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七十二章 惊天大爆炸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萧炎那轻飘飘的刻薄冷笑,犹如在沸油中投下了一盆冷水般,顿时,一股血红够礴斗气,铺天盖地的自脸色狰狞的范痨体内暴涌而出!

苍白如枯树般的手爪猛然探出,旋即快若闪电般的结出诡异印结,只见得那涌出的血红斗气一阵翻腾,最后,一柄足有小腿粗壮,通体暗红的血矛,迅凝实而出,最后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中。

血矛凝实,范痨手爪一探,便是将之牢牢握紧,抬起头冲着舞炎嘴巴一动,露出略有些尖锐以及森白的牙齿。

背后双翼猛然一震,顿时,一道尖锐的怒声咆哮,再度夹杂着无匹杀意,自范痨嘴中暴吼而出,而在这道嘹亮声波中,后者身形犹如御风而行般,化为一道极其模糊的血影,闪电般的欺近萧炎,手中长矛带起森冷劲风,极为狠辣的直刺箭炎心脏部位二使用了所谓的,血变”之后,范痨虽然并未有何斗气暴涨的迹象,不过那度,却是提升了许多,乃至于在其有所动作时,很多人都只能看见前者身体微微颤了颤,旋即,再度凝望时,却是惊骇的现,那道身影已经逐渐的变得虚幻了起来,显然,这是由于度达到了某种界限时,方才会遗留之物。

以前萧炎在将“三千雷动,施展到第一层的极致后,能够勉强留下一道残影,不过那残影与范痨所制造而出的,明显无法相比,当然,那个状态的萧炎,实力顶多也就斗灵阶别,能够制造出连寻常斗王强者都颇难搞出的残影,已经足以令得他自傲了二范痨所展现出来的度,令得无数人满心震撼,然而那与之对恃的萧炎,脸庞上,却依然未曾有多少动容。

漆黑眼瞳中,一抹血色光线急放大,下一瞬间,血色光线猛然化为一张狰狞的脸庞,那锋利无匹的能量血矛,也是穿透了空气阻碍,带着森冷劲风,直射而来。

“叮!”

宽大的黑影突然闪现而出,厚实的背面,犹如一面盾牌般,直直的矗立在萧炎面前,而那血矛,则是重重的点在了其上,顿时,一股劲风犹如暴风般,狂猛的席卷而出,那股劲风之强,甚至隐隐中带上了极为细微的风雷声响。

背后诗火双翼一阵猛烈扇动,萧炎脚步退后了两步,手臂狠狠一抖,这才将范痨那含怒一击给抵挡而下。

眼睛轻抬,目光涛过玄重尺,看见了范痨那阴寒狰狞的脸庞,一对血色眼幢,释放着无匹杀意与血腥。

““小杂种,我要在你身上扎无数个血洞!”

范痨阴森森的狞笑了一声,紧握着血矛的手掌猛然一扭,那停留在尺身之上的血矛顿时一拐,旋即带起一道血红光弧,再度暴刺而出!

“现在的你,可没那资格。”萧炎一笑,脚掌之下,一丝银色闪电突兀闪现,身躯一动,身形顿时犹如鬼魅般顺着血矛窜出,五指紧握,清色火焰缭绕其上,夹杂着炽热的温度,毫无花俏的对着范痨脸庞砸了过去。

对于如同泥鳅般滑溜的舞炎,范痨也是极其震怒,右掌之上同样血气缭绕,锋利如刀片般的指甲轻轻一弹,只听得细微的嗤啦声响,就犹如空间都被其在此刻撕裂了一般。

五指并拢,宛如一柄锋利血剑,直接对着萧炎拳头刺了过去,那尖锐的劲风,犹如利刃切开薄纸般的声音,令得人身体微微泛寒二感受着范痨那有些诡异的指甲血剑所蕴含的尖锐劲力,萧炎眉头也是微微一皱,听那声音,这指甲的锋利程度,恐怕不比那血矛差,这般直接的用肉拳碰撞,对他可是颇为的不利。

心中念头急闪掠而过,电光石火间,萧炎手臂却是陡然。颤,拳头之上所笼罩的青色火焰突然脱手而出,化为一枚清色火焰球,冲着范痨暴而去!

脱手的火焰球,犹如一枚出膛的炮弹般,在出膛的那一霎那,将先前所压抑的温度彻底爆而出,顿时,那颜色便是变得深沉了许多,火球划过处,连空间都是出现了些许皱褶,看上去犹如沙漠上空般,扭曲而虚幻。

萧炎攻击的变化仅仅是在电光石火间,因此,当范痨有所察觉时,深清色的火焰球已经抵达而至,那炽热的温度,即使有着斗气罩的隔绝,也依然是令得他皮肤上出现了阵阵灼痛。

如此距离,闪避已是不可能,因此范.文字版痨也是未曾有丝毫退缩,一股股强横血色斗气从体表毛引喷射而出,旋即,一道血色光膜闪电般的在其手掌处,凝固而出。

“爆!”

