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百九十九章 生死之刻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茫茫天空之上,隐约间有着十几个细小黑点出观,半晌之后,黑点1逐渐变大,最后化为十几头巨大的狮势兽呼啸而过。

在领先的一头狮鹫兽上,萧炎微眯着眸子望着遥远天际之下,偏头对着身旁的吴昊道:“我们观在己经进入黑角域的地域了吧?”

吴昊点了点头,从纳戒中取出一卷地图,缓缓摊开,用手指着某一处地带,道:“据情报所说,”黑盟“的那几大势力正对着这里行去,想必你二哥萧厉也应该在此处,按照我们的度,明日清晨,便是能够抵达。”

萧炎微微点头,将那略微有些急切的心思缓缓平息,盘腿坐在狮鸳兽宽敞的背上,闭目养神。

因为有着狮鸳兽这等极其擅长长途跋涉的飞行兽代步,因此萧炎等人也是免去了舟车劳顿之苦以及黑角域那重重的麻烦,因此仅仅一夜时间,便己经逐渐的接近了目的地,而这若是换作步行的话,就算沿途顺利,没有个四五天时间,是决计不可能到达此处。

站在狮鸳兽头顶,萧炎目光眺望着极远处那些笼罩在淡淡迷雾中的山峦,随着越加的接近,他心中那份不安也是越加浓郁,如此有些坐立不安的呆了几分钟后,终于是忍不住心头情绪,转头对着林炭吴昊等人道:“我先行一步,你们尽快跟来。”

听得萧炎此话,吴昊等人一怔,倒是并未劝阻,以前者如今的实力,恐怕就算是黑角域中,也寻不出几个人能够令得他吃亏,而且萧炎也并非是一些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其他,皆是颇为出色,因此吴昊等人对他倒是没有多少担心,只是习惯性的嘱咐其小、心一点。

冲着吴昊等人笑着点了点头,萧炎肩膀一抖,华丽的火焰双翼,便是自其背后探伸而出,或许是因为体内斗气也是因为异火的融合转化成了碧绿颜色的因故,所以连那本来是青色的火焰双翼,都是转化成了碧绿之色,看上去犹如背翠所制一般,极为的绚丽以及惹人艳羡,这从萧炎双翼在出观时,后方那些狮势兽上的众人脸庞上出观的羡慕之色便是能够瞧出。

碧火双翼轻轻一振,萧炎便是径直从狮鸳兽背上跳跃而下,旋即双翼几次闪动,身形便是化为一道黑影。飞快的消失在众人观野之中。

“呵呵,看来我们也要加快度了啊,不然等到那里的时候,什么事都被他给解决了。”望着萧炎那迅消失的身影,吴昊笑了笑、手掌一挥,十几头狮鸳兽皆是出整齐的低吼声,旋即巨翅振动,巨大的身形乘风闪掠而出。

这里是一处地形颇为复杂的山峦地带,四处密布的巨树犹如擎天柱般,直插云霄,也是令得阳光难以倾洒而进,导致山峦之中,光线颇为阴暗。

在深山某处,一个颇为宽敞的寨子耸立在葱郁巨衬遮掩之下,犹如巨树的掩盖,使得这里颇为的隐秘,若是不是有心要仔细寻找的话,还真难以察觉。

整个寨子颇为的安静,不过来往的人影却是不少,这些黑影下脚无声。匆匆的在道路上闪掠而过,整个寨子充斥着一种紧张气氛,可却丝毫不显得慌乱。

在寨子中心处的高台上,一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影挺拔矗立,从其身体上锁散而出的浓郁血腥气息即使是隔着老远,都能清晰可闻,不过对于这,高台之下那将近百名的黑影人却是犹如未闻一般,安静的整齐站立,整个场中,除了轻风刮过黑衣动的哗哗声响外,便是只有着极为细微的脚步声。

安静氛围中,突然一道黑影从远处飙射而来,最后出观在高台之下,单膝跪地,声音低沉的报告道:“头,根据暗查,我们在森林中的七八处暗哨,都己被人暗中拔除,从森林中出观的一些痕迹来看,我们的踪迹似乎己经被观,如今这里,己经不再安全。”

“黑盟终于对我们动手了么。”高台上,黑袍人声音淡漠,缓缓抬起头来,阳光洒下,照耀在那种渗透着死气的年轻脸庞,看其模样,赫然便是萧炎二哥,萧厉!

