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三十九章 暴露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是”

天上,纳兰嫣然怔怔的望着下方的萧炎,先前他的那番口吐紫火的熟悉举止,以及手掌上的青色火焰,让得脑海中那曾经给她留下极深印象,名叫岩枭的青年,缓缓浮现了出来。//

两道皆是有些单薄的身影,在脑海中逐渐接触,旋即美的融合了起来。

除了那张面孔之外,此刻的萧炎,无论气质与表情,皆是与那日皇家广场之上,以一己之力,力挫出云帝国的年轻炼药师毫无差别。

“岩枭炎,岩炎”低声的喃喃从嘴中传出,在这一刻,纳兰嫣然也是犹如恍悟一般,猛然间明白了一些东西,那位凭借着炼药师大会成为了加玛帝国中年轻一辈翘楚,并且即使是连她纳兰嫣然这般高傲性子都忍不住心生佩服的的神秘青年竟然便是那个曾经在三年之前,被视为废物的少年!

纳兰嫣然贝齿紧紧的咬红唇,俏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幻着,玉手掩着嘴唇,僵硬的身体宛如被雷霆劈中了一般,麻木得几乎脱离了控制,这种忽然间的现,让得纳兰嫣然冷静的脑子瞬间变成了团浆糊,原本淡然的俏脸,此刻,也是有些苍白了起来。

那个这么多来,第一个让得她纳兰嫣然心生佩服与异样情绪的同龄异性,却竟然会是那当年被她几乎视为废物,践踏了尊严的少年??!!

这种几乎是两重天的差距,让得纳兰嫣然有种恍如做梦的晕眩感觉。

“他便是岩枭

树顶之上。突如其来地:现。同样是让得加刑天。法犸。纳兰桀等人陷入了呆滞。或许前两人早就有些隐隐间有种感觉。不过当事实出现在眼前之后。他们同样是有些感觉到荒诞。

“岩枭。萧炎。我们真地是老糊涂了啊。”法犸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望着场中身形单薄地青年。苦笑道:“没想到啊。这个小家伙不仅在炼丹地天赋上如此杰出。甚至于连修炼天赋。也是这般恐怖。唉。果然是英雄多出少年辈啊。”

“地确个潜力非凡地年轻人。纳兰家和云岚宗。这次可算是挑错压迫对象了啊。损失惨重加刑天面容上地表情也是略微有些古怪。看过萧炎在炼药师大会上表现地他。自然是极为明白。这个年轻人。究竟拥有着何种庞大地潜力。只要给予他足够地时间。加刑天相信。即使是以云岚宗地实力。恐怕也会对其有所忌惮。

“这个纳兰家这次是真地要悔到肠子里了巨树之上。木辰以及米特尔山等人。脸庞上地同样是布满错。片刻之后。他们目光扫向了那已经完全变得目瞪口呆地纳兰桀。面容上忍不住地溢出许些同情。

“呼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旋即再狠狠地吸进肚内。如此反复好几次。纳兰桀终于是将脸庞上那滑稽地呆滞神情松懈了下去。手掌强作镇定地拍了拍。然而那立脚之处不断颤抖地树尖以及树叶。却是将其心中地慌乱与失措给暴露了出来。

“萧炎便是岩枭?!”纳兰桀目光死死地盯着场中青年。脑海中那道身着炼药师袍服地背影。逐渐地覆盖而上。最后完美融合

嘴角忍不住的有些哆嗦,纳兰桀脸庞上的表情在此刻有种说不出的精彩,如果说先前萧炎所展现而出的实力已经让得纳兰桀有些感到苦涩的话,那么现在这骤然出现的另外一个身份,却是真真的让得纳兰桀心脏猛地紧缩了起来。

一个不仅修炼天赋如此出色,并且在炼丹天赋上,依然恐怖得让人赞不绝口的青年,这种人,几乎是任何大势力争先抢夺的人才,谁拥有了他,几乎便是拥有了一个未来的级强者,而他纳兰家是将这个潜力极为恐怖的青年,给推出了大门。

在萧炎化身为岩那段那时间,纳兰桀与他的接触也算熟络,而也正是因为此,他方才能够更加清晰地察觉到这个年轻人的优秀,这么多年来所见地年轻一辈中,不论潜力与心智,前者绝对是其中翘楚,拥有了这两种东西,纳兰桀并不怀疑,日后这个年轻人所能达到的等级,将会过加玛帝国很多巅峰强者。

而这一个本应该作为纳兰家未来最厚实抵盾并且潜力无限地强者,却是已经被当年的纳兰嫣然,以一种最伤人的方式,推出了纳兰家族的阵营,以至于到现在的刀剑相见,两种截然不同的处境,让得纳兰桀心脏传来一阵阵的抽痛之感。

“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纳兰桀此时此刻也再说不出什么话来,以萧炎对纳兰嫣然的芥蒂,难道纳兰桀还会以为凭借自己的一番话,便能让得他与纳兰嫣然重归于好?为了这个三年约定,萧炎苦修了三年,即使纳兰桀并不知道这三年间萧炎的确切消息,可任谁也都能想到,想要在间实力这般猛飙,就算本身天赋绝佳,可若是没有付出常人难以忍

独苦修,那也是绝对达不到现在的地步!

