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五十章 大裂岩与焰分噬浪尺的对碰!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朗声回荡场中,而一股异样狂暴的能量波动,也是骤然在广场中荡漾而起,一时间,先感应到这股波动的人,便是裁判席上的诸位长老,当下脸色都是猛然有所变化,目光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豁然转向,最后停留在了场中那手持重尺,昂然而立的黑袍清年身上,那股狂暴的能量波动源头,正是此处!

台上诸位长老面面相觑,旋即喉咙轻轻滚动了一下,这股能量波动,几乎比先前那道破坏力极其恐怕的火莲,都要强上几倍不止!

这个家伙究竟有着多少底牌?”这一刻,就算是以众位长老的实力,都是不免生出一种棘手的感觉,虽说如今萧炎实力仅仅只是斗灵,但是在场的长老,除了极少数之外,扪心自问,在面对着萧炎那层出不穷的强横斗技时,怕没有一个不感到头疼的。

场中,随着那能量波动越加狂暴,一丝丝犹如实质的淡红色炽热能量,突然从虚无的空间中渗透而出,最后缠绕在萧炎周身,疯狂旋转,若随着这些淡红色能量的旋转,一股狂风突兀的涌现,旋即四面八方的席卷而出,那股狂风之猛烈,甚至是连一些块头颇大的石头,都是在地面上连滚了好几圈,到得此刻,几乎是全场所有人都是注意到了萧炎这边的异变,当下一道道惊愕的目光都是瞬间投了过来,一些寻常学员眼力平凡”开始倒是瞧不出什么,但是高台上那些实力在内院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们,在瞧见那缭绕在萧炎周身犹如蚕茧一般的火红能量,先是一怔,旋即脸色骤然大变,随着一道道唰唰的声响,几乎所有人都是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满脸的惊骇欲绝!

“咕!”严浩眼睛瞪得犹如死鱼一般,眨也不眨的盯着场中那被一股极其狂暴红色能量包裹的黑袍清年,喉咙滚动了一下,好片刻后,方才有着”道透着冷风的嘶哑声音传出来:“他他这是什么斗技?、,从这般异状中,任谁都是能够看出来,此刻的萧炎,明显是在施展一种比先前那火莲更加恐怖的斗技!

一旁,脸庞上一直挂着轻风云淡般笑容的林修崖,笑容也是彻底消失不见,一张脸庞,极为凝重与震惊的紧紧的盯着场中,那股恐怖的能量波动即使是他,也是略微感到一阵心寒的感觉!

“能够引起天地能量波动的斗技可是至少需要地阶方才有可能。”深吸了一口气,林修崖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翻腾,声音略有些艰难的道。

地阶?!

简单两字一出口,就是连韩月纤手都是忍不住的掩住了红唇,冷艳俏脸上,布满着震撼与难以置信,玄阶高级与地阶,虽然仅仅只是一阶之差,然而其中的差距,却是宛如天地之别,玄阶斗技,大多都是借助施展者本人实力而挥威力,然而地阶斗技,却是已经能够借助天地能量达到毁灭般的破坏力,一个人,一个天与地,这两者,几乎毫无可比之性!

毫不客气的说,玄阶斗技虽然颇为珍稀,可这能够进入强榜的人,哪个不是掌握着一两种玄阶斗技?然而地阶却是还未真正见人施展过!

这种阶别的斗技,不仅罕见,并且修习也是极为困难,当年萧炎修炼焰分噬浪尺,即使是有着药老在一旁手把手的教导,那也是吃足了无数苦头,方才勉强达到小成,前段时间修炼三千雷动,那也同样是需要经历风雷之力锻体之险,若非萧炎有着青莲地心火护体,别说将三千雷动炼至小成,就算是连那最初的入门,都是进不了,从这之中,便是足以瞧出玄阶与地阶斗技之间那种无可弥补的恐怖差距。

