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六十六章 傅岩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噗嗤!”

在交易区中一道道惊愕目光,那奥巴如遭重击般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忍将不住的喷出,最后在地面之上搽出十几米后方才逐渐停下。

见到萧炎随意一宇便是将奥巴击溃,周围一些人心中也是闪过一道惊讶,这奥巴虽然品性极差,可再如何说也是一名即将进入大斗师的强者,没想到竟然在这个黑袍青年手中,连一回合都是走不出。

不过在惊讶过后,众人却是对着萧炎投去一道道同情目光,这家伙这一掌打得的确是爽了,可他难道不知道,傅岩那个老家伙最为护短么?在这炼药师公会,除了少数几人他不敢惹之外,大多数人都是对那个性子乖僻护短的老家伙有着几分忌惮。

“你。唉,你闯祸了,快,跟我离开这里!”雪魅也是为萧炎的突然出手惊了一下,望着远处那躺在地上不断翻滚哀嚎的奥巴,她赶忙对着萧炎低声焦急的道,说完,她便是拉着后者离转身便是。

对于雪魅的拉扯,萧炎倒没怎么抗拒,斜瞥了一眼不远处不断嚎叫的奥巴,拉着紫研跟着雪魅离开了这吵杂场所。

三人一路挤出人流拥挤的交易区,雪魅却依然未停下脚步,拉着萧炎就往炼药师公会外跑,而见此,萧炎只得无奈的挣脱了手,冲着她笑道:“一个废物二世祖而已,需要这样么?”

“那家伙的确是个废物,不过他的老师是公会的长老,权势不低,在这帝都之中面子极广,而且还极其护短,若是等到那家伙跑去告状,那老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你。”对于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萧炎,雪魅只得急声道。

“佛克兰大师似乎也是公会长老吧?你怎么还怕他?”萧炎皱了皱眉,道。

“老师如今只是四品炼药师,而邳傅岩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五品炼药师,秣药术水平即便是与副会长相比也不遑多让,地位自然是远比老师高。”雪魅叹了一口气,道。

闻言,萧炎也是恍然,这加玛帝国四品炼药师仔细算起来,虽然稀少可至少也有着十来名,西五品炼药师,则是唯有那么寥寥数人,而且着炼药师之间的阶别颅难晋升,甚至一些人说不定一辈子都待会在某个境界所停留,类似萧炎这种仗着异火与药老丰厚经验的怪胎,怕整个大陆都唯有他一人而已。

而四品与五品之间的差距,就如同斗灵与斗王之间的般,是一个颇大的坎,因此之间的差距自然极大,两者地位,也是难以相比。

“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刚才也只是忍不住出面帮了你一下而已,呵呵,没事,“”望着雪魅俏脸之上的担忧与焦急,萧炎也是无奈,他倒是没想到出面帮忙之后反而令得她更加的焦虑,当下也只得芙了笑,出言安慰道。

“嘿嘿,没事?小子真是好大的口气啊,在这帝都之中伤了我学生可以说没事的人,恐怕还没多少个!”就在萧炎话语刚刚落下时,突然一道冷笑在庞大的公会大厅中响起,旋即一行人气势汹汹的从一处快行来,在那人群之,赫然是一名身着炼药师袍服的老者,那袍服胸口处,有着一枚绘着药鼎的徽章,药鼎之上,闪烁着五道银光闪闪的波纹,袍服抖动间,光芒四射,颇为刺眼。

五品炼药师!望着那代表着一种尊荣的徽章,大厅中来往的人流顿时停下了脚步,满脸敬畏与艳羡。

望着那名老者,雪魅俏脸顿时微微一变,旋即心中叫苦不迭,这个老不死的怎么庋这么快?

“他便是那个傅岩?”无视于周围那些看好戏的日光,萧炎转头对着雪魅笑道。

“嗯。”望着那噙着一脸冷笑与些许怒火快步行来的老者,雪魅心中叹了一声,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旋即低声道:“待会你尽量少说话,这老头在这大庭广众下应该也不至于太过为难我们这些小辈。”

闻言,萧炎却是不置可否,这三年没回来,没想到这炼药师公会却是越来越有些不堪,真不知道法犸那老家伙是如何在管理。

在雪魅与萧炎低声说话间,那傅岩便已带着一大群人气势汹汹的来至他们面前,老头斜瞥了一眼雪魅,旋即虚眯着老眼望着萧炎,偏头对着身旁那脸色苍白的奥巴道:“是这家伙下的手?”

