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一十九章 调配药液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宽敞明亮的山洞之中,萧炎望着面前摆放的一个大木盆,木盆之中盛满着清澈见底的清水,在木盆一旁,有着一张简易木架,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材,林林种种看上起恐怕足有几十种之多,为了寻找这些药材,足足费去了萧炎将近三天的时间。

“地心催体乳给我。”再见查了一下所需药材是否齐全之后,药老对着萧炎伸出手来,道。

闻言,萧炎赶忙依言将东西放进药老手中,后者握着那盛满“地心催体乳”的玉瓶,微微掂量了一下。旋即扯开瓶盖,顿时一股淡淡的翡翠烟雾便飘荡而出,最后凝聚在瓶口,久久不散。

药老深吸了一口这烟雾,确实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暖流从灵魂之中流淌而过,不由的笑着赞叹道:“不愧是凝聚大地之力的灵物,竟然如此精纯浓郁,难怪有洗髓炼骨这般奇效。”

笑着赞了一声后,要老将玉瓶微微倾斜,小心翼翼得倒了十滴犹如翡翠玉珠般的液体在那木盆之中。在这十滴翡翠液体离瓶之后,瓶中的液体立马便是减少了将近四分之一。

而随着十滴“地心淬体乳的滴入”,只见那木盆之中的清水,立马以肉眼可见的度转化成了浓郁的翡翠之色,并且在那水面之上还逐渐的渗透出了一股淡淡的烟雾。经久不散,看上去极为的奇异。

好奇的望着木盆之中的水液的变化。萧炎挠了挠头,愕然的道:“难道这次也是在这里面修炼?”

“恩”药老全神贯注的望着水液颜色的变化,随口道:“地心淬体乳的能量太过庞大,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直接口服,所以只能采取这种方式,而且即使是这样。也必须配合其他药物的调和,方才能起到洗髓炼骨之效,不然强行来的话,别说洗髓了,空把你那条小命都会直接被洗掉。”

萧炎讪讪一笑,自己身子骨没那么弱吧?

把“香烛草”给我,“没有理会萧炎的暗中嘀咕,药老在观察一下水液的颜色浓度后,淡淡的吩咐道。

闻言,萧炎手掌快的伸上木架,从其上面拿起一株形状犹如香烛般的红色小草,然后将之递给药老。

握着这株”香烛草“,药老手掌一晃,一团森白了火焰便是在其手心成形,森白火焰袅袅升腾,犹如一团冰焰般。

随手将前者抛进火焰之中,仅仅是片刻时间,香烛草便是迅枯萎,最后在谷灵冷火的炙烤中,化为了一滴红色的液体。

使用骨灵冷火将着地红色液体几番炼化之后,药老屈指一弹,红色液体便是落进了木盆之中。

随着这滴红色液体的落进,那本来犹如翡翠般的水面,也是悄然变的暗红了一些。

“青莲果”药老再度淡淡开口,萧炎急忙从木架上将这株果实药材寻找了出来。

经过几分钟炼化,那青莲果也是化为了一滴青色液体掉进木盆之中,令的其中水液也是多出了一抹淡淡的青色。

“蛇脱花”.

佛焰根.

一株株名称不同的药材不断的从药老嘴中吐出,而随着其声音的吐出,那木架之上的药材也是急减少,一个小时后,几十种药材,竟然便是已经完全变成颜色不同的液体被投入了木盆之中。

将最后一种药材炼化之后,药老也是轻松了一口气,眼睛望向木盆之中,瞧得那变得五彩斑谰的水面,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萧炎道:“脱去衣物,进入其中修炼,直到水面颜色再度变回清水为止。”

萧炎满脸惊讶的望着那整合了几十种药材的精粹而汇聚成的五彩液体。心中不由得为药老那神乎其神的凝练药材手段感到佩服,这般手段,却是与天赋无关,完全都是需要经验的累积以及对各种各样的药材药效的了解方才能够达到。

“进入之后小心一点,虽然‘地心淬体乳’经过这些药材的修炼的中和,效力变得温顺了许多,但其所蕴含的能量不减反增,所以你在修炼之时,或许会有一些痛楚,熬过去会让你受益匪浅。”药老拍了拍手,笑道。

