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三十八章 对战姚盛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第二轮的比赛,激烈程度远第一日的淘汰赛,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大多实力都是极强,然而即使是以这种实力,想要获取胜利,都是得拼尽全力,有的,甚至还是拼得两败俱伤,方才侥幸得到微弱的胜势。小说ap;随和第二轮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场中参赛者一个接着一个的上场,在经过极为激烈凶狠的比试之后,一人欢喜,一人愁。

高台上,萧炎望着场中那被对方压制得尽落下风的吴昊,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今天他的运气却算是有些倒耸了,抽签所抽到的对手,竟然是一名强榜前十的顶尖高手,这种将近一个阶别的差距,绕是以吴昊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也是一步步的落入下风,到得此刻,局势几乎已经完全被掌握在了其对手手中。

“吴昊能走到这里已经算是不错了,如果是遇见二十名左右的对手,倒迹能拼一拼,不过运气却是差了点,撞见了一名强榜前十的高手,不过就算败在对方手中,想必以吴昊的性子也不会有多少惋惜。”董儿微微摇了摇头,笑着道。

“嗯。”潇炎笑着点了点头,吴昊本就没有冲着前十而来、他参加大赛的主要目的,只是想与内院真正的强者较量,如今他的对手,已经彻底的满足了他这个心愿,所以,就算败了,他也不会黯然。

“倒是萧炎哥星,可是要小心一点姚盛,这人也有几分麻烦,对战时,可得小心一些。”章儿柔声提醒道。

“放心吧。”萧炎微微一笑,他曾经与姚盛交过一次手,而且有棒修崖的一些提醒,因此,他对这人倒还颇为了解,自然不会心存小觑之心。

“全场二十四人,也就是说经过今天的比赛,还能遗留下十二人,按照大赛的特殊规矩,这十二人中,将会随机选出六人展开决定前十名额的交锋,胜者,便是能与另外幸运的六人直接进入前十。”董儿轻声道。

“呃?这样说的话,岂不是另外未被抽中的六人,则是能够不经过比拼,便能进入前十?”闻言,萧炎顿时错愕的道:“这对于被抽出的六人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呵呵,哪有绝刻公平的事,况且能够进入最后一轮的人,无不是真正有着进入前十实力的人,当实力都具备之时,自然也是需要有着一点运气的成分。”黄儿嫣然笑道。

苦笑着点了点头,萧炎忽然挑眉道:“六人比试,胜者三人,加上未比试的六人,似乎还少了一人吧?”黄儿轻笑一声,道:“你倒是忘了那一直说要罩着你的紫研了?以她的实力,那第一的位置,怕是无人能撼动吧。”箭炎一怔,旋即莞尔点头,他倒是将这个最重要的小家伙给忘记了。

转头将目光投向场中,最炎不由得苦笑了一声,此时的吴昊,已经彻底被对方压制得没有反击之力,在一次斗气对轰间,其身体之上笼罩的雄浑斗气顷刻间被击散,其对手下手也并不狠,仅仅只是施展劲道,将之震出场中。

身体出了场川,吴昊也颇为干脆,对着台上获胜者一抱拳,然后揉着手臂上清的地方,裂嘴笑呵呵的回到了高台上。

“那家伙可真强,不愧是强榜前十的高手,我拼尽了所有手段,在其手中却仅仅只能坚持三十个回合,而且这还是对方有所留手的结局。”上得台来,吴昊便是冲着萧炎等人惊叹道。

“没事吧?”望着这家伙满脸舒畅的表情,萧炎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这个家伙,被打成这样都还如此兴奋。

“嘿嘿,皮肉伤,休息几天就好。”吴昊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刚欲说话,却是忽然听到一句从裁判席上传下来的苍老声音:“下一场比赛,七号!”“呃?好像该你上场了?”听得高台上传下的话,吴昊一怔,旋即推了推箭炎,嘿嘿笑道。

萧炎也是听见了那道声音,当下也是有些愕然,没想到这么快便是轮到了自己,缓缓偏过头来,目光扫向了高台对面,那里,姚盛也是怔了一怔,旋即一张阴柔的脸庞,顿时布满阴笑。

“那家伙还真是嚣张。”吴昊撇了撇嘴,旋即拍着潇炎的肩膀道:

“可别输了啊,不然以那家伙的性子,怕是要少不了一番羞辱。”“放心,他没这机会。”萧炎目光盯着那也是将阴冷视线投过来的姚盛,冷笑道。

“箭炎,可别输了。”一道轻笑声从不远处响起,萧炎等人偏头一看,原来是林修崖等人。

作为瞩目的焦点,林修崖的举动自然是合得高台上一道道目光投射到了萧炎身上,听他这话,似乎接下来出场的便是他?