“是的,老师,我本来在与雪魅正当竞争购买一株药材,准备在老师大寿时炼制一枚丹药当做寿礼,可没想到这家伙一出面便直啊!”听得傅岩问话,那奥巴顿时连忙哭丧着脸道,当然,这种时刻自然是要给舍己找一个极其冠冕堂皇的理由。

“傅岩长老,这事。“”听得奥巴信口雌黄,雪魅俏脸顿时一变,连忙出声道。

然而雪魅声音还禾落下,那傅岩便是挥了挥手,淡淡的道:“雪魅,这事与你无关,你便不要掺和了,不然免得到时候还要去找弗兰克那老家伙瞎扯。”

“刚才便是你出手的吧?没想到年纪轻轻下手如此之重,你的老师是何人?”目光一转,傅岩便是将目光移向萧炎,老气横秋的冷声道。

瞧得傅岩这般模样,萧炎却是一笑,道:“没想到如今炼药师公会的长老素质越来越低,仗势欺人,倚老卖老…””

听得萧炎这般带着些许嘲讽的话语,大厅中顿时安静了许多,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点吧?竟然敢当着傅岩的面如此嘲讽于他。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不出众人所料,那傅岩脸色迅便是阴沉了下来,怒极反笑的道:“今日你若能安稳的走出炼药师公会,我傅岩还有何脸备在帝都立足?”

“这老头真烦!”听得傅岩唧唧歪歪,梨顿时有些不耐烦了,捂着耳朵撇嘴道。

围观众人瞧得那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都是有些莞尔,不过当瞧得傅岩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时,皆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瞧得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萧炎也是逐渐有些不耐,也懒得再跟这老头废话,拉着紫研与雪魅,转身便走。

见到萧炎这般举动,那傅岩脸色顿时铁青,这些年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嚣张的年轻人,当下怒火窜涌,一声怒喝,一股雄浑炽热的斗气便是自其体内暴涌而出!那股霎那间爆而出的雄浑斗气,立刻令得周围众人赶忙退后了几步,生怕惨遭池鱼。

“小子,今日我便代你老师教导你一下,什么叫做尊师重道!”干枯手掌之上,火红的斗气袅袅升腾,犹如烈火一般,傅岩一声厉喝,身形便是闪掠而出,旋即化为一道火影,对着萧炎背影暴射而去。

大厅中,见到傅岩竟然不顾身份便是对一名小萋出手,不少人都是爆出一声惊呼,傅岩可是货真价实的斗王强者,即便是这帝都之内,也少有人能与之抗衡,而且看他那含怒出手的声势,若是那黑袍青年被击中的话,恐怕至少也是重伤下场。

就在众人心中闪过念头时,那傅岩便已闪电般的贴近萧炎,然而其手掌刚刚想要抓住后者衣袍,萧炎便是猛的手臂一摆,袖袍便是划破空气,在斗气的灌注下,袖袍已如精铁般坚硬。

“嘭!”

袖袍与傅岩拳头相碰,一股劲风从接触处暴涌而出,旋即,众人便是一脸惊骇的瞧见,那傅岩的身体,突然间倒飞而出,最后狼狈的砸落下地。

在这有些诡异一幕下,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似乎连那傅岩也是对这一幕感到难以置信一般,一张脸庞,尽是惊骇与呆滞,他明明感觉到面前妁,青年实力平平,怎么。”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身来,傅岩的脸庞一片涨红,大庭广众下被一个小辈弄得如此狼狈不堪,这令得好面子的他几欲疯狂。

“混蛋小子。”

咬牙切齿的一声怒骂,傅岩刚欲再度动手,突然有着细微雷鸣声响起,旋即便是突然感觉到眼前一花,那面无表情的黑袍青年,便是如鬼魅般出现在了身前。

突然出现的黑袍青年,令得傅岩浑身寒毛陡然竖起,刚欲出手攻击,一只修长温凉的手掌,便是不知何时的出现在了其脖子之处,而那道冰冷声音,也是令得其浑身僵硬了起来。

道。

“我的老师,你可还没那资格来代他教导…”萧炎冷笑落下,突然微微偏头,目光扫向大厅一处角落,淡淡的“法犸会长,你若是再躲在一旁看戏,我不介意让你们炼药师公会少一名五品炼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