萧炎点了点头,快的将身上衣物脱去,然后有些迫不及待的翻身跃进了木盆之中。

随着身体侵入那五彩斑谰的水面,萧炎身体顿时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这水的温度低得吓人。如果不使用斗气护体的话,甚至是连皮肤都是会感到一阵刺心的痛楚。

“不要施展斗气包裹身体,那会阻碍药力进入体内,这水的冰冷是因为我的骨灵冷火的缘故,对你没什么坏处。”就在萧炎忍不住的想要使用斗气抗寒时,药老的声音却是忽然响起。

闻言,萧炎也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身体浸泡在这五彩斑谰的液体之中,他倒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庞大能量,这如今尚还未进入修炼状态,水中充盈的能量就开始忍不住的往体内钻去,令得萧炎浑身有着麻痒痒的感觉,就如同有着蚂蚁在身体上爬动一般。

狠狠的甩了甩头,萧炎压抑住身体上的不适,这些年他吃过的苦头不算少,因此这些酥麻感觉对他也造不成多大的阻碍,盘腿坐在木盆之中,双手结出修炼印结,眼眸也是逐渐闭上,呼吸悄然变得平衡而悠长,半响之后,身体上的麻痒感觉便是缓缓淡去,而萧炎,也是进入了修炼状态之中。

木盆之旁药老望着那进入修炼状态的萧炎,微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洗髓炼骨固然有着绝大好处,可其中苦头也是不小,熬过去便是大路平坦,熬不过,不仅会功亏一篑,说不得本身经脉还会被那股庞大能量冲击得出现操作,到头来落个得不偿失的下场,虽说有些风险,可修炼之途,没有冒险与大无畏之心,如何能走远?

随着萧炎进入修炼状态,那木盆之中的斑谰水面,却是忽然间痛起了一个个细小的水泡,片刻后,水泡涌动得越加剧烈,那模样,就犹如是身处沸水一般,虽然这沸水依然让得萧炎无比冰冷。

在水泡涌起的霎那,萧炎身体却是猛的一颤,他能够感觉到,在此刻,水液之中无数股精纯能量,犹如受到某种牵引一般,顺着全身微微张开的毛孔,强行的对着体内涌灌而去!

由于涌进的能量实在是过于庞大,萧炎甚至察觉到皮肤有些胀痛了起来,然而,这些涌进的精纯能量并未因为他的感受而有所停滞,反而以更加凶猛的度灌涌着,到得蛭后,一股股精纯能量,由于无处可钻。居然是在萧炎皮肤之下胡乱的窜动了起来,而随着它们的窜动,萧炎身体之上的皮肤也是鼓起了一道道四处乱窜的痕迹,那模样就犹如皮肤之下隐藏着一条条小蛇一般。看上去颇为可怖。

外表的狰狞恐怖萧炎自然是察觉不到,他现在只能全力运转心神,随时关注着体内的任何动静。

那些涌进体内的五彩斑谰能量,并未听取萧炎的任何指挥,而是极其有目标性的直冲体内各处骨骼。而凡是被他们撞见的骨骼,都是会在一瞬间变幻成五彩颜色,而在这五彩颜色之下,萧炎能够模糊的感觉到,有着什么东西侵进了骨骼之中,并且还与其中骨髓掺杂在了一起。

对于这些能量的举动,萧炎没有丝毫的阻止办法,所以,他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体内越来越多的骨骼被渲染成五彩颜色之外,却是没有半点办法。

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萧炎体内的骨骼,几乎便是完全被笼罩在了那斑谰颜色之中,一眼看去,到处都是弥漫着五彩之色,颇为诡异。

就在萧炎为这些能量这般举动而感到有些疑惑之间,心尖却是猛然狠狠的颤抖了几下:他感觉到,骨骼之中,似乎在此刻突然间燃烧起来了一般,一股深入骨髓的灼痛之感急蔓延而出,最后扩散到全身每一个角落之中。

牙齿紧咬,萧炎那盘做在木盆之中的身体不住细微的颤抖着,皮肤之上,也是涌现了一阵异样的红润,额头处,冷汗密布,最后犹如小雨一般,顺着脸庞滑落而下,掉入木盆之内,他现在方才明白,药老为何会说有一些痛楚,但是,这一些痛楚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站在木盆之外的药老看着萧炎这般举动,眼角也是忍不住跳了跳,旋即轻叹了一声,低声道:小家伙,可要熬住啊;若是洗髓成功,晋入斗王阶别时,那可会省去绝大的麻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