“姚盛,你你们怎么了?”在高台对面,柳菲也是被周围突然站起身来的姚盛等人吓了一跳,美眸顺着转向场巾,不过以其的实力,却还并不能察觉出萧炎周身缭绕的那种实质狂暴火红能量,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萧炎萧炎好像在施展一种地阶斗技!”姚盛突然的感觉到自己喉咙变得极为的干涩了起来,连带着声音,都是极为生涩。

地阶斗技四字入耳,柳菲那州欲微张的小,嘴,顿时与脸颊上的表情,同时的凝固了下来,许久之后,方才颤颤巍焱的将目光投向场中那脸色冷冽的黑袍青年,她虽然实力比不上姚盛等人,但是也极为清楚地阶斗技是如何的可怕。

表表哥会赢的吧?”微微挺起身子,柳菲笑道,只不过,那笑容的勉强,即使是连她自己都是觉得好假。

一直对柳擎表现出极强信心的姚盛,却是在此刻沉就了下来,地阶斗技,四个大字所蕴含的意味,犹如重石一般,压在其心口,令得其连喘气都是显得有些粗重。

感受着姚盛的沉就,柳菲俏脸顿时变得煞白,紧咬着嘴唇,那盯着场中黑袍青年的目光中,竟然是有着一丝悔意,在当初与萧炎起冲突时,后者不过是一个初入斗灵,连上强榜资格都没有的新人,然而如今,这个令得她极为不屑与忌恨的新人,却是一路踩着众多强者登上强榜之位,先前更是直接逼得一向傲气十足的表哥将压箱底的裂山枪使用了出乘,然后现在,再度施展的地阶斗技,终于是彻彻底底的将柳菲的所有倚仗,践踏得一文不值!

面对着这么一位几乎随时有可能将自己心中的不败神话打败的人,绕是以柳菲的娇蛮,也是不由得产生一丝悔意,后悔为什么偏偏要与这个,可怕的家伙产生过节当然,事情已到这种地步,任何后悔都已是无用,场中那箭在弦上的战斗,已经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萧炎并不知道,因为他这仅仅是斗技施展开始,便是引起了无数人心中的翻腾,此刻,他的目光,依然是眨也不眨的盯着远处那手持裂山枪,直指自己的柳擎!

萧炎身体上所缭绕的那股狂暴的火热能量,在出现的霎那,便是令得柳擎眼瞳瞬间缩至针孔大小,以他的经验,自然是能够分辨出那种能量代表着什么不过战斗已至此,就算对方萧炎突然间实力暴涨至斗王阶别,他也只能挥枪而上,他的性子,从不容许他退缩,特别对手还是一位真正的新人!

一口压抑在胸口的浊气被长长的吐出,强烈的淡金光芒,缓缓自柳擎体内暴涌而出,那璀璨刺眼的强光,犹如一轮耀日般,令得人不敢直视,并且,在那强光中,一股极其锋锐的枪芒劲风,凌厉无匹的涌升而出。

面时着萧炎那突如其来的恐怖斗技,柳擎依然用行动表明了立场,而且,他也明白,就算萧炎真的掌控着地阶斗技,那也绝时不可能挥其百分之百的威力,而他的这最后底牌,却是磨合了多年,配合着同源斗气施展,那威力,柳擎自信,绝对能够达到玄阶斗技的真正的巅峰,就算要与地阶斗技碰撞,他也丝毫不怯,反而,这还激起了他一股血性,今日,他偏要让众人知道,玄阶斗技面对着地阶斗技,也是有着一拼之力!

眼中精芒暴射,真正的大战临近,柳擎感觉到自已评身血液都是在此刻沸腾了起来,这种久违感觉,也就是当年在与林修崖争夺时,方才出现过!

“哈哈,萧炎,来,让我瞧瞧,我们今日究竟谁胜谁负!”

