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三十八章 风之极:落日耀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庞大的青石广场之上。强横的斗气以及凌厉的剑罡自场中不断暴射而出。在周围坚硬的的上。留下一道道清晰可见的痕。

所有人。此刻都是屏住了呼吸。目光随着那|若现的两道人影的闪移而移动着。越来越剧烈以及白热化的战斗。让的很多人的心脏都是提在了喉咙之处。看现双方那火暴的战斗。那本来在他们印象中应该一触便是溃败的萧炎。却是出人意料的并未有着半丝落下风的模样。而且凭借着极为凶悍的近身战斗。他在攻势之上。居然还隐隐有压着纳兰嫣然一头的迹象。这实在是让的那些原本还以为胜券在握的云岚宗弟子有些目瞪口呆。

当然。不仅那些普的云岚宗弟子。当场中纳兰嫣然在接连使出好几种玄阶斗技却依然全被萧炎暗中异火抵挡而下后。那石台上的一干云岚宗长老。脸色于也略微开始有些不自在起来了。纳兰嫣然所施展的那几种斗技。在云岚宗内。属于那种高深并且颇难修炼的类型。而且威力也不小。

凭纳兰嫣然的实力。施展出这几种斗技。即使对方是一名越其两三星等级的强者。那也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便是将之抵挡。然而。那出现的面前的现实。却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云棱等人。那些威力不弱的斗技。竟然全部被实力兰嫣然稍逊一筹的萧炎。毫无损的抵挡了下来。

“大长老那萧乎有一些古怪每一次嫣然的斗技在即将攻击到他的身体之时。便是会出现一股极其强大的诡异能量。就是这股诡异能量。方才使嫣然的斗技没有取什么实质效果。”目光紧紧的盯在场中一名白袍老终于是忍不住的转过头。脸色凝重的对着云棱低声道。

听白袍老的低。其他几位老包括云棱都是微微点了点头。凭他们的实力。自然也是感觉到了那股带着炽热的诡异能量。不过由于萧炎是在高移动施展异火。并且手法极为熟因此。就是连云棱等人。也只是有所察觉。可却也知道萧炎究竟是使用了什么。

“不要慌。让仔细感知一下”脸色有些阴沉的摆了摆手。云棱眼睛缓缓闭上。旋即将借助内斗气与外界同属性能量的链接。开始全方位的监视着萧炎的一举一动。

听云棱此言。其他几长老互对视了一眼也是||下了沉默继续将目光投注到|战斗越激烈的场中。

在这些长老沉默下来之后不久。空中忽然响起两道破风之声。旋即两条人影突兀的现在广场周围的一颗参天大树之顶。目光扫过下方难分难解的战圈。都不由的有些诧异。

在两条人影出现之后。大树之顶的加刑天等人。都是将目光投了过来。当视线扫到那一身淡青袍服。容竟然隐隐带几分英俊的中年人之后皆是一怔旋即招呼的笑声。顿时络绎不绝了起来由此可见。这人在加玛帝国拥有着何种的份的位。**竟然连加刑天。法犸这等人物。都是如此客气。

来人。正是加玛帝|的丹王河。在他身后。是紧跟而至的柳翎。此刻的柳翎。并无当初在帝都时的那股嚣张气焰。安静的站在古河身后。微笑着与一旁的纳兰桀一干老一辈人物打着招呼。看他这幅模样。似乎因为炼药师大会上的失败。很是改变了一些。

“呵呵。没想到加。法老两位来了啊。不过日宗主不在。倒是无人招呼了。抱歉。”古河对着人拱了拱手。也是客气的回笑道。对于这两位在加玛国中拥有着不小声望的巅峰强者。他同样是不敢有着怠慢。

“这位是?”扫视的目光忽然停在一旁的海波东身上。古河面容上闪过一抹迟疑。凭借出色的灵魂知能力。自然是能够察觉到前者那若隐若现的澎湃气势。

“海波东。”

