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四十五章 族中变故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房间之中,气氛压抑得有些令人窒息,林焱等人望着萧炎那次在他们面前所展露出来的暴怒,皆是有些暗暗咂舌,这家伙,平日看起来总是一副笑容满面的平和模样,和没想到真要怒起来,竟然还这般可怕。

眼睛死死的盯碰上脸色苍白的萧厉,半晌后,萧炎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抑住心中的震怒,转头对着红着眼睛的萧玉沉声道:“究竟怎么回事?二哥不是该在加玛帝国吗?为什么突然来到迦南学院?”

“前两日萧厉表哥忽然出现在学院门口,托人通告了我一声,我赶出去时,便是看见他这副虚弱模样,在见到我时,他仅仅说了一句话,便是昏迷了过去。”萧玉低声道。

“什么话?萧炎心头一跳,声音沙哑的道。

“通知萧炎,萧家出事了。!”

“轰!”

一股强猛气势骤然间自房间之中暴涌而起,距离萧炎颇近的萧玉,也是被震退了几步,旋即俏脸震惊的望着那脸色突然阴沉得可怕的萧炎,这股气势……甚至比若导师,都是要强悍许多啊!这半年时间不见,萧炎竟然强到这般地步了?

“萧炎哥哥,不要激动!”一道倩影急忙闪掠萧炎身旁,纤手紧紧的抓住萧炎手臂,淡淡的金光涌现,而在这金光照耀下,萧炎那有些失控的气势,这才逐渐的变得平缓了下来。

有些急促的喘息了几声,萧炎手掌依然是忍不住的轻微颤抖着,萧家在他离开前,便是被他秘密的迁移到了大哥萧鼎所在的佣兵团,如今身为漠铁佣兵团二团长的萧厉却是出现在距离加玛帝国万里之外的迦南学院中,那也就是说,整个漠铁佣兵团连带着萧家,应该都是遭受到了极为恐怖的毁灭性打击。

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中,鲜血顺着指缝滴落而下,萧炎望着床上脸白如纸的萧厉,自责犹如刀绞一般,令得其心中传来阵阵疼痛,没想到将萧家迁移到大哥之处,却是反而将他们害了。

房间内,气氛压抑而低沉,萧玉微红着眼睛,家族出事,其父母怕也是难逃毒手,这等变故,也是令得她彻底失去了足见,如今的萧家,不知道在加玛帝国还残存几人,或许,如果情况更糟的话,说不定便只有他们几个在外的小辈。一想到原本偌大的家族,如今却是落得这般凄惨,萧玉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悲痛,轻声低泣了起来。

轻轻坐在床边,萧炎压抑住颤抖的双手,手掌握住萧厉的手臂,一丝斗气传进其体内,半晌后,却依然是那般沙哑冷厉:“二哥受了不轻的内伤,怕是与人交手被重伤的缘故,不过好在并未有性命之忧。”

从纳戒种取出一枚治疗内伤的疗伤药,萧炎将之塞进萧厉嘴中,片刻时间后,瞧得后者脸色苍白淡了少许,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现在便等二哥苏醒吧,等他醒来,便是能够知道萧家究竟生了何事。”脸庞阴沉着,萧炎轻轻的声音中,却是有着令人骨子泛寒的阴冷杀意。

“难道是云岚宗干的?”薰儿低声迟疑道。

“如果是云岚宗,那我萧炎,会与它不死不休,直至其宗们覆灭!”萧炎嘴角忽然拉起一抹狰狞笑意,声音宛如九幽之下传来,不含丝毫感情。

薰儿轻叹了一声,加玛帝国中,会对萧家出这般狠手的,怕除了云岚宗外,很难再有其他势力了

在等待萧厉苏醒期间,房间内气氛依然压抑沉闷,乃至于琥嘉几人在暗叹了一声后,都是略有些不适的悄悄退出,将这房间留给了萧炎等人。

“咳……”

寂静无声的房间中,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做于床旁的萧炎猛的抬头,便是见到了萧厉那缓缓张开的眼睛。

两目对视,血肉相连的兄弟之情让得两人脸色是稍稍变暖了许多。

“终于是看见你了啊,小炎子,我还以为走不到这里来呢。”靠在柔软的枕头上,萧厉脸庞上初见萧炎的狂喜逐渐收敛,笑了笑,叹息道:“三个月时间,若非靠着一头飞行兽,恐怕从加玛帝国走到这里,至少也需要一年时间吧。”

望着萧厉那张苍白脸庞,萧炎鼻子忍不住的有些泛酸,半年之前的二哥是那般的意气风,充满战意,如今,却只留下眼中越加浓郁的狠厉,

“二哥,生什么事了?大哥呢”

