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二十四章 激战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突然出现的黑袍青年,也是令得喧闹的竞技场之内陷入了极为短暂的寂静,而在听得其嘴中吐出的话语后,众人顿时明白来者何人,当下磐门的成员立刻爆出惊雷般的欢喝声,而其他的围观者,则是目光略带着几分兴趣的打量着萧炎,眼神之中倒是颇有些期待,萧炎的炼药术在经过与韩闲的比试后,倒是内院人人皆知,但是炼药术的杰出,却并不代表着本身的战斗力也是无人能及,在这个充满暴力的场所,唯有最硬的拳头,方才能够让得人对其心怀敬意,其他的什么身份等等都是没有半点作用!

因此,瞧得萧炎现身,众人倒都是有些想看看,这个炼药术上杰出的青年,是否也有着足以让人正式的战斗力?

薰儿在被震退的那一霎,戚受着那股熟悉的力量,其玉手间凝聚的强横金光

却是逐渐消散,任由那股柔力将自己送到官方手打上传战圈之外,美眸望向场中的那道挺拔身形,这才将提起的心悄悄的放了下去。

“萧炎哥哥,接下来,便是属于你的时间了。”

“嘿,萧炎,你终于是舍得出来了啊?”白程肩膀一抖,脚掌狠狠地一踏地面,便是将那股劲气卸去,抬头望着场中的黑袍青年,不由得冷笑道。

萧炎瞥了他一眼,手掌翻动间,硕大的玄重尺闪掠而出,右手紧握尺柄,狠狠的一挥,顿时,强猛的劲风便是带着呜呜声响在场中响了起来:“看了白程学长对我很是想念啊,不过可惜,白程学长非是女儿身,不然我倒也是乐意得很。”

“哈哈。”

听得场中萧炎的戏谑声音,周围看台上不由得爆一阵哄笑。

眼角抽*动了一下,白程冷声道:“牙尖嘴利,这一次,我看你还能找什么借口脱身?”

“不要找借口,吴昊对你的挑战书,我接下来了,这一天,我倒也是等了许久,以前恩怨,一并了了吧。”一声轻笑,萧炎重尺重重的落在坚硬的地板之上,强猛的重量让得地面裂出一丝丝细小的缝隙,抬头对着白程笑道。

“哈哈,好,有胆识,不过你要自取其辱,那也休怪我全力而为了。”瞧得萧炎这次竟然没有再逃脱,反而是主动迎战,白程脸庞上顿时流露出一抹喜意,大笑道。

“白程学长,你的废话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多。”萧炎含笑,面容虽然祥和,可吐出来的话语,却是令得白程脸庞越加阴沉。

“待会洗完你这张嘴不要吐什么求饶的话。”阴森森的说了一句,白程却是终于住了嘴,紧握手中的深黄色长枪,枪身微微一振,浓郁的黄色斗气自其体丨内暴涌而出,转眼间便是将枪身笼罩其中。

“土系斗气么……”瞧得白程斗气的颜色,萧十炎六眉开头更新快一挑,这种熟悉的斗气最是悠长厚实,与同等级别的人相比,战斗时间无疑将会持久许多,并且此种斗气重在防御,与人战斗,凭借其斗气悠长以及浑厚,倒是能够将对手拖的疲累不堪,与这种属性斗气的人战斗,短时间内爆狂猛力量进行压制攻势倒是最合适的方式。

微微扭动了一下丨身体,雄浑的青色斗气自萧炎体丨内涌探而出,而随着斗气的涌现,一股强悍气息,也是自其体丨内蔓延了出来,而当感到这股气息的强度时,不少人愣了下来。

“斗灵?”

看台上,熏儿与琥嘉,吴昊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是有些诧异于惊喜,没想到两月不见,萧炎竟然还真的突破到了斗灵阶别,一月一级,这般修炼度,就算是整日在“天焚炼气塔”种闭关修炼,也是赶之不上啊。

“这家伙……分开时间不到半个月,竟然到斗灵阶别了?”林修崖等人同样是满脸诧异,当日在深山中见到萧炎时,后者实力顶多便是处于大斗师**星的位置,虽说到了这一级别的人,距离那斗灵一级并不远,但是亲身经历过这一步的他们,非常清楚的知道想要突破大斗师到斗灵的障碍,需要多么艰辛的累积,因此,瞧得此时萧炎的气息强悍程度时,都不免有些感到错愕。

“难怪这次会直接和白程对上,原来是晋阶了的缘故,但是就算如此,他与白程之间,也是有着六星的差距,这可不是一个能够轻易弥补的啊。”严皓惊诧之余,也是笑着道。

“我相信他能赢。”

一旁,韩月冷艳的脸颊上浮现一抹笑容,当初萧炎尚还仅仅只是一名五六星的大斗师,便是能够令得三星斗灵都是忌惮不已,如今实力大涨,晋入斗灵阶别,就算是那白程比他高了六个级别,但韩月依然是有着不小的信心。

“我也对他有些信心,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想的?”林修崖懒懒的伸了一下腰,眼光却是投向那一个隐隐身影的黑暗地带,嘴中笑道。

在看台上为萧炎所展现的气息而沸腾时,那白程也是愣了一下,眼中划过一抹震惊,半响后,脸庞上逐渐多出一分凝重,冷笑道:“难怪这次更加嚣张,原来是因为因为晋阶了的缘故。”