“这次围刹我们的人,有多少?”虽然听见这般令人不安的消息,可萧厉脸疟上依然没有丝宅的动容,毫无情感的眼晴扫了下方黑影人一眼,淡淡的道。

“至少不下两百人,个个实力皆是不弱之人,而且彼此间的配合也颇为默契。”黑影人毫不犹豫的回报道。

“领头的是谁?”

“并未亲眼见过,不过属下却是在围剁势力中观了血宗的人,最差的结果,应该便是有着血宗宗主范庙的领头。”

“范痨么厂眼晴缓缓虚眯,片刻后,一抹狞笑自萧厉嘴角扩散而出,似乎三弟便是与这个老不死的有着不小的恩怨吧?当初参加袭击内院的强者中,这个家伙也是名列前茅。”反正时日无多,那么今日,便拼了这条命,让他给我三弟陪葬去吧。“萧厉阴森一笑,旋即手掌轻挥,淡漠的声音在全场响彻着:”狙杀队,潜伏进入森林,边战边退,尽可能的消耗他们的战斗力,记住,就算死,也得拉一个垫背的,否则,那死,可不值得!“”是!“台下将近一半之人,猛然齐声应和,旋即身形闪动,一条条黑影在林荫间穿梭而去,最后跃出寨子,消失在茫茫森林之中,对于那似乎是必死的下场,他们没有半句话的质疑,因为能够进入这祖杀队中,对萧厉话语有质疑的人,早己经被彻底清理,能够留下来的,几乎全部都是将心乃至灵魂都交给了萧厉的人。

其他人防御寨子,全办戒备!“是!”剩余之人也是整齐应道,最后身形闪掠,窜进寨子中各处阴暗角落,手中被涂得漆黑的锋利匕,缓缓的掺透着寒芒。

目光冷漠的望着那些消失的黑影,萧厉却是缓缓闭上眼晴,淡淡的死气缭绕周身,宛若死神。

三弟,等着二哥给你拉个垫背的下来!“葱郁森林,在清晨来临时”却是猛然爆出无数道凄厉惨叫,惨叫声在山脉中回荡着,令得人浑身泛着寒意。

阴暗森林之中,无数满身杀气的人影闪掠而进,刚欲对着那目标地快行去,森林中的阴影中,便是暴射处道道黑影,锋利刀芒闪掠间。带着切割**的细微闷响与鲜血。泼洒而出。

虽然突如其来的暗杀令得那支部队损失不小,不过这些人明显也是战斗经验丰富之人,因此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是凭借着人数的优势,稳住了局面,然后,便是双方那近乎惨烈的凶狠交锋山寨之中,紧闭着眼眸的萧厉猛然睁开双眼,望着那十几道自森林中掠回的黑影,这些影子快的闪回寨中,最后皆是在高台之下,,单膝跪地。”头。祖杀队伤亡过半,但对方死伤也是我们双倍之多,不过这次前来的围剁队伍,全部都是几大势力的精英,而且还有三名斗王与一名斗皇的协助!我们的暗杀,并未取到太大的效果。“阴沉的声音,从下方一名黑影人嘴中传出。

萧厉脸庞依然淡漠,仅仅只是微微点头。

按照他们的攻势,最多十分钟,便是会抵达寨外!”

“分散开去,准备与来犯者拼死一战。”萧厉下巴微微一扬,淡淡的道。

虽然至始至终萧厉并未说过一句撤退的话语,不过这些犹如木头般的黑影人却是没有人一人出言,全部都是完全按照这他的命令执行。

望着那些分散开来的人影,萧厉目光微抬,望着遥远处的森林,脸庞上涌观一抹疯狂的狰狞。

真实的局面,比那位黑影人报道的还要糟糕,就在五分钟过后不久,森林中,便是有着许些人影出观,最后接连不断的闪掠而出,短短几分钟时间,整个山案,便是被围得水泄不通。

“你便是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组织的领吧?”

山寨半空,一道冷笑声突然响起,萧厉抬起头,只见那天空上,四道身影悬空而立,庞大的气势,将整个寨子都是笼罩其中,而当先一人,赫然便是当年那差点死在萧炎手中的血宗宗主,范庙!

萧炎目光森然的望着天空上的范痔,却是未曾答话,手掌一握,一杆添黑长枪便是闪观而出,雄浑的银色斗气带着淡淡雷鸣声响,将之尽数包裹而进。

淡淡的望着准备誓死抵抗的萧厉,范痨嘴角勾起一抹不屑,手掌一挥:“杀了他!”

