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百九十五章 痛苦

天蚕土豆2015年07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弥漫天际的黑幕,突然间出现了细微的颤抖,片刻之后,黑幕悄然蔓延出几道裂缝,刺眼的阳光顿时倾洒而进,将这片天际的黑暗尽数驱逐而去……

黑幕迅消散,广场上众人手掌遮着突然洒下来的阳光,半响后放才抬起眼来,望着那遥遥天天空之上。

天空之上,骜护法悬空而立,此时的其手掌只上正托着一团黑雾,黑雾中有着些许熟悉的波动散而出。

手掌紧抓着这团黑雾,骜护法手印一动,便是将之迅吸掠进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之中,旋即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费了这么大的劲,终于是将这个逃脱了这么多年的老家伙给抓住了,这次回去,想必殿主定然会大喜。

在将药老的灵魂囚于纳戒之后,骜护法瞥了一眼那爆射而来的美杜莎,却是阴冷一笑,身形一颤,便是化为一道黑雾,宛如鬼魅般的对着下方那处于树梢之上呆立的萧炎暴掠而去。

“禁禁,小子,你老师都已被擒,你也去陪他吧!”眨眼间便是摆脱美杜莎的追击,骜护法直射萧炎,阴冷笑道。

萧炎微垂着脑袋的呆的利于树梢之上,犹如未曾感觉到骜护法的袭击一般,身形动也不动。

一旁的海波东等人见到这也是暴掠而来的骜护法,脸色也是大变,连忙拉着萧炎想要闪避,可此时的后者,身体确实犹如钉子般的立于树梢上,一时之下,居然难以扯动。

而就在几人身形迟缓间,那骜护法确实突然暴射而来,看这般情况,那紧跟而来的美杜莎女王,明显已是救援不久。

“带他走!”就在海波东等人再次准备与骜护法硬拼时,一道娇小身影突然出现在面前,一头紫色长随风飘荡,赫然是一直都很少出手的小紫研,而此刻,这位小女孩小脸上,却是布满着凝重。

见到紫研的举动,海波东一怔,旋即咬着牙点了点头,手掌一用力,便是将呆泄中的萧炎强行扯起,暴掠而退。

“小女娃,找死!”

瞧着紫研竟然敢出身阻拦,那骜护法顿时怒喝一声,手掌一挥,一股澎湃黑雾便是暴涌而出。

宝石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暴掠而来的黑雾,一股异样的紫芒缓缓充紫研双眼,旋即小手紧握,紫芒萦绕双臂,在其拳头之上凝固成奇异的紫色晶层,最后夹杂着足以碎山裂石的恐怖力量,根根击出。

紫研拳头一出,去面前的空气便是陡然被压缩成一个无形的凹弧,尖锐破风声响起,无形的空气炮在那股力量的压缩下,犹如一枚炮弹般,重重的击打在那缕黑雾之上!

“嘭!”

低沉声音响起,那凝聚了骜护法几层能量的黑雾,竟然一阵波动,旋即缓缓消散,没想到,一紫研的实力,居然能够抵挡得了身为斗宗前者的骜护法一击!

当然,似乎施展了这般恐怖力量,对于紫研来说也是有着极大的负荷,因此随着这一拳出击,其眼中的紫芒顿时萎靡而下,连带着气息都是虚弱了许多。

“咦?”见到紫研竟然将自己的一击给抵挡了下来,那骜护法也是惊咦出声,然而还不待他再次出手,一道彩芒便是自天际徒然闪掠而下,美杜莎俏脸冰寒的出现在紫研面前,纤手一握,一柄七彩颜色的蛇形长剑,便是徒然刺出,直指骜护法咽喉。

对于美杜莎的攻击,骜护法倒是不敢轻易无视,如鬼爪般的手掌探出,旋即一阵诡异拍动,与那七彩蛇剑极碰撞,带起一道道金铁交击般的声响。

将!将!

“美杜莎,你真的要与我魂殿结仇不成?!”三番四次被美杜莎阻拦,那骜护法也是怒声喝道,如今时间已经拖了不少,光是为了擒住药老便是花费了他极大的功夫,那是用秘法暴涨的能量,也开始有些后力不继,这样下去,恐怕迟早要栽在美杜莎手中。

一剑刺向骜护法要害,美杜莎面色冷漠,眼眸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神色呆泄得犹如失去了魂魄的萧炎,眸子深处也是悄然涌出些许怒火,手下攻势更是越加凌厉狠毒。

“将灵魂交出来!”