萧炎握着箫厉手臂,轻声道。

脸庞上的笑容缓缓消失,片刻后,箫厉仰头轻笑一声,笑声中却是有这及其浓郁的悲痛与怒火,而在他这般凄凉笑声下,一旁的萧玉,眼泪更是直往下滚。

是云岚宗??萧炎的手臂急的颤抖着,暴怒与杀意,充斥在心头,几欲掩埋他的理智。

在萧家迁移大炮漠铁佣兵团之后的两个月中,倒是一切平静,那云岚宗的搜索,也并未扩散到边界处来,但就在我们都以为紧绷气势即将告一段落时,杀戮,却是悄然来到。

那天晚上正是漠铁佣兵团每月欢庆之色,却是变成了血宴,那晚围杀漠铁佣兵团的有不少人,虽然他们掩饰了自己的身份,但是云岚宗那种独特的功法所产生的剑意,又是如何能够掩饰?箫厉淡淡的笑了笑,脸庞上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来围剿漠铁佣兵团的人实力也强悍,佣兵团的弟兄几乎死伤殆尽,萧家的族人虽然有着几位长老拼死保护,可也损失不小。”

“云,岚,宗看来云山那个老杂种,真的是想赶尽杀绝啊!”漆黑的眼瞳几乎被血丝所布满,脸色狰狞的可怕,萧炎身体急的颤抖着,一股浓郁的杀意充斥着整个房间,片刻后,他猛然站起身来,却是被熏儿急忙一把拉住:“萧炎哥哥,你要去那?”

“回加玛帝国!我要云岚宗所有人陪葬!”阴森森的声音,带着浓郁杀意与狰狞。

“你现在回云除了白白送死还能有什么用?萧家如今遭受大难,除了你,还能有谁能挽救?你若死了,如何与萧叔叔交代?”见到萧炎那副狰狞的模样,薰儿知道,他因为暴怒又是有些失控了起来,当下急忙大声道。

“萧炎,你给我站住!大哥让我拼着这条命万里迢迢过来寻你,可不是让你这样给我跑回云!”萧厉怒声斥骂道:“这血仇,必须得报,你有无可拜你推卸的责任,但你现在回云,能杀得了云山么?”

萧炎身体僵硬,头从额头上散落下来,一股压抑到极致的暴怒与杀意令得他几欲疯狂。

“而且,这事,似乎也并不这么简单!”萧厉阴沉着声音道。

闻言,萧炎这才恢复了一些冷静,嘶哑的声音犹如破风箱一般:“什么?”

“那夜狙杀我们佣兵团的,除了云岚宗之外,似乎还潜藏着别的什么……”萧厉眼中厉芒闪烁,阴毒毫不掩饰的刻画在那张苍白脸庞上:“那些家伙虽然躲在黑暗之中,可我还是能够感受到那种阴冷的气息。他们就犹如一团看不见容貌的黑影一般,而且他们的目标极为明确,全部指向我们萧家族人,他们的攻击,无可抵御,偶尔间一道漆黑铁链从黑暗中射出,这些黑色铁链极为诡异,连斗气都是能够洞穿,每一次铁链在黑夜中响起哗哗声,便是会有着一名族人被射穿身体拖走。”

“这些神秘的黑影,每一次拖走一名萧家族人后,便是会搜索他们的身体,看他们的举动,倒不像是受聘而杀人,反倒是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般。”

“黑影?铁链攻击?”陌生的词汇进入脑中,却是让得萧炎被杀意充斥的脑子猛的一阵冰冷,脑中急运转,一幕幕象急闪掠而过,最后,画面陡然停顿!

那是黑域平原上的那黑风暴中,偶然所见到的黑影,黑色铁链……

身体逐渐的泛起寒意,药老与萧炎的声音,几乎同时在其心中带着凝重响了起来:“魂殿!”

“为什么他们会盯上萧家?萧家与他们没有半点瓜葛啊!”萧炎身体僵硬,头垂落而下将面庞遮掩而住,心中带着一丝阴冷的喃喃道。

药老此刻也是沉默了下来,他也想不通为什么魂殿这种庞大神秘的势力会去和一个小小的萧家有牵扯,若是说是因为他的话,也是不太可能啊,毕竟魂殿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在萧炎身旁。

“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寻找什么,但是大长老在死前,却是告诉我了大哥。”说到这里,萧厉猛的抬头望着萧炎,道:“他让你务必将家族之玉保存,绝不可落于外人之手!”

脑子骤然浮现一片冰凉,一丝冷风从萧炎嘴中吐出,森然的声音,在心中缓缓响起:“原来……他们的目的是……“陀舍古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