听得范痨命令,其身后三名斗王强者眼中顿时凶光浮观,一声低喝,三道身影夹杂着雄浑气势,犹如陨石般,自天空暴掠而下,在三名斗王强者联手之下,连那空气都是出了鸣鸣的声响。

脸色狰狞的望着暴掠而来的三道身影,萧厉握着长枪的手掌顿时紧了许多,一名斗王他不会有丝毫忌惮,两名斗王或许会陷入缠斗,三名的话,恐怕他将会直接落入下风。

不过,即使如此,可他依然没有丝毫退缩,所剩时间本就不长的他,连命都不担心了,还有何好惧的?

“死吧!”

厉喝自三名斗王强者嘴中暴喝而出,这三人明显彼此配合颇为默契,而且也都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因此一出手,便是联手出重击,三道强悍斗气掠过天空,最后彼此缠绕,宛如一个疯狂旋转的三角稚般,对着萧厉暴射而去!

“区区斗王,也敢得罪”黑盟“,不自量力!”望着那在三道雄浑攻击下显得格外渺小的萧厉,范痨嘴角一撇,阴冷的道。

目光狰狞的望着暴掠而来的凶悍攻击,萧厉长枪一抖,银色光芒大振,雷鸣声在枪尖酝酿,瞬间之后,一道宛如电蛇般的银色斗气,猛然暴射而出,最后与那三道攻击重重轰击在一起。

“喃!”

巨声在半空响起,凶悍的能量波动自半空中扩散而出,在这股劲风扩散间,萧厉与那三名斗王强者,皆是被震退了几步,不过显然,萧厉吃亏得更多,听其喉咙间传出的低低闷声,似乎是在正面对碰间受了点轻伤。

天空上,望着那竟然还在三名斗王强者攻击下坚持了下来,并且未受太过明显伤害的萧厉,范痔脸色顿时阴沉了许多,目光阴测测的望着那连退了十几步的萧厉,身形突然一颤,旋即骤然消失。

地面上,刚刚稳住身形的萧厉还来不及喘口气,脸色便是陡然一变,旋即双掌惯性的对着身前狠狠击出。

就在萧厉手掌击出霎那,范痨身影也是诡异浮观,一声阴笑,干枯双掌也是结结实实的与萧厉手掌印在了一起,顿时,恐怖劲气暴涌而出!

“噗嗤!”

萧厉虽然强横,可与范瘦这等斗皇强者,却依然是有着极大的差距,如此硬碰,自然是他最吃亏,因此,当下便是一口鲜血喷出,双脚搽着地面暴退,最后后背撞在一块巨石之上,劲力一卸,身后巨石利马布满无数裂缝,眼看便是即将崩裂。

目光阴森的望着吐血受伤的萧厉,范彦冷笑一声,却是不给他丝毫恢复的时间,手掌一握,一把血矛凝聚而出,旋即手臂一抖,血矛夹杂着腥臭之气,宛若闪电般的对着体内斗气有些滞塞的萧厉暴掠而去。

“敢杀我血宗之人,今日便先断你四肢,泰养成血奴!”

由于体内斗气出观的瞬息滞塞,也是令得此刻的萧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矛对着自己暴射而来,没有丝毫的躲避能力。

“三弟,二哥无能,竟然连一个垫背的都不泰替你拉下来。”

望着那在眼瞳中急放大的血矛,萧厉嘴角缓缓浮观一抹苦涩,眼眸悄然闭上,心中喃喃叹息道:“真是天亡我萧家啊”

“嗤!”

就在血矛即将击中萧厉之时,突然有着细微的雷鸣声在天空响彻,旋即,一道碧绿色火墙在范痨那猛然变色的脸庞下,自萧厉面前突兀涌观,而那血矛,一接触到火墙,便是犹如残雪遇见沸油般,急融化,并且还出了一阵嗤嗤声响。

“是谁?我”黑盟“行事,还请不要多管闲事!”

脸色阴沉的望着突然出观的碧绿火焰,范痨抬头厉声喝道。

呵呵,范宗主,两年不见,真是越来越威风了啊,当年让你侥幸逃了性命,不知道今天,你还能有这般好运么?“淡淡的笑声在天际缓缓响起,旋即一道黑袍人影,在一道道惊骇的目光中,诡异般的浮观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