身形闪掠而退,萧炎望着那与范痨近在咫尺的深青色火焰球,嘴巴微微一动,一个清晰的音节,突然传出。

随着音落,顿时,一股强光自火焰球中暴涌而出,旋即,一道巨声,猛然响彻天空,炽热的火焰,从那个爆炸点,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

袖袍轻挥,将扩散至面前的一股热浪蔑漪击散,萧炎微眯着眸子望着那火浪扩散而出,他心中清楚,这个强度的攻击,并不可能击伤范痨这等强者。

在舞炎凝望间,一道血色光柱突然自火浪扩散处暴射而出,光柱中,范痨的身影顺之缓缓飘上,此刻…,后者一张脸庞依然狰狞,右手高高举着粗壮而锋利的血矛,身体成半旋的投射之状,而弥漫其周身的血色斗气,也正犹如受到某种吸引力一般,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那道血矛之中二随着越来越多的斗气灌注而进,只见得那血矛颜色越加暗沉,片刻后,几乎犹如凝固的鲜血般,血腥之味,越加浓郁,并且,在血矛尖处,血色的光弧散着阴冷光泽,锋利的矛尖,如同具备着穿透一切防御的力量!

萧炎的脸色在那血矛凝聚中,逐渐的变得凝重,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范痨这一次的攻击,怕是真正的达到了倾力而为的地步,一个斗皇强者的全力一击,足以震碎一座山峰,因此,即使是有着药老力量的支持,可潇炎依然是不敢存有丝毫的小觑。

手中玄重尺缓缓抬起,一股股雄浑青火斗气从体内暴涌而出,最后仿佛源源不断般,灌注而进二天空上,相隔不到百水的两人,却是在此刻陷入了异样的安静,不过任何人都知道,在这安静之下,酝酿着一场极为恐怖的对撞风暴!

而且,这场风暴的爆时间,就是在下一个瞬间!

在无数惊骇目光的注袍下,范痨手中血矛终于是停止了继续吸纳斗气,到得此时,血矛微微扭动,竟然便是能够带起一阵空间的波动,其中所茁含的能量,已经到达了一个恐怖的界限。

尖锐的手掌牢牢的握着不断跳动的血矛,范痨狰狞的脸色都是在此刻浮上了一抹苍白,血红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的萧炎,一阵怪笑在天空上响了起来,“,小杂种,一切都结束了!”

怪笑声落下,范魔不再给萧炎一丁点凝聚斗气的时间,手臂猛然一抖,顿时,那蕴含着其全力的血矛,脱手而出!

“大血菩噬!”

血矛离手霎那,下方无数人突然间感觉到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炎炎烈日的照耀下,却依然是令得众人如处深渊,便体泛寒,原本清朗的天空,也是在此刻被朦胧的血气所笼罩,整个天地,荒凉而阴森。

突然间的天地变色,也是再度令得天空上其他战场处的战斗稍稍停滞了许多,一道道目光带着惊诧目光投向范痨与萧炎所在处,特别是当人瞧得那从范痨手中脱手而出的血色长矛后,顿时不少黑角域的强者都是爆出一阵惊呼。

“竟然是大血菩噬?”

“范痨竟然被那个年轻人逼到使用这等斗技的地步了?”

“这老家伙,还真是气昏头了啊,居然连地阶斗技都是施展了出来,看来那个黑袍清年下场不妙了啊,死在范痨手中的一些斗皇强者,可大多都栽在这上面”

当惊呼声在天空上传播时,一抹血色闪电,几乎在霎那间,便是突破了空间的障碍,犹如瞬移般,仅仅几个眨眼间,便是夹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出现在了萧炎视线中。

一口灼热空气,被深深吸进肺中,派黑厚重的玄重尺被萧炎高高举过头顶,此时,其上那漆黑的颜色,却是变得极为深红,宛如一柄泛着火焰的尺子般。

血色闪电所带来的恐怖劲风,令得萧炎浑身毛孔都是在此刻…紧缩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突破空间的血色,瞬间后,一声厉喝陡然爆,旋即,重尺轰然怒劈而下,那股姿态,就犹如要将整片大地劈裂一般!

“焰分噬浪尺!”

在冷厉喝声落下霎那,一道足足十几父庞大的青色能量匹练,瞬间自玄重尺顶暴射而出,沿途过处,空间不断震裂,扭曲,宛如被打碎的玻璃!

在无数道蕴含着各种情绪的目光中,青色能量匹练,仅仅是在一个瞬间,便是与那道令得天地变色的血色,如陨石般,轰然对撞!

这一刻,真正的惊天大爆炸,轰然诞生!

(因为被怀疑蕴含色*情,怕被河蟹了,所以前面的一些关于女人部位的描写,土豆都简略或者删除了,不过不影响阅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