冲着林修崖等人拱了拱手,萧炎脚尖轻点地面,淡淡的银芒在脚底成形,低沉的雷鸣声中,一道黑影骤然旬闪掠场中。

望着那出现在场中的萧炎,看台上众人先是一怔,旋即满脸惊喜,经过昨日与白程的那番激烈战斗,已经没有人再对萧炎的实力有所小,觑,现在瞧得他再次出场,都是有着一种又要大饱眼福的预感。

“哼,下场倒是挺快。!”高台另外一边,柳菲冷笑着望着出现在孵晰面萧冀,不屑的一撇嘴,转头对着磨刀霍霍的姚盛一道凶软若是输给了那家伙,以后就别在我身边出现。”姚盛嘴角一挑,阴柔的脸庞上浮现一抹狠辣:“放心吧,菲儿,我会当着你的面,把那家伙打得跪地求饶。”听得姚盛这般说,那柳菲方才满意的一笑,对于前者的实力,她倒是未曾有多少怀疑,美眸投向对面的青衣少女,在心中恶狠狠的道:

“1小贱人,看箭炎被打败后,你还有什么好嚣张的!”“小心点,稽炎可不是寻常对手。”一直闭目养神的柳擎眉头微微皱了皱,睁开眼来望着即将出场的姚盛,沉声道。

“老大放心吧,这种货色并不需要你亲自出手,有我足够了。、,姚盛嘴角挂着阴冷的笑容,对于柳擎一直将清炎那看得这么重视,他颇有些耿耿于怀,如今终于能够正面遇见,他要让柳擎知道,这个家伙,不过就是一个纸老虎而已,一戳就破,根本不值得惦记语落之后,姚盛身形一跃,径直跳下高台,在即将落进场中时,双脚处两股略微偏黑的斗气暴涌而出,将其度减缓许多,最后双脚轻轻的沾着地面,未溅起半点灰尘。

“竟然是姚盛?刻说他如今的实力可足以排进强榜前十五啊,这可是一个真正的劲敌啊。”“是啊,姚盛比起白程,可三强了不少,这场比赛”附是看头不小,不知道萧炎能不能继续晋级”“不知道呢,就盛那家伙的斗气,就是一些强榜前十的高手也颇为忌惮呢,这次鹿死谁手,现在可还看不出来”随着舔盛的入场,看台之上,顿时响起了阵阵的窃窃私语,显然,对于这两人的对决,他们还是颇感意外的。

并未在意周回的窃窃私语,萧炎手掌缓缓握卫肩膀处的玄重尺柄,旋即猛然挥下,重尺划过空气,带起一阵尖锐的破风声响,无形劲气甩在地板之上,出现一道淡淡的痕迹。

抬起头来,目光雪着对面一脸阴柔,正冲着自己不怀好意冷笑的姚盛,萧炎脸庞上,也是缓缓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森冷,姚盛三番四次的挑衅,早已经令得萧炎心中存有芥蒂,当初也是摞了话,大赛上见真章,如今真的碰上,他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留手。

“幸运的家伙,一路走来,竟然还这般顺利,不过,你的好运,就,让我来帮你终止吧。”姚盛细密的眼睛肿掠上阴冷寒光,双手一翻,两把漆黑色的已闪现而出,匕约莫半尺长,刀身之上,有着几个造型古怪的凹槽,凹槽之内,隐隐泛着暗红之色,犹如鲜血的凝结,透着一股血腥味道,刀刃处,也是泛着渗人的寒芒,若是仔细观看的话,则是能够现,在那乙之尖,居然还隐隐有着一点极为深沉的淡紫颜色,看这般模样,分明是涂有剧毒。

