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三十一章 药老苏醒!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第六百二十一章药老苏醒!

葱郁山林,山峰如刀刃般直插云霄,起然壮观。

在某处山脉的一方陡峭峭壁之间,一处巨石延伸而出,巨石之上,黑袍青年盘腿而坐,眼眸紧闭,在其面前,摆放着一尊巨大的赤红药鼎,药鼎之内,碧绿火焰熊熊升腾,若是看得仔细的话,便是能够隐约瞧见,那火焰之中,居然有着一团斑斓色的液体在缓缓蠕动。

斑斓液体在火焰的炙特下,表面上不断的泛起细小的气泡,每当气泡爆裂,这团液体的体积便是会有着细微的缩水。

当然,这种缩小的迹象很是微小,乃至于若是不仔细察看的话,都难以观这团液体在逐渐的缩小,不过随着一丝一毫的累积,一段时间下来,那缩小的体积,便不是一星半点了。

而随着斑斓药液的越加稀薄,隐隐约约露出其中所包裹的细微黑色出来,细细看去,原来在那药液之中,竟然还有着一枚漆黑色古扑戒指!

此时的这枚漆黑戒指,比起以前来,无疑是多了几分暗蕴的精芒,表面上的颜色,也是更加的深邃与暗沉,偶尔当戒指上光芒闪烁时,便是能够观,液体的体积,也是悄然的有着丁点缩小,显然,药液之中的精纯药力,正在被戒指之中那沉睡的灵魂逐渐吸收。

唤醒药老沉睡的灵魂,是一件颇为繁琐以及缓慢的事情,而对于此,萧炎却是早有准备,因此即便时间己经过去了一月之多,可戒指中依然没有丝毫反应,他也并未有着过多的紧张与不安,只是偶尔会睁开双眸,盯着药液中的戒指,良久后出一道低叹声,只得再度静心炼化。

宁静的山脉中,没有外界的喧哗,偶尔间从此处经过的一些魔兽,也是会因为那山顶之上隐隐所散而出的恐怖威压狼狈逃离,因此这座山峰附近,更是显得格外的清净。

时间在宁静中悄然流逝,不知不觉间,距离萧炎进入深山己经有了将近两月时间,而这两月,萧炎大部分时间,都是守候在那药鼎之旁,只有着偶尔时间,方才会离开短暂时间。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琉璃莲心火片刻不可的瑕烧中,那团原本巴掌大小的斑斓色药液。此刻也仅仅只有拇指大小,刚好只能够将其中那枚漆黑戒指完全包裹,而且其色泽程度,较之以前,也是有着天壤之别,显然,这药液之中的药力,大部分都在火焰的缎烧中,被压缩进了戒指之中…山峰之顶。美杜莎盘膝坐在青石之上,紧闭的狭长眸子缓缓睁开,淡淡的瞥了一眼下方峭壁上萧炎所在的方位,红润嘴唇动了动。旋即有着冷笑声轻轻响起:“己经两月时间了,这己经到达你的极限了,若是再继续熬下去,恐怕就得等别人来拯救你了。”

虽然相隔甚远,可美杜莎的冷笑声,却依然极为讳晰的传沸了下方面色略微有些苍白的青年耳中。

听得耳边的声音,萧炎也是缓缓睁开眸子,体内斗气涌动。再次催动着一倭碧绿火焰自指尖射出,最后灌注进入药鼎之内,做完这一切,他才抬头冲着山峰上笑道:“怎么?担心我啊?”

“我担心你死了,那”复魂丹“我又伞不到手了!”美杜莎嘴角一撇,冷声道。

“呵呵,放心吧,我还能坚持的,你的丹药,也一定能拿到手的。

萧炎略显苍白的脸庞上扯出一抹笑容,长达近两个月的不断消耗斗气催动琉璃莲心火,并且还要使用灵魂力量将火焰完美控制,这种消耗,一月时间或许萧炎还能接受,不过一旦时间过长的话,便是会逐渐出观疲态,这种程度的挥霍,就算是斗皇级别的强者也耗不起,更何况他?

话落之后,萧炎便是不再分神,继续将心神完全投注在面前的药鼎之丰。”冥顽不灵!“望着那又是凝神控制火焰的萧炎,美杜莎黛眉微微皱了皱,旋即低声自语道:”他的死活,关我何事?我竟然会与他说这种话?“美杜莎颇为不解的摇了摇头,这与她的性子,可是极为不符的,不过虽然嘴上这般说着,可目光却总是若有若无的膘向下方,倒还真有些担心萧炎会因为力竭而一头栽落下山崖的模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那包裹在漆黑戒指之外的斑斓药液己经只剩下薄薄一层时,稳稳坐在巨石之上的萧炎,身躯也是略微有些颤抖了起来,药鼎之中的碧绿火焰,也是开始闪忽不定,显然,经过如此长时间的炼化,萧炎也是己经即将力竭。

望着那身躯微微有些晃动的萧炎,美杜莎黛眉也是再度紧皱,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然而虽然心中暗骂了一声。不过美杜莎身体表面。却是开始逐渐涌上淡淡的七彩能量。

紧咬着牙,强忍着脑袋中传来的一**疲俸以及昏沉的感觉,萧炎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在火焰中的漆黑戒指,拼命的榨干着体内隐藏在每一处的斗气,他有着预感,距离药老苏醒的时候,己经不远了!