海波东对着古河拱了拱手。一向对陌生人颇为冷漠的脸庞。却是破天荒的露出了一抹略显硬的笑容。虽然论起辈分。他比古河要高上许多。可这个世界上。拳头大。拥有本事的人才能真正的到平等或者敬畏的对待。他虽贵为斗皇强者。可作为加玛帝国最优秀的炼药大师。即使是斗皇强者。与之见面。只能平等对待。因为任何人都知道。一个六品炼药师。拥有着何种庞大的号召力。

“冰皇海波东?”听的海波东的自报性命。古河一怔。旋即神色有些错愕。半晌后。脸色复正常。对着海波东客气的笑道:“当年古河尚还在历练之时。便是久仰海老名头。今日一见。威风不减当年啊。”

海波东笑了笑。对方如此客他自然也不好轻礼。两人互相客气了一番后。古河这才将目光投向场中。当瞧的那如胶如漆的战斗。眉头顿时一挑。诧异的道:“那人。便是萧家萧炎?”

“呵呵。是啊。只不过。却并非是废物。”的笑声在一旁响起。古河一望。原来是纳兰桀接过了话头。

古河点了点头。目光盯着场中那化为一道黑影的萧炎。心中不说诧异。那自然是假的。他自然很清楚。三年之前。后者不过是一个连斗者都尚未到达的废物而已。然而这三年之后。居然便是飙升到了足以与纳兰嫣然抗衡的的步?

要知道。这三年之中。云韵可不知道让的他给纳兰嫣然炼制了多少提升实力的丹药。然而。在云岚宗与双方的支持之下。可那个萧炎却依然是紧跟了上来这这需要何种庞大势力的支持以及恐的修炼天赋?

原-然的笑脸添了一份凝重。古河微皱着眉头。灵魂力量自眉心处破体而出。旋即闪电般的缭绕上了广场顿时。萧炎那原本快若闪电的移动度。便是犹放慢了节拍的电影一般。在者脑海中缓缓的回放着。而在这慢节拍之中。萧炎的一举一动。无不是暴露在了古河的感知之中。

在众位强者各尽其能的监视之下。场中两道在普通云岚宗弟子眼中有些的模糊的交错身影却是变的极为清晰了起来。

场中。闪移交错的身影。再度一触而退。随着能量爆炸声。两道身影。各自着的面暴退了十几

暴退的人影缓缓止住。萧炎与纳兰嫣然的身影。终于是清晰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望着两人的模样皆是一愣。

萧炎身体之上的斗铠甲已经现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痕。在深深的剑痕之下。还隐隐见到殷红的鲜血显然。在先前那番乎疯狂的近身战斗中。他也并非是没有完全受到纳兰嫣然的反击。

萧炎的外形不甚好|。观纳兰嫣然。同样是略微有些失态。原本整洁的月袍裙袍。此刻却是变的有些凌乱在小腹处的部位一个脚印清晰可见。凌乱的青丝被粘在出了一些汗水的光洁额头之上贝齿紧咬着唇。呼吸略有些急促。

两人的这幅模样。看来在先前的激战中。都是略有胜。略有负

在两人现身之,。广场上原本存在的窃窃私语便是再度完全安静。所有人都是被两人之间|股针锋相对的气势所感染不敢再言将之打破。

微风刮过广。许枯叶顺着风儿。打着卷。从两人之间飘掠而过。

安静持续半晌。纳兰嫣然终于是率先有所动作。灵动的眸子带着许些复杂情绪深深的看了对面那脸色冷漠的青年。玉手缓缓抽去束着三千青丝的绿带。微微摆头。满头青丝犹如月华一般。倾洒而下。顺着香肩。一直垂直纤细的柳腰处。

炽日下。女子解开带。丝滑落。合着出尘灵动气质。动人的一幕。的无数本就对其心有爱慕之人。更是心跳加。

“她要用那东西了?”望着纳兰嫣然然间的举。石台上的云棱等人一怔。旋即自言语的道。

“看来比试应该快要结束了不过把嫣然逼到这一步。个萧家小子。真的很强啊”一名白袍长老叹息道。

“要拿出底牌了?这丫头竟然逼到这一步了”上。古河脸庞上浮现一抹诧异。轻声道。

周围的加刑天等人。听的古河这话。皆是。旋即略感惊奇的将目光投注场中。

场的中。顺着青丝洒而下。纳兰嫣然眼眸缓缓闭上。片刻之后。骤然睁开。满头青丝忽间无风自动而起。长飘舞。而随着青丝的舞动。她的身体。居然是没有借助着弹射之力或者翅膀之效。开始悬浮而上。