已在姚盛手中飞快的旋转出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弧度,宛如两条涛黑的毒蛇一般,极为灵活与毒辣。

对于姚盛冷笑的话语,萧炎脸庞上并未有多少波动,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便是将目光投向了裁判席上,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见到萧炎又是这幅令他极其生厌的平淡模样,姚盛脸色略微阴沉了许多,双匕缓缓交叉,轻轻一划,淡淡的火花迸射而出,带着森冷的光泽…………当初箭炎与姚盛在天焚炼气塔中有过冲突的事,不少强榜上有名的学员都知道,因此,如今一见到两人对碰,都是提起了兴趣,目光转移向场中剑拔弩张的两人。

苏千缓缓站起身来,目光扫过场中两人,片刻后,手掌轻挥,淡淡的声音,在全场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响了起来。

“比赛开始!”

满场气氛,在此刹,轰然引爆!

苏千的淡淡声音,就如同点燃炸药的火星一般,将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彻底的打破!

“嗤!”场中,率先动攻击的,自然是姚盛,只见其身体上略显黑色的斗气猛然爆,而其身形,则是化为一道模糊影子对着萧炎闪电般的掠来。

虽说姚盛嚣张,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确是有着一些嚣张的本钱,光是这般度,便已经令得萧炎略有些诧异。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眨眼便至,众人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是看见那道模糊黑影已经欺进箭炎身体,当下心中都是捏了一把汗,看姚盛的武器便能知道,他极其擅长近身攻击,而清炎的尺子虽然威力强横,但是却依然施展的空间,距离太近,则会被对方封得死死的。

当然,这一点,萧炎自然也是能够想到亡因此,就在姚盛进入其周身三米距离时,他也终于是有所动静,只见其脚掌处银光闪掠,其身影便是犹如瞬移一般退后几步,手中重尺猛然横削而出,强猛的劲力,直接是令得尺身之处出现一圈淡淡的光弧,尖锐的破风声,呜呜的响个不停。

萧炎能够在这般近距离与自己拉开差距,明显也是令得姚盛懦蜘涛外,感净着仰面而来的压油劲风,他冷笑q一声,脚舆好点、身体陡然上浮,手中双已闪电般的对着下方狠狠刺去。

“叮!”双匕重重的刺在刚好从身下削过的重尺之上,火光溅射间,一股强猛劲力轻易的将重尺压了下去二虽然已并不擅长硬攻,不过姚盛真实实力远胜潇炎,因此在体内斗气增幅下,小巧灵活的匕,却是能够将蕴含着极强力量的重尺压下,而这,便是等级高实力强的好处。

双乙点中重尺,姚盛双臂一弯,一曲,借助着尺身上的力量,身体在半空凌空一翻,旋即双脚朝天一蹬,身形犹如捕食的苍鹰一般,闪电般的直射萧炎脑袋,手中锋利双匕,带着令人皮肤麻的森冷劲风。

面对着刻盛这骤然变化的狠辣攻击,箭炎眉头一挑,脚下银光闪掠,身形再度瞬间后退几步,手中重尺几乎是惯性般的由下至上,狠狠劈去。

一击失效,姚哦也是有些惊讶,身体在半空犹如水中的鱼儿一般,奇异的一扭,而那重尺,便是贴着其身体,险险的搽飞而去。

同样攻击被对方闪避开去,萧炎收尺后退,抬起头来,却是瞧得那姚盛也是已经落下地面,安然的站在其面前不远处。

两人这轮交锋,时间不长,可却颇为凶险,只要双方稍稍出现差错,那重尺与已,便是会令得对方出现不轻的伤势。

其中的凶险程度,看台卫大多数人都是看不出来,这番交锋间,他们只能看见两道人影飞快的交错,旋即一人跃上半空,瞬间后又是落下地面,再度形成对恃局面。

当然,高台之七的众位参赛者,对于这轮交锋倒是看得清清楚楚,当下在两人分开之时,不由得响起一些叫好声。

场中,姚盛手中两把已轻轻搓动,目光望向萧炎,倒是多了一分凝重,在先前闪电般的交锋中,后者那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丝毫未能让得他占据到半点便宜。