剧烈的咳嗽了一声,纳兰桀原本红润的脸庞不自觉间灰暗了一些,因为心绪的复杂,他现在看上去似乎是在忽然间衰老了许多,恹恹的模样,让得周围的人明白,这次的打击,对这位纳兰家族的掌舵人,可实在是太大,毕竟,任谁看见一个原本被家族抛弃的废物女婿,忽然摇身一变,成为了那足以让得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身份之后,谁能保持下平静?特别还是这个女婿,本来可以成为纳兰家族的最厚实的盾牌,为他们阻挡狂风暴雨的吹打,不过可惜,现在那面盾牌,却已经变成了指着他们地锋利长矛,那反射着森然的矛尖,让得纳兰桀骨子有些凉。

“岩枭个萧炎,居然便是岩枭?”另外一旁,柳翎也是满脸惊诧的望着下方场中的萧炎,失声道。

“那个取得此次炼药师大会冠军地年轻人?”闻言,古河眉头微皱,转头问道。

“嗯”柳翎点了点头,苦笑道:“没想到他竟然便是萧炎,我们所有人都被他瞒了过去。”说着话时,柳翎心中倒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既然岩便是萧炎,那么想必他对纳兰嫣然应该没什么感觉,而既然如此,这个本来被他视为最强力的对手,倒是这般凭空消失了去,这对于柳翎来说,无疑是件喜事。

“据我说知,三年前的萧炎,并不懂得炼药术,而如此方才三年时间,居然便是能够炼制出三纹青灵丹这种等级的四品丹药,这果这是真的,那么他的炼药天赋,未免也太可怕了。”古河沉声道。

“虽然说出来有些丢人,不年轻一辈中,他却是我唯一佩服地人,他在炼丹上的天赋,真的很恐怖。”柳翎认真的道。

“你也会对人输?看来这次大会的失败,对你也并会是没有好处啊,至少不会再向以前那般张狂了。”略微有些诧异的瞥了一眼柳翎,古河道,以他对自己这个弟子的认识,自然是清楚他骨子里的傲气,没想到他竟会对这个明显比他还要小上一些的萧炎感到心服。

闻言,柳翎讪的笑了笑,不敢接过话头,他也知道以前自己地傲气,让得古河有些头疼与无奈。

“他手中的青色火焰,应是一种异火吧而那紫色火焰,则更像是兽火的一种,想必是从某种高阶魔兽身上所取得的吧。”古河不愧是炼药大师,一眼便是瞧出了萧炎手中青莲地心火以及紫火的底细。

“能够将两种火焰控得这般熟练,这萧炎灵魂力量不弱啊,也难怪连你也会败给他,同时操纵两种火焰,这即使是一些四品炼药师,也难以办到。”所谓外形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仅仅是粗略扫过,古河便是看出了萧炎的一些特别之处。

一旁,赶-点头。

“不过这青色火焰,怎让我有些熟悉的感觉?”眉头忽然皱了皱,古河疑惑的低声道。

“青色火焰异火”嘴中缓缓的喃喃着,古河的脸色也是忽然忽明忽暗地变幻了起来,他忽然记起,当初他在塔戈尔大沙漠中,费尽千辛万苦,不惜直闯沙漠深处,与美杜莎女王大起冲突,最后所为的像便是一种青色的异火吧?

从沙漠回来之后,古河也是想清了一些东西,他们这次的沙漠夺火之行,似乎完全一直被别人算计着,一行人的努力,最后都是为那神秘人做了嫁妆。

眼眸缓缓虚眯着,古河视线~地盯着萧炎的面孔,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这张面孔,似曾相识眉头紧皱着,某一刻,古河眼瞳骤然一缩,他终于想起来了!

当初在沙漠之中,他们无意间从那位人领手中解救下来地年轻人

便是炎!

脑中念头闪电般的运转着,当初地一个个疑惑,也是在此刻犹如水到渠成的被打通了过去,难怪自己一行人地行踪被人掌握得清清楚楚,难怪在他们与美杜莎女王拖延的时候,会有人率先偷偷溜进城里,得到异火

一个个谜团,彼此交缠,最后赫然现出了青年那张清秀面孔!

“呼”

深吐了一口气,古河终于恍然明白,当初那借助着他们与美杜莎女王纠缠时,而坐收渔翁之利的人,就算不是萧炎本人,那也绝对与他有着不可推卸的关系!

“好小子啊,竟然把我们都给耍了一遭双手插在袖间,古河微眯着眼睛望着场中的萧炎,心中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那行人的阵容在加玛帝国几乎可以横着走路,然而最后却是栽在了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手中。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不过在,还是先把面前的难关给解决吧,嫣然的风之极,可不是能够轻易无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