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零八章 杀鸡儆猴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黑色拳影,带起恐怖劲气,猛然浮现薛崩眼前,那拳头所过之处,空间都是泛起了细微的波动,刺耳的音爆之声,如同闷雷声响般,不绝于耳。

在萧炎这犹如雷霆一击般的凶悍攻势之下,只见连那坚硬的地板,都是不断爆出咔嚓声响,一道道裂缝,在无数道震撼目光注视下,从其脚掌处,急蔓延。

萧炎动攻击的度,快若闪电,不过那薛崩倒也真的并非是那种只能逞口舌之力的人,虽然心中为萧炎所施展而出的实力感到骇然,可反应却同样不慢,在萧炎拳头急在眼瞳中放大时,他没有丝毫迟的放弃了那被对方所钳制的长枪,后退了一小步,手指弹上纳戒,一把通体银色,由精钢所打造而成的长枪,瞬间便是出现在了其手中。

长枪到手,薛崩那被萧炎这恐怖一击而骇得大缩的战意,迅飙升了起来,喉咙间出一道低低怒吼,体内斗气在此刻被运转到极致,淡红色的斗气自体内喷涌而出,最后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幅红色的斗气纱衣。

体内斗气涌动刻,薛崩手中同样没有丝毫停滞,枪尖一震,竟然震出了十几道残影,红芒暴涌,残影猛然合拢,最后整条长枪,都是化为一抹刺眼红芒,对着萧炎暴刺而去。

“叠浪!”

心中一道低吼薛崩手中带着一往直前的凶悍气势,对着萧炎拳头正正刺去,枪身振动间,红芒一波接一波涌上,炽热的气息,犹如是红色的火浪一般。

广场上无数人注视下,一抹刺眼红芒,带起滔天气浪,这般威势,让得不少人出了哗然声响,不愧是有资格参加内院选拔赛的尖子生,这种凶悍攻击,恐怕都能赶上那些刚进入大斗师级别的强者了吧?

红色红芒漆黑眼瞳中急放大,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炽热气劲,萧炎脸色依然那般平淡两年间,与他交战的对手,大多都是远远过自己的强者,比这更大十倍百倍的攻势场面,他都见过,因此,凭这等攻势,便是想让他退缩,无是痴人说梦过对方能够在这般短暂的时间中,便是施展出全力抵抗,这种不错的敏锐力,倒还是让得萧炎略感吃惊了一下,不过也仅此而已。

拳头微颤。青色斗气猛涌动。最后迅在拳头表面上。凝聚出了一层青色地角质层。

“不管你今日如何挣。也唯有一路可走!”被青色角质层所覆盖地拳头。其上力量骤然暴增炎嘴角一掀。终于是不再有任何迟缓留情。右臂甩动拳头暴砸而出。最后在那无数道目光注视下重地与薛崩地枪尖。轰在一起!

“八极崩!”

“嘭!”

两者接触时。一道巨声自场中暴响而起只见两人接触之地那坚硬石板。轰然一声。便是直接被震成粉末。裂缝更是犹如蜘蛛网一般。不断地蔓延而出。

“嚓!”《ap.bsp;粉末从地面升腾而起,而在一拳一枪接触之后的瞬间,一道精铁断裂的咔嚓声响,便是猛的自交战处传出,紧接着,一道人影,猛的自淡淡灰尘中倒射而出,一口殷红鲜血狂喷而出,身体重重落地后,依然是贴着地板了将近十几米后,方才缓缓停止。

无数道目光顺着人影倒射处急忙扫去,当他们的目光瞧得那倒射落败之人后,广场上瞬间便是陷入了寂静。

广场的边缘处,薛崩上衣几乎被交轰的劲气震成碎片,浑身上下布满着碎石射在身上而带出的淤青,嘴角残留的血迹,让得他看上去分外狼狈,当然,最让得人感到惊骇的,还是薛崩那满是鲜血的双手所握的两截断裂长枪,看那断裂口处,明显是被强力直接蹦碎。

能够在一名九星斗师施展出了玄阶斗技后,依然是一拳头强行震裂精钢所打造的长枪,这一手,即使是在场的一些大斗师,都难以将之办到,然而,这个作为即使是在迦南学院中,都是拥有不小名气的薛崩,却是被一个刚刚来到学院的新生,用这种最狂野的手段,正面击败!

望着广场边缘处,艰难的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薛崩,再瞧得那断裂的长枪,一些原本心中打着某些念头的人,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自心中涌出,从那个萧炎所露出来的实力来看,这个足足请了两年长假的新生,的确并非是庸人。

广场中的灰尘缓缓落下,一袭黑袍的青年缓步走出,身体之上整洁得没有丝毫皱褶的袍服,与狼狈不堪的薛崩几乎是两个极端,而从这里,只要不是太过愚蠢的人,都是能够清楚的明白,这个名叫萧炎的年轻人的实力,远远过了薛崩!

薛崩如今实力是九星斗师,既然萧炎能胜过他,那么本身至少也是一名大斗师强者!