“不能斗得不分上下啊,不然菲儿可得不高兴了。”目光闪烁着,姚盛心中念头急转“对方度与战斗经验并不亚于自己,现在我的优势便是真实等级比他强,那么,便用等级压他吧!”念头落下,姚盛身体微微一抖,顿时,一股泛着点点腥味的黑色斗气,猛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斗气缭绕在其周身,这黑色斗气颇为怪异,看上去似乎有些粘猴的模样,蠕动间,有着淡淡的黑色水迹从中脱离而出,落在地板上,形成小小,的水清。

随着姚盛斗气的涌出,顿时一股压迫气势由之产生,旋即笼罩了半个场地,在这种压迫之下,等级低于前者的人,不论度还是斗气回复,都是会减弱一些,而这,也是等级高面对等级低的对手惯用的手段。

当然,这种气势压迫对于箭炎自然是没有多少效果,经过吞噬异火后而变异的斗气,能够彻底的屏蔽这种压迫。

飘逸的青色斗气缓缓从舞炎体内蔓延而出,一股由斗气而产生的压迫也是随之涌出,占据着场中的一处小角落,而其他地方,则是完全被姚盛的气势极为霸道的古据。

气势交锋,萧炎几乎是完完全全的被压在下风,而这,便是真实实力所导致的差距,虽然萧炎战斗力不弱,但在这等气势交锋中,战斗力却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不管你多有厉害,这便是等级的差距。”望着那在气势交锋中被压得反抗不得的萧炎,姚盛忍不住的得意笑道。

萧炎淡淡的瞥了一眼得意中的姚盛,双手缓缓结出奇异手印,瞬间后,轻喝声在心中响起:“天火三玄变,青莲变!”喝声落下,澎湃的青色火焰猛然从箭炎体内暴涌而出,将之渲染成一个火人,瞬旬后,火焰有是闪电般的缩进清炎体内,不过随着火焰的回体,舞炎体内斗气顷刻间暴涨,一头黑无风自动,而因为体内斗气的暴涨,那股气势也是随之涨动,一时间,居然是能够与姚盛各自占据半壁场地。

“旁门左道!”气势压迫被萧炎扳回,姚盛脸色微微一变,嘴上却是不屑的冷笑道。

“能打败你的,便是正道。”萧炎同样回于冷笑,施展了天火三玄变,他在斗气雄浑程度上,已经不比姚盛逊色多少,现在,也再不用担心自己的全力一击,会被对方用已轻巧的卸开了。

“姚盛,你可不能输给这个废他!”高台上,望着那气势猛然间暴涨起来的萧炎,柳菲俏脸顿时一急,顾不得许多,跳起身来就是大声喊道,不过她最后的那个废物还未喊出来,便是察觉到对面一道冷若冰山的目光直射而来,她眼睛飞快的一瞧,原来又是那个叫做黄儿的青衣少女,本来按照她的性子,定然不会顾及她,可当其看见对方那道隐隐间闪烁着金色火焰的冷漠眸子时,心中却是升起一股寒意,嘴中那个废物,也是被生生的咽了下去。

见到她那个像辱词句并未喊出,对面的那道冷漠目光,方才缓缓收回。

“哼,得意个什么劲,等那个废物败在姚盛手中,看我如何羞辱他!我有表哥保护着,还怕你个小贱人!”被对方一个目光吓雌弊下话,柳菲脸煮铁青的坐回椅子,在心中妈狠狠的省斗心。

听得高台上柳菲的声音,姚盛盯着兼炎的目光,更是变得阴冷许多,脚尖微旋为不可察的黑芒在脚掌处凝聚,片刻后,脚尖猛然一点地面,身形唆的一声,瞬旬欺近萧炎。

“嗤,嗤”进入攻击范围,姚盛没有境毫的迟疑,手臂急抖动,双匕犹如两条毒蛇般,在半空中戈出一道道残影,对着萧炎全身狠狠刺去。

“叮,叮,叮”脚下银芒闪烁,萧炎借助着“三千雷动”的玄妙,脚步在小范围的轻巧移动,手中重尺也是犹如一块盾牌般,将整个身体都是护在其后,而那暴刺而来的无数已残影,则是源源不断的刺在重尺之上,一道道清脆的叮当声响,犹如一曲异样的音符。

