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三十二章 托付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房间中,大笑声缓缓消散,感应着体内那股无比充盈的力量之感,萧炎嘴角噙着一抹满意的笑容,拳头缓缓紧握,浓郁的青芒,迅的覆盖在拳头表面,青芒暗蕴,锋芒渐现。

双脚略微张开,萧炎脚掌猛然一踏地面,身体犹如移形换位一般,瞬间出现在左面一米左右的位置,拳头夹杂着一股令人呼吸一窒的强悍劲气,狠狠的砸在了面前的一根巨大的房柱之上。

“嘭!”巨声响起,木屑横飞,萧炎微偏着头,望着那居然直接从房柱中穿了过去的拳头,轻声笑了笑,缓缓的抽回手臂,留下一个空洞以及几道深深的裂缝在那房柱之上。

手掌略微曲卷了一下,萧炎手指略弯,淡淡的青芒,在指尖处弥漫着,片刻后,手指轻弹,青色劲气犹如利箭一般,脱指而出,旋即嘭的一声,将桌面上的一个花瓶,震得粉碎。

“斗气外放”瞧得破碎的花瓶,萧炎轻笑了一声,到了大斗师这个级别,斗气,终于能够离体而出,不再受到身体的限制于束缚,与人战斗,更是大占便宜。

目光缓缓在房间之内扫视了一圈,萧炎手掌一招,将青莲收回纳戒,手掌一挥,一股劲气将窗户推了开来,望着外面那将近下午的天色,略微有些诧异,没想到竟然消耗了这么久的时间。

站在窗口,萧炎沉吟了一会,刚欲打算出去,门口处,却是传来海波东的笑声:“完了吧?”

闻言,萧炎笑着应了一声,以海波东的实力,自然是能够清晰感觉到房间中逐渐回复的能量波动。

在萧炎应声之后,房门便是被海波东推了开来,他笑眯眯的环视了一圈房间,旋即目光停在了萧炎身上,眉宇间略微有着诧异,道:“看你地气息,似乎到达大斗师了?”

萧炎微微点头。他此时刚刚晋阶完毕。气息收敛还略有些不完美。因此。在海波东这种强者眼中。自然是一眼便能瞧出深浅。

“看来应该才是你地真实实力吧?”海波东摸着胡须。目光来回地扫视着萧炎。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怪异。眉头偶尔紧皱。如此片刻之后。他方才缓缓地说道。

心头轻跳。眼眸不由自主地虚眯着。萧炎盯着海波东。并未说话。

“呵呵。我就一直觉得有些奇怪。以你不到二十地年纪。就算是从娘胎中开始修炼。也不可能在这么短地时间内便能够与斗皇强者抗衡啊。”海波东摆了摆手。示意萧炎不用紧张。道:“我想。你地体内。或许是应该存在或者封印着某种极为强大地力量吧?而你之所以能够与斗皇强者战斗。想必。也正是依靠地这股力量吧?”

“放心吧。我并没有其他地意思。只是每次都觉得你表面所显示地实力在逐步地增长着。方才有这种猜测。呵呵。不过现在看来。我地猜测似乎有些准星。”海波东冲着萧炎笑了笑:“虽然那并非是真正属于你地力量。不过你能操控它。那么即使是斗皇强者。也会对你有所忌惮。这个世界上。只要你拥有力量。那么便能获得强者地尊敬与平等对待。没有人会管那股力量。究竟是来自何处以及是否属于你。所有人。都只注重一点。那便是。你究竟有没有力量

萧炎默默点头。地确。不管这些力量属于谁。可只要谁能够操控它。那么他便是这些力量地主人!而海波东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并不在乎萧炎力量地来源。他在乎地是。萧炎在使用那股力量之后。能够与他相抗衡。

“呵呵,刚才出去,收到个东西望着萧炎的表情,海波东明智地将这个话题跳了过去,忽然从怀中取出一张作工古朴大气的云白色信函,在信函表面上,绘有一朵白色云彩,一把长剑,正插在云彩之中,剑气凌厉。

“云岚宗的?”瞧着那特殊的图案,萧炎眉尖一挑,诧异的道。

“嗯。”海波东点了点头,扬着手中的信函,道:“这是云岚宗邀请帝都一些势力脑以及强者的请帖。”

“邀请?”

“你应该能猜到,这是因为明天你与纳兰嫣然那所谓三年之约的缘故,云岚宗现在正大肆邀请有声望之人明日到云岚宗,我想,这恐怕是在为纳兰嫣然这个未来的少宗主增势吧,毕竟如果她胜了,不仅在云岚宗,就算是在外面,声望也会大幅度提高。”海波东笑眯眯的道。

“云岚宗也未免太过狂妄了吧?若是纳兰嫣然输了?丢脸地是谁?那云韵脑门被夹了?”萧炎冷笑道。

“或许这不怎么关云韵的事,据我所知,云韵此时恐怕并不在云岚宗,一切的事物,都是云岚宗长老阁在主持。”海波东摊了摊手,道。

“不在云岚宗?这三年之约对于纳兰嫣然来说可是一件极为重要的约定,这种时候,她这个做老师的居然会不在?”闻言,萧炎一愣,愕然地道。

“似乎自从上次我们在盐城遇见那两个神秘斗皇强者后,云韵与加老头曾经赶了过来,据加老头所说,当日她在我们战斗的地方好像寻找到了点什么东西,然后便是没有回过云岚宗了,我想,她所寻找到地东西,应该是和那两位神秘斗皇强者有关吧,也只有这种强者,才会让得她如此在意了。”海波东沉吟道。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既然云韵并未在云岚宗,那此行的危险,自然是再度降低了许多。