“禁禁,妄想”骜护法一声怪笑,身形一闪,将那蛇剑躲避开去,目光有些遗憾的看了远处的萧炎一眼,阴测测的笑道:“小子,今日便算你好运,不过对于你萧家。我魂殿可是兴趣不小,等下次的时候,本护法会让你来陪伴你老师的,今日,便先到此为止吧。”

冷笑声落下,那骜护法便是身形一闪,便欲逃离。

“杂种,将老师的灵魂交出来!”

骜护法笑声落下,那神色呆泄的萧炎顿时清醒过来,双眼瞬间变得赤红,一声怒吼,一对碧绿火翼出现在身后,双翼一振,便是疯狂的射向前者,而在器飞射时,碧绿火焰然涌现双手,旋即快融合。

虽说如今是重伤状态,可在药老被捕的打击下,萧炎却是已经再管不了什么。

瞧着萧炎竟然抢攻而来,那骜护法不怒反喜,这家伙,真是自投罗网!

而就在其等着萧炎自己上门时,美杜莎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双眼赤红的萧炎面前,一把将之抓住,沉声道:“不要冲动,你若是不想让你老师失望,就冷静点,你要是被捕,那么便再也没有人能救他了!”

听得美杜莎喝声,萧炎这才稍稍回复理智,摸了摸额头之上略有些温热的火印,紧咬着牙,双手之上的碧绿火焰缓缓淡去许多。

见到美杜莎出手,那骜护法顿时失望的摇了摇头,冷笑一声,道:“的确,小子,你老师可不是寻常灵魂体,殿主都对她极其重视,段时间内自然不会对他如何,所以来吧,来我魂殿救人,本护法等着你。”

冷笑声落下,骜护法也不再有丝毫保留,身形一闪,便是化为一道黑雾,宛如闪电般掠至天际之边,迅消失不见,那般度,即便是美杜莎都是难以追上。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消失的骜护法,片刻后,萧炎猛然抓着头,低声出一阵咆哮,咆哮声中,充实着痛苦也凄然。

望着那双眼赤红并且充实着泪光的萧炎,美杜莎轻轻一叹,那一直冷漠的俏脸竟然变得柔和了许多,纤手拍了拍萧炎脑袋,轻声道:“想要就出你老师,便努力修炼,她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不要让她失望,而且你如今也不是孤家寡人,那萧家,想要在加玛帝国振兴,可还得依靠你!”

望着天空上如受伤的野兽般出痛苦咆哮的萧炎,海波东,加刑天等人也是沉默小来,这骜护法的实力强悍得乎所有人的预料,没想到连药老那般实力,竟然都是落得这般下场

广场半空,云韵与纳兰嫣然也是怔怔的望着那脸露痛苦之色的青年,这么多年中,她们只是见过这个素来理智的青年有过两次这般情绪,第一次是当年起父亲失踪时,而第二次,便是今日

“老师,现在怎么办?他他杀了云山师祖,我们”纳兰嫣然望着广场上的一片狼藉,特别是当目光扫过那些长老尸体时,眼中也是有着一抹哀色,这云岚宗,真是毁了。

在先前时,云韵已经将生在云岚宗的事与纳兰嫣然详细说了一遍,当然,云山之死,自然也没有隐瞒,因此此刻的纳兰嫣然也是知道了令得云岚宗这般的模样的罪魁祸,正是天空上的萧炎。

云韵玉手紧握,脸颊之上也尽是挣扎之色,她清楚的知道,萧炎此次,是来复仇,云岚宗对萧家所做的事,根本没有半分调和的可能性,她并非告诉纳兰嫣然的是,今日之事,恐怕还并未完,如今那位看似与萧炎有着不浅关系的老者被捕,想必萧炎的怒火将会尽数转至云岚宗之上,毕竟,那位神秘的骜护法,也是云山不知从何处找来的帮手。

这般算来,萧炎两位至亲的人,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的毁于云岚宗,两者间的仇恨,即便是云韵,也知道,根本没有丝毫调和的可能性。

所以,日后,这云岚宗,恐怕不会再存在于加玛帝国了

心中念头飞转动,云韵唇角有着一抹苦涩,没想到事情竟然走到了这一步,而这之间,她有着难以抹除的责任,若非当年她暗自答应纳兰嫣然前去退婚,那么也就不会有以后的这些事情,萧炎与云岚宗,她是会相安无事,甚至说不得还能结之好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天际之上,萧炎也终于是逐渐安静了下来,轻轻推开美杜莎,然后一对依旧泛着赤红的冷漠双眼,扫向下方的云岚宗广场,以及云韵,纳兰嫣然。