手掌紧紧的握着重尺,箭炎手臂之上,清筋耸动,那已虽然看似轻巧,可落在重尺上,去宛如重石砸落一般,再加上如此密集的攻击,就算是以萧炎的力量,也是有此感到手腕麻。

不过好在如此高密度的攻击,同样极为消耗吴昊的力气,这般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在持续了五分钟左右后,终于是逐渐减缓,再过得片刹,匕残影骤然消失,重尺上的压力,也是顷刻消减。

重尺狠狠的一个横抡,箭炎退后几步,胸膛起伏的望着对面不断喘气的姚盛,再低头瞟了一眼玄重尺,望着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细小白点,头皮都是有些麻,这种攻势,实在是太过密集了,若非是借助着玄重尺本身宽阔之效,这等攻势,怕是只能选择退避“这个定伏,还的确是有着一些本事”缓缓的吐了一口气,箭炎目光瞥着对面的姚盛,经过交锋,对于后者的战斗手段,他倒是了解了一些。

“姚盛,用全力啊,不要跟他磨磨蹭蹭!”听得高台上再度响起的女子催促声,姚盛眉头微微一皱,旋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目光阴沉的盯了萧炎一眼,手印一动,只见得一股浓郁的黑色斗气从其体内暴涌而出,然后将其整个,人都是包裹在其中。

黑色的斗气不断扩散,最有犹如一个庞大的斗气团一般,并且斗气团还有节奏一般的收缩膨胀,犹如正在酝酿着什么东西一般。

望着姚盛这般有些诡异的举动,萧炎心中也是升起一抹警慎,体内斗气跃跃待。

“黑水界!”低沉的喝声突然从黑色斗气中传出,旋即,黑色斗气团猛然高旋转而起,呜呜声响回荡在整个场地中。

并且,随着其旋转间,箭炎错愕的现,无数黑色水液,自其中飙射而出,转瞬旬,便是几乎把整个场地布满而去。

因为不清楚这黑水究竟是什么东西,所以萧炎也是不敢让其沾身,因此身体急后退着,闪避那些射来的黑水。

闪避持续了片刻,萧炎身体骤然一顿,急忙低头,却是现自己双脚,不知何时已经踩进了一堆黑水之中。

使劲的抽了抽脚,萧炎错愕的现这诡异的黑水中竟然蕴含着一股不弱的吸力,并且,这黑水也是有着极强的腐蚀性,这才仅仅眨眼时间,箭炎鞋子便是被腐蚀了一层底,若非他反应快的指挥斗气将脚底包裹,恐怕整个鞋子都会在顷刻间被腐蚀。

“整个场地都是我的地盘,你如何落脚?这场比试,你输了!”突然间,有着冷笑声响起,萧炎眼瞳微微一缩,只见得面前黑水爆溅,姚盛的身形从中诡异射出,手中锋利的已,狠狠的对着萧炎双臂削去。

高台上,望着那被黑水粘得动弹不得,只能硬抗姚盛攻击的舞炎,顿时间,一道道惊呼响了起来。

听得高台上的惊呼,姚盛嘴角得意越加浓郁,手中匕度骤然加快,然而,就在其即将击中目标时,一股狂风猛然迎面袭来,已落处,却是空空如也一击落空,姚盛身体急忙下伏,旋即贴着黑水几个诡异扭动,身形便是暴退了十几米的距离,到得此时,方才抬起目光,却是错愕的现,场中并无萧炎的身影“人呢?”看台上,司样是一片疑惑声,一道道目光四处张望。

姚盛阴沉着脸庞,目光微微下垂,却是突然看见一团黑水中的倒影,身体瞬间僵硬,旋即猛的抬起头来!

只见,那天空之上,黑袍青年悬空而立,背后一对硕大的紫黑双翼,缓缓扇动,比若天神。

随着姚,盛的抬头,看台上,所有目光也是同时上抬,当看见天空上那背生双翼的萧炎后,皆是在此刻呆了下来“斗斗气化翼?”不仅是看台上,就是高台甚至裁判席上,都是有着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吐出,所有目光中,都是充斥着震撼与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