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七十七章 十招之战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听得那响彻在天际的清朗笑声,广场之上无数道目光瞬间上移,旋即便是瞧得遥遥天空之上,大批人影破风而来,最后铺天盖地的悬浮天际。

突然出现的大批人影,也是令得广场之上有些骚动,因为他们现,那天空之上所立人影,背后都是有着一对斗气双翼,这么说来,这些人,至少也是斗王阶别的强者!

想到此处,不少人心中暗自吸了一口凉气,天空上那一道道身影,少说也是有着几十人,而如此多的斗王强者,恐怕就算是以云岚宗的实力,也是拿不出来吧?

喜台处,云山在听得那笑声后,脸色便是缓缓阴沉,抬起头来,目光犹如透视了空间般的直视着天空上那振动着碧绿火翼的黑袍青年,阴冷的声音,响彻广场。

“呵呵,当年的丧家之犬,也敢放这般阙词,萧炎,三年之前,老夫能将他撵得跟狗一样逃窜,三年后,依然会是那般结局!”

云山的冷笑声,顿时便是在广场上带起一道道惊异的窃窃私语。

“那人便是萧炎?当年被云岚宗通缉追杀的那个萧家萧炎?”

“嘿嘿,除了他还能有何人?他与云岚宗有着血仇,当年被追杀出帝国,可谁都没想到这家伙三年后又回来了,不仅实力大涨,而且还带回了不少强者。”

“据说不久前云岚宗派去围剿米特尔家族的强者,全部都葬送在了萧炎手中,此事若是属实的话,那这个家伙未免太恐怖了吧?”

“看来今日云岚宗麻烦不小啊。“”

“嘿,那也不一定,云英『宗可是有着云山这位斗宗强者呢,真要打起来,怕萧炎他们胜算不会太高。”

对于下方的那些窃窃私语,萧炎也是听见了一些,笑了笑,目光扫向云山,眼神却是忍不住的变得森寒了起来:“云山老狗,你毁我萧家,这般血仇,若非你项上那狗头,恐怕难以洗涮!”

云山作为云岚宗宗主多年,敢当着这无数人面称其为老狗的,怕也就萧炎一人,因此,即便其性格阴沉,可此刻脸色也不免有些难看。

脸色难看之余,云山目光也是缓缓的在天空上那大批人影之上扫过,片刻后,盯在了加刑天等人脸庞上,当下一阵冷笑:“怎么?加刑天,法犸,你们也要站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边了?”

“云山,最近几年你云岚宗有何野心,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想让我们坐以待毙,真当有那么容易么?”既然已经到了这一地步,加刑天自然也不用再忌惮云山,因此-话语中,嘲讽之意甚浓。

“哈哈,好,好,好得很呐!”听得加刑天这话,那云山顿时仰天大笑:“没想到不过是回来了一个被我当年撵出帝国的毛头小子而已,你们便有了这般胆子,很好,既然来了,那今日便不用走了!”

随着云山大笑落下,庞大的云岚山突然传出一道道啸声,旋即光芒闪掠,一道道雄浑气势自宗内暴涌而起,旋即人影闪掠天空,众多早已待命的云岚宗长老,在此刻也是全部现身。

见到那些闪现而出的云岚宗长老,广场上又是一阵骚动,看这模样,今日一场大战似乎在所难免了。

喜台之下,古河的脸色在萧炎等人出现后便是颇为难看,特别是在他现当萧炎声音响起时,身旁那全身笼罩在红衣裙中的女子突然颤抖了起来时,一股无名怒火更是忍不住的从心中涌起,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在意这个小子?

“萧炎,今日是我大喜之日,你率人工云岚宗捣乱,未免也太嚣张了吧?”深吸了一口气,古河猛的抬头,厉声喝道。

萧炎淡淡的瞥了古河一眼,目光却是忍不住的停在了其身旁的那连脸颊都是掩藏在红帘中的女子,那略有些熟悉的曼妙身姿,令得他那沉寂的心头忍不住的颤了颤。

“云岚宗毁我萧家,便不嚣张了?云岚宗强行剿灭米特尔家族,便不嚣张了?既然云岚宗敢嚣张,那我萧炎有何不敢?我与云岚宗有着不死不休的生死之仇,今日前来,只为了结恩怨!”目光冰冷的射向古河,萧炎的声音中,也是噙着丝丝冷笑。

“报仇是假,破坏婚礼,怕才是真吧?”古河针锋相对的还以冷笑。

“婚礼?新娘都是受人操纵的傀儡,这种婚礼,还有意义?”萧炎一笑,屈指猛的一弹,一缕碧绿火焰便是如闪电般的暴掠而下,但是一瞬间便是出现在了那全身包裹在红色衣裙中新娘面前,而就在火焰即将击中后者时,一道淡淡的黑芒突然自后者体内掠出,导那道火焰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嘭!”