萧灸身予细微的颤动着,清脆的骨头碰撞声响在体内犹如故鞭炮一般,不断的响起,如灶好一阵后,萧灸方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感受着肌肉骨骼之中所蕴含的庞大力量,微微一笑,抬头望着的白程,手掌(小^说^网^*ap&#net)悄然紧棍着尺柄,脚步彼纹向前走了几步,手中重尺抱着地面,在出沙沙声响时,也是在坚硬的地板上带出一道白色痕迹。

玲冷的望着遂浙走近的萧炎,感受着那赴加极高的气务,白程紧捉着遗色长枪的手掌,略微攀了紧,眼睛死死的盯着萧灸的步伐,就在后者踏入其周身十李范围兜离的宴那,一道低喝枉然白白程嘴中响起,雄译的深毒色斗气犹如粘稠的磺色水流一般,从具体内暴诵而虫。

脚拿重重一踏地面,白程身形化为一道道蜀,梧尖乏处,斗气忽凝最,身体借助冲力,与柃身相叠,在斗气的笼罩下,身体与长枪几乎都是融各在了一起,长枪划破空气,嗤嗤声响,声感不小。

六星斗灵强者,蓄力以及,其力道印铁是巨石也得当场崩裂,面对着白程这开场锻的凶悍攻势,萧炎倒是开未直接硬按,脚掌之上,淡淡的银色光芒若隐若现,身彤晃动间,便是诡哥的请失在原地。

突然失去的攻去目标,令得白程脸色散变,这般连皮,他竟然仅仅是只能看见一丝黑钱闪掠而过,心中当下闪过一林惊疑,以前的萧炎是绝对没有这种度,就算是因为晋阶的因故,那也不可能将度提升到这十地步。

心中念头闪电锻的闪过,白程手中长枪却是骤然粘向,对着身后暴刺而去。

“叮!”

清脆的声响带着火花,在场中溅射而出,白程那向后刺去的长枪,符那硕大的黑尺抵御而住,祟尺之上所蕴合的强横力量,竟然是直按符长枪压得略有些弯曲。

“这家伙力量也是暴涨了许多,充竟怎么回事?就算是晋阶,也不会嘻这般涨动啊?现在这家伙不论力量,皮,还夹反映程皮,与以前相比都是如同脱胎祛骨一般。”感受着长枪上传回的力量感,白程脸庞在有悲变化时,心中也是犹如翻起了滔天骇浪。

萧炎白然是不会理会白程心中的骇然,手中重尺带着极其压迫的破凡声,根很的对着白程劈砍而下,原本极其沉重的重尺在其中手中,却是舞得比白程手中的长梧更是灵话刁钻,而在其这股强柱勤道席卷下,连白程一开始都是因为村子不及而略微显得有些忙乱。

但是毕竟白社是六星斗灵强者,在萧炎那重若-斤的攻势乏下,他倒是逐渐的稳了下来,六星斗灵级别的雄洋斗气浩浩荡荡的涌出,竟然是符萧炎那极其重量的攻击给按了下来,并且随着熟悉,酋者也是开始展开猛烈反击,长枪挥舞间,犹如-条-藏座磺沙之下的毒蛇,刁钻而狠毒,每每刺向萧灸,都是重一些要害部位。

场她中,两道身形奔掠闪现,一青一道两色斗..气将哉圈渲染成两色地界,每一次重尺与长枪的对碰,都会震峦一因由眼可见的勤气涟漪,涟游扩散,广场中那坚硬的地板上不断的蔓延着丛生裂缝。

“嘭!”

重尺与长枪互架,萧灸很很的与白程对轰了一章,勤凡扩散间,白程脚步急退了两步,然而萧炎却是退后了四步之多,显然,虽然具喜—量占忧,但是在对方俊用心六星斗灵的强横斗气时,依然是甫些落入风。

看台之去,瞧得萧失落入下凡,不由得响起一片嘘唏声,邵“白帮”的成员,更是借机大肆嘲讽笑骂。

“哼,蛮力而巳,不堪入眼。”在对轰中占得上风,白程长枪一招,冷笑道:“若是撩下采你还靠这点蛮力的话,还是自动滚下去吧。”

闻言,萧灸嘴角也是泛起一林冷笑,在农目睽暌乏下,却是猛的符重尺生生插进面前地面,双手迅的结农奇异的手印,随着其手印的桔动,炽热的音色火焰猛的白具体内席卷而出,音色火焰脊萧炙包裹感一十火人,片制后,炽热火焰却是突无回缩,最后门屯般再度的窄进萧灸体内。

“天火三玄史:青莲变!”

心中一道低喝,萧灸身体福的一颤.枉暴的能量,陡然间白体内筋脉之中暴诵而癌,最后犹如滔谣谱水一般,滚淌至今身每一处角落。

感受着体内县然间暴蹭的斗气,萧炎嘴角一勾,手掌再度拄上玄重尺柄,望着对面的白程,轻笑道:“再朱!”

话音落下,萧灸便是砰的一声,身彤化为一道黑戏,对着白程暴冲而去,喜一次脚掌的落下,都将会在地面上留下牛寸深的脚印,邓股蟹烈钓冲势,就犹如一头人彤魔善一般,极具祝觉冲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