想起这种可能,人山人海的看台上,顿时响起了一些抽着冷气的声音,再度看向萧炎的目光中,明显已多出了一些莫名意味,这般年纪的大斗师,即使是在整个迦南学院,那都能够算做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

“好强

看台上,萧玉等人微张着嘴,满脸错愕的望着场中那挺拔的削瘦背影,其后的一名少女,更是忍不住眼冒星星的失声喃喃道,谁能想到,那实力在九星斗师的薛崩,竟然仅仅只是一个回合,并且还是在施展了最强斗技之下,被一拳摧枯拉朽的击败!

原本她们还在为萧炎究竟能够支撑几回合而讨论讨论还未完毕,场中,便是出现了这等让得她们目瞪口呆的结局。

“这个家伙两年进步得太快了吧?”萧玉苦笑道。

一旁,若琳导师缓缓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望着场中青年的背影,到得现在依然犹自有些难以相信,这个缺席了两年学院教育的刺头学生,竟然是将玄阶班级的尖子生给打破了去,而且这种打败方式,还是最强悍最直接的那一种。

回想起先前萧炎那宛如雷霆般的一拳,若琳导师自问,如果换作自己的话,恐怕也难以完全抵挡而下吧,心中这般想着,若琳导师忽然苦笑了一声两年前,在那乌坦城,那费尽所有手段方才在自己手中走了二十回合的小家伙,如今,所施展出来的攻击,就是连自己,都要好生掂量一下,方才敢确定是否能接,这般进步度在是可怕。

“难怪能够让得儿这般出色的女孩子都念念不忘个家伙,的确有着这本钱啊。”偏头望了一眼俏脸噙着笑容的薰儿,若琳导师在心中喃喃道。

看台另一边,白双臂环在胸前,微皱着眉头望着那身躯笔直的矗立在广场中的黑袍青年,半晌后,缓缓吐了一口气,淡淡的笑道:“不错,果然有几分本事,现在的你才有资格能够让我将你提到正视的地位,希望你能多坚持几轮吧,到时候果有机会,我倒要亲自会会你”

“一个劲敌啊过,她一定是我的!”目光转向薰儿所在的方向白山望着那一身淡青衣裙,在众女围绕间如一朵独自绽放的青莲般淡雅的少女,低声喃道。

“呀,那好凌厉的拳势,竟然连薛崩的“叠浪”都挡不住片刻,我想,恐怕他的实力应该在三星大斗师以上吧。”身材如魔鬼般妖娆的红衣少女,一对透着狡黠的眸子望着那落败得极为干脆利落的薛崩,不由得讶然道。

“嗯,的确是凌厉的拳势,而且居然还懂得将能量局部凝固化,以此来增加攻击力与防御力,这可需要对斗气的精妙掌控方才能行啊,这一点,他都能与你相媲美了。”一旁的老人,微微点了点头,声音中同样带着些许诧异。

“呵呵,现在知道薰儿那子的眼光如何了吧?这个小家伙,可不是常人呐,我想,就算是你或者白山对上他,胜负落谁手,恐怕都未可而知啊。”老人瞥着场中的削瘦背影,若有深意的道。

“哦?”闻言,红衣少女纤的柳叶弯眉顿时一翘,娇笑道:“那我倒要找个机会与他比比,若是我赢了,便让他把薰儿让给我

“你这个混丫,那么多优秀男人追求你,你不喜欢就罢了,去骚扰人家薰儿干啥?你要把我这老脸丢光才甘心啊?”听得红衣少女这话,老人顿时气极,低声怒道。

“那些臭男人有什么好的,若不是这张脸,他们谁还会来追求?”红衣少女撇了撇嘴,纤手摸着那张如精灵般狡黠的俏脸蛋,不屑的道。

对于这无法无天的少女,老人气得七窍生烟,可却无可奈何,当下只得一甩衣袖,将目光继续投注场中。

此时的场内,萧炎瞥了一眼广场边缘处无力再战的薛崩,这才转头望向裁判席,微笑道:“不知此局能否算我胜?”

“呵呵,自然是能。”坐于裁判席上的一名灰袍老者,笑眯眯的望着萧炎,目光中充斥着莫名意味的点了点头。

听得他言,萧炎微微躬身,然后在万众瞩目下,手掌一晃,那插在不远处的玄重尺便是自动飞射过来,一把抓住,反手插在后背上,抬头望着看台处笑吟吟的青衣少女,心中泛起些许温馨暖意,脚尖轻点地面,身体径直闪掠下了比赛台,最后腾上那黄阶二班所在的场所。

“抱歉,我来晚了

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美丽少女,那张容颜,在这两年中早已被深深的印刻在了心底深处,萧炎无视于周围那一道道炽热的目光,捎了捎头,略有些歉意的柔声道。

抬起俏脸,儿盯着那张比两年前少了一些青涩稚嫩,多了一些成熟坚毅的清秀脸庞,脸颊上忽然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美丽笑容,旋即做出了一个让得满场目光呆若木鸡的举动。

在学院中从来没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过越普通朋友的正常举止的少女,此时双臂微微张开,然后一头扑进了那阔别两年多时间的温暖怀抱,贪婪的吸取着那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