两者接触,一阵闷响,一道劲风扩散而出,而那当其冲的新娘便是急退两步。

“云韵!”瞧得新娘后退,古河顿时一急,刚欲伸手,那红帘之下便是传出一道略有些颤音的清冷话语:“我没事。”

见到这自出场后次说话的新娘,广场上众人面面相觑了一眼,也是有些感觉到先前的不对劲。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一对如玉纤手从袖袍中探出,旋即将头顶的红帘撕扯开去,而随着红帘的褪下,一张如雪般白皙的美丽脸颊,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目光中,那般熟悉容貌,赫然便是云韵。

撕开红帘的云韵,明眸微微低垂,目光闪移着,可却始终不看向天空,而在她低头之际,天空上那令得她难以忘怀的熟悉声音,却是再度带着冷笑响起。

云山,为了拉拢强者,你竟然使用这般卑劣手段,当真是一位“慈师”啊■“”

“当年让你侥幸逃脱,这次,待我抓住你后,会先一颗颗的把你牙齿给拔下来!”听得萧炎话中的讥讽,云山面皮抖了抖,眼中掠过一道凶芒,而其话音,却是变得平淡了起来。

“宗主,今日之事与我有着莫大关系,此人,请交给我!”听得云山之花,那一旁的古河,却是面色阴郁的缓缓道。

“哦?”闻言,云山眉头一挑,手掌抚着胡须,似是沉吟的道:

“古河,你所擅长,并非战斗,不用与他一般见识,等我将这小子擒J1,交由你处理也是一样。”

古河摇了摇头,目光却是瞥了一眼一旁纤手突然紧握起来的云韵,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想让得她知道,唯有我,才能与她相配!”

见到古河坚持,云山略微皱了皱眉,旋即似乎方才勉强的点了点头。

“萧炎,今日不管你是冲着谁来,不过扰我婚礼却是事实,你若是现在退去,我可以当做没有生过,若是依然执意破坏,那我也得告诉你,我古河,可不是任谁能揉捏的软柿子!”见到云山点头,古河这才抬头,望着天空上的萧炎,厉声道。

“古河。“你。“”听得古河此话,一旁的云韵顿时抬起脸颊,急声道。

“云韵,闭嘴!”然而云韵声音刚落,一旁的云山便是脸庞一冷,喝斥道。

望着那果然忍不住出面的古河,加刑天等人也是忍不住的皱了皱,今日这广场上不乏一些与古河交情颇深的强者,若是古河耍插手,他们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这样的话,云岚宗的实力无疑便又是要强J1许多。

对着加刑天等人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萧炎目光瞥了一眼古河,沉声道:“今日是我萧家与云岚宗的恩怨,任何人阻碍,萧炎都将会将之视为敌人对待,即便是你古河,也丝毫不例外!”

“哈哈,好!”听得萧炎这话,古河一阵冷笑,肩膀一颤,一对紫色火翼便是浮现而出,火翼一振,身形逐渐悬空,最后与萧炎对立,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便动手吧,对于你这加玛帝国最为杰出的后起之秀,我倒也真想试试。,你能强到那里去?”

“十招之内,你若不败,萧炎利马掉头离开,不过,若你撑不过十招,便麻烦今日我与云岚宗之事,休要再插手!”瞥着面前的古河,萧炎一笑,却是语出惊人的道。

萧炎话音一落,下方广场上顿时掀起一阵阵骚动,这三年时间,古河已晋入斗皇之阶,整个加玛帝国想要在十回合内胜过他,除了云山之外,恐怕便是再无人有这资格与实力,然而现在,这看不去不过二十左右的青年,竟然便是敢放这舫阙词,即便很多人都知道萧炎实力不低,可依然忍不住的一阵摇头,这家伙,也真是太自大了。”

云韵也是被萧炎此话惊了惊,当下纤手忍不住的一握,这家伙,三年不见,怎么还是这般意气用事?

天空上,对于萧炎这般狂妄话语,古河也是怒极反笑。

“好,我古河便应你之战,接你十招!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何资格敢如此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