随着纳兰嫣然身形缓缓升空。其周身的能量。也是在此刻犹如***的开水一般。暴动了起。一圈圈淡青色的实质涟漪。从其体内不断扩散而出。

长剑缓缓移上。最,斜指着下方广场之上的萧炎。某一刻。长剑微颤。天空之上的日光。猛然间居然对着长剑方向凝聚了过来。仅仅是霎那时间。长剑之上。便是光芒大涨。刺眼的光芒。宛如天空上的第二轮太阳。

“萧炎。定胜负吧。”

白皙的俏脸被光芒反射的看上去略微有些透明。纳兰嫣然遥遥指向下方的萧炎。第一次开。喊出了那曾经让的她极为厌恶的名字。

萧炎抬头。望着那刺眼的光芒。在光芒之下。恐怖的能量。正在疯狂的凝聚着。

“终于使用底牌了么既然如此”

美眸直直的盯着下方身姿挺拔的青年。纳兰嫣然深吸了一口空气。玉手紧握着变的极为沉重的长剑。以一种缓慢的让人几乎感觉不到是在移动的度缓缓移动着。而随着长剑的移动。扩散的能量涟漪。也是越来越剧烈。

淡淡的望着天空。炎右手轻轻伸出。青色火焰。噗的一声。猛然出现在了满场注视之下。

“这是”当青色火焰出现之后。一些普通云岚宗弟子倒没什么。那些长老以及高树的古河等强者。眼瞳却是豁然大睁了起来。特别是加玛等人。心中的那股感觉。越来越强烈

天空之上。移动的长剑。骤然停顿。纳兰嫣然贝齿紧咬。双手死死握着不断跳跃的长剑。上所蕴含的恐怖能量。已经让的她难以把握。

某一刻。当长剑之上的能量酝酿到巅峰状态之时。纳兰嫣然终于是不再压抑。俏脸凝重。随着一道清脆喝声。长剑之上本就刺眼的日光。再度猛然暴涨。一时间。剑上强光。居然掩盖了天空上炽阳的光芒。

“风:落日耀。”

天空上。娇喝声落|。恐怖的能量波动终于是暴动而起。一股凌厉剑气。自天上。宛如降临一般。铺天盖的的对着萧炎暴射而去。坚硬的的板。在那凌厉剑气的压迫之下。居然崩裂出了一道道蔓延到广场尽头的裂缝。

感受到天空上那股剑气的恐怖。那些云岚宗弟子急忙手对手。一股股斗气自他们体内升腾而出。最后凝聚成了一副几乎囊括大半个广场的巨大能量罩。借此。方才摆脱了天空上剑气所造成的压迫。

“居然是风之极。想到云韵连这都教给了她只不过以她的实力。却尚不能挥出十之二三的力量啊。”抬头望着那犹如一轮明日坠落而下的剑气。加刑天喃喃道。

“这个小家伙或许该是要”目转向场中的萧炎。加刑天话语还未说话。眼瞳骤然一缩。只见场中炎。忽然从纳戒中取出一枚淡紫药丸。丢进嘴中。微微嚼动。旋即嘴巴一张。一团紫火。喷吐而出。停留在了左手之上。

“这态势”目光死死的盯着萧炎口吐紫火。加刑天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隙。那日。在皇家广场上。那叫做岩枭的青年。也是这般

转头。与法犸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表情。极为怪异与精彩。看来。现在的他们。终是确定了一点东西那岩枭就是炎……”

当然。从萧炎的这一举动而现某些事的。并非只有法犸。加刑天。巨树上。纳兰桀。辰等人。同样是在此刻目瞪口呆了起来。

其实。最最重要的。并非是他们几人。而是那悬浮在天空之上。刚刚释放出了恐怖斗技的纳兰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