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一十章 初次交锋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淡淡的话语,在黑夜中徘徊不散。

白衣男子眼神冰冷的盯着那一脸桀骜的青年,没有再说任何话语,双手微旋,淡淡的银色斗气在掌心中酝酿着,并且,竟然还隐隐有着低沉的闷雷声响,从中散而出。

“雷属性斗气?”听得那从银色斗气中散而出的闷雷声响,萧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拥有着和他二哥萧厉相同属性的罕见斗气。

手掌微动,淡青色斗气也是自掌心中涌盛而出,萧炎脸色平淡的注视着这白日见过一面的白衣男子,没有丝毫的畏惧与胆怯。

“弱者,是没有资拥有她!”白衣男子淡漠的瞥了没有退缩的萧炎,冷笑了一声,脚尖猛然一点乱石,身体陡然化为一抹银光,划破黑暗,快若闪电般的暴射向萧炎。

黑暗中,因为白衣男子的般凌厉攻势,竟然都是凭空响起了许些微弱的雷鸣声响。

银光在漆黑孔中急放大,萧炎脸色依然平静,手掌缓缓紧握,淡青色的斗气在拳头之上缓缓吐缩,犹如一条条细小长蛇般。

“白山,你干什么?!”银光划黑夜,然而就在萧炎准备毫不客气的进行反击之时,一道略微噙着许些怒气的娇喝,却是忽然打破了黑夜的宁静,紧接着,一道金光暴射而出,最后在半空处,将银光拦截而下,两种能量猛然对撞,剧烈的能量风暴,将地面上的碎石吹得四处飞射。

在娇起之时,萧炎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紧握的拳头缓缓放松抬头望着那被金光拦截后,闪身掠回一处树枝上的白衣男子。

淡青色地。从楼阁中如闪掠而出。瞬间后出现在萧炎身旁。微蹙着柳眉。俏脸噙着一分薄怒地望着树枝上地白衣男子。

“没什么。只是想与萧炎学切磋一下而已。”在青衣少女出现之后。白衣男子目光便是一直停留在了她身上。冷冷地斜瞥了一眼一旁地萧炎即淡淡地笑道:“薰儿何必如此着急?以萧炎学弟地本事。若是连我那随意一击都挡不住如何参加内院选拔赛?”

“白山学长。我敬你是学长。方才对你客气有加。不过你若是再这般无理取闹。那也休怪我不再留情面了。”儿缓缓平复下心中地一抹怒气声道。

闻言。白山平淡地脸色微微一变自从认识儿以来。虽然彼此间关系算不得太过亲密。可按照他自己所想。至少两人也能算做朋友。而如今听得薰儿竟然以这般语气对他说话。当下即使是以他地心机。也是压抑不住内心地情感色变得难看了许多。

“你若是男人。就要站在女人身后。”缓缓吸了一口气将心中怒意压抑住。白山冷冷瞥向萧炎角一勾。不屑地冷笑道。

“白山!你不要太过分了!”薰儿俏脸微沉。纤手一晃。金色能量。在掌心中急凝聚。白山那三番四次对萧炎地挑衅。已经触及到了她地底线。

“妮子,后面呆着去,这些事,男人解决就好。”一只手掌忽然伸出,抓住薰儿皓腕,她回头一看,却是瞧得萧炎脸庞上的淡淡笑容,以她对萧炎的了解,知道每到这种时刻,他便是极为认真,当下略微迟了一下,只得点了点头,退后了一步。

“你真想打?”前踏了一步,萧炎扭了扭脖子,瞥着树枝上的白山,轻笑道。

“你若想,我不会有意见。”白山轻弹了弹白色袖子,冷声道,一见到总是对自己保持着距离的薰儿,竟然对萧炎百依百顺,他那一向沉稳的心中,便是涌上一阵邪火,以他的样貌,实力,修炼天赋,哪样不比面前这个叫做萧炎的家伙强?可为什么总是对自己不理不睬?

“我有意见!”

