火与森白异火融合着创造出来的那也就是说,萧炎体内实还隐藏着一种并未展现而出且还是比那青色火焰更加恐怖的异火

“或许是完全的没有希望波东微微耸了耸肩,望着广场中的青年,轻声道。

法犸苦涩的摇了摇头,他只把海波东的这话当做是对他的安慰了。

广场之中,萧炎盯着药鼎中那枚紫色的圆润丹药,现在,在丹身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青一紫的两色丹纹,这也就是说,二纹青灵丹,已经被他炼制成功了

“紫心破障丹么缓缓的偏过头,望着那狂笑中的炎利,萧炎能够察觉到小公主等人射过来的目光,想来他们是认为前者已经没有机会了吧。

“唉,该死的大会,真是折腾人呢轻叹了一口气,萧炎眸子盯着鼎中的紫色火焰,忽然有些愣神了起来,好半晌之后,手指方才轻轻的抚着左手上那枚漆黑古朴的戒指,这里面着药老沉睡之前所储放的“骨灵冷火”。

“老师,打扰了缓缓弯身,然后挺直腰杆,萧炎那戴着黑色戒指的手指,轻放在了药鼎的通火口处,眼眸微闭,轻声呢喃道:“出来吧,骨灵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