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九十九章 大路激战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杀!”

对于范:的阴森喝声,那位天蛇府的青长老没有丝毫迟,脸色阴沉的一声厉喝,雄浑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强横气场,直接是将附近地面的树叶杂物,震得尽数倒射而出,看其这般气势,实力恐怕已晋斗王级别。

而在她的这道喝声下,其身旁将近二十几名天蛇府的强者,也是呛的一声,拔出武器,斗气奔涌,一偻缕颜色各不相同的蛇形斗气,在体表循环游走,最后猛然爆出恐怖劲力,对着周围那些红袍战士冲击而去。

一绿一红两股洪流,在大路中央,狠狠对撞,一股能量涟漪自接触处,犹如波浪一般,暴盛而开。

脸色麻木凶戾血宗战士,狠狠劈刀间,充满血腥煞气,没有出半点声响,而那天蛇府的强者,也是阴沉着脸,体内斗气运转到极致,被斗气所覆盖的武器,带起划破空气的嘶嘶声响,刁钻而狠毒的刺向血宗战士全身各处要害。

双方的强者都并非庸人,仅实力强横,而且明显训练有素,双方冲杀,虽无巨大声响,可却暗蕴生死血拼,时不时便是有着利器刺进**的那道细微闷响,旋即鲜血飞洒。

青长老此刻色冰冷,手持一把蛇形长剑,弯曲的剑弧每一次的诡异旋转,都是会自一名血宗战士脖子处滑溜而过,然后带起一道血痕以及喷薄而出的鲜血,而她在那鲜血飘落间,轻闪漂移,犹如一条蕴着剧毒的曼陀罗沙蛇一般,敏捷而狠毒。

道之上,尸体逐渐堆满,其中大多数都是血宗的人过其中也并不泛天蛇府的,然而不管青长老如何带人冲杀,那黝黑的森林中都是有些源源不断的血宗战士冲出,将她那想要窜进森林的念头打破而去。

眼冷漠的一剑洞穿一名血宗战士胸膛长老眼光度扫过四周,心头略沉的现,原本将近二十位的天蛇府强者得此刻,竟然已经仅仅只剩下八人。

手中蛇剑对着身后暴刺而出。将一名;要偷袭而来地血宗战士喉咙洞穿。肩膀微微一震。一对由绿色斗气凝聚而成地双翼迅浮现而出。脚尖轻踏地面。青长老身体便是猛然拔升天际。然而她刚欲转身逃离此刻道影子突兀自其上空闪掠而过。旋即一道阴寒地磅礴劲气。自天空暴压而下。沿途由于劲气过于强横。竟然是使得半空中响起了一连窜地音爆之声。

感受到头顶来地磅礴劲气。青长老脸色微变。双掌上抬。掌心间绿光大盛上而下。将整个身体都是包裹其中。

“嘭!”

磅礴劲气降临而下。狠狠地砸在青长老身体上地绿色光罩之下。后者一阵剧烈颤抖。片刻之后终于是禁受不住这等轰击。随着一道细微声响空炸裂。而其中地青长老是出一道闷哼声响。脸色苍白地下降了许多。

“哈哈青长老。本宗说过。今天。谁都别想走!”天空上。红影闪动。范痨背后一对如鲜血般地斗气双翼。极为地刺眼。双翼扇动时。甚至都能隐隐闻到风中地血腥味。

阴森笑着。范:没有再给青长老喘息地机会。背后血翼振动。身体猛然俯冲而下。宛如一头看见猎物地吸血蝙蝠一般。

瞧得那扑来的范痨,脸色苍白的青长老也只得恨恨一咬牙,抽剑迎了上去,由于其体内斗气的全运转,凶悍无匹的斗气直接导致周身的空间都是出了细微的波动,看来,为了能够从斗皇级别的范痨手中逃生,这位青长老,已经是将己身实力挥到了极限。

望着下方道路中的残酷死战,再小心的看了一眼天空上那几乎是成一面倒的战势,隐藏在丛林中的萧炎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喃喃道:“看来天蛇府的人,今天想要逃生的机会很小啊

“嗯,血宗能够没有惊动任何势力的将大部队埋伏在此,定然是花费了不少心机,就算那天蛇府的人再如何谨慎,今日也难以逃脱啊。”药老点了点头,道。

“那个范凌也是在下面,不过他身边总是有着两名斗灵强者守护着麻烦啊。”萧炎目光扫过下方的战场,那里,那范凌正手持一把血刀,满脸狰狞的将一名天蛇府的强者砍成两截,而在他身旁,两名老者不管如何,都是没有离开他周身一米的位置。

“不要急着对那范凌出手,不然的话,一旦被范痨所察觉,那便是有些麻烦了,因为那该死的魂殿的缘故,我已经不能再向以前那般肆无忌惮的将灵魂力量借与你,所以,以后遇见这些强者,都得谨慎而为了。”药老沉声提醒道。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只得压下心中的许些急躁,安静的关注着下方局势的展。

血宗

然多,不过天蛇府的那群人,明显单个实力要较胜~因此,虽然身上布满了伤痕,可依靠着默契的配合,看似摇摇欲坠,可却始终支撑着不被冲垮,能够跟随着青长老前来黑角域这等混乱区域,果然都是有着几把刷子。

不过地面上虽然紧紧坚持,可天空上,青长老以斗王级别的实力,却根本不可能是斗皇强者范痨的对手,而且后者身法快捷得堪称鬼魅,仅仅方才交战不到十回合,青长老那苍白的脸色,便是越加惨白。

“嘭!”