冷喝忽然从楼阁中传出,旋即若琳导师的身影掠飞而出,脸色略有些难看的望着白山,沉声道:“白山同学,你这般胡来,可不合学院规矩,若是想要挑战的话,等在选拔赛上一较高低便是,深夜潜来,行为不仅不轨,而且还落个下乘名头。”

瞧得连若琳导师也是被惊动了出来,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知道今天晚上这架恐怕是打不起来,当下只得将斗气收回体内,拉着薰儿,转身便是对着楼阁中缓缓行去。

“萧炎,希望你不会在选拔赛中被淘汰,弱者,是没有获得任何东西的权利,到时候,也希望你不要再躲在女人身后,薰儿认可的男人,不会是?”望着两人转身的背影,白山淡淡的道。

“咻!”

破风声,骤然响起,一道劲气划破黑暗,狠狠对着白山脸庞砸了过去。

察觉到那迎面而来的破风劲气,白山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屈指轻弹,一缕银光暴射而出,最后与那破风劲气撞在一起,旋即将之震成一团粉末,定眼一看,原来那破风之物,竟然是一块碎石。

“不要再像女人一般利唆了,你就是白山吧?所谓的风云人物,不过如此,争风吃醋倒是行家老手,但现在也不用这般牙尖嘴利摞狠话,选拔赛上见吧。”萧炎淡淡的阴冷声音,缓缓响起。

“若是你败了,离她?”白山冷笑。

“你确定你是叫白山,而不白痴?”那即将进门的萧炎脚步忽然一顿,转过头来,怜悯的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白山,然后摇了摇头,拉着忍俊不禁的儿行进楼阁。

“唉,你回去吧。”着脸色铁青的白山,若琳导师忍不住的叹了一声,这个人平日倒也极为沉稳,怎么的今日在萧炎面前,却是变得这般浮躁?看来他对薰儿的念头还是很深啊,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这般乱了分寸。

说完这话后,若琳导师是转身飘进楼阁,留下白山一人,脸色忽青忽白的站在树枝上,受着那半夜的冷风吹。

站在枝上,白山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拳头缓缓紧握,喃喃道:“没想到为了她,竟然能够让得自己分寸乱成这模样,所以啊一定要是我的啊,那个萧炎便在选拔赛上击败他吧,我白山看中的女人怎能跑掉?并且,那般优秀的她,那萧炎,有何资格配她?”

语罢,白山色这才逐渐平复,淡漠的瞥了一眼楼阁,脚尖轻点树枝,身体飘掠而下,旋即几个点动,便是消失在了漆黑的夜中。

楼阁中的窗户边,萧炎望那远去的白色影子,眼眸微眯,一缕冷芒闪掠而过,转身望着身后的薰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妮子,这两年过得还好吧?”

“嗯。”纤手握着萧炎的手掌,儿温柔的点了点头。

拉着薰儿在窗户前坐下,萧炎仰头望着天空上的璀璨星辰,忽然轻笑道:“想知道我这两年怎么过的么?”

“嗯。”儿再次温柔点头,将萧炎的手掌捧在双手间,感受着那股淡淡的温暖。

一只手掌缓缓的抚摸着薰儿那头柔顺的齐腰青丝,略微沉寂了一下,方才声音略带着几分嘶哑的将当初离开乌坦城后,所生的事情,一件件的徐徐道来,当然,期间与某些女子的一些瓜葛以及异火等需要绝对保密的事情,他倒是选择了含糊的带过。

出乌坦城,进魔兽山脉,闯沙漠,大闹墨家,进帝都,炼药师大会艺压群雄,上云岚宗,败纳兰嫣然,以一敌整个宗门,击杀斗王强者,最后从斗宗强者手中逃生而走一件件惊心动魄,令人热血沸腾的事件,被萧炎平淡的说出,然而话语虽然平淡,可其中所蕴含的种种险境,却依然是让得人有种内心被猛然紧握的感觉。

窗台边,淡淡的月光挥洒而下,照耀在青年与少女身上,为他们披上一层薄薄银纱。

在萧炎话落之后许久,儿也是陷入了宁静,脑袋轻轻靠在前者肩膀处,即使她早已经知晓了大部分的事情,可如今再次听到萧炎道来,她却依然是有种内心激荡的感觉,这两年时间,他也过得很苦啊。

“萧炎哥哥,等你再次回到加玛帝国时,我相信,云岚宗将不能再阻拦你的脚步。”半晌之后,儿微笑着柔声道。

萧炎淡淡一笑,只是抬头望着浩瀚星空。

在两人之后不远处的墙壁转角处,若琳导师背靠着墙壁,丰满胸脯缓缓起伏着,一脸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