“不过依我猜测,她应该也快回来了,恐怕就这两天时间,便会回到云岚宗,毕竟她对纳兰嫣然,也是很看重地,所以,完成你那约定之后,

要在云岚宗停留太久,否则她一回来,怕是会横生=波东提醒道。

“嗯。”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转身望着窗外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沉默了半晌,然后对着海波东招呼了一声,便是独自出了旅馆,站在人流汹涌地街道尽头,缓缓的吐了一口气,顺着人流,对着米特尔拍卖场行去。

在拍卖场中,刚好遇见大厅中巡视地雅妃,两人见面,不由得笑了笑,前者遣开了周边随从,萧炎则跟在那随时吸引着全场目光的诱人身影,最后在拍卖场二楼靠窗的一处静室中,悠闲的坐了下来。

从侍女手中接过茶壶,将之打了出去,雅妃亲自替萧炎斟满一杯茶水,然后靠在柔软地沙座椅上,双臂高伸,忍不住的舒展了一下身子,腰肢紧绷间,精美雍容的锦袍,凸显着那饱满的胸脯。

“明天便要去云岚宗了?”玉手托着香腮,雅妃目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户,望着下方人来人往的拍卖场,随口道。

“嗯。”端着茶杯轻抿了一口,萧炎微微点头。

“唉,三年时间转眼便过,当年的小家伙,也长大了啊。”雅妃转过头来,凝视着那张平凡地年轻面孔,片刻后,妩媚的俏脸忽然流露出淡淡的绯红,道:“哎,我说,能将它暂时取下来吗?”

萧炎一愣,略微迟疑,手指沾了点茶水,在脖子处微微拂动着,旋即将一张面皮,轻扯了下来。

面皮脱落,平凡的面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清秀中透着几分斯文气质的脸庞,在这张清秀脸庞上,雅妃还能依稀看见一些当年少年那稚嫩的轮廓。

美眸眨也不眨的直盯着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即使经过三年苦行,却依然是那般清澈。

“还是现在好看一些身体略微前倾,雅妃玉手十指交叉,手臂放在桌上,下巴贴着交叉的十指,对着萧炎笑吟吟地道。

轻笑着摸了摸这张被遮掩了好久的本来面貌,萧炎也是略微有些感触。

“云岚宗的事情完了后,你打算去哪?回萧家?”雅妃微笑着询问道。

“会回去一趟,不过后面,则会去迦南学院。”

“迦南学院么”闻言,雅妃一愣,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轻声道:“是去找薰儿吧?”

“有着这些原因。”萧炎笑了笑,低头喝了一口茶水他的,并未瞧见雅妃俏脸上一闪而逝的失望。

“你如今也是米特尔家族掌实权的人,我想,若是等我离开后,还想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萧家,这份情,日后我会回报。”萧炎捧着茶杯,迟疑了一下,将这次来寻找雅妃的目的说了出来,虽然在帝都中认识的人中,不乏比雅妃更有实力的人,不过,他唯一能信任地,还是只有面前的雅妃。

“回报?怎么回报?”雅妃明眸流转,笑吟吟的道。

“呃托的事都还没开始呢,你就想要索要回报了?”萧炎哭笑不得的道。

微微撇了撇嘴,雅妃背靠着柔软地沙,修长的**互相搭着,露出一截雪白迷人地弧线,道:“谁知道你这次离开会什么时候再回来?上次一走便是近两年,这次恐怕将会要更久吧。”

萧炎笑了笑,并未否认,将谈话从这个话题上扯了开去,反正已经将话带给了雅妃,萧炎知道这个聪明的女人会如何做。

两人再度坐在一起聊了许久,直到一轮弯月,缓缓攀爬上夜空,萧炎方才起身,告辞而去。

空旷地静室中,一名男子恭敬的收拾着桌面,偶尔间,蕴含着炽热地目光,会投向那斜靠着玻璃窗的妩媚女人,他很嫉妒先前那位长相平凡的年轻青年,因为他竟然能够与心中的心神这般亲昵交谈。

靠着窗户,雅妃望着下方那缓缓行出去的挺拔身影,良久后,轻叹了一口气,精致的俏脸,隐隐有着许些黯然。

“希望你能胜利吧”

翌日,火红的太阳,突破了地平线的束缚,一跃而出,瞬间,温暖的阳光,普照了大地。

房间之中,青年缓缓的将脸上的面皮撕了下来,将之丢进纳戒中,从此以后,岩枭这个身份,可以暂时的隐退了,现在的他,叫做萧炎!

脱下身体之上的炼药师长袍,一件深邃的黑色袍服,让得萧炎那种清秀的脸庞,多了分神秘之感。

用冷水了脸庞,萧炎抬头望着镜子中那张略显白皙斯文的清秀脸庞,淡淡笑了笑,右手平探而出,纳戒光芒闪烁,足有萧炎身高般巨大的黑色巨尺,豁然闪现!

手掌握上尺柄,尺身翻转,凌厉的压迫劲气在房间中刮起一阵轻风,随着一道轻微的声响,巨大的黑尺,被斜插在后背之上。

拍了拍手掌,萧炎推门而出,行下旅馆,然后没有惊动任何人,渡着不急不缓的步子,顺着街道,出了城门,站在城门之外的一处高坡上。

抬头,凝视着遥远之处,雪白的巨大山峰,巍巍而立,隐隐有着剑鸣之声,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