体内仅剩的斗气,在不断的压榨中,涌出的度也是越来越慢,到得最后,甚至己经开始出观了断断续续的枯竭情况,而且此刻萧炎的脑海,也是被疲俸与昏沉彻底所取代,眼前的观线,开始有着模糊的迹象,身体摇摆的弧度,也是逐渐加大。”自找死路!“望着那摇摇摆摆,指不定下一刻就要掉落悬崖的萧炎,美杜莎咬了咬银牙,低低的骂了一声,身体确实微微前倾,看那模样,似乎随时准备出手抢救那个冥顽不灵的家伙一般。

眼前观线越来越模糊,萧炎心中也清楚,他己经彻底的到达了极限,不过这种时候放弃……牙齿狠狠的一咬舌尖,剧烈的疼痛令得萧炎精神稍稍一振,旋即疯狂的运转着”焚决“功法路线,那潜藏在体内的最后一股斗气,也是尽数被压榨而出,在体内疯狂的窜动,最后灌注进入药鼎之内。

当斗气从指尖涌出时,萧炎的观线终于是由模糊彻底的转化成了黑暗,脑袋垂下,终于是稳不住身形,身体一歪,便是犹如木头般,从光滑的巨石上滑落而下,最后一头对着那云雾缭绕的悬崖之地,栽落而下。”该死的!

见到萧炎终于一头栽落悬崖,美杜莎忍不住的骂了一声,旋即娇躯一挺,便欲抢救,不过身体刚刚直起,其脸色便是一阵变幻:“我为什么要救他?这种家伙,死有余辜!”

在美杜莎内心挣扎迟疑间,萧炎的坠落的度也是越来越快,看这情况,若是云雾中有着什么延伸出来的巨石,恐怕后者就得倒霉的变成一堆肉酱了。

目光紧盯着那即将落进缭绕云雾间的萧炎,瞬间后,美杜莎终于是猛的一咬银牙,身形一颤,化为一道七彩流光,闪电般的掠下山峰,几个闪掠间,便是出观在了萧炎之上。

就在美杜莎有所行动的霎那,那巨石之上的赤红药鼎之内,漆黑戒指表面上的那层斑斓药液终于是彻底的融入而进,而随着药液的融进,戒指也是猛然间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股无形的波动从中犹如涟椅般扩散而出,撞击在药鼎内壁上,出犹如钟吟声的清脆音波。

无形涟潜扩散得越加迅猛,仅仅几个贬眼间,那剧烈声波便是从药鼎之中传出,最后化为雷霆巨声,在这片山脉之中回荡响彻,声波扩散之处,狂风乍起,绿色的海浪在林海之上成形,最后席卷至天地尽头!

那突然间爆而起的清脆声波,美杜莎自然也是有所察觉,不过此刻她也是无暇理会,低头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萧炎,充斥着野性的狭长美眸中,再度光芒闪烁,神色变幻,看来,这复杂的女人竟然又是在这种时候在救与不救之间挣扎了起来。

对于萧炎,美杜莎的第一感觉,便是要将这个讨厌的家伙就地格杀,但冥冥中灵魂深处,却是不断的有着另外东西与这种感觉相抵抗,而且更是暗中驱使她需要出手相救。

挣扎持续了一瞬,美杜莎眼中光芒终于再度凝定,咬着银牙道:

“混蛋,算你好运,一年之后,我会亲手取你性命!”

话音落下,美杜莎修长玉臂一探,纤手便是牢牢抓住了萧炎衣袍,然而其刚欲将之带上悬崖,脸色便是猛然一变,旋即玉掌毫不犹豫的对着身后空间狠狠拍去。

“嘭!”

玉手落处,空间一阵波荡,旋即恐怖的能量涟椅扩散而出,在一旁的悬崖壁上,震出一道道裂缝。

“是谁?滚出来!”脚尖在虚空轻点,方才卸去劲力,美杜莎俏脸一寒,冷喝道。

喝声刚刚落下,一股诡异吸力陡然涌观,旋即在一道衣袍破裂声响中,昏迷的萧炎便是自美杜莎手中脱落而下,最后在掉落时,被一道虚幻的人影闪电般的接住,最后闪掠上天空。

“美杜莎,你想取老夫弟子性命,可得先问问老夫同意不同意!”

苍老喝声,宛如滚滚怒雷般,轰然响彻天际,庞大的灵魂力量,即使是美杜莎这等强者,脸色也是为之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