爽朗的大笑声,带着无匹霸气,充斥广场,将场中的气氛,猛然推至沸腾的高氵朝,看台上众人,激动得脸色涨红,一些自制力稍差之人,更是忍不住的站起身来,嘶声力竭的对着场中大声呐喊着。

“柳擎学长,前十名额,萧炎要定了!”黑袍青年昂然抬头,在柳擎这等霸气之下,未曾有着丝毫的胆怯,身躯如枪般挺拔,显得极为气宇轩昂,一时间,侧也是令得看台上不少美貌学姐眼眸泛上异彩。

“好,那就看你有没这实力与资格了!”璀璨金光越来越盛,到得最后,几乎将柳擎整个身体都是包裹而进,唯有那如雷声般的笑声,浩荡传出。

望着那几乎囊括了半壁场地的璀璨淡金光芒,萧炎手中重尺缓缓探出,顿时,那缭绕在其周身的狂暴火红能量,变得更加雄浑起来,甚至,在其周身处的空间,都是在此刻微微扭曲。

一股股近乎实质般的狂暴红色能量,突然在萧炎一道轻喝声中,猛的时着玄重尺源源不断的灌注而进随着如此恐怖的能量灌注,只见得那原本浑身涛黑的重尺,都是微微泛起了一种诡异的暗红,看上去,黑尺就犹如缭绕着暗红火焰一般“咚!”

突兀间,一道地动山摇的震响忽然响起,众人目光急忙望去,原来远处的那田璀璨金光,此刻已经缓缓直立其了身体,脚掌落在一块巨石之上,顿时,巨石便是被泄露而出的隐晦能量,震裂成一堆粉团。

“萧炎,你能接我这招,强榜第三,双手奉送!”一道被包裹在金光之中的枪影探出,遥指萧炎,柳擎那极具自信的傲然声音传出。

“你能接我这招,前十,萧炎自动放弃!”几乎彻底转化成暗红颜色的玄重尺,缓缓指向柳擎,重尺移过处,空间都是泛起了一阵波动,萧炎面色潮红,桀骜的放声大笑。

“哈哈,好,好,好!”

狂笑响起,璀璨金光突然开始变得内敛,瞬间之后,原本极为刺眼的金光,便是闪电般的回缩到裂山枪之中,而随着如此庞大能量灌注,那裂山枪枪尖处,一股宛如液体般的金色能量,犹如精灵一般的自动流徜。

“一招,定胜负吧!”

手臂猛的一震,长枪斜指天空,旋即重枪带着呜呜破风声,猛然砸落,重枪落地,一股极为可怕的暗劲顺着地面泄溢面出,顿时,周困废墟巨石,顷刻间,在周围一道道惊骇的目光中,化为粉末。

“大裂岩!”

如惊雷般的暴喝陡然响起,裂山枪尖处,金光犹如山洪般,猛然爆!

铺天盖地的金色璀璨光芒,带着尖锐无比的刺耳音爆声,闪电般的划破空间,直射远处萧炎,金光所过之处,整个场地中的巨石,猛然崩裂!

柳擎全力一击,竟然恐怖如斯!

而面时这种磅礴攻势,满场变色!即使是裁判席上的众位长老,都是脸色一片凝重,这等斗技,几乎已经是达到了地阶斗技的边缘,这个柳擎,的确恐怖涛黑眼瞳之中,几手被铺天盖地的金色璀璨枪芒笼罩,作为要目标,萧炎能够感受到,那金色光芒之中,蕴金着何等恐怖凌厉的攻势!

不过,萧炎同样是有着绝对的信心,任何攻势,在玄重尺下,也得消散!

一口略微炽热的空气被深深吸进肺中,萧炎脚步在那众目睽睽之下,缓缓踏前一步,手中玄重尺高举过头,手臂之上,青筋毕露,宛如一条条蠕动的小蛇般!

望着萧炎高举的重尺,满场的观看者,都是在此刻屏蔽了呼吸,脸色激动得一片涨红!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牢牢注视下,下一刻,萧炎手臂一颤,手中玄重尺,轰然落下!

“焰分噬浪尺!”

“给我破!”

两道狂喝骤然响起,顿时,重尺之上,一道足足几丈庞大的暗红尺芒,以一种势如破竹的恐怖之势,暴射而出!

尺芒射出的霎那,空间如被投入巨石的湖水般,轰然间波动,本来就已经如同废墟般的场地,一道半米宽大的裂缝,沿着尺芒射出的轨迹,在一道道骇然目光中,急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