再次在半空中被迫于范:硬轰了一掌,那自手掌接触处涌盛过来的强横劲气,直接是让得青长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急退,而那范:,更是趁你病要你命,紧追不舍。

急退间,青长老猛然抬头,原本美丽的脸颊此刻却是布满狰狞,玉手一晃,一只寒玉盒便是出现在掌心中,厉声尖喝道:“范老鬼,你要是再敢过来,老娘就当场要这阴阳玄龙丹变成粉末!”

“!”前扑的身形然钉住,范痨阴测测的望着青长老,缓缓的道:“你若是敢毁了阴阳玄龙丹,本宗就废你斗气,然后将你锁在血宗,当成猪狗饲养,专门伺候我血宗男人!”

平缓的语调,所吐出来的语,却是恶毒得令人浑身寒。

想起那种生如死的下场,饶是以青长老的定力,也不由得有些变色,握着寒玉盒的手掌,更是忍不住的颤了颤。

在青长老被范痨这恶毒话骇得略微分神之际,那范痨身形猛然一颤,竟然是凭空消失了去。

范:身体刚刚消失,青长老便是有所察觉,当下脸色猛变,然而其还来不及后退,一道模糊红影便是在其面前浮现而出,一只如鲜血般赤红的手掌暴射而出,最后狠狠切在了青长老手臂之处,顿时,一道骨头碎裂的声响,凭空响起。

“啊!”

手臂传来的剧痛,直接是让得青长老不住的出一道凄厉尖叫,那手掌的寒玉盒,还来不及收回,便是被范痨闪电般的夺走,然后狂笑着急退。

后退时,范痨打开了寒玉盒,顿时一道金光射出,见状,他脸庞上的得意与狂喜越加浓郁,快合上盒盖,然后对着下方的范凌投掷而去,大声道:“凌儿,带着它先撤,血宗血卫,护送少宗主回暮之城!这里由本宗来拦住!”

听得喝声,范凌急忙跃身,一把将寒玉盒抓在手中,飞快的塞进纳戒里,也不迟疑,手一挥,顿时几十名血卫便是从战圈中脱身而出,一行人以范凌为头,掉头对着南方急掠而去。

“啊!范杂种,老娘今日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好过!”最重要的东西被夺,青长老脸颊铁青,仰天出一声凄厉尖叫,比先前雄浑了将近两三倍的恐怖斗气,自体内铺天盖地暴涌而出,随着斗气狂涌,青长老皮肤下,居然有着许些鲜血溢出。

眼睛怨毒的盯着对面微微皱眉的范痨,青长老披头散,紧握着蛇剑,背后双翼振动,身形化为一抹流光,带起漫天尖锐音爆之声,对着范:狂猛攻去。

“临死反击么?嘿,管你如何挣扎,也绝非本宗对手。”瞧得实力猛然暴涨的青长老,范痨冷笑了一声,双手微曲,一把几乎犹如是鲜血凝构而成的长刀,在掌心中浮现而出,手掌握上长刀,刀身微震,血腥气息利马蔓延而出。

紧握血刀,范痨没有丝毫退缩之举,也是选择了以硬碰硬的方式,化为一道血色影子,带起铺天血气,与那青长老,狠狠撞在了一起。

顿时,爆炸声,响彻天际!

在那范凌拿到东西撤退之后,萧炎便也是悄悄的缩出了丛林,犹如灵猴一般,在森林中穿梭着,紧紧的吊在范凌那群人身后,而在听得那忽然在天空响彻的巨响之后,他脚步微停,目光转向后方天空,那里,一绿一红两色光芒,几乎各自占据了半壁天空。

“希望天蛇府的人别死光了吧”

轻叹了一口气,萧炎不再停留,转身再次将目标锁定在视线尽头处的一大批红影身上,他与天蛇府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渊源,自然也不可能出手相救,在黑角域中,别说所谓的路见不平一声吼,就算你吼完一声继续若无其事的先前走,那也同样只会招来无数砍刀。

而且,此时萧炎自身都是难以保全,再去多管闲事,明显是种极为愚蠢的事情,所以,他也只能暗暗在心中嘟囓一声而已。

他现在唯一的目标,便是不择手段的夺回范凌手中的那份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