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三年之约!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平淡的简单话语,缓缓的飘荡在巨大的广场之上,让得那弥漫广场的弥合气息,略微动荡与紊乱。

场地中,无数云岚宗弟子皆是目光带着各自不同的情绪望向石阶处的黑袍青年,对于这个名叫萧炎的年轻人,他们并不感到陌生,他与纳兰嫣然的关系,使得他成为了很多云岚宗弟子平日口中的谈料,当然,在每每提起这个名字时,大多数人,都会略微带着许些不屑与讥讽,一个小家族的子弟,便是想要娶得在云岚宗地位犹如公主一般高贵的纳兰嫣然,这在他们眼中,无疑是显得不自量力,特别是当那个三年之约在宗内流传开后,这种讥讽之声,更是显得浓郁了许多,当然,这里的讥讽,也自然不乏某种嫉妒的因故。

作为云岚宗那高不可攀的少宗主,无数云岚弟子将之视为心中女神,平日见面,始终都是面对着那张保持着淡然出尘的精致脸颊,任何人想要与之进一步接触,都将会以失败而归,而萧炎这个差点就成为纳兰嫣然丈夫的男子,自然是极容易受到某些有些畸形的嫉妒。

嫉妒再加上某些风声,这些云岚宗弟子,自然是对那以前从未见过面的萧炎,印象极差,谈话间,大多都是能贬则贬,似乎不把萧炎说得一文不值誓不罢休一般。

然而,今日,望着那即使面对云岚宗近千弟子的合体气势,却依然是保持着平淡与从容的青年,一些脑子精明的弟子,在抛弃那些负面情绪之后,心中却是略感凛然,这般淡然态势,可不像是平日里师兄弟们口中的那个萧家废物能够展现出来的啊。

纳兰嫣然明眸紧紧的盯着不远处那身子略显单薄地青年,目光停留在那张清秀的脸庞之上,在那里,她能够依稀的辨认出当年少年的轮廓,只不过,三年岁月,磨去了少年的稚嫩与尖锐的菱角,现在面前的青年,再没有了当年萧家大厅中骤然爆的那股锋芒锐气,取而代之的,是深邃的内敛。

“他地变了。”脑中悄悄的冒出一句话来,纳兰嫣然目光中略微有些复杂,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当年的那个废物,居然真的能够毫无惧色的来到云岚宗,并且在面对云岚宗近千弟子时,仍然淡如轻风,没有丝毫的紧张与变色。

“纳兰家,纳兰嫣然

缓缓的站起身来,纳兰嫣然娇躯挺拔得犹如一朵傲骨雪莲,明眸盯着萧炎,声音中,也是如同后者一般平静。

“那便是萧家的那个小家伙?不是说是个不能储存斗气的废物么?”巨树之上,加刑天望着萧炎,眼中有着几缕诧异,轻笑道:“呵呵,可看他现在这副气度,可不象是外强内干强行装出来地,而且,就算是装的,能够在云岚宗那些老家伙特意组合而成地整体气势中保持这般从容,那也不是普通人能干得出来的事啊。”

距离加刑天不远的法犸微微点了点头,老辣的目光缓缓扫过萧炎,片刻后,停留在了后者脸庞上,眉头忽然微皱,出声道:“不知为何,似乎对他有种挺熟悉的感觉。”

“呵呵,你也有这样的感觉么闻言,加刑天低笑了一声,目露深意的盯着萧炎,道:“看来说不定我们是在哪见过。”

法犸眉头上的皱纹加深了一些,眼光闪烁的盯着萧炎,可却并未再说什么。

“嘿,纳兰老家伙,这就是差点成为你纳兰家族女婿地萧家小子?似乎看上去并不像是传言中的废物家伙啊,这般气度与心性,在我所见过的年轻人中,可没有几个啊。”木辰转头对着那眼睛一直停留在萧炎身上的纳兰桀笑道,笑容中,略微有些幸灾乐祸,一个被认定为废物而被弃的女婿,如今所表现出来的,却是远比一些号称天才之人更要出色,虽然纳兰桀不会因此就出现那种后悔得痛不欲生的情绪,可或多或少也是会有着一些懊恼。

纳兰桀脸色难看的狠狠剐了木辰一眼,难得和他说些废话,冷笑了一声,便是继续将目光投注在那个清秀的年轻人身上,心中思绪翻滚。

虽然纳兰桀早就知道萧炎已经脱离了废物之名,可如今后者所表现出来的心智以及定力,却依然是让得他心中大感惊讶,惊讶之余,也唯有惋惜低叹一声,事情到了这一步,再说任何话都于事无补,他只能希望,等这所谓的三年之约完结之后,萧炎与纳兰嫣然之间地芥蒂能够融化,若

重归于好然,这或许是个奢想,可即使两人以后能,但若能够让得萧炎不再对纳兰家抱有怨恨的情绪,那也是能够让得纳兰桀稍稍好受一些,毕竟,这个年轻地小家伙,在现在的纳兰桀看来,基本上已经是具备了成为强者地所有条件

出色的心智定力,优秀的修炼天赋以及那为了一个约定,坚持奋斗三年的毅力,有了这几样东西,萧炎通向强者的路途,将会顺利与通畅许多,被一个潜力不知底限的年轻人记恨着,纳兰桀并不认为这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看来,得派人与萧家接触一下了啊心中低叹了一声,纳兰桀摇了摇头,将心神投进场中,现在的他,也只能等待着那即将开始的三年之约了。

场中,在纳兰嫣然站起之后,其上方的那十几位白袍老者,也终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眸,目光投向那处于石阶处的黑袍青年,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略感惊异,心中的疑惑与纳兰桀等人毫无二致,现在的萧炎,无论从哪里来看,都看不出这便是当年那受尽嘲讽的萧家废物。

“你,便是萧家萧炎?”位于中心位置的白袍老者,抬眼瞄着萧炎,半晌后,缓缓的开口道。

视线在白袍老者身上扫过,萧炎现,他应该在云岚宗地位不低,因为自从他开口后,周围那些身穿同样袍服的老者,都是保持下了沉默。

“我是云岚宗的大长老,云棱。”萧炎还未接口,老者又是自顾自的道:“今日宗主尚未回来,因此这次的三年之约,便是由老夫主持,此次比试,意在切磋,点到

“生死,各安天命。”轻轻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云棱的话语。

场内目光,顺着声音移动,最后停留在了那一直安静的黑袍青年身上,各自神情略有不同,很多人都没想到,萧炎会说出这般话来,要知道,他的对手,可是云岚宗重点培养的宗主接班人啊。

“呵呵,有魄力的小子树之上,一些脾性古怪的老家伙,却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更有甚者,还对着萧炎竖起大拇指。

纳兰嫣然眼眸轻抬,凝视着黑袍青年,那对漆黑的眸子中,似乎跳动着许些难以掩饰的波动,是怨恨么

半晌后,她微微点了点头,声音清冷:“随你。”

听得纳兰嫣然的回话,云棱眉头微微皱了皱,萧炎的忽然打断,让得这位在云岚宗身份不低的大长老有些感到不愉,他也知道萧炎早已脱去了废物之名,可纳兰嫣然的天赋同样不低,并且加上云岚宗的培养,其实力进展,简直堪称神,可真要对战起来,云棱并不看好萧炎。

“年轻人,凡事留一线,不过既然你要这般要求,那也就随你吧,生死,各安天命。”挥了挥手,云棱淡淡的道。

嘴角掀起一抹弧度,萧炎心中忍不住的有些想要冷笑,凡事留一线,当年,纳兰嫣然做得那般绝,可有人让她留一线么?

手掌缓缓握住尺柄,猛然一抽,玄重尺带起一股压迫风声,斜指地面,尺身劲风,将地面上的灰尘吹拂而起,淡淡的青色斗气缭绕在身体表面,萧炎盯着纳兰嫣然:“三年之约,我如约而至,今日,解决掉以往的恩怨吧,当年你给我萧家的耻辱,今天还回来

玉手伸出,玉指之上的一枚翡翠色纳戒光芒闪动,一把修长的淡青色长剑,闪现而出,剑刃倾斜,阳光洒下,反射出一片森冷。

纳兰嫣然美眸与那对漆黑眸子对视着,略微有些惋惜的叹息了一声,淡淡的道:“我自己的婚事,自己会做主,即使如今已过三年,可我却并不认为当年我做错了,我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命运,或许在选择之时,因为一些举止不当,但若时间返回,我想,我依然还是会这样。”

“举止不当炎轻笑了一声,一句轻飘飘的举止不当,便是想要将自己的蛮横之举推卸而去吗?这似乎太简单了点吧?

表情逐渐回复淡漠,萧炎握着尺柄的手掌越来越紧,片刻后,脚掌猛然前踏一步,落脚之处,坚硬的青石板,居然至脚心处蔓延出几道裂缝,汹涌澎湃的青色斗气,夹杂着许些青色火苗,自萧炎身体表面暴涌而起。

“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